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真法 一
    路胜重新坐下来,只感觉这帝国当真是快没救了。

    就像一个本身就生有顽疾重病的老人,又被几个壮汉提着锤子一顿乱砸。

    不死也只剩半口气了。

    “神武将军朱成国现在在何处?”他深吸一口气再度问道。

    “神武将军如今还在北面镇压招遗族。刚刚才传来招遗王战死的喜讯。”米公微微摇头。“但要想返回,恐怕至少要二十日以上。”

    这还是神魂将军乘坐有特制车辇的情况下。

    “天塌下来有高人能扛着,先不管这个,那无忧子师傅可有消息?”路胜平静了下后,迅速转回关键问题上。

    “已经观察到无忧子有飞鸽传书回去,不过具体什么反应,在下也说不清楚。”米公微微摇头。

    没有消息,路胜也只能等待。挥挥手让米公出去,他自顾自的又坐下。

    时间不等人,也怪不得他这么急迫,这次的因果是挽救整个帝国。局势太大,就算是路胜也不敢说有什么把握。

    月亲王府所在的城池,是一座名为地选的中等城池。地选周围竖立着六个堡垒,都有重兵囤积。

    路胜之后的数日里,四处查看堡垒内的军丁,但也没找出什么特异之处,就和普通士兵没区别。

    不过好在,很快无忧子便又回来了。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而是还带着一个一身蓝袍,清瘦高挑的老头子回来。

    老头找上门,看了路胜三天。然后一句话也不说转身离开了。

    路胜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后面就马上接到了无忧子送来的清鹤道弟子凭证,邀请他前往清鹤道本门拜访参观。

    路胜欣然答应。

    *************

    青藤山,清鹤道山门。

    青绿色的数栋道观连接在一起,形成清鹤道全部的山门所在。

    正中道观内,当代掌门龙河智此时正面色无奈的坐在棋盘边,手里捏着的棋子都没能放下,正看着一旁急匆匆赶来的两个师弟师妹。

    “此等大事,掌门师兄为何不提前交代我们,非要直到现在才解开明说。”女道姑面色难看,“一个王府世子,就算让他修行,又能起到什么用处?”

    “师妹此言差矣,我清鹤道近几年来发展不错,若不是靠的外界普通弟子送回各种资源,根本撑不到这个时间。”掌门龙河智摇头道。

    “这也不能作为您破坏祖规的理由!”另一道长冷目道。

    “其实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麻烦,道门根本不会在乎我们这点小教门。门派考验什么的,万一把那世子吓跑了,那就是得不偿失!”龙河智镇定道。

    “可您也不能完全一点矜持也没啊?一个弟子身份说给就给。难不成您真要传他法决?”

    掌门师妹气急。

    “自然要传,不过得等他心性打磨通透之后。”掌门点头道。“我们说起来,本经副经都是为养鹤而生,一般人就算给他们,还不一定有人感兴趣。

    一个王府世子....顶多新鲜感热情一阵,过了这阵也就没什么了。”

    “可是....”

    “来了!”忽然掌门龙河智一下起身,丢掉手里的棋子,整理了下衣冠,大步走出门外。

    顺着门的院子,绕过香炉,来到大门前。

    已经有两个童子引着两人进门了。

    一个是无忧子,大家都认得,另一个则是个模样端正,气质里带着一丝贵气的年轻人。

    两人都穿了一身灰色道袍,无忧子一看到掌门,顿时拉着另一人连忙过来行礼。

    “弟子无忧,参见掌门。”

    “在下黄景,听闻清鹤道内有真仙,特来求教问道。”路胜上前一步也是抱拳大声道。

    说话间,他就站在山门前打量过来的三人。

    之前听无忧子提到过,这清鹤道内,真正算得上正统的,就只有三支,掌门一支,二师叔薄如清一支,三师叔郑青剑一支。

    他无忧子是师从的郑青剑,但因为心性不够圆润,修行白羽真经,这么多年也只是原地踏步。

    路胜一进门,便立马把这个小教门的三大高手认清了。

    掌门龙河智是个额头秃顶了的长胡子老者,看起来一脸悲苦。

    二师叔倒是冷艳如花,但嘴唇单薄,眼角上斜,给人一种刻薄不好接近的气质。

    三师叔郑青剑倒是面色和蔼,此时正面带微笑的捏着胡须大量自己。

    “月亲王世子有礼了,方外之人,哪里称得上世子一声求教。若是不弃,世子当可拜入老朽门下。”出乎意料的是,第一个说话的居然是三师叔郑青剑。

    路胜眼神看向掌门龙河智。

    “不妥,师弟平日里还要调教仙鹤,还是我亲自教授世子道法为妙。”龙河智正色道。

    “这怎么能行,师兄日理万机,道法修行也是需要不少时间精力,白羽真经正是关键时刻,若是影响了突破...”郑青剑摇头。

    “你们都别说了,跟着我最合适,我对门下弟子最为细心,加上我早年曾收过一些类似的名门子弟,有些经验....”薄如清插话进来。

    “.....”路胜站在门口就看着三人你争我夺,无忧子在一旁也是无语。

    但这种事在路上无忧子便给路胜提过醒。

    清鹤道比起其他教门来说,根本不像道门,而更像是做生意。若是谁能成为月亲王世子的老师,那之后月王府必定会有源源不断的孝敬,对修行,对生活享受,都要舒服太多。

    虽然二师叔三师叔不赞同贸然收徒,怕毁了道门信誉。但真要到了收徒的紧要关头,先下手为强那是没说的。

    三人一番讨价还价后,终于,龙河智还是身为掌门,拿到了路胜拜师的优先权。

    三人迅速指挥道童和其他道人,开始在院落里香炉前拜访拜师仪式所需的东西物事。

    就在此时,一声清越仙鹤叫声从半空中传来。

    一群白鹤缓缓振动双翅,从道馆上空慢慢飞过,配合山中白雾缭绕,更是显得仙气逼人。

    龙河智早已听说了路胜的请求,希望能见识一二真正的道法,作为三大高手中修为最高之人,虽然白羽真经没什么道法,但一两手普通道术还是能施展的。

    见到白鹤飞舞,他忽然一扬拂尘,朗声道。

    “今日有新师弟入门,月河,还不下来见过师弟?”

    路胜微微一愣,左右看去,除开周围一些穿灰色道袍的普通道人道童外,四面没有其他过来的新人。

    正当他心存疑惑时,忽然天空中猛地一声清唳,一道白影飞射而下,轻盈的落在众人身前。

    赫然是一头高两米的硕大白鹤。

    这白鹤双眼灵动,站在原地仿佛像个人,而不只是一只禽鸟。它迈开细长而笔直的双腿,缓步在石板上走出几步,然后扭头用长长的尖喙从自己腋下扯下一根羽毛,递到路胜身前。

    “收下吧,这是月河送给你的见面礼。”龙河智淡淡道。

    路胜看了看羽毛,又看了看白鹤,伸手郑重的捏住羽毛,然后朝白鹤双手合十微微行了一礼。

    “多谢师兄。”

    “你应该叫师姐。”龙河智纠正道。

    “好,多谢月河师姐。”路胜点头。

    “月河的白羽,有着宁神清心的功效,你在读书习练武艺,和修行本经时,可以借用定神。”三师叔郑青剑提醒道。

    路胜点点头,谢过三师叔。

    整个清鹤道就只有三个领头羊,正式弟子十五人,大多不在山上,都在各个山头隐居修行。

    实际上修行就是放养白鹤群。

    之后就是正式的收徒仪式,在手臂上刻下清鹤道的道门印记,表示路胜从此正是成为清鹤道一员。

    彻底入得门墙后,龙河智还准备装模作样,让路胜回去打磨道心。

    只是在路胜送上了纹银五千两后,他的道心立马便圆满了不少。

    于是得传本门真法中的最基础——清鹤真法。

    这门心法只有三层。没什么境界划分,也没什么高下划分。

    三层也不过是入门,掌握,大成三个步骤勉强划分而出。

    这阵法在门中唯一的区别就是,清鹤真法就像一门内功心法,谁的功力越深厚,谁就越境界高。

    路胜得传真法后,被叮嘱一定要好好修行。在打磨道心的同时,修行这真法,能让人耳聪目明,身轻如燕,能如白鹤般轻盈,还能抵抗大部分病痛。

    因为法门极其简单,需要长年累月的坚持修持,才会有成效,所以路胜得法后,在道观里居住了数日,便和无忧子一起回返了王府。

    至于门中的核心白羽真经,那是必须等道心彻底圆满之后,才能得以传授的至高真法。

    是真正属于道门真经之一,不能含糊。

    回去的路上,无忧子仔细不断的给路胜灌输,在道心没有打磨圆满之前,一旦修行真正的道门真经,极有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

    路胜也没坚持,这趟能得到清鹤真法,就已经算是满意了。

    从清鹤真法中,他大概的窥视到了这个世界道门力量的方向。

    这里讲求的是天人合一,与自然相融,借助天地宇宙之力,吸收对自己有益的部分,排除体内有害的部分,吐故纳新,新陈代谢。

    从而达到最终的与天地同寿的强大境界。

    这清鹤真法,讲求的便是凝心静气,内视自身的一处叫目元的器官。

    真法上讲这内视叫做灌神,将自己精神灌注进入这个目元中。

    最为奇异的是,这目元不是自己体内,而是在人下巴往下垂直,和胸口的交叉点上。

    目元压根就是在体外的虚空中。

    路胜以前接触的功决要么是对自己肉身做工,要么是直接观想精神,凝练意志,这对着体外的位置用劲这还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