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七十六章 鹤王洞 二
    之后,龙河智封锁消息,吩咐路胜奇遇之事,只能高层三人知晓。

    鹤妖就统一口径,说是云游妖族,累了想找个地方休养生息,偶遇下被路胜说动,从而决定加入清鹤道。

    路胜一一应下,他知道这是为了避风头,毕竟这等能让人一口气跨越这么多境界,能让动物一口气成就妖族的神药,只有传说中一些著名的神丹,才能达到这般功效。

    万一消息走漏出去,被大修为的高人大妖听说,必定会引来灾祸。

    而作为投桃报李,路胜将自己所推演出来的大清鹤真法,也无偿的贡献出来,让清鹤道掌门三人一同修行。

    三人一见之下,顿时惊为天人,遇到一些不解之处,询问路胜,更是得到详细解答。

    如此数次后,三人隐隐对路胜的态度也有些变了。

    这世上有过不少天生宿慧,惊世骇俗的神童天才,有的是天生不凡,有的是仙人转世。

    三人隐隐的也将路胜当做是天生奇才的大气运之人!

    半月后,在经过掌门龙河智的仔细观察后,决定对路胜传授本门最核心的真经,白羽真经。

    他在仔细观察时,发现路胜的心性极其稳定圆满,虽然有着正常人的喜怒哀怜惧,但心性之坚韧,道心之稳固,非常难得。

    压根就没有什么常见的性格缺点。甚至根本不像是一个区区一二十岁的世俗年轻人。

    再加上大清鹤真法和鹤妖两件事后,龙河智三人认为,能够在如此迅猛的修为增长下,还能保持本心,路胜的心性修行白羽真经,应该没什么问题。

    所以,在考核结束后,龙河智终于正式的决定,传授路胜白羽真经。

    而就在这时,在外出访友回来的二师叔薄如清的提议下,清鹤道开始大肆的宣传月王世子鹤真道人黄景,天生道体,天赋奇才。

    这是先为其之后展现修为,打好名声基础,以便能顺理成章的展露后续的真正实力。

    这也是尽量掩盖所谓的神药的痕迹。

    路胜这段时间里也没闲着,一直按照每隔几天提升一次功力的速度提升,很快他便已经突破到了一千五百年功力。

    得到白羽真经后,他迅速按照其中的真法转换功力修为。

    白羽真经修出的真气,比起大清鹤真法更加凝练沉厚,而且其中还隐含了一丝莫名的路胜也看不明白的全新能量。

    一千五百年的功力,他花了三日时间,全部转换成白羽真经。

    转换后的修为变成了一千年左右,足足损耗了五百年修为在转换中。

    但就是这样,也比起龙河智三人强出太多太多。

    其实所谓的白羽真经,大部分特质都和大清鹤真法差不多,唯独多了一项不同之处。

    那就是能长生延寿。

    路胜转换修为后,明显感觉自己身体机能的新陈代谢速度大幅度减缓。直接减少到了原先的数十分之一。

    而平日里活动所需的能量,主要换成了白羽真经提供。

    这让他心头好奇心大起,打算先找个机会仔细研究一下白羽真经的关键点在哪。

    正在此时,清鹤道一同结为攻守同盟的另一小教门,一个名为水针宫的小道门,派来弟子,请掌门龙河智前去参加两年一次的灵地法会。

    龙河智在小心叮嘱路胜一阵后,又将教门中唯一的一门杀伤性法术,交给他自保,便带着一头鹤妖飘然而去。

    明显他这是显摆去了。

    灵地法会其实就是大家一些小门派,聚在一起商量各自地盘划分而已。

    大家比拼一下实力底蕴,看谁实力强,谁实力弱了,实力变强的就重新多占几块山林河流。

    实力弱了的,就让出一部分辖地城镇。

    路胜才入门,就算修为很高了,也不好这么早露面。就没去,但鹤妖却是可以带出去让人看看。

    道门的鹤妖,那不叫妖,叫鹤灵。

    龙河智还算有理智,没有一口气多带几头,就只带了一头过去,展示实力足够了。

    一头化形妖族,实战起来份量很重,一般的小门小派,不仔细应付,都有可能受到重创。

    所以带一头足够了。

    龙河智得意洋洋的离开后,门中两位师叔,一个沉迷于修行剑法,一个沉迷于外出访友四处游历。都是不管事的主儿。

    实际上以前龙河智离开后,门中就属于散乱状态,没人管,各弟子想干啥就干啥。

    但现在不同了,路胜直接以掌门嫡传弟子的身份,配合一头鹤妖的强大武力,抓起了整个清鹤道的管理权。

    他上上下下的先统计了整个清鹤道的弟子总数。

    一共居然有三百二十五人。

    其中撇开外出游历的部分,还有二百八十一人是常驻道观周围的。

    这周边大大小小的山林中,有不少小道观,都是清鹤道弟子所住。还有远一点的一些山林,都有清鹤道的弟子居住管理。

    清鹤道虽然不善杀伐,但比起寻常江湖人还是更厉害一点。

    加上善于驯养白鹤群,一般猛兽还真没什么好怵的。

    统计结束后,路胜趁着没人管事,将清鹤道上上下下梳理了一遍,成立了监督队,不允许任何弟子懒散,每人都必须做好自己本职工作。

    同时门派麾下一共有十二个鹤群,分别都被路胜派去鹤妖,一一威压收服。

    所有鹤群都只尊鹤妖和他为王,指哪打哪,简直不要太听话。

    等到每隔一段时间出关的二师叔和三师叔出来,看到井井有条的门派,顿时目瞪口呆,于是转身更加懒得理事,全权交给路胜,自己继续闭关心安理得的修仙了。

    白羽真经的回气速度比大清鹤真法还要快很多,路胜利用这点,不断的融合催灵丝,开始在鹤群中挑选强壮聪慧的,进行大规模的妖化。

    真气融合催灵丝,仅仅只是作为能量,供给白鹤妖化而已,实际上只要能量足够,白鹤妖化化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瓶颈。

    从凡物妖化,主要的难关也就是积累能量太漫长。因为动物只能凭借本能吸收天地日月精华,效率极低。

    路胜前前后后一共挑选了十二头白鹤,作为妖化的先头部队。

    他将白松子还在孵化蜕变的那个洞穴,命名为鹤王洞。十二头白鹤统领周围数百白鹤,其中原先的两头灵鹤也在其中。

    做完这一切,路胜的修为已经增长到了三千年之巨,他这才将门中事务交给妖鹤小真约束看管,自己则离开道观,先回归王府一趟。

    如今天下局势瞬息万变,必须随时保持对外界的情报交换。

    ******************

    秋高气爽,落叶纷飞。

    路胜一身锦袍,步履从容,不断在满是落叶的山林中快步前行。

    脚下厚厚的叶片枯黄而松软,像是铺了一层地毯。

    三千年修为的他,完全可以凭借深厚无比的真气腾空而起,轻松驾驭周身气流。

    独自一人的情况下,他只花了半天时间便回到了月王府附近。

    这里的真气仿佛是一种能附着融入世间一切物质的气息,附着在空气里,就能凝聚成云,带着自己御风而行。

    只不过融合的物质不同,对真气的消耗速度也不同。

    顺着山林往前走了一阵,他隐隐眺望,看到了月王府后花园的一抹高墙轮廓。

    脚下顿时更轻快了几分。

    又前进了约莫数百米。

    “什么人!?”

    忽然林中有声音呼喝传来,阴暗处有金属反光闪过,显然是有弓箭手瞄准这边。

    “是我。”路胜手举起一块木质令牌,晃了晃。

    那令牌甚是奇特,上边用了三种不同色彩的木料糅合压制而成。中心一个硕大的如同太极一般的圆,清晰可见。

    看到令牌,暗处的王府卫队迅速按下箭头。

    路胜往前再度前进了数十步,就有卫兵主动迎上来。

    “参见世子,王爷已经回来了。听到您回归,命您速去见他!”

    这卫兵一只眼睛瞎了戴着眼罩,身上透出一股浓浓的杀伐血气,显然是才从战场上下来,还没恢复正常。

    “知道了。”路胜前前后后才离开不过一个多月,没想到月王居然就回来了。

    他从后花园入口进去,穿过内宅,也不理会一路上侍女侍卫的躬身问候,直接来到月王书房前。

    咚咚。

    他屈指敲门。

    “进来。”月王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浓浓的疲惫。“进来了赶紧关门。”

    路胜心头一紧,推门而入。

    书房里没有侍女,只有月王一人独自坐在书桌前,其上身赤着,桌上摆放了烧红的炭盆,还有钳子,小刀,夹子等。

    最惹眼的,是月王胸前正中,趴着的一条黑色巨大蜈蚣。

    这蜈蚣足有两个巴掌那么长,密密麻麻的爪足坚硬狰狞,口器中甚至还隐隐飘出丝丝黑气。

    “这是!!?”路胜面色一沉。他计划还没开始实施,居然这具原身的老爹就遇到这种麻烦。

    “你洪叔死了。帮我挡了一下狠的。这是对方手段残留在我身上的手尾。”月王神色无奈道。

    “什么人下的手?”路胜沉声问。

    月王面露难色,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出什么。

    “这次我回来,是打算交代你几件事。”他眼神闪动,神情有些捉摸不定。

    “什么事?”路胜追问。

    “第一,你答应我,把你母亲送到宁家老宅,一会儿就送。”月王叮嘱道。

    “第二,我卧房里有一个金属箱子,钥匙在墙上壁画后面的暗格里,你知道怎么打开,带着箱子里的东西,离开王府,修道也好,随便去哪也好,离开这里不要回来。”

    “发生了什么事?”路胜眼神微动,沉声问。

    “没发生什么,不要多想,你先出去避避,我会处理好一切。”月王努力做出淡然之色,若是以前的黄景,肯定会被轻易瞒过,但现在的路胜却是不然。

    他一眼便看出月王是在强作镇定。

    沉默了下,路胜露出一丝笑容。

    “好,我一会就走。”

    “记住,短时间内别回来。”月王正色道。“好了现在就去拿东西吧,别磨蹭。拿了就走。”他能够感觉到,那人要来了,就是这段时间。

    “好!”

    路胜起身,转身走出房门,朝着自己住处走去。

    正好月王遇到麻烦,要想扭转大局,如今他也该开始展露一部分獠牙了。

    “小茸。”他低声叫了句。

    “父亲。”一道虚影闪电般出现在路胜身侧阴影里。声音却是娇柔的女声。

    “准备好动手了么?”路胜随意道。

    “当然。”

    路胜笑了笑,他还没准备好大局,月王世子这个身份可不能随意没了。

    月王不能死,不管是原身的感情,还是现在的需求。他都不能死。

    谁想杀月王,他就先弄死他!

    作为王朝三大支柱亲王之一的独子,这个身份无论是走哪一面,都有极大的便利。

    原先的月王府,仅仅只是凡俗中的重地,在修行中人看来,根本就全是漏洞,筛子一个。

    但从现在开始,他会一步步,把整个月王府变成龙潭虎穴。

    月王府,鹤王洞,两者从今天起将会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