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七十七章 鹤王洞 三
    秋天里,就算是花园也有不少灌木和花卉的落叶。

    地上有侍女在拿着扫帚慢慢清扫。

    路胜没有走远,只是回到自己房间。

    他没有去月王的卧房,也没有赶紧去收拾东西。只是找了根椅子坐下,仰躺着,望着外面院子里随风翻动的花花草草。

    约莫等了有一会,忽然花园外隐隐传来一声惨叫。

    路胜动也不动,依旧躺在椅子上,他也听到了外面传来的侍卫惨叫声。

    不过他相信小茸不会让他失望。

    很快细密的脚步声急促从园子外靠近,但快要靠近花园小门时,所有脚步声忽然消失。

    一切又恢复平静。

    扫地的侍女面色镇定,身为王府的侍女,她们自然也不是一般素质,经历过的刺杀袭击也不在少数。

    虽然能够直接突破到这个位置的刺客不多,但也不是没有。所以她还能保持仪态。

    侍女悄悄用眼角余光瞄了下路胜,见其面色从容,毫无惊慌之意,心头也定了定,继续扫地。

    不多时,又是一队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周围的侍卫仿佛像是失踪了一般,一点声音也没。但脚步声在靠近这片小花园时,便突兀的像是消失一般,彻底失踪。

    之后好半响,也没有第三波刺客接近。

    路胜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这就怕了?”他原以为是有多厉害的高手,没想到就这点本事。

    约莫再等了一会儿,一直没有声音传出了,路胜才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转身朝着书房方向走去。

    吱嘎。

    房门推开,月王正一手拿着夹子,正夹着自己胸前的蜈蚣,缓缓往外拔。

    “你怎么回来了!?”他听到声音,抬头一看到路胜进来,顿时神色一变。

    “我突然觉得又用不着走了。”路胜笑了笑。

    月王眯了眯眼。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自己这个独子来。

    “刚才,来了几波刺客,但都被王府的侍卫拼死击退,现在已经没事了。”路胜安慰道,“父王你好好养伤就是。说起来,儿臣这次入山修道,倒是看过一些杂书,书中记载,您这身上的蜈蚣,可以用祛除黑蝎法的法子剔除。”

    “黑蝎法?怎么说?”月王此时已经越发的感觉自己这个儿子不简单了。之前修道,说不定是真的遇到高人指点了。

    “就是用三合花,皮树树根,九色蛤蟆的头,混在一起捣成糊状,引诱蜈蚣离身,然后杀死蜈蚣后,才能治好身上的伤势。”路胜仔细解释道。

    他在管理清鹤道时,也确实看过这方面的资料。

    “......我试试看。”月王沉声道。

    “那么,儿臣告退了。”路胜缓缓退出书房。

    月王目送他离开,关门。心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好友七省巡抚姜蓉。

    姜蓉此人和他以棋会友,气质不凡,对时事往往有极其精准的点评。

    而且其人似乎经历异常丰富神秘,偶尔闲话间,月王还从他口中听说过一些奇奇怪怪的神异之事。

    还有一向神秘的晴王府,这次他出征前,听说晴王那时便在艳阳天感叹,大雨将至,风雷齐聚。

    他见过晴王,是个很神秘从容的中年人。

    那种气质,就有些和此时的独子黄景相似。

    晴王王府可谓是整个王朝最神秘莫测之处,那里就像是一处巨大漩涡,不断朝外伸展出无数触须。

    没人真正进入过晴王府,也没人见到过除开晴王之外的王府家眷。偶尔有进出王府的侍卫侍从,都一个个沉默寡言,绝不对外乱说一个字。

    而晴王在朝堂上,也一直是微笑从容,沉默不言,充当背景板的角色。往往能让人直接忽略他的存在。

    可每当有什么势力想要对占据一省富庶之地的晴王府下手时,这个势力的主事人总会莫名其妙的失踪消失。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次数多了,大家也就怕了。

    据说就连大帝派出的血卫也折过不少在晴王府内。

    所以在朝堂上,就连大帝也对晴王客客气气。

    月王思绪到此,长叹一声,有些无奈,也有些希冀。

    如果自家也有晴王那般的底蕴实力,或许现下的这局面也就不会出现了。

    他想了想,迅速起身拉铃,叫来侍女,准备按照儿子所说的方法尝试一下。

    ******************

    路胜出了书房,便叫来了侍女,去将侍卫长安腾辉叫来。

    安腾辉在月王府勤勤恳恳服务了几十年,老当益壮,一身枪术神出鬼没,威力惊人,曾经在战场上创下过单人连杀十三骑的辉煌战绩。

    要知道那可是步兵对骑兵!

    如今安腾辉担任王府总侍卫长也有十多年了,自己家里亲子和孙子都在王府执勤服务,可谓是绝对的忠心耿耿。

    很快,路胜便在花园的小凉亭里见到了身材魁梧,白发苍苍的安腾辉。

    “属下见过世子,不知世子有何吩咐?”安腾辉单膝跪下行礼。

    “安叔客气了,不知道刚才您有没有听到外面传来的惨叫声?”路胜仔细打量这安腾辉。

    此人面色沉稳,国字脸,五官似乎一直都是一片肃穆,不苟言笑,明明已经年过八旬,但身材还是异常健壮高大。

    “世子的意思,难道说刚才有刺客!?”安腾辉顿时一惊,猛地起身按住刀柄。

    “安叔难道一点声音也没听到?”路胜似笑非笑道。

    “属下是真的一点声音也没听到。”安腾辉微微摇头。

    “是吗?那好吧,你先下去休息吧。”路胜也不多说,随意吩咐道。

    “是。”安腾辉点点头,转身朝小花园门外走去。

    走出了花园,他才回过头看向凉亭方向。

    “咦?”安腾辉忽然轻咦一声,他眼中的凉亭此时居然空空荡荡,哪里有什么世子和侍卫的踪迹。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猛然间一道白影从其身后一闪而过。

    安腾辉眼眸一定,浑身骤然僵住,整个人木然往后仰倒。

    “我.....我....”他最后只看到一道白影从自己眼前一闪即逝。

    “我青灵子怎么能...死在...”话没说完,他整个人彻底没了气息。

    不多时,安腾辉忽然又睁开双眼。

    “咦?我这是在哪?”他摸了摸酸疼的后颈,从地上爬起身。

    忽然他脑海里一片炸响,之前自己被控制做下的一幕幕事情,飞快在他脑海里回放。

    安腾辉脸色唰的一下白了。左右看了看周围,周边没什么人,他赶紧急匆匆的离开这里。

    人老成精的他知道,自己是被卷入了那些神神异异的争斗里了。

    刺杀行动一致持续了三天。

    三天里,小茸杀死的刺客陆陆续续至少有了数十人,其中甚至还有两头阴灵一样的鬼物。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这么下去毫无意义,只是徒增伤亡,之后第四天,便再没有刺客来袭,一切恢复平静。

    又等了几天,月王的伤也按照路胜的法子治好了,那蜈蚣一被引诱离体,便和普通蜈蚣没什么两样,一脚踩死了事。

    月王稍微只是修养了几日,便迅速启程,朝着京都赶去复命。

    路胜直接调来了一头十二妖鹤之一,跟随月王一同上京护持。

    妖鹤成妖后,更是将白鹤原本的优势长处发挥得淋漓尽致,其身形速度,简直到了鬼魅般境界,一个呼吸便能围绕一人旋转十数圈。

    速度之快简直骇人听闻。

    再加上本身还有飞行能力,妖力灌注下的尖喙更是天然的神兵利器。如此行刺杀之事,简直就是无往不利。

    一头化形妖鹤足以相当于一只神出鬼没的百人暗杀小队。

    路胜让一头妖鹤护持,也有试探京都实力层次的意思。

    ***************

    京都,朝堂。

    月王恭敬的站在两侧大臣行列中,低眉顺目,一言不发。

    神武将军正大声诵读刚刚送到的便将战报。

    金碧辉煌的朝堂上一片肃穆。

    “月王殿下,听说月王府前阵子遭了刺客,不知现下情况如何?可有需要帮衬之处?”正仔细听着战报,月王忽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阵细微说话声。

    “还好还好...全靠王府侍卫击退刺客,一切无碍。”月王笑着小声回道。

    “月王王府侍卫当真了得,我山王府前阵子也遭了刺客,损失了十几名侍卫,好不容易才将刺客擒杀。”另一旁一位藩王低声摇头道。

    月王不动声色,仔细听着山王讲述详细经过。

    不远处站得稍远一点的几个大臣也注意到这边动静。

    “嘿,梅花刺客十三人,红尘大侠夫妇,还有大地藏寺十余位大师,前后三拨高手,进了月王府就彻底失踪。这月王下了手还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儿,装给谁看?”一位老臣暗含讥讽道。

    “连大地藏寺都派人了?”另一位大臣悚然道。

    “这个自然,据说还有高僧出手种下黑毒血蜈之术,结果还是毫无效果。”老臣摇摇头。

    “没听说月王府有什么顶尖高手啊?”

    “这个谁说得清,说不准是才招揽到的?”

    “那三梅义军连续刺杀了诸多重臣,这次针对月王,却是失了手。后续必有手段,静观其变就是。”

    如今除开神武将军外,就是三大统兵亲王镇压国体,月王便是其中之一,且深受大帝信任。

    月王三人不死,大局就不会崩塌。神武将军就还能支撑绵延王朝气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