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七十八章 鹤王洞 四
    月王听着奏折内容,视线在整个朝堂上缓缓扫过。

    这朝堂上上百大臣恭恭敬敬,表面上俯首称臣,可暗地里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妖魔鬼怪,蝇营狗苟。

    就算是表面光明正大的神武大将军,身后若是没有奇人异事护持,也怕早就死于非命。

    月王想到之前的那人的威胁,再到后来的安然无事,还有独子的异常从容,他心头也大概有了些许猜测。

    但却不敢肯定。

    朝会很快结束了,帝君满脸倦容,想来又是昨日侍寝的姬妾太多,听说帝君在白玉宫才弄了一个自然殿。

    只有姿色上乘的美人才被允许进入,且凡是进入的女性,只要被帝君抓住,当场就是一场香艳肉搏。

    此等荒淫之举,若不是神武将军怒声呵斥,恐怕帝君还能弄出更多。

    就这样都已经被神武大将军阻拦了无数次。

    想到这里,月王忍不住朝另外两位统兵亲王看去,令王没到,昭王满面倦色,身形佝偻消瘦,才四十多岁的人,便显得如此颓然,可见压力之大。

    似乎注意到月王的视线,昭王正捏着胡须,微微朝着这边点头示意。

    此时神武大将军朱成国读完奏折,开始例行的劝导帝君少做荒淫之事,多勤勉国事。

    不过才说两句,太师杨还真站出来打断,把话题扯向了近来的地震灾害救济之事。

    两人例行的争执一阵,朱成国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杨太师则面带微笑,负手而立,显然又是他占了上风。

    朝会结束,月王没有多耽搁时间,京都距离月王府不远,骑马赶路只要半天就能到。

    他带着护卫队正要离开帝宫。

    “王弟。”一向神秘莫测的晴王,居然出声叫住他。

    晴王是个面色温和,看起来十分无害的中年男子,胖胖的身材,听着大肚子,一脸安详。

    但看得多了,那一成不变的温和笑脸,就会反而给人一种莫名的不适。

    “王兄有何见教?”

    月王连忙停下脚步,等着晴王走近。

    晴王面带笑容,声音柔和。

    “王弟为国操劳,日久天长,可千万要注意身体。”

    “多谢王兄关心。”月王认真回礼道,“王兄也要多多注意身体安康。如今国本动摇,四处纷乱.....”

    “正因如此,你我日后不妨多亲近亲近。”晴王莫名的放出橄榄枝。“你我说不得心里深处所想的,都是一致。凡事只要多沟通沟通,成事可能也更大,不是吗?”

    只是月王压根就不明白他什么意思,脑子里一片混沌,完全不明白晴王所言何事。

    晴王见状,也不多说,只是伸手拍了拍月王肩膀。

    他的手拍得很重,月王身为统兵重将,虽然自身没武力,但平日里也有多加锻炼,可被对方这么一下下拍下来,只感觉半边身子都有点发麻。

    “一路小心。”晴王最后丢下一句话,便擦身而过,径直离去。

    月王不动声色活动了下被拍的右肩。

    “走。”他低声吩咐,迅速上了马车。

    一众侍卫紧跟而上。

    只要出了帝都,外面就有月王府三大重将之一的孙海接应。

    不过让月王有些诧异的是,一路上回程都相安无事。

    直到到了王府。

    ............

    “晴王?”

    十多根烛台将地下洞窟照亮得温暖明亮。

    路胜盘坐在洞窟正中,身上隐隐有白色羽毛虚影浮现又消失。

    身高两米多的小茸正低头单膝跪在他面前,禀报白天里前往京都的经历。

    “孩儿在月王身上察觉到淡淡的莫名气息,但不敢确定,所以没有出手。

    而且那晴王身旁似乎也有奇人发觉到孩儿的存在。”小茸低声回答道。

    “想不到这朝堂之上,还是有些奇异之处。”路胜沉吟一二,“回头我见一见父王,看看有无大碍,若是没事,日后多加注意就是。若是有事....”他没说下去。

    如今鹤王洞只有十二妖鹤,实力还是弱了点。

    “你去吧。继续守着月王。”路胜吩咐道。

    “孩儿知道了。”小茸缓缓后退,转瞬便消失在黑暗中。

    路胜端坐着沉吟片刻。

    “如今我改修了白羽真经,随着修为提升,身体机能越发的停滞下来。完全依靠白羽真经的修为支撑平日生活消耗。

    可惜的是,这白羽真经我没法继续推演完善,其后续的延伸推演,需要更多的类似真经参考才行。”

    那目元穴道此时已经彻底和身体勾连起来,成了身体之外的一处神奇穴位。

    仿佛从一开始,这个穴位就是存在的一样。这让路胜啧啧称奇。

    而且从白羽真经的记载上还提到,目元只是外穴的其中之一,一共一百零八外穴,对应天上星辰,每修成一处外穴,就是对应成就一颗星辰之命数,之后必然是寿数大增一次。

    但白羽真经只是最低等的普通真经,其中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力,只能修一个最基础的目元外穴。

    “没法推演,单纯提升功力修为,太过浪费,看来还是得多多收集正经才是。”路胜心头有了决断。

    他定下心神,起身,整个人飘然飞出洞窟,沿着漆黑石道一路往上,约莫数分钟后,便从王府的花园里一处假山后方飞跃而出。

    地洞在他离开后,马上有人前去小心将石板拉过遮掩。

    这是王府曾经用来逃生的地道,连接着地下溶洞,不过被现在路胜利用起来,专门用来修行正经。

    路胜站定在花园里,拍了拍身上灰尘,大步朝着月王别院走去。

    走到别院门前,院门外还有一队侍卫刚好巡逻路过。看起来守备森严了许多。

    自从上次刺客来袭后,虽然被莫名其妙的击退,但王府这段时间的守卫也受到影响。

    “世子。”

    侍卫纷纷行礼。

    “不必多礼。我进去看看父王。”路胜微笑道。

    穿过院门,月王正穿着狐裘大衣,在院子里和人对弈。对手是元守将,也就是元吉空的父亲。

    元守将具体叫什么全名,黄景的记忆里没有,或许是忘了,或许是没问过。

    此人身材高大,双臂过膝,看起来不算强壮,但极为精悍。身上穿着一套简单的贴身皮甲,没有佩刀。看起来像猎户多过像将军。

    “景儿你来了?”月王抬眼看到路胜进来,顿时笑了起来。

    “来来来,正巧你元叔叔有件事想和你说道说道。”

    “先不急。”路胜扫眼看了下月王右肩,果然又一点若有若无的气息缓缓弥散出。

    任何一种术法,一种手段,都会运用到外物。而只要是一个人一个生命体身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都会散发出不和谐的波动。

    路胜强大无比的神魂力只是一扫,便发觉了月王肩膀上的猫腻。

    月王肩上的东西,似乎是一种印记。

    路胜缓步靠近过去,身上白羽真气急速流转起来,瞬间便压制住着印记散发的奇异气息。

    他眯了眯眼,走近几步,伸手在月王肩上一按。

    这印记上的气息居然像是个活物一般,猛地缩成一点,瞬间便将自己的浓度提升到极点,然后猛地爆发。

    哧!

    白羽真气原本压制得很是完美,此时却被这么突然一搞,布下的足足十多层真气层,居然被全数突破。

    白羽真气厚厚的真气浓度,在这莫名印记面前,就像是黄油面对餐刀,只是一刀,便被切开长驱直入。

    路胜冷哼一声,庞大神魂力轰然如同山峦般狠狠压下,直接砸在印记上。

    月王猛地肩膀一沉。

    那印记骤然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沉寂下去,再没了动静。

    路胜这才松开按在月王肩上的手。

    此时时间从头到尾也不过过去几秒钟。月王和元守将都还在神色莫名的等着他。刚才的声响他们似乎完全没听到。

    “有意思,晴王....”路胜感应了下自己神魂,神魂居然永久性的损失了一丁点总量。

    虽然只是一点点,按照这种频率,就算再减少一百万次,也不会伤及路胜神魂的根本。

    但这可是永久性损伤,要知道他的本体可是迷境,这是理论上能够脱离星球,达到星际之间行走的顶级强者。虽然比不上虚冥那种反手毁灭星球的级别,但武力值绝对能统治一颗星辰。

    这样的级别,居然被永久性的损伤了一丝神魂力。

    “真是了不得....”路胜感觉自己可能小瞧了这方世界了。“白羽真经功力虽然深厚,但层次太低,还无法推演,要想在这天下棋盘上下子,看来得尽快提升正经层次了。”

    月王和元守将此时也你一言我一句的提起了一桩大事,关于元守将的两个女儿,元柳柳和元媛媛。

    元守将是为她们前来提亲,言语间希望路胜能从两女之间选择一位作为未来王妃。

    路胜对这些事没兴趣,含糊着随便,应付过去后,他又朝月王请了假,要离开王府一阵,得到应允之后才转身离开。

    出了院子,他抬手看了眼掌心。

    掌心中残留的正是之前那印记的残余力量。

    他抬起看了看。

    手掌上的一抹黑色,已经蔓延到了手腕处。

    “这东西没了活性,居然还能吞噬白羽真气壮大?”路胜心头一凛。

    此时那黑色已经缓缓浮现成一张眉心有着圆孔的黑色人脸。

    路胜缓步回到自己卧房,打开插在桌上的短刀阵法。

    此时那黑色已经蔓延到了他小臂,整条小臂都成了漆黑如墨。

    他从卧房床下的入口进了地下溶洞。

    很快盘膝坐回原处,路胜体内阳元迅速狂涌而出,模拟各式各样属性的能量对抗黑色气息。

    约莫模拟了三十多重不同属性能量后,终于,一种混杂了阴寒,地火,精魄的特殊能量,勉强压制住了这种黑色气息。

    长舒一口气,路胜挥手一甩,顿时将手上黑色连同被污染了的白羽真气斩断逼出。

    啪。

    一大团墨汁一般的液体飞射而出,溅射在石壁上。石壁迅速泛黑泛紫,隐隐飘出一丝腐臭。

    “这种力量....居然损耗了我近百年的白羽真气.....”路胜面色有些难看,这是他自从降临以来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明天就回去收集正经,推演新的白羽真经!”他明显感觉现在的白羽真经不够用,威力太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