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扩张 一
    叮叮叮叮。

    清脆的白色铃铛随风微微响动,发出脆音。

    玉红山人缓缓看着自己养殖的两只狼鼠相互搏斗。

    他养殖过很多狼鼠,为的就是找出其中最强大优秀的一只,作为自己未来的生命寄存体。

    “唉....”看着最后得胜后洋洋得意的那头狼鼠,玉红山人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尖耳。

    “尝试了这么多次,可惜,还是找不到一个和我类似的同族么?所有的同族都只能当做替死肉身使用.....”

    这不是他原本的愿望。

    道门中,有很多很多术法,都是能作为替死使用的,但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无定教的千山神道尊。

    玉红山人曾经在千山神道尊讲道时,有幸前往听了一次,从那之后,他便觉醒了宿慧,从讲道中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强大修行知识。

    转眼数千年过去了,他也终于从一头小小的山中狼鼠,成长成一位能够独占一地,安稳生活的闲云野鹤。

    他一直在寻找同类,但可惜,没有任何狼鼠和他类似,千山神道尊也早已神隐消失。世上再没有第二次那般璀璨的讲道。

    铛铛铛。

    忽然外面院门传来敲门声。

    “老爷,有客人来访。”狼妖老仆沉声提醒道。

    玉红山人微微一愣。

    他在这里隐居已经有上百年了,平日里常来拜访的,也就附近的清鹤道几人。

    但也都是泛泛之交,那几人不过是过来交流药草培植经验的。

    清鹤道他是知道的,以养殖培训仙鹤为主的普通小教门。平时这教门里的弟子,碰到外面一些大点的妖族时被欺负,他还偶尔出手相救一二。

    “难不成还是清鹤道的人?”

    “客人自称是清鹤道的掌门弟子鹤真。”老仆解释道。

    “让他进来吧。”玉红山人淡淡道。

    他披着火红色的长袍,面容俊美,一头暗红长发一直拖曳到地上,皮肤更是洁白如玉,若不是头顶拱出来的两只鼠耳,任谁都只会认为他是位王公贵族,而不是山中鼠妖。

    虽然他确实是管理这方圆千里内的狼鼠之王。

    很快院门缓缓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强壮青年,穿着深灰色道袍缓缓进们。

    玉红山人随意打量了下此人。

    一身的道袍看起来似乎很朴素,但身上小小的基础挂饰,还有身上长久养尊处优而成的细嫩肌肤,都表明,此人入清鹤道前,绝对也有着不俗身份。

    青年容貌英俊,气质带着一丝从容不迫,似乎毫不担心自己来到一处妖族汇聚之地。

    不过玉红山人虽然是妖族,但也算是和清鹤道有些交情。

    “鹤真是吧?可是你师傅让你带了什么话?”他淡淡问道。

    “尊下就是玉红山人?贫道鹤真,这次来,是打算和山人做一笔交易。”路胜带着微笑低声道。

    “交易?”玉红看着面前这人,隐隐感觉到对方身上透露出的一丝不正常。

    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清鹤道弟子看到自己,能说出的话。

    他顿时来了点兴趣。

    “什么交易?是你要做,还是你背后的教门整体要做?”

    “都算。”路胜回道,同时缓缓从袖口取出一样物事。

    “贫道听闻山人擅长的正经名为石道搬山术,所以希望能以本门的至高正经,大清鹤真法作为交换。”

    那物事缓缓解开包裹,里面正是一本淡灰色书册。

    玉红山人一愣。

    正经这东西,珍贵无比,就算是自家弟子,也要考验许久才能打算传授。

    但又因为正经修行时需要的限制极大,心性不完满的话,极易出现意外,导致身陨。

    所以说珍贵,也是看人。

    一般修士,很少有这种直接上门找人交换功法的时候。

    毕竟涉及到正经的交易,都是很稀罕的,首先是价值很大,其次是正经不像一般经法,需要很详细的讲解和言传身教才行。

    光有秘本顶多就是知道个大概。

    很多教门的师傅都喜欢做的是,在秘本上故意用一些隐晦的容易引起误解的代词,代替一部分关键词。

    这样就相当于关键位置加密。

    玉红山人皱了皱眉,盯着面前的年轻人,看起来这年轻人和一般的清鹤道人没什么区别。

    但此人身上隐藏弥漫的莫名气息,让他也隐隐有些忌惮。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和你交换,大清鹤真法?这算是你们清鹤真法的提升层次?

    正经交换了对我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你还认为我会真的修炼你交给我的正经?”他直言不讳的点出这点。

    “当然不是,我只是来试试行不行。如果不行。”路胜笑了笑,“那我自然有其他办法。”

    “什么办法?”玉红山人疑惑道。

    “实际上,大清鹤真法不是正经,而是副经。这么交换其实是你占大便宜了。”路胜补充道。

    “哦?副经?”这下玉红山人来了兴趣,要知道正经没人敢修,这是根本,但副经就不同了,因为不涉及根本,所以尝试修行一二就能在不伤及本源的情况下,测试出真伪。

    而且世间杀伐都是依靠的副经,这可是安身立命的本钱。

    “这副经有何作用?”玉红沉吟了下,随即开口。

    路胜顿时露出笑容,对方此话一出,他便知道玉红山人动心了。

    他首先将自己的大清鹤真法,讲述给对方一半的内容,作为诚意。玉红山人和清鹤道关系一向不错,见状,再结合路胜的修为。

    便也知道此人不是什么清鹤道的普通角色,同时他也暗中派人前去联系清鹤道,询问是否真的有此人。

    结果让他很满意,回馈的消息里,不光真的有这人,此人还是如今清鹤道的第一天才。是清鹤道掌门和几位师叔最看重的弟子。

    甚至在三位师长离开后,清鹤道还代为交给了这个鹤真道人管理。

    如此份量,玉红山人也稍微放心了些。

    在得到大清鹤真法的一半内容后,他也是震撼了下。这道法压根就和他之前暗中了解的清鹤真法完全不同。

    比起清鹤真法和他的副经三命决魂经强出不止一凑。

    在大概疑惑得到解答后,玉红山人思虑一二,便也同意和路胜交换正经。

    他的正经名为石道搬山术,是以吸收金石矿石之气为主的修行功决,不过只适合狼鼠穿山甲这等在地下活动的妖族。

    对人族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行。

    路胜也不在意。

    两人在玉红山人的小茅屋里彻夜长谈,第二日,路胜礼貌性的告辞离开,也得到了玉红山人赠送的石道搬山术的全本。

    这方面玉红山人没有什么隐藏,大清鹤真法换他的这门普通正经,反倒是对方还亏了。

    清鹤道坦诚,他玉红山人也自然不弄什么花招。

    从茅屋出来,路胜没走两步,便听到有人远远叫喊自己。

    他人还在山坡上,回头望去,却是那玉红山人家中的老仆。

    老仆走得近了,才缓声提醒道:“道长慢走,之前我家主人忘说了,黄山沟那边近来有清鹤道的弟子路过时受了重伤,刚才又有几人在那里被玉狐族的人拦住起了争端。”

    “哦?”路胜原先管理整个清鹤道时,也偶尔听到过这些琐事。清鹤道作为教门,和周边的妖族都有摩擦,这样的事也不时会发生。

    他那时也不在意,但现在离得近了,感受又是不同了。

    “多谢提醒。”他朝老仆微微点头。转身快步朝着黄山沟方向看去。

    清鹤道原本的宗旨是息事宁人,忍让为主,但现在他的安排自然不是这样。

    正巧去看看他如今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层次。

    路胜想了想,脚步不由得更快了。

    约莫走了十数分钟后,路胜远远的望见一条幽绿小道蜿蜒一直延伸进杂乱的黄色石林中。

    小道上已经聚集了四个清鹤道道人,正和对面的几个脸色蜡黄的猎户打扮男子对峙。

    路胜的到来马上便让清鹤道那边的人面露喜色,而对面的猎户男子则是眉头纷纷皱起。

    “怎么回事?”路胜走得近了,认出这几人都是三师叔门下的外围弟子,他顿时沉着脸问道。

    “是鹤真子!”

    几个道人立马激动起来了,他们这些寻常外围道人,平日里可是很难见到道观内的那几个直系弟子。

    外围和直系,在三位师长面前,待遇也是完全不同的。

    而路胜,也就是鹤真,便是直系弟子中也最为被看重的一个。

    “是这样的....”其中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道人急忙解释道。

    原来这里有一处寒泉可用来孕育仙鹤最爱的冰藤种,可这寒泉位置,正好处于玉狐人一族和清鹤道的辖地中间。

    于是争端就起来了。清鹤道开始利用这寒泉后,玉狐族人发现后,便开始和清鹤道争夺起来。

    寒泉的面积大部分死在玉狐族地盘内,但清鹤道认为这是自己这边先发现的,如果不是他们的发现,玉狐族人根本连寒泉都没得用。

    于是双方便各执一词。

    几人七嘴八舌的好不容易把前因后果说清楚。

    路胜听完,也实现看向对面玉狐族人。

    这玉狐族本身不是狐狸一族化形,而是一个以玉狐为图腾崇拜的相当古老的村落中人。

    只是这玉狐村的长老,本身便有着种种神异之处,是传说中妖狐和人类生下的后代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