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感悟 二
    路胜站起身,打了一壶酒下了酒楼,慢慢在镇上漫步。

    晴王府的警告已经送到了,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原本这个时候他也不是想和晴王府全面开战。

    只是需要拖延时间积蓄力量而已。在这段时间为了避免晴王再出什么暗手,所以才让小真过来展示一下实力。

    “看来晴王府还是有点实力。”路胜沿着屋檐慢慢走动,偶尔有雨水从边缘滴落下来,他也丝毫不在意。

    前面巷子前,一个绑着马尾辫的少女正小心的拉着弟弟,蹲下给他整理衣服。

    右侧一家蜡烛店门里,伙计正用刀将一根根蜡烛削得圆润,然后用专门的纸摩挲光滑。

    不远处的民居里隐隐传出阵阵老人的咳嗽声。

    两个穿着光鲜的少女提着买衣服的布袋子,从路胜身边擦身而过,面带笑容。

    一辆有些陈旧的马车缓缓从街上迎面驶来,车里透过布帘隐隐能看到一个书生温柔的和一个大肚子的漂亮女子说着话。

    路胜眯了眯眼,缓步往前走过,打算直接出城后回王府。

    忽然一声哀哭声陡然响开。

    民居中的老人咳嗽声一下加剧,不过七八下,便再也没了声息。

    年轻人们的哀哭声一下响起,还夹杂着小孩子的低泣。

    “这是....!?”路胜忽然停下脚步,他能够透过民居感应到老人正在迅速消散的灵魂。

    在这等白日里,一般没有执念的灵魂,刚刚离体就会迅速消散。

    不过几个呼吸时间,老人的灵魂便消散一空。

    路胜面色不动,这等事他自然也见得多了,大阴黎民水深火热,时常有无数这等生离死别之事。

    可这次却不同。

    他眼睁睁的神魂感应到老人的灵魂消散。

    但转瞬间,几乎是老人灵魂消散的同一瞬间。

    一旁的马车里,大肚子的孕妇肚子里,一抹暂新的,全新的灵魂波动缓缓浮现而出。

    路胜一下停住了,站在原地,看了眼那所老人去世的民居,然后视线一直目送着缓缓远去的马车。

    他自己也曾无数次降临新世界,也曾经历过生死。可都没有眼下这一次来得直观,震撼。

    沉默了下,他加快脚步,走到老人民居所在,从窗口往里瞟了一眼。

    几个子女孙子正跪在老人床前痛哭流涕,都是真的在悲伤痛哭。

    路胜看了一会便随即转身离开。

    *******************

    时光荏苒,转眼便是一年时间过去。

    鹤王洞疯狂扩张,短短一年里,便将周围上千里范围全数夺下,所有小门小派,甚至一些几个离散的小妖,都是被收服的收服,驱散的驱散,屠杀的屠杀。

    大量祭祀古物汇聚到了鹤王洞内,路胜却是暂时没在洞中坐镇。

    他也没回王府。只是将十二妖鹤重新补全,并用新的真气将所有妖鹤都提升到小真一样的层次。同时又给孕育中的白松子注入新的真气。

    一系列准备工作做完后,他便离开清鹤道和王府,留下两封书信云游四方去了。

    从那天在小镇上被触动后,隐隐有所感悟,他便隐隐明白,自己的机缘到了。

    于是果断抛下所有一切事务,纵身远去云游四方。

    有着鹤王洞的支持,月王府暂时安然无恙,遇到什么困境,鹤王洞派出妖鹤出手,都能迎刃而解。

    妖将层次的妖鹤们,已经能用自己的妖力染化普通白鹤,让其很快被点化成精怪。

    精怪属于提前被妖力点化的普通生灵,比一般生灵强,属于小妖层次的最下一级。

    精怪一多,却都挂上了清鹤道的名头,整个清鹤道的势力顿时如同滚雪球一般迅速膨胀起来。

    月王府的势力也渐渐被人忌惮,林皇后派出的妖将来王府附近走了一圈,便重伤返回,之后便再没有什么人敢来捋虎须。

    月王在朝堂上的地位也渐渐超脱,成了和晴王类似的没人敢管的藩王。

    只是让人不解的是,晴王和月王明明之前还相互一团和气,可等到月王壮大后,反而两个王府都形同水火,两位亲王也都是相互争执,谁也不让谁。

    路胜对这些却是不管不顾,一门心思的抓住那一点感悟,离开了月王府辖地,漫无目的的走过一个又一个城镇。

    他没有再去故意收集寄神力,而是仅仅在人群中不断观察,观察着周围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迷境层次的灵魂高高在上,俯视着下方周围生灵的生老病死。

    但不知道为什么,路胜依旧还感觉自己缺少了一点至关重要的东西。

    转眼又是三年过去了。

    鹤王洞越发壮大,连带着清鹤道也威势无两。

    月王亲率大军镇压了两次异族,每每快要到大败之时,鹤王洞出手,都能化险为夷。

    敌军将帅离奇身亡,甚至军中所有高级将领都不断遭遇刺杀。敌军不战自溃。

    西涯8442年秋,

    神武将军连同月王令王,带领招募属国军队,纳降异族军队,总共七十万,号八十万大军,于黄叶平原与最大的一股义军三梅义军正面会战。

    三梅义军三十万军团号五十万,其中夹杂着大量奇人异士,与朝廷大军厮杀四个多月,十数次大小规模战役。

    最终义军大败,但朝廷大军也损失惨重,七十万大军只剩三十万残军,几近溃散。

    神武大将军背后的紫宸道和令王身后的黑绳山,以及月王府背后的鹤王洞,三股势力在大战中起到定鼎之用。

    鹤王洞传说已久的洞主也在大战中现出身形,据说是一头真正达到了妖王层次的顶级大妖。

    大妖自号白松子,麾下十二妖将个个实力悍然。

    要知道一般妖族势力,能够有妖精层次就算是强族,能有一个妖将,就敢占山为王。

    而一位妖王。

    这是能够祸国殃民的顶尖霸主。

    每一个妖王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强悍天赋神通。就算是道门修为比他们高出一层的道人,有时也不愿意去招惹这些妖王。

    万一遇到一些不讲理的妖族神通,根本不管你什么修为,直接废掉你的神魂,那就真的是哭也没地方哭去。

    或许只有传说中的春秋门和无定教,才会不在乎这点力量。

    大战结束后,西涯王朝国力大损,但好歹也延续了王朝气运,暂时镇压下了各地叛乱,帝国重新恢复短暂和平。

    可任谁都能看出,此时的西涯王朝已经是日暮西山,若是再出一点点乱子,那就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

    十年后.....

    西海,器柱镇。

    十年前镇上忽然来了一位游方药师,药师路途上救助了镇上徐员外家的小儿子,也因此得到了徐员外的出资赞助,在镇上开了一家小医馆。

    那位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药师自称姓路。虽然年纪不大,但只要前往他那里看病的人,他都态度温和,异常仔细。

    不过和大家想的一样,这位路药师医术也就那样,一般小病他都没问题,但一旦牵扯到大病,他便都推给其他医馆去,不敢出手。

    只是因为他价钱便宜,所以大家都愿意去他那里。

    一转眼十年了,路药师嘴上也慢慢有了青色,常去他那里的老太太老爷子,有些都再也走不动了。

    可这个路药师依旧还在医馆里,认真的接待每一个病患。

    “路叔叔路叔叔!快看!我手里的风车!”

    医馆里忽然跑进来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小女童。女童才三岁,是徐员外家的小女儿,名叫徐子君。

    徐子君天性便活泼可爱,讨人喜欢,可她自己却尤为喜欢到路胜这医馆玩。

    其实不只是她一个,镇上有不少幼童都喜欢来这玩。

    全因路胜在自己后院里摆放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石雕模型,这些模型有的是人,有的是动物,飞鸟走兽虫鱼,几乎什么都有。

    路胜只是将这些作为自己记录医道上的穴位经络道具,却没想到引来了这么多小孩子喜欢。

    坐在柜台后面,路胜也看到了穿着胖胖棉袄的徐子君。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小君?”他伸手摸了摸徐子君的脑袋。

    “这是我特地自己学着做的。”徐子君奶声奶气的回答。然后她看了看手里的红纸风车,一把递给路胜。

    “这个是送给叔叔的。”

    “是吗?真的是送给叔叔的吗?”路胜诧异道。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能有这么大方,也是少见。

    “是的啊。”小君认真的点点头。“今天我可不是最小的了,小娘又给我生了一个弟弟呢。”

    “真的吗?”路胜讶然,徐员外家还真是人丁兴旺。

    “他们马上就要抱来给叔叔看呢。”小君点头道。

    路胜还想询问,马上便抬头,看到门外一辆牛车缓缓停下。

    一个中年红衣男子扶着一个窈窕美妇,美妇怀里还抱着一个才出生没多久的小婴儿。

    婴儿哇哇的哭声给整个医堂都增添了几分活力。

    “路药师快来看看,哈哈哈!我徐家又添一男丁!还请用你的熏香法,帮忙点下灵符。”男子便是镇上出了名的善人,徐昌徐员外。

    路胜连忙起身迎上去。

    点灵符是这里的本地风俗,刚出生的婴儿按照习俗都会找信得过的药师,在耳朵上点一点朱砂红,做为祈求福运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