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感悟 四
    有人劝路胜请个伙计帮忙,被他笑着婉拒了。

    他每天很早,天灰灰亮时便坚持开门,一直到晚上夜黑。

    有时病人少的时候,他便拿着风车吹吹,脸上的皱纹随着笑容缓缓舒展。

    他原以为生活会就这么一直下去。可忽然一天他听到了钟家遭了瘟疫的传闻。

    瘟疫很厉害,据说是最初从钟全当差的地方蔓延开的,钟家家里人死的死,走的走。唯一的老太太也不知所踪。

    路胜急忙花钱请人赶着牛车带他去,可等他到的时候钟家已经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了。

    无奈回了医馆,路胜四处打听钟家的消息,可都再也没了讯息。

    直到一年后....

    他在去集市买菜回来的路上,看到了靠坐在街边石阶上的徐子君。

    她穿了很破旧的棉袄,身上很脏,头发和脸上手上都是很厚的污垢。

    脸色也很不好,是那种不正常的蜡黄和苍白。

    “叔叔....”

    徐子君也抬头看到了路胜。

    “你怎么在这儿?”路胜丢下菜,赶紧花了些大钱请人将她抬到了医馆。

    徐子君的身上已经有了严重的浮肿,不知道病了多久了。

    路胜请人给她把身上清洗干净,换了身衣服。然后亲自给她调配药汤,每日给她仔细喝下。

    但她身上的病只是其次,真正的缘故,是她内脏的全面衰竭,那是年岁到了,内脏自然的寿数。

    她已经很老了,又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能撑到如今,也都是奇迹了。

    这样勉强撑了十数日,徐子君的气息越来越弱,她真的撑不住了。

    “叔叔....您说,人活着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昏黄的灯光下,她盖着厚厚的棉被,却依旧冷得浑身发抖。

    路胜在一旁给她添上炭炉,试图让整个卧房更暖和一些。

    听到她说话,路胜缓缓挪到病床前。

    “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他笑了笑,“我就想着,既然上天让我们活下来了,那就好好活吧,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

    “我也一直想好好活。”徐子君也笑了。“可怎么也活不好....”

    “还好....还好....我没有对不起钟家,没有对不起爹娘....只可惜我的全儿...”

    忽然一阵绞痛从她心口扩散开。

    徐子君一下紧紧握住路胜的手,仰躺在病床上,忽然望到药柜上的风车在缓缓转动。一时间老泪纵横。

    她忽然回忆起了很多很多,还记得最初小时候,她牵着弟弟的手在医堂里跑进跑出,手里的风车转得真好看啊....

    “叔....叔...”

    “睡吧,睡吧....你已经很累了。”路胜紧紧握着她的手。眼睛也不禁湿润起来。

    是的,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唯一对不起的,只有她自己。

    徐子君枯瘦如柴的手微微颤抖着,力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忽然一下,她的眼瞳涣散开来,整个人一僵,手蓦然松开,再也没了力气。

    路胜沉默的坐在一旁,双手拍了拍徐子君的手。

    徐子君的葬礼没什么人,那场瘟疫已经让她失去了所有亲人,路胜只是买了一架棺木,找人做了简单的墓地,便将其入葬了。

    回到医馆,药柜上的三个风车并排插着,微风吹过,风车转动。路胜走过去轻轻将风车一一取下来。想了想,他又重新在药柜的一角插上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又恢复成了原本每日看病的日子。

    不知道多久时间,大雪一夜之间席卷了整个小镇,将视野里的一切都铺上了银白。

    “路爷爷。那是什么?”一个才两岁的小女童奶声奶气的指着药柜上的风车叫道。

    路胜正给她的父亲诊脉,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

    “那是风车。”他温和的笑着回答。

    “爷爷很喜欢风车吗?”女童继续问。

    “是啊....爷爷很喜欢....”路胜笑了笑,回答。

    “冰儿别打扰爷爷。”一旁严厉的父亲低声训斥道。

    “哦.....”小女童嘟着嘴不敢说话了。

    路胜走过去取下一个风车,想要递给冰儿。但这小女童却很懂事,摇头不肯接。

    路胜无奈,便又将风车放回原处。

    没过几日,这女童却是又来了,跟着她父亲来复诊,只是这一次她手里多了一个崭新的风车。

    “爷爷,这个送给你。”

    路胜正在准备医用工具,看到她手里的红色风车,却忽然愣了下。

    他迟疑了下,没有推辞,用一块小糖饼和冰儿换了风车,然后小心的将这杆新的风车插到之前的三杆风车一旁。

    微风吹过,四杆风车一杆比一杆新,最初的那一杆,看颜色都已经泛黄了。

    路胜放下手,看着这一排风车,忽然感觉心头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他沉下神,继续给冰儿的父亲看完病,然后关好医馆,独自一人缓缓离开小镇。

    重新来到徐家的旧址。

    原本的大宅已经换了一户人家,里面曾经的老树也长出了新芽。

    大雪里隐隐能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婴儿的哭声。还有大人细声哄唱的声音。

    路胜静静的站在大宅门前,听着里面的声响,心头仿佛有什么东西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

    不知道站了多久,他忽然低声笑了起来。

    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缓缓的,他的头发竟然慢慢白发转青,越来越年轻。原本驼背的背脊也迅速挺直起来。

    脸上的皱纹迅速消散,恢复年轻,浑浊的双眼迅速清晰锐利起来,短短片刻,便恢复到了二十几岁时的巅峰身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路胜大笑着转身朝着远处离去,再没有半点留恋。

    ********************

    月王府。

    月王缓缓把膝盖上的毛毯扯了扯,拉得更上来一些。

    几十年了....西涯王朝早在很早以前便解体了,如今各地军阀割据,月王府因为统兵,再加上背后有着鹤王洞的支撑,勉强在这乱世中有着一席之地。

    但也仅此而已。

    神武大将军身陨后,各地军阀纷纷称王称霸,纷争不休。

    月王已经一百多岁了,若不是鹤王洞秘法帮其延寿,他或许早在很早以前就去了。

    但随着年纪大了,他也没什么称霸之心,仅仅只是想守着自己的那一点基业过活。

    现在他唯一惋惜的就是儿子修道,一走便是几十年,他都快忘了小景那时的模样了。

    “月王殿下。”白松子一身素白,长袖飘飘,缓缓走近庭院。

    身为妖王,他有着路胜灌注的高层次真气,再加上高层次的修行道经,如今修为越发精进。

    远看如同偏偏贵公子般,超凡脱俗,近看则眉目如画,气质清冷。

    特别是眉心的一点朱红弯钩,更是在漠然中增添一抹妖艳。

    “又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月王早已知晓了白松子的身份。

    但对于他来说,这些感情纯粹的妖族,反而比人更加值得信任。

    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妖族远比人类更直白。

    “晴王府的人背后已经查清楚了,是道门的无定教。”白松子淡淡道。“最近可能我要稍微忙一些了,来看您的时间应该会少一些。”

    “没关系,正事要紧。晴王府和我们势不两立,争斗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要露出跟脚了。”月王叹息一声。“只是不知道这无定教是.....”

    “道门中的一个教门。”白松子沉声道。

    “实力很强么?”月王一愣。

    “很强。”白松子平静回答。“不过我们暂时还入不了他们的眼,我们月王府也好晴王府也好,对于他们都只是小打小闹。”

    “那就好....那就好....”月王爷微微松口气。

    “.......”

    白松子看着月王松气的样子,终究还是没把无定教已经派人动手的事说出。

    “这里最近天寒地冻,天气不是很好,我在南边修了一片宅院,月王您不如移驾过去好好修养一二。”他再度出声提议。

    “也好。反正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月王无奈的笑了笑。“只是不知道景儿如今身在何处.....?”他又想起了自己那年独自离开的独子。

    “大人自然安然无恙,这点我们都能感觉得到。”白松子回道。

    “这样就好....”月王不敢多想,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离开了,现在就只剩下他,还有元媛媛和元柳柳两个女孩照顾。

    白松子沉默着没说话,只是微微欠了欠身,转身离开。

    对于他来说,路胜是给予他新生之人,所以路胜的父亲家庭,自然也是他必须要予以保护的地方。

    这几十年来他便是这样一直稳稳守护月王府。

    原本这样的生活他一直以为可以持续很久很久。但从五年前,无定教真正出手后,一切变变了。

    他已经很努力的让月王府鹤王洞避免参与两大道门之间的争斗,但两大庞然大物交手,光是余波也不是月王府能承受得了的。

    撑了这么多年,春秋门和无定教之间的交手接连升级,现在已经到了他完全无法接触的程度。

    前阵子,无定教的第四次归降令又到了。

    这一次无论用什么手段,估计都没法拖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