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因果 二
    月王怜惜的看了眼身旁的两个妇人。

    元柳柳低着头一言不发,她害怕自己一抬起头就看到对面眉清目秀,依旧俊美的黄景。

    现在的她早已没了曾经的美貌,自从兄长元吉空被发现通敌之后,父亲被刺杀,元吉空失踪。

    月王却没有惩戒她们,而是将她们收在身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

    她们姐妹一开始或许还是因为黄景才照顾月王,但后来,这件事出现后,两女都心甘情愿的真正将月王看待成了自己父亲,尽心尽力照顾。

    时间一年年过去,两女对黄景归来的期望也越来越淡。

    原以为会就这么老死入土,可没想到.....

    他居然又回来了。

    “你们其实不用如此的.....”路胜望着元家姐妹,也是叹息一声。

    “这是我们心甘情愿,就当是为兄长赎罪吧....”元媛媛淡淡道。

    “我虽然不能让你们延续太久寿数,但少许长生还是能做到。”路胜手指轻轻一弹。

    三道白羽真经真气骤然射出,转眼便化为白线,没入月王和元家姐妹身上。

    很快,三人平白感觉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腾而起。

    三人脸上的皱纹迅速淡化,消退。佝偻的腰背也渐渐挺直,苍白的长发迅速化为乌黑。皮肤更是重现年轻时的饱满细嫩。

    仅仅只是几个呼吸功夫,三人便瞬间年轻了数十岁,恢复到了三十几岁时的相貌。

    “这是极限了,不是修道之人,天命不可逆。”路胜感叹一声。

    就算是真气结合阳元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延寿到两百岁,同时外貌衰老速度大幅度减少。

    “说说吧,你这些年到底去了哪?做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月王长叹一声,没有因为自己年轻而变得欣喜。

    到了他这个地步,人世间什么东西都经历过了,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他现在唯独放不下的,就是自己这个一直神秘莫测的独子。

    路胜沉默了下,开始断断续续的和三人讲述自己这些年经历的事。

    他没有把自己一直隐居的事全部说出来,只是将曾经自己游历的内容挑选一部分出来讲。

    时间一点点流逝,路胜从月王院子里出来时,已经是晚上深夜了。

    白松子还独自站在院子外等着。

    “其他人都被我叫回去各处守着了。主上,无定教不会善罢甘休。一个人仙陨落,必定会引出轩然大波!”白松子神色肃然。

    “我知道。”路胜面色平静,“这事我会处理。你们做好离开远走的准备。”

    “我们要离开么?整个月王府一起?”白松子一愣。

    “是。不过只带走一部分。”路胜平静道。

    如今他只要安顿好月王府和鹤王洞,清鹤道,就可以抽身而退。

    至于如何安置,首先就要彻底远遁,同时让春秋门和无定教的人忘记他们,最好是隐居到一个无人能到的地方。

    这点其实并不算难。

    这颗星球庞大之极,也并不是只有西涯王朝一处地域。

    现在必须趁着无定教没反应过来,在他们查到这边之前,先行离开。

    “你们先行安排,我会拖延无定教到来时间。”路胜低声道。

    “属下明白了....”白松子郑重点点头,转身迅速没入黑暗。

    路胜扯了扯身上羽织。

    “十二人仙?”

    他心念一动,眼前骤然景色突变,转眼间他已经站到了一处荒凉的高山山顶。

    山顶有处修缮好的灰白石台,石台侧面立着一块石碑,上边写着秉德山。

    路胜举目远眺,山峰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空旷平原,平原中间是一片颜色嘈杂的城镇。

    “感悟轮回之灵后,心相世界一直都在扩大....现在已经是原本的十多倍了....当真了不得。”他心头有些感慨。

    如果说降临这个世界前的心相世界,是达到了一个省的大小,那么现在已经是十多个省凑在一起,差不多是黄泉星时大宋的全部面积。

    “如此空旷的世界,可惜不能收容生物,只能收纳灵魂....”路胜有些惋惜。

    而且任何没经过他同意的灵魂,一旦进入这里,就会在几天之内逐渐迷失,然后被腐蚀,逐渐解体,最终消失化为世界的养分。

    路胜想了想,身形一闪,骤然消失在原处,再出现时,却是在一栋木质小屋门外。

    小屋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刚好永远的闭上眼。

    而同一时间,他清晰的感应到,在远处某片民居之处,一个全新的小生命脱颖而出,进入母胎中得到孕育。

    “生死轮回,一饮一啄,自有定数....”路胜缓步离开小屋。走在一旁的街面上。

    有着怪力的人们已经慢慢正常化了,不再像最开始那般变态夸张。

    野外的野生生物也趋于正常稳定,不再像之前那么个个都体型巨大。

    在这里的人更多的是分为几个族群。他们有的是大宋大阴那种中国古代风格,有的是类似欧洲古代时期的粗糙生活。

    还有的隐隐夹杂着地球时的穿衣打扮,住宿建筑。

    一个又一个的不同城镇,形成了不同特色的异域风情。

    路胜仔细检视了一遍心相世界。

    整个世界内的生灵数量,从之前不断的减少,到现在的大致循环平衡。

    中间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巨大变化。

    更让他惊喜的是,整个心相世界的地域面积已经达到一个夸张的地步。

    那是足足能和大宋相提并论的恐怖面积。

    “心相不灭,虚冥不死。等真正突破我也要试试看,怎么个不死法!”路胜心头微动,转眼便又离开心相世界。

    再出来时依旧是黑夜。

    路胜仰头望了下天空,忽然身形一闪,扶摇而上,腾空飞起。

    他整个人化为一道白光,如同利箭般冲入黑乎乎的夜空,瞬间便钻入阴沉的云层,消失不见。

    *************

    *************

    无定教,华金园。

    人仙费广河凝神紧盯着面前的石桌,目不转睛。

    石桌上静静放着一块黑紫色的圆形符号盘。这符号盘有些像罗盘,却又不是罗盘。上面密密麻麻的雕刻了大量一般修士也从未见过的特殊符号。

    “此命盘总感觉有些漏洞....小计可曾看出?”费广河放下手里的刻刀,抬起头看向对面坐着的晴王。

    “弟子学艺不精....”晴王在对面恭敬回答。

    “你自然是学艺不精....当年就不该把你放下凡俗,如今一百多年了,你居然就这么点修为进展.....人世间的因果和繁华,已经迷花了你的眼啊....”费广河长声叹息道。

    “弟子也是有感于此,所以恳求师尊帮弟子斩断尘缘,潜心求道。”晴王胖乎乎的身形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看破。

    “斩断因果....”费广河再度看了看桌上的圆盘。

    “你的命盘....要想顺利斩断,也不算难....只是你要明白,一旦现在斩断,未来要想渡劫,恐怕....咦??”

    忽然他轻咦一声,上身微微向前倾,有些愕然的盯着面前命盘。

    “怎么了师尊?”晴王一愣,随即有些急切问。

    “有变数....!”费广河眉头不知不觉紧蹙起来。

    ************

    ************

    空映山。

    无定教十三人仙坐镇的宗地,同时也是如今无定教真正总部所在。

    空映山前有着一条大河,名为周河,河水终年湍急,暗礁密布,传说其中还隐藏有食人妖兽,非常人可以轻易渡河之处。

    路胜独自站在双层的渡河木船船头,远远望着前方的神秘空映山。

    偌大的山脉隐藏在重重灰白迷雾之中,让路过的凡人根本无法看到内里。

    这船是周河河岸边一处船家主营的游览船只,船家据说有着某种神秘手段,能安抚这里的河底妖兽。不受袭击。

    所以这船也是这里唯一的一艘能安然渡河的船家。

    “你也是去空映山的?”路胜身后走来一个背负白色长枪的马尾女孩。看路胜遥望空映山,也毫不生分的开口问道。

    女孩名为庄尹雪,也是四处为了拜访名士隐士,为了遁入仙道,修炼成仙的江湖人。

    自从王朝气运之战后,这样的江湖人不在少数。乱世争霸,生灵涂炭,真正能够决定百姓生死的,还是高高在上的道门。

    女孩曾经也是出身富贵人家,可天有不测风云,一次意外后,她不修武道的家人纷纷死光,就只剩她一人因从小酷爱武道而侥幸存活。

    从此之后,她便发誓要修得时间强大术法,报仇雪恨。在这乱世中求得一线生机。

    “是啊....我是去空映山。”路胜点头。

    他一路从月王府飞行而至,临要到目的地时,才降落下来,伪装成普通旅人,前来游历名山大川。

    “传说那里可是有着隐士仙人隐居....路先生也是去求仙问道的么?”庄尹雪沉声问道。

    “算是吧....”路胜笑了笑。

    “先生却是有所不知,这里终年大雾,要想从正面进山,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己迷路又绕出来。我之前来过一次,也是迷迷糊糊的便被送了出来。”庄尹雪有些无奈道。

    “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有仙人居住....”

    “你求仙问道,是为了什么?”路胜忽然问。

    庄尹雪沉默了下,道:“我家人都被奸人所害,我只是想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