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九十八章 报复 二
    “最后一个问题。”飞舰内的男子面色平静道,“大约半个时辰之前,有一艘从第三黄泉星飞出来的飞舰经过这里。

    你们,看到过吗?”

    “第三黄泉星?”巡逻三人心头同时一怔,随即心头一紧,唯一的那名女子面色反而露出疑惑之色。

    “没有,我们一直在附近巡逻,没见过什么飞舰过来,这附近一向很偏僻,要是有飞舰我们第一时间就能发现。”

    她一边说着,反手背在身后,一边朝着后面的另一同伴打着手势。

    同伴心领神会,暗中打开后腰别着的紧急警报阵符。

    能够驾驶单人飞舰,还明知道这里有巡逻队还敢孤身过来接应的家伙,绝对不是他们这点人手能对付的。

    必须多调点人手以防万一。

    “你见过么?”飞舰男子视线落在另一男子身上。

    “没,没有。我们都是一起的,在这附近。”那男子连连摆手。

    “那么你呢?”飞舰男子再度看向最后一人。

    “我.....”

    “你见过。”飞舰男子忽然打断他。

    “不!不!我没见过!”巡逻男子心头不知道怎么一寒,连连摆手反驳。

    “带我去。”飞舰男子漆黑的双眼隐隐亮起淡淡红芒,盯住巡逻男子。

    “我....”巡逻男子感觉自己背后有冷汗不自觉的渗出,他缓缓后退,低下头想要摆脱对方视线。

    “不要怕....”飞舰男子忽然莫名的说了句。

    哧!!!

    刹那间这巡逻男子身上长发瞬间变长,只是一个刹那,长发便化为两道尖刺,猝不及防的从另外两个同伴刺了对穿。

    血水如同鲜花般缓缓炸开,在虚空中飞溅。

    另外两人面色一怔,完全没想到身后的同伴会突然对自己出手。而且还是这种出手方式。

    巡逻男子一愣,随即嘴巴张大,面色扭曲的缓缓后退。

    “不....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他喃喃着,声音从小到大,越来越响。

    噗!!

    两道**被瞬间撕裂炸开的声音。虚空中转眼便只剩下一艘飞舰和一个巡逻男子。

    “给我指路吧。”飞舰男子淡淡道。

    巡逻男子面色惨白,转瞬间他自己的头发飞快生长,发丝相互缠绕,嗖的一下缠绕在飞舰末端的数处把手处。

    他惊恐的大叫起来,伸手想斩断自己长发,但刚一抬手,另一股头发瞬间从他身上蔓延,将他一层层的捆绑束缚死。

    飞舰驾驶舱内,路胜双目平静的凝视着前方。

    “宁儿,芸熙。如果你们死了,我会让黄泉之母为你们陪葬。”他低声喃喃着。

    飞舰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突兀的,路胜猛地按下面前的一个按钮。

    哧!!

    整个飞舰骤然闪烁了下,瞬间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已经是在西经星很近的星空中。

    飞舰笔直朝着西经星上坠落。如同天外流星,整个飞舰表面在极高速的大气层摩擦下,整体燃起橙红火焰。

    火焰剧烈灼烧着路胜全身,细微的疼痛感从他皮肤表面弥漫开来。

    “来吧,开始了。”他眼中的红光越来越亮。

    轰隆!!!

    星球表面,一点火光陡然炸开。

    飞舰狠狠坠落扎入一片金色沙漠中,同时引发爆炸。

    巨响和冲天的火光爆发,沙漠里直接多出了一个直径数百米的巨大陨石坑。

    坑洞中心,路胜单膝跪地,浑身燃烧着高达数千度的恐怖烈焰。

    但这些火焰对他没有任何伤害。反而如同铠甲般,将他全身团团包裹。

    嗖嗖的破空声不断从天空四面飞来,一道道痛苦世界的强大气息飞速接近。

    “为我的儿子陪葬吧。”路胜缓缓伸出一只手。五指猛地一握。

    刹那间一团无形黑光,以他为中心,轰然扩散。

    只是一瞬间,黑光朝着四面八方蔓延飞射,空气扭曲,大地扭曲,所有生灵同时如遭雷击,动作僵直。

    黑光如同波涛般,以路胜为中心,形成一个直径上万公里的庞大圆球。

    太空中远远望去,就像是西经星上凭空多出了一个半透明的虚幻黑光球。

    黑光球只比西经星稍微小一号。所覆盖之处,星球表面原本灿烂的淡蓝色瞬间退化为死寂的淡灰色。

    无数的生灵神魂被吞噬,无数的生命在流逝。

    数以亿万的灵魂在哀嚎痛哭。

    当一个虚冥霸主真正全力展开心相世界时,威力有多大?

    或许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过。

    但现在西经星周围虚空中的巡逻队员们,却是真正见识到了。

    原本正在巡逻的队员呆呆望向星球。

    正在赶路的飞舰缓缓停下,透过水晶窗望向西经星。

    路过的商人飞舰,长途跳跃旅行的大型客舰。

    无数的人同一时间都看到了,那颗庞大几乎包裹住一半西经星的恐怖黑光球。

    西经星上光驻扎的痛苦之母麾下军团就有三十支。人数超过百亿。

    但在路胜释放的黑光球突袭下,瞬间便死伤数十亿之巨。

    “啊!!!!你找死!!”

    西经星侧面的一颗小卫星上骤然爆发出一声疯狂怒吼。

    一头牛头人身的庞大墨绿虚影,从卫星上急速膨胀飞出。

    虚影转眼便长至上千米之巨,笔直朝着黑光球扑去。

    牛头人双手肌肉虬结,无数血管神经颤抖跳动着,手中双面巨斧亮起刺目金光。

    “玄阳烈斧!!”

    双面斧再度膨胀变大,转瞬间便几乎达到了和黑光球近似的大小,轰然一声巨响,狠狠斩在光球表面。

    但巨斧刚一接触到光球表面,牛头人便感觉不对。

    “这力量!?!!”来不及惊诧,一股远比他强出十多倍的恐怖巨力轰然反弹。

    巨大爆发力带着恐怖冲击,带动巨斧狠狠砸在他额头上。

    噗!!

    只是一瞬间,牛头人刚一出现,便浑身炸开化为肉糜。

    肉糜倒飞出数千里,正要急速融合恢复真身,半空中骤然一道黑光闪过,刚成型的牛头人被急速拉扯向黑色光球。

    “不!!!”牛头人浑身绿光大作,无数符文链条从其身上爆射而出,一团朦胧绿光光球以他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扩散。

    这是他的心相世界。

    但心相刚刚展开,便被黑光狠狠穿透,如同漏气的气球,绿光球瞬间干瘪下来,很快便彻底消失破碎。

    短短不过数十息,一位坐镇星球的迷境强者便就此陨落。

    心相世界崩溃,代表着神魂和**全部的一切同时溃灭,连转生重活的机会也没,就此彻底消亡。

    黑光如同触须一般,飞速收回,没入黑光球表面。

    西经星表面。

    路胜纵身悬浮在半空,笔直朝着一处方向飞去。

    其所到之处,无数生灵瞬间僵直不动,无论是天空中的飞鸟,还是地面的走兽,亦或是修为高深的痛苦军团士兵将领。

    所有一切,面对黑光,都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亡。

    黑光球循着西经星转动了一圈,彻底将整个星球表面走过一圈,吞噬掉了全部生灵后,才骤然收缩。

    嘶!

    无数黑光闪电般没入路胜体内。

    他环顾四周一圈,原本金色的沙漠已经彻底枯萎,变成了无数灰白色沙丘。

    星球没有了地热和磁场,恒星的光线刚刚透过大气层,便如同淬了毒的箭雨,洒下强烈的辐射,继续将逃过一劫的漏网之鱼全部杀死。

    “星球之灵已经死了。”

    虚空中远处,一道模糊红影漂浮着远远眺望。

    “虚冥天魔真正最强大的地方,就是展开心相世界,吞噬一切,毁灭一切。

    真是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一幕了.....”

    “正觉兄倒是颇有感慨,平日里从来见不到人,这次怎么露面了?”另一处一轮紫色弯月缓缓浮现,从中传出清脆的少女般嗓音。

    “隐居在附近好几千年了,感觉到不对劲就过来看看而已。”红影淡淡回答。“倒是你,不在你的天秤城好好呆着,突然跑到这边偏僻地方来做什么?”

    紫色弯月沉默了下。

    “因为那位虚冥一个时辰前还在我天秤城.....”

    “.......”红影低声笑了几下,“那你还真是多灾多难。”

    “就和你当年的九极天玄洞一个问题。到了虚冥层次,特别是虚冥天魔,根本没人能约束这些怪物。除了他们自己。

    打得过也杀不死,除非能在根本上毁掉心相世界。但心相世界哪有这么好毁灭的。”紫月无奈道。

    “这个倒是,只有天魔虚冥才能对付天魔虚冥。他们的心相世界太难弄了。”红影赞同的点头。

    “来了。痛苦之母那边的高手来了!”忽然紫月话音急促起来。“你猜是哪边赢?”

    “痛苦之母吧。差距很明显,这个明显是才踏入顶尖层次。”红影随意道。

    “那我只能猜那新人了。”紫月笑了笑,似乎根本看不出什么不愿。

    两人一下都不再说话,只是视线远远望向星空深处,那里正急速跳跃来一点昏黄光团。

    光团中是一道背生四翼,皮肤如同黄铜雕塑一般的高大女子。

    女子下半张脸带着面罩,露出的一双金色眼眸冷厉的看向西经星方向。

    “毁我星域,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绝望!!!”她背后两对巨大黄铜羽翼缓缓扇动,无数羽毛急速生长变大。

    其整个身形也急速膨胀变大,从原本的数十米高,迅速扩张变形。

    一百米,两百米,

    三百米,一千米!

    两千米!三千米!!!

    女子身躯已经膨胀到了三千米之巨,她浑身铠甲如同黄金打造一般,闪耀着刺目金光,对着西经星猛然伸手。

    手掌远远凝聚出一道巨型金色手掌,体积几乎有西经星一半大小。

    “死!!!”

    金色手掌轰然抓向黑色光球。

    .............

    西经星上。

    路胜仰头望着越来越近的金色手掌,缓缓张开双臂。

    无数黑潮在他脚下涌现,以他为中心,方圆数千里范围全数化为一片黑湖。

    “杀了她,千神!”

    唧!!!

    一道庞大鹤影从他身后冲天而起,仰头扑向巨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