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零三章 龙 一
    “这艘不错!”路胜马上看中了一艘通体如同天枰一样的白色飞舰。

    飞舰整体更像是某种空间站结构。

    中心有着一块暗紫色菱形晶体,上尖端是山字形,尾部是如同风扇一样缓缓转动着的叶片。

    一看就飞得很快。

    光是对比周围其他飞舰,就明显看出这艘飞舰,不管是启动速度还是飞行动力的变化,都远超一般层次。

    “就它了!”路胜对于自己最后还能遇到这么一艘不错的飞舰,还是颇为满意的。

    这种飞舰平日里可不一定能好好遇到。

    *****************

    *****************

    “唔....呜呜呜呜....我不要...不要再回来了!绝对不要!一辈子也不要!!”班赛贝尼恩将自己全身都紧紧裹在被子里,缩在飞舰最隐秘的一间太空舱内。

    舱门紧锁,整个飞舰除了几个人偶和低智灵体,再没有其他任何人。

    作为贝尼恩商会会主之子,他从一出生就背负着沉重无法卸除的负担和厚望。

    虽然他不是独子,也有着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顶在前面。

    但作为贝尼恩商会会主之子,最基本的要求,就是需要研习大量学科,如商学,金融学,社交学,星际流通学等各种类别的专业知识。

    所以他从小便被一直培训着各种繁复复杂的艰深内容,而无奈的是,班赛的天赋远远不如他兄长姐姐那么强,也完全没有继承到其父母那般优秀的血脉。

    不过,因为他是他那耀眼到眩目的母亲,唯一的独子。背后坐持着庞大无比的海量资源势力,所以就算他没有天赋,没有资质,也没人会说什么。

    “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想去面对那个了啊!!”班赛一想到前阵子被逼前去学习的特殊课程,便心中升起了浓浓的阴霾和痛苦。

    “学课程,学外语就算了,还要学习宇宙飞舰驾驶。学驾驶我也忍了,可那个...那个我真的没有资质啊!真的啊...!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

    班赛回想起那次痛苦的情景,心里便一阵颤抖战栗。

    他从不忍心伤害任何人!

    可那天他们却要他进行模拟幻境杀伐训练。那种血淋淋的无比残忍的场景,不断的在他眼前一幕幕的回放。

    只是训练的第一天,他就吐了,吐得昏天黑地,浑身虚脱。

    但没用的,家族的长辈依旧逼着他继续进行后续训练。

    但他真的受不了了!

    真的!

    在压抑到了极点后,他终于彻底爆发,偷偷驾驶着自己悄悄改装的一艘特殊飞舰,辅以他驾驶和改装方面特殊的阵符才能,终于成功闯过了家族封锁线,伪装成普通商船来到这片星港。

    班赛深深的把头埋进被子里,不敢抬起。

    他对自己很失望,他甚至能够想象出自己母亲,在得知他逃离训练后,脸上露出的浓浓失望之色。

    他们给他规划好了接近完美的发展人生,但那不是他喜欢的,不是他想要的。

    其实班赛也很清楚,这次恐怖的训练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真正被引爆的,是他长久以来对外界的压抑和忍耐。

    “我....想要自由!我想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班赛尽可能的将自己身体蜷缩起来,眼泪断了线似的不断往下流。

    父母想要将他培养成完美的继承人。但那不是他想过的。

    继承商会什么的,有强大的大哥就好了。就算大哥一个人不行,不是还有三姐么?

    他不喜欢经商,一点都不喜欢!

    咔。

    正当班赛自怨自艾时,忽然飞舰内部隐隐传来一声细微的金属杂响。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断裂开来。

    对于飞舰改装极其精通的班赛马上便识别出,这是某种合金金属板断裂的声音。

    而且不是一般的声音,毕竟这里是隔离了的舱室,不是很刺耳的声响也传不到这里来。

    “怎...怎么回事!?”班赛缓缓从被子里抬起头。

    嘟...嘟....

    忽然飞舰内部的警报声陡然响起。

    班赛浑身一个哆嗦。

    “怎么...怎么回事!?这里不是还在星港附近么?!”

    嘭!!

    忽然外面一声闷响,警报声瞬间停下,再没有任何声音传进来。

    班赛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却发现没有任何声音传进来。

    他等了一会儿,又等了会儿,还是没听到声响,顿时身上缓缓放松下来。

    “看来只是意外故障,得维修,赶快修好!”班赛心头担心起来,万一因为故障导致飞舰没法快速飞行离开。

    就极有可能被后面家族的人追上来抓回去。

    一想到被抓回去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一个激灵赶紧从床上起身,下了床,走到舱门前打开一道道的门锁。

    各种灿烂彩色的光晕不断在门锁上绽放开。

    很快,在第六道门锁被彻底打开后,班赛缓缓拉开舱门,从门缝往外望。

    门外主厅内一片空荡。

    呼!

    班赛顿时松了口气。

    他之前还以为有什么坏人上了飞舰,吓死他了。

    “这里还有个人?”忽然一只大手从天而降,稳稳抓住他的脑袋,将其一下提了起来。

    班赛瞬间脸都绿了,疯狂的四肢挥舞着,发出女人般尖叫。

    啊啊啊啊!!!

    嘭!

    一身黑袍的路胜一拳打在他肚子上,一切安静了。

    ........

    哗。

    班赛缓缓醒过来,他是被一盆冰水泼醒的。

    他整个人仰躺在主厅的金属地板上,边上主控座椅上,端坐着一个身材强壮高大的雄伟男人。

    他发誓,自己一辈子都从未见过那等雄伟高大的威武男性!

    班赛迷迷糊糊的望着眼前座椅上翘着腿的人影。

    “你是这艘飞舰的主人?”男人留着齐腰长发,浑身肌肉如同岩石金属块般坚硬强壮。就算看似宽大的黑袍,也遮掩不住他身上凸显的硬朗线条。

    光线在他侧面上留下黑白分明的线条,加上狮虎一般的恐怖眼神。

    班赛只是对上一眼,就感觉自己快要被咬死撕碎一般。

    这是一个狮子一样的男人!

    班赛心头不由自主的升腾起这个形容。

    “再问你一句,你是这船的主人?”座位上的男人俯视着班赛,声音懒洋洋,如同刚刚打盹结束,才睡醒的猛兽。

    “...是!是我!!”班赛被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赶紧条件反射一般大声应道。

    “叫什么名字?”路胜随意问道。

    “班...班赛!!”班赛这时才突然想起,自己应该是被劫船了....

    劫船!!?

    他脸色瞬间变白,双腿发软,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心脏高速跳动着,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要在这短短几秒内,流遍所有血管。

    他背心冷汗渗出,皮肤隐隐传出刺痛麻痒感。

    “完...完蛋了!!”

    星盗有多残忍,他从故事书里已经见识过太多了。

    “肯定会被杀!会死!会死的啊!!!”

    “你以后就是我的大副了!”不料座位上的男人大手一挥,指向下面的班赛。

    “...??恩?诶!!?”班赛原本都已经被吓得浑身发冷,汗水直流,忽然听到这句话。

    噗。

    他两眼一翻,居然直接软倒在地。

    路胜愕然看了眼下面,这年轻人从被拖出来就浑身发抖,连恐吓都不用做,就已经丧失一切胆气了。

    原本以为他听到自己不杀他,会放松下来,心情平静一些。

    可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晕倒过去了。

    “托蓝。弄醒他。”路胜看了看时间,他必须要一个主控飞舰的人。

    单人飞舰因为是傻瓜式,所以很好掌握,但这艘飞舰的操纵系统极其复杂。

    明显是改装过,而且改装的水平还不低。

    他完全没头绪,只能任由整个飞舰朝设定好的地方飞去。现在好不容易在船上找到一个活人。

    看其穿着打扮,想必就是这艘船真正的主人。

    只是没想懂这人这么经不住吓。

    托蓝巴赫走上前去,从一旁提起准备好的冷水,又是一桶当头淋上去。

    哗。

    刺骨的冰水马上冲得班赛浑身一抖,他缓缓清醒过来,眼里还有着大量迷茫。

    “清醒了就去干活。”路胜不耐烦道。“不然你也就没什么价值了。”

    班赛浑身一抖,没价值!?没价值就肯定会被杀!会被杀的啊!!

    “是!!”他猛地大叫一声,转身就跑向主控台,在台子勉强坐下。

    然后双手刹那间化为虚影。

    飞舰陡然一颤,迅速改变航线,朝着另一处星空加速飞去。

    “跳跃,去痛苦星系附近的青汊宗边缘!”路胜直接吩咐道。

    青汊宗虽然打算坑他,但和他的矛盾其实根本没影。对方也不知道被他坑了一颗星球的事。

    因为和痛苦之母敌对,所以去那边还算安全。

    “...是!”班赛赶紧应下。

    这飞舰明显是用的班赛自己设计的一套操纵系统控制,只适用于这艘飞舰。

    路胜原本打算用寄神力学习一二,但询问之后发现实用性很差,便没这个想法。

    反正只要大概明白星图,看得懂航向就行。

    飞舰能源炉能量充沛,甚至因为改装的缘故,还额外搭配了无形轮转高能能源炉。

    这种能源炉是如今天秤城最高技术水平的结晶。能源源不断的吸收虚空中大部分的物质和能量涉射线,作为能源。

    可以节约大部分能源,并延长航行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