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金色 二
    “诸位午安,我是清泉咖啡馆的老板,刚才的情况是我们咖啡馆没有能及时处理,影响到大家的心情,所以我在此宣布,今天所有桌面的账单全部折半。”

    女子缓缓朝着众多宾客弯腰鞠躬,算是致歉。

    顾客虽然不多,但大家都微笑着举杯回礼。

    路胜同样微笑举杯,这件小事便就此平息,不过在他喝完准备起身离开时。

    一个侍应生轻轻走过来,在他桌上放了一张邀请函。

    “这位先生,明天这里会举办一场小型的咖啡品鉴会,我们老板对所有坚持品尝咖啡原味的客人,都会发一张邀请函。如果有意,宁可以按时前来参加。

    届时会有老板收藏的各种珍贵咖啡豆展示品尝,欢迎品鉴。”

    “好的。”路胜收下邀请函,站起身走出咖啡馆。

    安静了这么多年,生活平静得他自己都有点不习惯了。

    路胜早已不住龙窟了,那里让给了组织,作为大本营安置大量下属。

    他现在在距离曙光城不远的水平城里,购置了别墅,平日里就住在里面。

    水平城里乞讨者很多,最近据说闹了饥荒,粮食歉收,粮价上涨,再加上经济萧条,不少平民都因此撑不住,沦为乞讨者。

    路胜回去的路上,便看到不下有三四人,饿得奄奄一息,躺在路边一动不动。

    周围只有一些同样皮包骨头的野狗野猫等在一旁。就等他们咽气,这些恶狗野猫就会一拥而上,疯狂饱餐一顿。

    路胜甚至还看到有个人怀里抱着一个脸色发青的婴儿。

    那婴儿已经奄奄一息了,饿得脸色惨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贵族的马车不时从街中间拉过,溅起细微的泥点落在这些乞讨的可怜人身上。

    一切看起来就像是肮脏混乱的中世纪灾荒。

    路胜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去帮助别人,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力量,在厮杀时不去伤害到他们,这就已经是他对凡人最大的仁慈了。

    照例的拐过一个街角,路过一家关了门的书店时,忽然路胜听到一阵急促的破风声从右侧头顶一闪而过。

    紧接着又是数道破空声紧随其后,尾追上去。

    空气里隐隐传来婴儿的哭声。

    路胜顿了顿脚步,感应着一追一逃的五人迅速远离,他没去理会,又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去。

    这样的追杀虽然少见,但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水平城本来就很乱。

    顺着街边一路往前,很快他便到了自己购置的别墅铁门前。

    按照以往的惯例,他现在应该是掏出钥匙,打开铁门进去,让管家准备热水食物然后休息。

    但现在,路胜却是缓缓停了下来。

    别墅的铁门右侧,石柱上有着一个凹陷暗格,格子里原本是用来放置照明油灯的。

    但此时油灯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

    那双眼睛里毫无杂质,一片空白。就像最闪耀的星光和宝石。

    一个婴儿。

    一个刚刚被塞进这里,被刚才那个被追杀者,死死包在怀里的小婴儿。

    在这种被追杀的环境下,只要这个婴儿发出一声哭声,就根本不可能活下去,藏到现在。

    但奇异的是,婴儿一直等到路胜回到门前,发现她,都一直没哭。

    路胜怔怔的和婴儿对视了一会儿。

    “和我儿子一样胖。”他忽然眼神平静下来。

    周围一片寂静,路胜平静了一会儿,缓缓伸出手,将婴儿抱了出来。

    他顺手摸了摸下面。

    “是个女孩。好女孩。”他夸赞道,“既然你与我有缘,那就跟着我好了。”

    婴儿呆呆的注视着他,眼睛里一片纯净清澈,什么也没有。

    直到听到这句话,她忽然两嘴一勾,甜美的笑了起来。

    *************

    *************

    十五年后......

    “我叫路红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商人之女。”

    “我的父亲是一家经营古董旧物之类杂物的店铺老板。我的母亲,在我很早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只留下我和父亲相依为命。”

    “在我十岁那年,父亲就告诉我,我是被他捡来的,不听话就丢出去。

    和其他同学朋友一样,自己爹妈总是喜欢用这招教育自己子女。”

    “十二岁时,父亲带着我搬了家,来到附近数百里外的曙光城。在这里继续经营古董生意。我也多次劝说过父亲,要他再找一个,不要耽误自己的青春。

    但父亲总是沉默,然后便是错开话题。”

    “父亲很爱我,但我不想因为这种爱,变成对他自己的束缚。所以...

    我就想问问,城里哪个地方有修眼镜的?我上午不小心把眼镜压坏了,到处找不到地方修。”

    “.......”

    曙光城格尔纳学院四年一班课堂上。

    一群学员呆呆的看着讲台上一本正经讲着冷笑话的路红叶。

    原本是班主任在要求每个新同学进行自我介绍。毕竟是新组建的特训班级。但现在.....

    “依然毫无幽默感。”路红叶面无表情,缓缓走下讲台。

    “无趣的世界,无趣的人生。”她看着课桌前一张张满脸懵逼的脸,心头一片平静。

    明明当初老爹给我说这个笑话时,我笑得肚子都疼了,现在这些人啊....毫无幽默感。

    一阵沉默后,班主任咳嗽几声,上台开始让下一个同学自我介绍。

    路红叶百无聊赖的上着课,听着毫无营养的内容,一直到放学。

    夕阳西下,将街面小巷到处都烧得通红。

    路红叶踢着路胜的小石子,单手背着书包,丝毫不顾自己穿着的黑白格子短裙校服。

    偶尔金色长发披到了前面,被她不耐烦的又一把捆在身后。

    一路晃晃悠悠,她终于花了半个小时,走完了只有十分钟不到的路程。

    重新来到一座有些年头了的小别墅门前。

    熟练的从胸口掏出钥匙,开门进去,管家爷爷正在提着水壶给花园浇水。

    “汉克爷爷好。”

    “小姐好。”老管家微笑着点点头,继续自己手里的工作。

    路红叶一路小跑,三步两步的进了客厅,正好看到客厅沙发上,老爹正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刚到的报纸。身上壮硕的肌肉线条高高鼓起,如同岩石。

    “回来了啊?”老爹放下报纸,皱着眉看向路红叶松松垮垮的裙子衣服。

    “我记得给你说过什么来着?”

    路红叶分明看到老爹眼里闪过一丝冰冷的寒光。

    她心头一颤,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进门前忘了整理仪表,赶紧迅速伸手把衣服裙角扯平去皱。

    “在学校,和新班级的同学还合得来吗?”老爹缓缓点点头,又问了。

    “还好,还好。”路红叶干笑两声。她一张还算秀美的脸蛋,却长着一双锐利笔直的剑眉,给人一种锐利中夹着英气的中性美感。但现在这张中性美的脸蛋,却带着一副谄媚的笑容。

    “去梳洗一下,先完成今天的功课。”老爹继续道。

    “是~~~”路红叶无奈的拖长声音应道。

    自从八岁时她心血来潮一下抱住一把竖琴不松手后,一场让她后悔终生的练琴之旅便就此拉开序幕。

    从八岁一直练到现在十五岁。中间经历过无数次艰难挫折,好多次她都想放弃,但有严酷冷厉的老爹在,放弃就是一顿打。

    次数多了之后,路红叶便认命了。每天一个小时的练琴时间雷打不动,这么多年以来,她也渐渐养成习惯了。

    迅速上了二楼,开门走进卧室。

    路红叶拉开窗帘,敞开窗户透气,然后将房门关上。走到衣柜前,正要拉开柜门。

    “救命!救命!!”忽然一声尖细的声音从衣柜里传出来。

    路红叶神情一愣,缓缓打开衣柜一条缝。

    哧的一下,一条蓝色影子瞬间从缝隙飞了出来。

    “救命啊!”影子飞了一圈,骤然停在了路红叶的肩膀上,大口喘气。

    “好险好险,差点窒息了!”

    路红叶眨巴了下眼睛,盯着这小东西。

    “一条金色的...小蜥蜴?”

    “终于找到你了,莎尔殿下!”小蜥蜴口吐人言,一脸历尽千辛万苦的沧桑表情。

    “莎尔?殿下?”路红叶一愣,“你谁啊?认错人了吧?”

    她倒是听说过乐虎国际国际里有这类灵兽魔法兽的存在。

    “不!她没有认错人。尊敬的莎尔殿下,终于,这么多年终于找到您了....”

    房间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出了一个身材修长的蒙面女子,女子单膝跪地,背上背着两把交叉短枪,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凌厉气息。

    路红叶眨巴着眼睛,一愣一愣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殿下,十四年前,属下被人追杀,无奈中将您放置在了这家人家门前,这才能逃过一劫。

    现在劫难过去,敌人无力顾及,属下才有时间前来寻您回去。”蒙面女子正色道。

    一条会说人话的蜥蜴,一个身手不凡的蒙面女子,还有一段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史诗传奇。

    半个小时后,神经大条的路红叶从这两家伙口中,得知了自己的真正身世。

    原来她是传说中金龙一族的最小的一位公主,她的父亲是金龙王塔里之前遭受背叛,遇刺而死。

    母亲在族内斗争中中毒而亡,现在龙王一族的血脉,就只剩下她一个。

    而金龙一族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危机。只有龙王一组血脉才能开启王族传承,找出救赎的希望。

    所以蜥蜴和蒙面女子前来,是为了让路红叶出面领导龙王一族势力,重振金龙一族。

    “......”路红叶一脸懵逼的听完故事。呆呆的看着蜥蜴和女子。

    “殿下还是赶快随我等回去吧!时间紧急,再晚就来不及了!”女子急声道。

    “你们是说,我天生就不是凡人?是个什么金龙王公主??”她指着自己愣愣道。

    “不错!”

    “你们还说,我天生就有强大无比的王族血脉,力大无穷,法力惊人?”路红叶指着自己继续道。

    “是啊殿下!”两者连忙点头。

    “你们又说,我身后有着王族传承,非我的血脉不能....”

    “路红叶!还不开始练琴!想死是吧!!?”

    猛地一阵怒吼从门外瞬间传进来。

    路红叶浑身寒毛直竖,差点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声音震得整个房间都在颤抖。

    “知....知道了!在...在练琴!!”她结结巴巴的大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