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二十四章 硝烟 二
    “算了,天色不早了。得早点解决麻烦再说。”路胜看了看太阳,又左右扫视周围。

    他诧异发现,这个神孽躲藏的地洞,居然正好是整个这片诅咒之地的地脉核心节点。

    是整个这片诅咒之地的中心处。

    “传说神孽是从陨落之神的憎恨和绝望中诞生,也有说是从陨落神躯中滋生的不死怪物。”路胜提着艾尼重新跳下深洞。

    嘭的一下。

    他稳稳落在坑洞底部。

    脚下是个全石质的地宫,他站着的位置,正好是地宫顶端。

    只是这个顶端被艾尼刚才扑出来时,硬生生撞出一个硕大洞口。

    路胜提着艾尼跳进地宫。

    “啊!!太阳啊!你的光芒让我失去明亮!你将温暖和光明赐予了万物,却唯独忘记了我。”

    刚一进入地宫,路胜便看到一坨圆滚滚的,由无数人脸和手臂堆砌缠绕而成的硕大怪物,滚动着朝着自己快速接近。

    “又是神孽?”路胜立马感应到对方和手里提着的那货类似的气息。

    “我叫度玛,生来便是为了向光明复仇!”这坨怪物的大量人脸同时出声,发出震颤的让人酥麻的恐怖声音。

    光是这个声音,凡人听到,都会瞬间失去身体支配权,沦为对方的奴隶。

    十多米高的庞大圆球很快停在了路胜身前,球体张开内部,如同层层叠叠的花苞,打开花瓣,露出最里面的人脸。

    “看来这趟我来对地方了....”路胜看了看面前的肉球,又看了看手上提着的艾尼,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

    **********

    两年后....

    七彩龙后伊尔妮在漫长的跋涉中,终于带着族群定居在了一座环境极为适宜的海外小岛上。

    这座岛屿被命名为七彩龙岛。

    但在定居不久后,周边海域便出现了巨大的深蓝章鱼一样的怪物,偷袭杀死了两头青年期的七彩龙。

    这也让原本便人丁单薄的七彩龙族,更加陷入绝境。

    龙后伊尔妮悲愤之下,带领族群奋力拼杀,终于将这头深蓝章鱼成功击杀。

    但也因此惹下了大祸。

    深蓝章鱼其实是深海中,大量沙丁之子中最为强大的几个之一。

    作为深海霸主,半神沙丁凭借着无比庞大的身躯,统治着周边包括七彩龙岛在内的庞大海域。

    同样是半神,沙丁比起一般的人类半神,实战实力起码强出了十多倍之巨。

    他本身便是存活上万年的古老生命,又是领悟掌握的海洋相关神性,再加上对神性的感悟,也是半神中最深的层面。

    神性的本质,就是对自然法则感悟到极深地步后,因为这种感悟,从而让自身肉体,发生更靠近符合法则规律的变化。从而得到更强大的撬动自然的力量。

    同样是因为神性被改造,获得极其庞大的力量。沙丁被改造的身躯远远大于一般生物。自然得到的力量也就强大许多。

    从三千多年前,他击败了鲨鱼族半神乌尔达拉后,便再没有遇到对手。

    每日除了在老巢里做爱做的事外,就是外出随便抓点吃食,打打牙祭。

    所以在听到他最喜爱的儿子居然被新来的七彩龙杀死时,沙丁心头涌出的震怒几乎无法言喻。

    他当场便化为人身,冲向七彩龙岛,但扑了个空。

    龙后伊尔妮已经带着族群飞快逃离,重新找其他地方迁徙。

    沙丁当即派出下属出动拦截。

    但他属下中,除开自己外,其余最高的也就是传奇高阶,根本没法对抗七彩龙群。

    这两年时间里。

    沙丁的两大得力干将,也在和七彩龙族的追逃中被暗算杀死。

    沙丁震怒之下,发布了灭绝七彩龙族的灭杀令,同时还悬赏巨额赏金以及重宝,追杀七彩龙。

    自己更是当场发誓,要杀尽一切七彩龙族。

    这也让原本和七彩龙族有点交情的一些族群,不敢再贸然帮忙。七彩龙一族的处境越发艰难。

    “杀尽一切七彩龙....好大的口气!”

    诅咒之地地宫内。

    路胜端坐在地宫唯一的一张宝座上,看着属下送来的情报信笺,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来到这个世界有些年生了,虽然本体还是人族,但当初七彩龙群对他还是不错的。

    “你们怎么看?”他随手将信笺往下一丢,信纸顿时自动飘到左侧坐着的一黑衣人手中。

    “情报只是外围组织魔影送来的,到底准确与否,还不清楚。或许我们应该查证核实后,再做决定。”黑衣人闷声回答道。

    “虽然最近我也没再管理魔影,但他们的情报准确度,还是值得肯定、”路胜解释了句。

    “现在的问题是,沙丁行踪不明,七彩龙族为了躲避沙丁,更是难以找到。我们就算想帮也找不到人。”

    右侧黑暗里,蹲坐着一头体型庞大的模糊黑影,此时黑影也缓缓出声,音线如同低沉的中年男子。

    路胜扫视了左右两排的其余几个属下,众人都没出声,显然都对这个情报不打算发表意见。

    这两年来,他迅速收服了一共十二位实力风格不同的强大存在。组建了麾下真正的最强势力。

    这次的力量,他打算打造成真正的坚实班底。不只是留在这个世界的班底,而是能随他征战诸界的恐惧军团。

    不过要做到这一步,需要处理的麻烦很多。

    “那么,此时暂时搁置,等候后续情....”

    路胜话没说完,陡然一道黑色火柱从他右侧燃起。

    火柱刚一出现,便迅速淡化消失,从中飞出一张黑色信笺,精准的飘入路胜手心。

    他拿起来随意扫了眼。

    “喔?居然找到这里来了?”路胜捏着信纸的手微微一晃,露出诧异之色。

    “艾尼,黑石计划现在由你全权负责,我去见见两位远道而来的同族。”路胜站起身迅速安排道。

    “是。”左侧的黑衣人连忙点头。

    路胜挥手一划,顿时面前张开一道紫色椭圆传送门。他一步跨入,转眼便消失在座位前。

    再度出现时,他已经是站在了曙光城后方的一处峡谷里。

    峡谷内鸟语花香,空气清冷,地面的岩石和峡谷的石壁上,到处都爬上了青苔和藤蔓。

    春天的气息仿佛无处不在。

    路胜快步往前,逐渐深入峡谷,很快在一处废弃的矿洞前,停下脚步。

    矿洞口站着一位身穿红袍手持法杖的白发老者。

    看到路胜过来,老者连忙鞠躬行礼。

    “主人,它们就在洞里,属下已经设置了封印气息的魔法阵,短时间应该没问题。”

    “恩,你下去休息吧。”路胜点点头。

    “是。”老者随手放出一个传送门,跨步进入,门自动消失关闭。

    路胜则大步走进洞内,没走多深,他很快便看到两头不大的七彩幼龙,正遍体鳞伤的靠着洞壁休息。

    “科博易?莎莉??”路胜一愣,没想到这两幼龙居然就是他当初一起出生的两个同伴。

    他的声音顿时惊醒了两头疲惫不堪的幼龙。

    嗷!!

    科博易猛地挺直身躯,不大的龙眼恶狠狠的紧盯住路胜。

    “莎莉,到我后面去!”他大吼。

    莎莉乖乖的迅速躲到科博易身后,两条幼龙才三米多高,这十多年对于龙族而言,也就是相当于人类的一两年。

    作为三百岁才成年的七彩龙,他们距离成年还要很久很久。

    “你们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来的?”路胜微微流露出一丝龙威。

    两头幼龙忽然浑身巨震,这股熟悉的龙威,让它们想起了已经失踪了不少时间的小伙伴路胜。

    “你....你难道是.....?!”莎莉睁大眼睛从科博易身后扑出来,

    “是我....”路胜露出一丝笑容,他正准备相认。

    “等等!”忽然一个中性的女声在洞内传开。

    一道银白色影子快步走到路胜和两头七彩幼龙之间。

    那是个有着一头银白长发的漂亮女子。只是女子的漂亮,和红叶有些相似,都是偏中性。

    不同于红叶的变化多端的气质,这女子身上仿佛萦绕着一种肃穆和沉重。

    “蒂雅姐姐?”两头幼龙诧异的看向女子。

    “不要只是因为几句话就轻信别人,我已经告诉你们很多次了。还没记住么?”女子反手拔出身后的银色短矛。

    “既然答应了你们,要护送你们回去,我就一定不会让你们有任何意外。”

    说话间,大量银色光点不断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凝聚到手中短矛上。一股沉重的强大威势开始在洞内弥漫萦绕。

    路胜先是一愣,随意流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

    “蒂雅女士吗?很感谢您对莎莉他们的照顾。鄙人路胜,同样也是七彩龙族的一员,您需要警惕的人不是我。”

    他缓缓释放出独属于七彩龙的龙威,同时将自己双眼恢复七彩龙的竖瞳。

    女子一愣,也感受到了这股类似的龙威,看到了路胜双眼的变化,她眼角余光也瞟到身后的两头幼龙脸上露出的惊喜之色。

    “路胜大哥!!”

    两头幼龙哭着尖叫扑向路胜,抱着他痛哭不已。

    “大哥...族长她....族长她....”莎莉这么久的艰辛似乎一下得到了宣泄,几乎哽咽着说不出声。

    “没事了...没事了...”路胜轻轻拍着两个小家伙的后背。

    蒂雅也是松了口气,回想起自己当初路上救下两头小家伙时的情景。

    没有人敢冒着惹怒沙丁的危险,帮助七彩龙族。

    但她本就是罪孽深重之人,既然已经背负了难以还清的责任,那么路上顺手再帮一帮两个小家伙,又有什么困难的。

    ‘背负一切仇恨之人。’这本就是她的教名。

    趁着两头小家伙和亲人团聚,她悄悄走出洞口,仰头望了下天空。

    厚厚的云层下,一道金色阳光如同利箭,笔直穿透落下。

    她隐隐又想起了灭族之夜的那一日。

    因为她的任性,她的隐瞒和虚荣,整个族群被银白长枪穿刺着挂上十字架。

    从那一刻起,她的一切便彻底变了。

    报仇,这种事成了她唯一的目标。

    她放弃了一切,放弃了所有,只为了报仇,尽管她知道希望无比渺茫。

    对方太强大了,就算她拼尽全力,也没有希望活着回来。

    “你去哪里?”忽然身后传来那个路胜的声音。

    “去干我该干的事。”

    蒂雅头也不回摆摆手。

    “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可以来曙光城找我。作为你送两个小家伙安全过来的回报,我会出手帮你一次,这是我的承诺。”路胜在后面微笑道。

    “不用了,我只是遵从本心,做我想做的事。”蒂雅顿了顿,洒脱的回道,“再见了,不...是再也不见了。你们还是别和我扯上关系为好。”

    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峡谷远处。她压根还没明白自己无心之举,得到的一个承诺到底有多大作用。

    路胜站在洞口目送她,一直等到她彻底消失,才收回视线。

    “调查一下,如果有什么麻烦,帮她解决掉。”路胜神魂瞬间传递出指令。看来对方还不明白他的一个人情有多少份量。

    峡谷周围的一些阴暗角落里,一些隐秘漆黑的影子骤然蠕动消失,转眼便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在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