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后台 二
    “不!!不!你不能杀我!我是康思达纳奥修,冰蓝教廷的唯一圣子!!!”

    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夹着哀求和哭泣,从残破的营地里传出老远。

    树林里的飞鸟被惊吓的远远飞离,一些有点智力的森林生物,也远远的逃离这里,生怕被这边发生的事件波及。

    蒂雅手持爱刀扭曲之刃,刀刃还在不断往下滴落血水,但此时的刀正横放在一头肥胖到极点的赤身肥猪脖子上。

    这头肥猪满脸鼻涕眼泪,下半身屎尿横流,恶臭难当。身上穿的教廷高级修士袍子,已经被染成一片红,一片黄。

    一道细细的血口不断从肥猪脖颈上渗出血水。

    蒂雅厌恶的看着面前所谓的冰蓝教廷圣子。

    而且还是唯一圣子。

    唯一圣子是一个教廷中,真正继承了真神血脉的人类,可以说是除开选民之外,最接近神的人。

    很多人都以为唯一圣子是个英俊伟岸,正义潇洒的美男子。可眼前看到的一切,让曾经也想过唯一圣子形象的蒂雅也感觉恶心想吐。

    “你还有什么遗言么?”她紧了紧手里的刀刃,没有丝毫放松。

    “不!!不要杀我!求你!求求你!!杀了我,教廷会下达最高追杀令!你逃不掉!”肥猪大声跪地哀求着。根本没有半点神之后裔的觉悟和尊严。

    蒂雅面无表情,脑海里闪过一幕幕自己曾经躲在暗处,亲眼看到的亲族被屠杀的情景。

    那时候,她无意中在攀比和炫耀里,暴露了自己族群里最大的珍宝,一份来自虚空的契约召唤令。

    然后就是被获悉消息的冰蓝教廷抢先一步,族群被屠杀,父母亲人一个个死在她眼前,而她也被爷爷耗尽生命的超远距随机传送术,送到了无比遥远的极寒之地。

    在那里,她苦心修行着武技,努力学习着各种暗杀技巧,突袭技巧。

    从原先一个普通平凡的漂亮女孩,逐渐蜕变成了如今的黄金巅峰战士。

    因为她的过错,族群灭绝,但她还不能以死赎罪,她还有仇恨要报。

    蒂雅眼中一段段曾经的血腥往事不断闪过,原本有些迟疑的手,迅速稳定下来。

    “抱歉。”她低声道了句。

    “不!!”似乎是读懂了蒂雅眼中的狠绝,圣子猛地尖叫一声,往后转身试图跌跌撞撞的朝着林子跑去。

    哧!

    没跑出几步,他后背便炸开一个人头大小的血洞。

    蒂雅缓缓放下手里的扭曲之刃。能够在摧毁据点时,正巧遇到过来巡视的唯一圣子,于是便发生了眼前这一幕。

    蒂雅很清楚,一旦她真的杀死唯一圣子,那么等待她的,将是冰蓝教廷最强的那一批次强者,至少是传奇!

    喔!!

    唯一圣子还在惨叫着,并没有死亡,强大的神之血让他有着如此伤势都能存活下来的强悍身躯。

    但他没有用这具身躯来对抗敌人,仅仅只是作为求饶的最后一点机会。

    哧!

    蒂雅上前一步,一刀狠狠划过胖子脖子,整个人头顿时被完整的切割下来。

    咔嚓!!

    天空仿佛都在因为神之血的陨落而震怒,晴天忽然炸开一道响雷。

    蒂雅仰头望了望,迅速抽身,朝着远处飞奔离开。

    任何一个圣子,身上都有着大量教廷交予的各种保命手段,这个唯一圣子自然更多。

    当这样的尊贵存在被杀死在这片区域,产生的巨大反应,对于任何一个组织,都简直是奇耻大辱!

    蒂雅高速奔跑着,在树林里如同轻盈矫健的猎豹。

    呼!!

    刹那间一把银色战斧狠狠从左侧劈斩向她,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和闪电般的速度,还有斧头表面弥漫的特殊银光符文。

    蒂雅闪电般往左一闪,差之毫厘的避开斧头,一个倒翻,跳跃到一根树干上蹲下。

    “扭曲吧,万物之刃。”她单手拔出扭曲之刃,飞身往下扑去,转瞬在一片灌木丛中将一个躲藏起来的圣武士斩成两节。

    杀掉偷袭者后,她快步朝着远处飞驰。

    但没跑出多远,一位身穿金色长袍的俊美男子出现在她前方,刚好挡住她往前的方向。

    “蒂雅琼玲,虚空血脉的最后子嗣。没想到你能真的做到这一步。”男子用一种怜悯混杂平静的眼神,注视着蒂雅。

    蒂雅初一看到男子,面色先是一愣,随即双眼缓缓睁大,瞳孔扩散,浑身仿佛用尽力气一般开始剧烈颤抖。

    仇恨如同泉涌一般从心底疯狂喷射出,那股恨意是如此浓烈,以至于她甚至连男子周围是否有着其他强者都完全没注意到。

    此时此刻,蒂雅的视野里只有一个人。

    “圣音裁定者!菲力曼!!”

    .........

    .........

    嘭!!

    巨大的骨刀以一种难以想象的灵巧,疯狂的和一把巨型骑士剑对斩。

    两把同样巨型的兵器毫无怜惜的用自己最锋利的地方斩向对手,但每次都会变成势均力敌的相互对撞。

    巴维坦沉默的疯狂挥动着骨刀,和一个披散着红色长发的强壮圣武士狠狠厮杀在一起。

    神圣野蛮安普诺斯已经用尽全力了,但还是看不到突破对方的任何希望。

    两人厮杀时产生的余波,已经将整个峡谷毁于一旦。到处是乱石和断裂倒下的巨木。

    而身为神圣伯爵的安普诺斯已经明显的陷入了劣势。

    “放弃吧....你的传奇能力对我毫无效果。”巴维坦神色平淡的一刀刀砍向对手。

    对方很强,他也只能以这种方式慢慢积累优势,而不可能做到短时间斩杀。

    “休想!!”安普诺斯咆哮一声,合身扑上去,“光明十字!!”

    他双手的大剑上炸开一团星云一样的光晕,整个人怒吼着用出全部的力量冲向对方。

    “巴别。”巴维坦退后一步,右眼瞬间亮起紫色妖艳的漩涡般光晕。

    光晕瞬间扩大,几乎要将对方连同大剑直接吞噬进去。

    “圣音!!”几乎就在这一瞬,一道怒吼从巴维坦身后传出。

    轰!!

    巴维坦整个人一个踉跄,被从天而降的金色圣光笼罩在其中。道道金色符文链条从他脚下升腾而起,瞬间便将其捆绑束缚住。

    “审判者!?”巴维坦面色微微变了。

    “这次,别想跑!”安普诺斯狞笑着逼近。

    树林中,一金一黑两道身影飞速闪电般交手着,大量兵器交击炸开的火花源源不断的从两人之间溅射开来。

    蒂雅拼尽全力,双目赤红,几乎完全不顾自己生死的刀刀斩向对方要害。

    猝不及防下,金袍男子一开始便落入下风,但马上他便挽回局势,手里不时亮起的道道金光,显示出他是魔武双修的身份。

    “现在,已经没有谁能救你了。”男子轻笑起来。“这里就作为你最后的埋葬之地吧,虚空之血就此断绝,日后我会给你立一块墓碑,也算是你曾经做下丰功伟绩的报酬。”

    蒂雅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她只知道进攻进攻再进攻。

    哧!!

    刹那间一道金色光剑从远处飞射而来,

    “区区一个虚空之血的怪物!居然能杀死这么多教廷骑士,为你的罪恶付出赎罪吧!!”远处一道声音大声道。

    啊!!!

    刹那间蒂雅右臂膨胀扭曲,往前一抓,带动她整个人猛扑过去,这一下速度极快,几乎是之前的数倍。

    眨眼便一把砸在了猝不及防的金袍男子胸膛身上。

    轰!!!

    两人一起前冲,刚好避开金色光剑的射击。

    “神圣之镰!”金袍男子菲力曼痛苦的吐出一口血,身上层层叠叠的金色圣力防护,全部被这只扭曲膨胀的手爪全数抓破。

    但随着言灵说出,半空中一道金色巨大镰刀斩向蒂雅后背。

    但她不管不顾,又是一爪狠狠抓向菲力曼脖子。

    嘭!!

    镰刀莫名在半途中破碎,手爪狠狠又一次砸在菲力曼胸膛上。

    他仰头呕出大量鲜血,整个脸上呈现出病态的苍白。

    “神啊!请回应呼唤您的血脉!!”他忽然高声呐喊起来,身后后背骤然亮起繁复的金色图纹。

    .........

    .........

    嘶....

    两人身后极远处的丛林里,一座祭坛上忽然闪过一道模糊的透明涟漪。

    空间哗啦一声自动破碎,一道浑身金光的白衣男子,缓缓从空间涟漪中漫步而出。

    他闪耀着无数白色星辰的双目,远远便看到了被殴打中的菲力曼,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怒意。

    “渎神之人!”

    他往前迈步,身形正要朝战场掠去。

    “两个孩子打架,我们大人还是不要参与了。”忽然一道声音近在咫尺的在他背后响起。

    男子浑身一颤,眼底闪过一丝骇然,急忙往左一个瞬间转移,这才回头看向原本自己所在的位置。

    那里的巨树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正漂浮着一位浑身散发红光的诡异男子。

    “好久不见,雷萨殿下。”红光男子微笑着朝他扬起手。

    “是你!坎斯迪波尔!!?你居然逃出来了!!?”雷萨眼底闪过更大的骇然和惊恐。他的手迅速捏住手指中指的主神指环。

    “我劝你还是别动手。”坎斯迪波尔无奈笑了笑,指了指自己后面。“本来只是两个小家伙打架,惹出我们就已经算夸张了,再扩大事端,你背后有老大,我背后也有老板。

    真要打起来,人保不保得住我不知道,但这个冰蓝教国是肯定跑不了了。”

    “你!!”雷萨握紧拳头,原本准备通知主神的动作也缓了下来。

    “好了好了,别这么紧张,放松点,自从你点燃神火之后,我们也已经上千年没见了。来,一起喝两杯。”坎斯迪波尔懒洋洋的打了个响指,顿时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出现在两人之间,上边还自动浮现出美酒佳肴。

    ............

    曙光城。

    路胜嘴角微勾,站在书房窗前,远远眺望着满是梯云的天空。

    “来吧....化身也好,分身也好,多少来点尝尝味道....”

    他眼里闪耀着暗黄色的灰光,给人一种贪婪邪恶的诡异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