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旅途 二
    后面的铜板上刻着情报细节。

    大意是:沙丁给予了红龙一族不错的报酬,加上他背后站着海洋神系,红龙一族也很给面子,派出成年红龙针对追杀。

    在一次遭遇战中,七彩龙损失了一头古龙长老。一头成年七彩龙。

    路胜摩挲着铜板上的情报,眼底闪过一丝森然。

    “找到了就好。”遭遇战上记录的位置,是在西海的一处半岛上。

    一个名叫哈斯拿的岛国内。

    “才刚刚对三个神祗动手,不能保证一定不会有神祗找上门来。这趟出行,或许可以更隐蔽些....”路胜想了想,很快便确定了出行途径。

    ............

    ............

    曙光城的咖啡品鉴会,每年都会组织人前往四个著名的咖啡原产地进行咖啡交流和品种品鉴的活动。

    这活动算是半休闲的旅游,只是组织的旅客,大多都是咖啡品鉴会中的一员。

    品鉴会曙光城分会长之一,是个金发及腰的优雅女子,大家都称呼她为尤娅。

    在品鉴会里,没人谈论对方的身份,这里讲究的是纯粹以爱好兴趣,聚集大家。

    不涉及地位收入,人种信仰,只是单纯的因为咖啡而聚在一起。

    实际上,除开一部分经常抛头露面的上层人士,在这个没有电视和各种丰富传媒的时代,就算是身居要职的高层也没几个人认识。

    路胜坐在微微摇晃的车窗边,正随意翻阅着手里的一本诗集。

    他乘坐的卡特号,是一辆由四匹类似牛和马结合体的黑色巨大蛮兽拉动着。

    卡特号几乎就是火车的一节车厢那么大,里面熙熙攘攘的坐了二十多人。全部都是咖啡品鉴会的会员。

    分会长尤娅正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

    路胜原本可以有其他很多种办法前往哈斯拿,但都没有这个来得自然。

    再加上他对自己身边整日都有属下守着的生活厌烦了,索性就加入这个队伍前往半岛,让自己放松一下。

    他坐的位置靠窗,身边的位置坐了一个鼻子长着小雀斑的棕色长发女孩。

    女孩穿了一身泡泡袖的淡粉连身短裙,一双裹着白丝的长腿从裙下伸出,不断在座椅上摇来晃去。

    女孩长相很可爱,一点点雀斑并没有掩盖她本身的精致五官,性格也很健谈,一直和对面的两个中年夫妇有说有笑,聊得热火朝天。

    不过咖啡品鉴会里来的女士,大多都算不错,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段。

    因为在这种年代,还有闲情和财富参加这种活动的人,大多不是一般人。

    所以不少女孩挤破脑袋都想要进入这个小圈子。于是每次咖啡品鉴会便隐隐成了类似交际舞会性质的活动。

    一些家族没落的贵族少女,本身有着优良的教养和容貌身段,她们不甘心因为家道中落而不得不嫁入不理想的家族。

    所以便到处参加各式各样的舞会和交际活动。试图利用婚姻,再度改变自己的命运和人生。

    咖啡品鉴会便是其中影响力较大的一个活动。

    优娜便是这样的贵族女孩。她对自己的容貌原本很自信,但在花费重金,进了这个咖啡品鉴会后,才发现自己的容貌仅仅只是中下。

    不远处据说从小练舞姿态优雅的米琳,容貌就不比她差,而且身材无论柔软度还是匀称度,都远比她强多了。一定能满足一些中年贵族重口味的爱好。

    而身后正和一位男爵交谈甚欢的凯米拉,一张脸完美无瑕,简直糅合了妩媚,诱人,魅惑等等一切可以勾起男人性趣的形容词。完全不是她能比。

    还有更远一点的三胞胎少女,每一个都不满十六岁,三人长相一模一样,天真可爱的俏丽容貌,和带着微微稚嫩的清纯身段,让不少男士的视线都不时会扫视过去。

    除此之外,更不用说其他车厢的少女们,一个个各有特色,花枝招展,几乎找不出什么明显的缺点。

    只有她,本身虽然算是可爱,但在这美女成堆的地方,根本毫不起眼。

    原本鼻子上少许的雀斑,此时也成了不断被放大的严重缺陷。

    优势比不过,自己身上还有别人所没有的缺陷。这让优娜心头微微有些自卑。

    无奈之下,她也只好充分发挥自己性格优势,满嘴跑火车的和对面坐着的中年夫妇说笑起来。

    倒也不是对那中年男子有什么想法,毕竟正夫人就在一边。只是单纯的不想这么尴尬的坐在原位。

    说了没多久,很快车厢里又上来了一些人,其中一个看起来就很凶的中年男子,正好坐到她的左侧,靠近窗户的空位上。

    这男子脸很帅。但身材看起来太吓人了,一身的肌肉如同钢铁般,就算是宽松的黑衬衣,也遮掩不住里面起伏的强壮轮廓。身上穿着也不是很华丽,看起来条件一般的样子。

    好在这位一上车便什么也不管,直接从侧面布兜里摸出一本诗集随意翻看。

    车厢缓缓前行,四头蛮兽的粗重喷气声不时的从前面传递过来。

    一个长相有点小英俊的年轻贵族男子,用带来的竖琴在座位上轻声吟唱了一段,顿时引得周围女孩阵阵惊呼。

    路途上的咖啡还没送上来,几个座位就已经拉上了隔门。

    车厢里的座位是四人一起,四个座位分成一个隔间,每个隔间都有隔音效果很好的挡门。

    车厢容量足足可以拉五十多人,只有二十多人的乘客,完全可以随便找个空的四人座,拉上自己中意的女孩**做的事。

    不过这样的终归不多,毕竟旅途才开始,女孩们也没那么快就确定自己选择的目标。

    优娜和对面的爵士夫妇聊了一阵,便感觉有些内急,看了看前面的洗漱间没人,便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打算去占位置。

    但她刚刚站起身,一声清脆但不明显的撕裂声顿时响起。

    优娜感觉自己左侧臀部位置的裙摆,一下被什么东西挂住,嘶啦一声撕裂了大半。

    她小脸煞白赶紧又坐下来,尽可能的用手扯住裙摆,遮住臀部。

    可惜被丝袜包住的位置,明显一片凉飕飕的,显然撕裂的裙子已经没法遮住身体了。

    “完了!!”优娜心头一片冰凉。

    她连忙朝着对面夫妇望去,可那贵族女子脸上虽然带着温和的微笑,但却完全装作没看到这一幕一样。

    明明她那个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优娜身上发生的一切。

    但这个刚刚还交谈甚欢的贵族夫人,此时却一副完全没注意到的表情。

    优娜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心思,这夫人是在不满,不满自己和她丈夫说笑这么久。

    她是故意看笑话。

    优娜低下头,感觉眼泪不断在眼眶里打转。

    这可是整个曙光城最上流的活动之一,一旦在这里出了这种丑,那她之后的名声.....

    在品鉴会路上故意撕破自己裙子勾引男人的贱女人??

    优娜光是随便想想,就知道可能传出的流言有多恶毒。

    她此时又更是内急,越是急就越是感觉小腹坠胀,快要忍不住了。她快速的查看了下被撕裂的裙摆下面,座位上不知道什么地方,居然凸出来了一根小钉子帽,正是这东西把她裙子挂烂。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

    .........

    路胜随意翻着诗集,从头到尾把整本书都看了两遍,他喜欢美,也追求美,对于美好的事物,他一直都孜孜不倦的在追求和靠近。

    就像这趟旅途,虽然还有其他行程,不过能够一边赶路,一边欣赏动人的美丽少女身姿,不是也是一种享受。

    边上的这女孩优娜,他也注意到了,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优娜是这个车厢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没破身的女孩之一。

    其余的有几个,表面清纯,但身上夹杂了起码十多个男性的浓烈气息。一般人察觉不到,但他不同。

    大多数女孩也都是沾染过至少两三个男性的气息,显然为了上这个品鉴会,她们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所以他才选择坐到优娜这里。

    对于男女之事,路胜自从儿子路宁和妻子陈芸熙失踪后,便一直没多大兴趣。

    虽然他现在也能好好的控制自己力量了,但养了红叶后,就更没这方面的心思了。

    嘶啦。

    忽然一声脆响,路胜眼角扫了下,也看到了身旁女孩臀部的一抹白色。

    再看看女孩的面部,一副欲哭无泪脸色发白的紧张样。

    他忽然看这女孩有些眼熟。

    路胜的记忆力一向极强,他觉得眼熟,那就是一定见过。

    稍微回忆了下,他马上便想起,这女孩似乎叫优娜,是和红叶一个班的同学。

    只不过她和红叶不熟,所以连带着路胜也印象不深。

    随着时间的推移,优娜的异样很快便被这些喜欢察言观色的贵族和少女们发觉。

    周围有几个少女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故意凑过来看热闹。还有几个年轻男子甚至侍从也有意无意的凑近,从各个角度窥视优娜被撕破裙子的位置。

    优娜越发的羞愤,加上内急实在忍不住了,眼泪越来越多,终于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路胜觉得很有趣,原本一个相貌还行的女孩,只是撕破了一截裙摆,便露出这般惊人的诱惑和媚态。

    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和女孩很相似的人,端木婉。

    想起了端木婉,他便再度想起了失踪的路府等人,还有儿子路宁。

    原本有些好玩的心思顿时也淡了下来。

    环顾四周,有意无意靠拢过来的人已经不少了,足足有七八人不时的周围走动,表面上在聊天,但实际上却是不断窥视优娜撕裂的位置。

    一些被吸引了注意的女孩已经在小声骂优娜故意撕裙子了。

    路胜神色低沉下来,随手脱下自己的衣服,往优娜身上盖去。

    “不要!!”不料优娜呆了一下,随即大叫一声。

    在这种活动里,一旦披了男方的衣服,那就代表自己只属于他一个人!这完全就是彻底确定目标的意思!

    路胜一愣,手里拿着衣服僵在半空。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个规矩。只是愣愣的看着拒绝自己的优娜。

    明明他是好意...

    难道是对方条件反射?只是误会。他又把衣服往下盖去。

    “不要!不要!!”

    “这姑娘还挺客气。”路胜脸上露出笑意,加了把劲盖上去。

    “不要!...!不!...”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路胜最看不得客气的人,索性又加了点力盖上去。

    咔嚓。

    朦胧中似乎听到什么东西断掉了。

    不过路胜最近对自己的力量掌握很自信,虽然感悟神格又提升了自己这具身体的全方面素质。

    但他自信自己完全能驾驭得当。

    “救...救命...”衣服下面传出声如蚊蚋的响动。

    路胜收回手。

    “不用客气,出门在外,遇到困难就应该相互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