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三十三章 肆意 一
    “我觉得...她不是客气,是真的在叫救命....”一旁的中年夫妇中,那个男子神情有点发白的出声提醒。

    他原本只是贪图占便宜,便也装作没发现优娜身上的裙摆被撕裂,但后来看到的一切却是让他实在没法看下去。

    他不忍心看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被遭受这么残暴的待遇。

    “我当然知道。”路胜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过这是我的好意,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他当然知道自己粗心之下,把女孩摁成双臂骨折,但因为他是路胜,所以他不会有错。

    他没错,错的自然就是别人。

    中年夫妇闻言也是一滞,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周围人也是无言以对。

    “说得不错,我等贵族一言一行,自然不会有错,这些区区平民不过是用来取悦我等的道具。”

    不远处缓缓走来一个金发俊美男子,手里端着两杯暗红酒水,视线看向路胜,似笑非笑。

    路胜随手揭开衣服,优娜整个人软倒在座位上,双臂格挡在身前,明显能看得出她手臂不正常的扭曲成一个诡异角度。

    路胜伸手一扳,咔嚓两声脆响后,又输入了一点地气滋养伤势,不过数秒时间,优娜身上的骨折瘀伤便愈合消失。

    啊!

    伤势刚好,她便面色惊恐尖叫一声,起身就跑。丝毫不敢再呆在路胜身旁。

    而她让出的座位正好被那个端着酒水的金发青年坐下。

    路胜收回衣服,看了眼这人。

    “来一杯?”青年将一杯酒水放在路胜身前。

    “你不怕我?”路胜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我叫佐恩纳,从来只有别人怕我,而没有我害怕别人。”青年同样笑了笑道。

    “这口气很大啊。”路胜一愣,随即又笑起来。

    “这不是口气,而是事实。有没有兴趣当我的追随者?”青年看着路胜,语气温和的出言邀请。

    路胜懒得回话,自顾自的端起酒水抿了口,味道不错,酸酸甜甜的像是果汁。

    不...这根本就是果汁。

    “怎么不说话,是因为不知道多少价码么?你放心,像刚才那种女孩,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我这人什么都不缺,就是喜欢交朋友。”青年微笑道。

    路胜微微摇头,懒得理他,再度又从布兜里翻出一本书看起来,这次是乐虎国际国际。

    这青年也不放弃,就在这边一直赖着不走了。

    他说他叫佐恩纳,显然也是个化名。

    不一会儿优娜又满脸泪痕的哭着回来,正好对面两夫妇承受不住路胜和佐恩纳的压力气场,悄悄跑掉了,优娜索性也在对面座位又坐了下来。

    只是她不敢看路胜,也不敢看佐恩纳,只是一个人低头畏畏缩缩的蜷缩在一起。

    路胜自顾自的看书,佐恩纳在一旁不断重复说着一些不明觉厉,能尽显高调优雅的乱七八糟事情。

    路胜不回答,他也不着恼,只是一个人说着各种各样的好玩的事。

    车厢缓缓前行,速度也慢慢开始加速,蛮兽到了平原,速度会迅速提升,这也是蛮兽的特征之一。

    车窗外能够看到不断高速掠过的模糊景物。

    路胜看了会乐虎国际国际,又吃了点东西,分会长尤娅过来询问了几句后,这里便再没有人敢靠近。

    很显然刚才路胜的动手,把周围人都有些吓到了。

    本身能来这里的,身份地位都不低,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他们的身份高贵,犯不着在这里和一个庸人死扛。

    况且优娜的事本就和他们无关。

    优娜刚才离开后,也是又被其他车厢里的女孩嘲讽一番,无奈之下才又回到路胜身旁。

    其实经过刚才的事后,已经没有男人愿意和她接触了。她的心愿完全落空。已经被人看作是路胜的所属品了。

    而另一个佐恩纳,则是一路上唧唧歪歪说个不停,完全就是个话包子。

    路胜压根懒得理会,自顾自的感悟神格运转时,泄露的自然运转之谜。

    这让他对心相世界规则的领悟越发的完善。

    哇.....

    哇....

    忽然一阵婴儿的哭声从窗外传进来,打断了路胜的思路。

    他停下来往窗外看去。

    “已经要到哈斯拿了。这里是著名的贫民窟,大家注意不要开窗,以免外面贱民的手把自己衣服弄脏。”分会长尤娅站起身大声提醒。

    婴儿的哭声是从车边站着的一些黑糊糊脏兮兮的妇女怀里传出,她们怀里抱着瘦骨嶙峋,还在奋力哭喊的小婴儿。

    那些婴儿的手脚就和枯柴一样,肚子却如同皮球那么大,显然是得了疾病。

    “这里是哈斯拿出了名的人间地狱...”一直话唠不停的佐恩纳忽然安静了许多,他安静的看着窗外拥挤的人群,眼里不时有莫名色泽闪动。

    车辆不断往前移动,很快有侍者将正午的午餐送了上来。

    只是这午餐也是要花钱的,路胜自己买了,那优娜勉强也买了,唯独看起来很贵气的佐恩纳,却是摆摆手一副完全不看的样子。

    “我等贵族岂能在饮食一道上随意将就。”

    路胜懒得理会。

    再往前行进了一阵后,用过餐,一行人在哈斯拿的一家公馆面前停了下来。

    安排的住宿就是在这里,不过需要每人缴纳一笔保证金。

    公馆距离贫民区不远,路胜下车还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哀嚎和小孩哭叫。

    “哈斯拿是个出名的半岛国家,最近的城市市区距离这里只有一天路程。

    这里是其边缘地段,我们所住的公馆,是源自波克伯爵麾下的一处房产,这座公馆历史悠久,是从....”

    尤娅分会长下了车,走在众人前面给大家介绍情况。

    路胜下了车,视线也不自觉的朝着那些贫民方向望去。

    他能够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死气,不断在贫民窟位置流动激荡。同一时间,死气中也夹杂着不多的生气,如同黑土里努力拱出的萌芽,奋力生长。

    “在这里,死亡就是安宁,就是不再受苦。”佐恩纳走在他身侧,忍不住低声叹息。

    看得出来他本性还是好的。

    “你还跟着我干什么?”路胜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下了车居然还跟着他不走。优娜也在一旁不远处跟随。

    佐恩纳脸颊一红,强自镇定道:“你真的不考虑加入我麾下,成为我贝卡家族追随者?你要知道,我佐恩纳身为第五继承人,麾下农庄田地广阔无边,你想要什么就能给你什么!”

    “没钱吃饭了?”路胜直指本质。

    佐恩纳如同被踩了脚的小猫,一下跳了起来。脸色涨红却又说不出反驳的话。

    “年纪轻轻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女扮男装。”路胜无语道。

    佐恩纳顿时一呆。

    带着她和优娜一起,三人进了公馆,付钱购买了三份晚餐。优娜身上似乎也没钱了,付钱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这里的晚餐价钱很贵,身上带的还差一点不够。

    路胜对她还是有些歉疚,毕竟是红叶的同学,又差点被自己摁死,稍微补偿一下也是应该的,便也给她付了饭钱。

    “谢谢...”优娜低着头声如蚊蚋,脸红得跟苹果差不多。

    至于佐恩纳,路胜随便给出的银币,光小费也足够这家伙吃一顿了。

    她这时才去洗漱间换了一身洁白连衣裙回来。

    一头同样的灿烂金发披散在肩上,裙摆垂至小腿,露出一点点细腿上紧裹着的黑色裤袜,腰间系着一根黑色银纹宽腰带,最让人显眼的是她的眼睛。

    和周围其他人的瞳色不同,解除了伪装的佐恩娜,有着一双动人心魄的紫色水晶眸子。

    她只是坐在座位上静静用餐,一举一动也体现出苛刻近乎完美的礼仪规范。

    虽然她面前摆着的仅仅是一盘清蒸卷心菜....

    路胜扫视了眼她腰上的腰带,看出之前的伪装应该就是她腰带搞的鬼。

    “在我们那里,卷心菜又被称为洛心菜,是一种有着悠久历史和优美典故的神奇蔬菜。”佐恩娜用叉子轻轻叉起一小块卷心菜,送入口中,神色仿佛在吃最上等的鲜嫩牛排。

    “我从小就爱吃卷心菜,可惜父亲总是说,这是只有贱民才喜欢吃的东西。没想到这次出来,却是能随意品尝到这种平日里吃不到的菜肴。”

    优娜此时也不怎么害怕佐恩娜了。

    “那您是偷偷一个人跑出来的么?”她好奇问。

    “不,我自然是正大光明的离开家族,偷偷怎么能用来形容一个高贵优雅的贵族女士?优娜你太无礼了!”佐恩娜不悦的瞪了优娜一眼。

    “我只是出门是忘了带钱包而已。”末了她又补充一句。

    优娜顿时捂嘴想笑,她也看出来了对方的嘴硬要面子,也不多话。这个佐恩娜其实也是个很单纯的善良女孩。

    和那人一样。

    她忍不住偷偷看了眼一旁坐着的路胜。

    路胜正手抓着一根牛骨,随意一口,就从上边撕下来一块常人一顿都吃不完的肉块,然后几下便咀嚼吞咽下去。

    如果说看佐恩娜吃饭是一种享受,那么看他吃饭,就是一种难受。

    半个小时不到,路胜已经吃掉了至少十人份的饭菜。

    上菜的侍者站在一旁直冒冷汗,一些看到佐恩娜美貌的贵族,看到这一幕也是不再敢靠近,只敢远远指指点点。

    毕竟就算是最能吃的兽族象人,也不可能像路胜这样一顿吃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