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五十三章 种子 一
    一手拿着糖糕,一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路胜大摇大摆的上了一家茶楼。

    茶楼一楼有着个白胡子老头讲评书,讲的是葫芦精义救穿山甲的故事。

    “什么乱七八糟玩意儿!”路胜听了一小会就感觉有点不对。

    他无语摇头,带着两个手下上了二楼,习惯性的找了个临窗的位置。

    “来两壶雀舌心。”路胜看了眼不远处墙面上立着的屏风,上边标记了各式各样的茶水价格,还有小点心之类。

    “好的客官。”小二笑着下楼端茶。

    趁着这点时间,路胜大致打量了下茶楼里的客人。

    “若说什么地方消息最灵通,在这大宋,那肯定就是茶馆和酒坊。”他笑了笑给两人传音道。

    “反正我们两啥都不熟,全凭大人吩咐。”李东拱了拱手恭敬道。

    一旁李西也是赶紧点头。

    “实际上你们两人也是各自家族中实打实的老祖宗,这趟随我出行,也是考虑到你们二位久在外界行走,经验丰富。

    所以,从现在开始,这趟酒楼之后,我等三人分头行动,仔细调查三圣门下落。”路胜解释道。

    李东李西对视了眼,都是心头痛快了不少,虽然这位道君实力远超他们,但毕竟他们年龄远超对方,待在一起总是感觉不自在。

    就像之前莫名其妙的在街上闲逛,像他们这般的老头子就感觉是在浪费时间。

    路胜也看出了两人难受之处,索性把话挑明。

    “如此也好。全凭道君吩咐。”李西郑重道。

    这时茶水也送上来了,路胜伸手抓起一壶茶,轻轻在杯子里倒出一杯。

    淡绿色的茶水缓缓随着重力冲入杯子,然后顺时针不断旋转。

    路胜食指沾了点茶水,轻轻一弹。

    一滴茶水飞射而出,在半空中自动分成两滴,精准的落在李东李西两人手背上,化为两道淡绿色泪滴印记。

    “若是遇到难以解决的麻烦,以功力冲散这个印记,我会感应到。”路胜微笑道。

    “多谢道君!”两人心头一喜,知道这是道君赠与的保命之物,顿时心中轻快了许多。

    毕竟这里可是敌对阵营的大本营内部,一个不小心暴露了可是要要人命的。

    “好了,你们现在就走吧。”路胜摆摆手。

    两人点点头,接连起身朝他拱了拱手,便一声不吭的噔噔噔下楼去了。

    留下路胜一人坐在座位上,独斟独饮。

    普通的茶水也被他喝出像是美酒一样的感觉。

    一旁的几桌客人见状,也是感觉颇为有趣。

    “这位大哥好酒量!”一旁一桌的一年轻公子,忍不住笑着打趣。

    路胜也不答话,朝着对方举杯致敬了下,又继续喝起来。

    那年轻公子也是学着路胜的动作,端起茶杯饮酒一般狠狠灌一口。顿时感觉大爽。

    等他一口气把茶壶里的茶水全部喝完,再去看方才那桌客人时,却见那桌上端端正正的放着几枚大钱,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不见了。

    “好玩好玩!”他哈哈一笑,也不再把此事放在心上,又坐了一会儿后,便起身回家。

    第二日,年轻公子闲极无聊,又来茶楼打发时间,正巧茶楼老板带了自家种的七叶紫心橘过来供人观赏。

    年轻公子才坐下,便又看到那昨天的年轻汉子也在二楼,正仔细的听着酒楼老板介绍手里端着的七叶紫心橘。

    观赏了奇花异草后,无事之下,年轻公子又开始品茶发呆。

    如此一连十多天,他都看到那汉子每天都在同一个桌位,点着同一壶茶,用一样的动作大口大口喝。

    他在这茶楼厮混了好几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汉子。

    他过来喝茶发呆,好歹也会不断换各种新品种茶叶,也会和一些相熟的同伴聊聊最近有趣的奇异之事。可此人却是坐在原处一动不动。

    年轻公子好奇之下,便主动请了一壶茶,过去攀谈起来。

    路胜也是无聊,看出了对方没什么特别之意,便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其聊了起来。

    这一聊,倒是没想到的是颇为合拍。

    年轻公子姓冯,名中正。身上考取过一个秀才的功名,但之后便无意科举,成日在家游手好闲,特别喜欢坊间流传的各种神怪志异之事。

    除此之外,感觉其他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路胜也正想多多打听关于各种怪异之事,两人这么一搭话,便都感觉对方合自己胃口。

    冯中正一肚子故事传闻没人分享,早已是心中瘙痒难耐,这一遇到个知音人,顿时大喜过望,两人一口气能从早上吹牛到傍晚酒楼打烊。

    有了冯中正的打听消息,加上他还是本地人,有些人脉渠道,路胜收集信息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其实若不是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直接就能用心理引导术迅速弄到需要的各种消息。

    不过反正现在不急,不光是三圣门还没下落,另外外界的三圣灵门和青汊宗,其实都在为大规模交战做准备。

    三圣灵门本来打算的是,等青汊宗和痛苦之母两败俱伤了再出面收拾残局。

    岂料交战双方实力越发膨胀,顶层实力一下比三圣灵门强出不少。特别是痛苦之母,背后突然冒出一群神秘虚冥。

    瞬间便让实力天平一下失衡,无奈之下,三圣灵门只得联合青汊宗,打算合力一下打垮痛苦之母。

    所以路胜不止是先来调查情况,联合三圣门,实际上也还要等待青汊宗和三圣灵门做好准备。

    能不用实力,便不用实力,路胜仿佛彻底忘记了自己的一身本事一般,真正像是个凡人,和冯中正聊天聊地,兴致大开。

    “话说这西边的九泉县,前阵子才出了件怪事。”一天中午,冯中正回了趟家后,又来茶楼,张口便说出才从家中亲戚那里听到的怪异之事。

    “怪异之事?难不成又是狐狸献宝,花猫救主?”路胜最近听得多了,都有些熟悉冯中正的套路了。

    “那些不算不算!”冯中正摆摆手。“路兄可听说过迷雾花园?”

    “迷雾花园?”路胜心头微微一动,这些时日他听到的各种故事也不少了,但这种风格的名词,还是第一次听说。

    之前冯中正说的无外乎都是些古代传统神话类似的故事。但这次似乎不同了。

    “不错,据说就在附近的九泉县,有人碰到了这个一个怪事。”冯中正喝了口茶润润喉咙。

    “据说在午夜时分,如果在大雾的天气下外出的话,就有一定的可能会遇到迷雾花园。

    这迷雾花园一旦进去,就再也走不出来。”

    “走不出来的话,那这传闻又是怎么流传开来的?”路胜反问道。

    “听说是有人没进去,躲了过去,之后又有人听到快要进花园的人亲口说的。

    只是这迷雾花园似乎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看到。其余人,就算站在那人身边,也是别想看到分毫。”冯中正迅速回道。

    “哦?”路胜心头隐约有了些猜测。

    “冯兄,若是真的很感兴趣,不如亲自去探查一番如何?”他忽然开口道。

    冯中正正兴致勃勃的说着周边其他人的传言和猜测,忽然听到这话,顿时神情一滞。

    他是喜欢这类奇奇怪怪的神异之事,但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想要自己亲自去接触。

    “难不成冯兄就打算这么一辈子听别人传言?传言传闻传说,别人说,我朋友说,我兄弟说,还有什么远房亲戚,亲戚的同学,妹妹的朋友的朋友...乱七八糟一大堆,孰真孰假,谁能判断?”路胜微微摇头道。

    冯中正也是微微一震,似乎也被说中他的心事。

    他对那个未知的神秘世界充满好奇。喜欢各类传说传言,却又无法判断其真假。此时路胜的话语像是一道闪电,瞬间划破了他一直以来故意遮掩的无奈和担忧。

    “可....可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良久,他才缓缓叹了口气,低头道。

    “书生又如何?难不成书生就做不成大事?成就不了事业?”路胜反驳道。

    “实不相瞒,我也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

    可人固有一死,与其日后后悔,不如现在就做自己想做之事。

    冯兄也不想这么一辈子蹉跎下去吧。你家中经商,衣食住行也不用你操劳,有兄有妹,父母膝下也不怕没人照料。后顾无忧之下,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路胜摇头道。

    这冯中正,说白了,就是品行还算良好的纨绔子弟。

    只不过别人家的纨绔子弟是玩酒色,他却是喜欢奇闻异事,喜欢喝茶。

    而像他这样的类型,这小城里还不在少数。各式各样的奇闻异事,促使了不少人滋生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

    而诸多的侠客修士行侠仗义,惩奸除恶,遇到困难反而变成各种其余的情节,又宣扬流行起所谓的奇遇风。

    两相组合起来,便成了如今的怪异风。

    “路兄之言,颇有道理。”冯中正还有些犹豫。

    “你我兄弟,萍水相逢,我也不缺钱,难不成还能图你什么?”路胜一把从兜里摸出一锭黄金,晃了晃,看得冯中正眼睛都直了。

    光这一锭黄金,就足够他吃喝玩乐起码半年有余。

    “那路兄的意思是...?”他最后还保留着一丝理智,没明白路胜的意图他是不会松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