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五十四章 种子 二
    “不瞒冯兄,我打算在这儿成立举办一个怪异研究会。把所有对此感兴趣的有识之士聚集起来,形成组织,研究怪事怪异的源头和规律。为广大黎民百姓做出一份贡献。”路胜义正言辞道。

    这年头的人就服这种觉悟高的言辞。

    冯中正闻言,也是肃然起敬。

    “若是当真,路兄还请加我一份。”

    “一定一定!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先打出一些名声才行。”路胜仔细道。

    “这个自然!”

    “这个研究会的费用,我全部承包,另外,我还已经在这城里,买下了一处住处,专门用来研究会交流研究所用。

    而且我还准备请几名实力高强的江湖高手,来教导成员各种应对危险的本领。”路胜正色叙述道。

    冯中正一开始还只以为路胜是心血来潮,但听到后面,居然连房子都买了,顿时也是一惊。

    “路兄居然舍得下如此之大的本钱!”

    “当今天下,怪异横行,百姓苦难,朝廷也无力根绝怪异,我等有识之士,若是能仔细寻找怪异规律,找出根绝它们的办法,那就是真正的大功一件!造福苍生!”路胜慷慨道。

    “路兄高义!”冯中正肃然起敬,端起茶杯连敬路胜三杯。“既如此,路兄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那冯某再这么推三阻四也不像话了。行!我加入!”

    “不止如此,我们还要尽可能的把周围有此共识的同道,都拉入研究会,共商大计!”路胜正色道。

    “正是,这城内的不少人我都熟悉,有这兴趣的也有几人,我去说!”冯中正心头热血上涌,恍惚间一种沉重的使命感担在肩头。

    他原本一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此时却仿佛因为这股沉重的责任感,感觉整个人一下子都光正起来。

    当天,他便回去召集人手。

    不出路胜所料,第二天冯中正便悄悄拉了三个人入会。

    连同路胜在内,五个人先去看了路胜购置好的城郊大宅院,里面三栋五层小楼加一个中间鱼塘的规划,让四人都直叹大手笔。

    于是,所谓的怪异研究会,便在这样的草建下,匆匆成立了。

    路胜为会长,冯中正为副会长。

    路胜提供大量运转资金,冯中正则联络各个闲汉小贩,花少量的银钱,便很快构建起一个简单松散的庞大情报网。

    很多百姓本就对这类稀奇古怪的事感兴趣,要打听也很是容易。

    研究会雇人在城外官道附近,一处不远不近的野地,搭了一个茶水铺子,免费供应茶水和小点心。

    不过要想免费享用,就必须讲一个自己听说过的怪异传闻。

    路胜得知茶铺后,也大为赞赏,一口气又拿出数百两银子,雇人在城的其他三面官道也布置了茶水铺子。

    冯中正负责收集传闻情报,另一个叫吕建华的小伙子则负责整理查证真实性。

    还有两人是两名女子,这两人分别负责帮忙查证情报传闻的真实度。

    架子搭起来后,整个研究会便有模有样了。

    路胜请了打扫卫生的人过来,还有做饭做菜的老妈子,又找了两个从镖局和衙门退下来的好汉看门。

    整个研究会便完全运转起来。

    路胜前前后后一共花了上千两白银,但这对于他而言花得挺值。

    在不用任何本身实力的情况下,能把这个打探怪异消息的架子搭起来,也算是不错了。

    很快,他坐镇不动,从得到的各类情报里,大概了解了如今大宋和怪异之间的相处模式。

    怪异因为之前的魔灾后,似乎有不明原因,一度减少了很多。站在大宋重建之后,才慢慢也跟着恢复。

    对于这类完全无法消灭的怪异,大宋官府似乎不闻不问,懒得多管。反正怪异不会挪动位置,只要注意点避开就是。

    而民间也确实有不少组织自发成立,针对怪异进行驱逐,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这也造成了更加没人敢管怪异。

    不过冯中正这些普通公子哥却是不在乎,他们又不是自己去亲身犯险,只是研究一下怪异的规律和本质,这对于受过不少教育的公子小姐们,无疑是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

    各种怪异案子收集起来,就和看故事书差不多,还比故事书好看许多。

    很快,一个月后,怪异研究会便又吸纳了十多名城里无所事事的中层年轻人。

    他们衣食无忧,娱乐活动匮乏,又不能花天酒地败坏名声身体。

    于是来怪异研究会看看神秘怪异传闻,便成了他们最大的消遣。

    路胜也不在意这些人过来是什么目的,他只是源源不断的将所有收集到的怪异案子,整理成一册册书册,规规矩矩的摆放在藏书楼里。

    并给这个藏书楼取了个名字,叫异闻楼。

    这些年轻人一开始包括冯中正,都只是抱着看故事看着玩的心态,加入研究会,而且没事还能在这里混吃混喝,还有偌大的空间自由活动,比在家里被人管着自由多了。

    可随着收集到的怪异传闻越来越多,这些年轻人看的东西多了,渐渐心态也有些细微的变化了。

    .........

    .........

    嘭!!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异闻楼外,一个身材粗大的年轻汉子,狠狠一掌打在一旁的石柱表面。

    他身后还站着一个书卷气浓厚的俊美年轻公子,只是这人腰间还悬挂着一把修长开了锋的宝剑。

    “太惨了。那宋员外一家一生行善,最后却落得这个下场!”年轻公子情绪低落,叹息一声。

    “那怪异难道就没有怜悯之心么!?那宋可儿那么善良,那么可爱!!居然!居然!!”年轻汉子气息急促,面色发红。“而且这事居然报了官也没人敢管!岂有此理!!”

    “陈达兄,看了那么多异闻难道还不明白么?官府应该是懒得管,那怪异凶残邪恶,根本无人能制....”年轻公子劝慰道。

    “放屁!某苦修猎虎掌十余年,那怪异无非就是普通江湖三流水准!也就是打个出其不意,袭击方式反反复复都是那几种!”陈达狠狠啐了口唾沫。

    “更何况那地方就离我们这儿不远!”

    “陈兄....”

    陈达摆摆手。

    “杜呈宣你一会儿一个人回吧,今日某疲了,先回去休息了。”他一脸烦闷的大步走出研究会,很快消失在街面上。

    俊美公子杜呈宣见状,也是无奈的摇摇头,去一边的小楼喝喝茶休息一二。

    路胜就站在异闻楼的顶层,透过窗户往下俯瞰。

    看到拿陈达气冲冲的走出研究会,他便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到了。

    一直收集这些悲惨无比的怪异异闻,看得多了,不少公子小姐心头都渐渐升起一股愤懑不平,对周围自己生活的环境,也慢慢升起阵阵浓重的不安全感。

    在之前只是偶尔听说远处哪个地方发生惨剧,哪个地方发生灭门。由于信息传递落后,准确性也很差,大家还没什么感觉。

    但现在全部收集在一起,而且连具体地点都标注证实出来。这么一看,便突然发觉自己生活的地方简直处处危机。

    这让加入研究会的众人,心头都渐渐有了一丝危机感和对研究会的认同感。

    路胜再适时的加入一丝自己的心理引导术引导。

    只是小小的在关键之处引导一下,他的目的便达到了。

    看着远远离开的陈达,路胜端起手里的糖茶,慢慢喝了口。转身重新坐到皮椅上休息。

    种子已经发芽了,接下来只要再加点肥料,就能很快生根长大....

    休息了一小会,路胜下楼用餐,然后如往常一样查阅刚到的各种怪异册子。

    之后又和研究会的成员们闲聊了一阵,不知不觉便到了晚上。

    就在这时,会里一个叫杜呈宣的年轻公子急匆匆的跑来告诉他,他的好友陈达,也就是白天里气冲冲离开的那个汉子,已经连夜出城了。

    其目的地,恐怕是去那怪异出没的宋员外庄园!

    路胜‘大惊’之下,连忙召集各位成员,通知了这个消息。

    众人一阵忙乱寻找。

    直到次日一大早,那陈达才急匆匆赶回,他骑着马身上满是鲜血,一条右臂更是齐根断裂。

    但陈达却不是无功而返,他从怀里摸出了一样东西,便彻底昏迷过去——一块银白色的奇异金属材料。

    路胜紧急请来医者救治,同时迅速收起那金属材料,在研究大半天后,他走出房间时,面色沉重中带着一丝丝惊骇和喜色,迟疑了下后,他又转身进了陈达的病房。

    ........

    ........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冯中正和另外三人都是如今研究会的核心,但四人围在一起,都完全无法理解桌面上放置的银色金属的状态。

    路胜站在一旁,神情沉重。

    “实不相瞒,我当初之所以敢组建这个研究会,也是因为这个东西。”

    “这个...到底有什么用??”冯中正沉声问。

    “有什么用....?”路胜深吸一口气,

    “陈达,还是你自己给两位说吧。”他转头看向房间房门处。

    啪嗒一声,房门缓缓被打开,陈达肢体完好的站在门口,缓步走进来。

    他面色冷厉,经历过生死之后,他再也不是之前的那个陈达。

    “让那些该死的怪异见鬼去吧!!”他猛地抬起右臂,手臂刹那间蠕动起来,化为一大团银白色触须四处挥舞。

    大量触须中间,一点暗黄色荧光格外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