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交手 一
    至于要找的那几人是谁。

    路胜从来都是恩怨分明之人,就像当初在千阳宗的分宗宗主,还有曾经照顾过他的老圣主通昇。这几人都是他打算提前照顾好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带几个人接受庇护?”李顺溪已经隐隐感觉到路胜他们可能要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心头为难之下,他还是忍不住出声问。

    “十人之内。”路胜笑了笑。

    “多谢路大哥!”

    路胜不再多说。

    此时其余四位虚冥也分配好了动手之后的成果。

    “那么,我先动手了。”路胜微笑道,看了看几人,“话先说好,痛苦之母一方两位虚冥,只要我们速战速决,那些来历不明的外援虚冥也来不及支援。

    所以我希望诸位动手时决不能被拖住,如果没法速战速决,那便迅速脱身,合力先击溃一点再说!”

    “言之有理。”程欢点头道,“为了这次行动,门主特地让我带了一扇三圣招魂镜,若是有什么意外麻烦,大家都朝我这里聚拢!”

    几人纷纷点头。

    “那么,看信号行事。”路胜出声道。

    嗖嗖嗖!!

    刹那间几人化为黑线消失在水面上,仿佛一开始便从未出现过一般。

    “我们也走吧。”路胜一搭李顺溪肩膀,两人眼前一阵流光闪烁,转眼便已经换了个地方。

    李顺溪眼前一花,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站在了附近黄山城内的一处酒楼前。

    “接下来要靠你的力量了,老弟。”路胜嘴唇微动,悄悄给李顺溪传音。

    李顺溪面色微动,渐渐露出恍然之色。

    “没问题,这几位都很好找,一天之内就能找到。只是找到之后....”

    “全部打晕了拖回来就行。我这也是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着想,想必他们也会理解的。”路胜笑道。

    “.......”李顺溪神色怪异,也不好说什么。

    轰隆!

    忽然天空中一阵巨大雷鸣传开,明明是晴空天气,万里无云,可眼下青天白日凭空一记旱雷炸开。

    猝不及防之下,下方行走的路人们纷纷被震得头晕目眩,东倒西歪,到处找地方躲藏。

    有不少人大声尖叫,但毫无用处,巨大的雷声遮盖了一切再度接着响起。

    轰!

    轰!!

    轰!!!

    最后一道雷声炸开后,蔚蓝色的天空陡然被撕裂一道血红色巨大伤口。

    李顺溪心神震撼,抬头望着天空剧变,心头已经猜测到,这极有可能就是路胜他们弄出来的布局。

    “防御圈已经有缺口了,接下来只要等待即可。”路胜拍拍他肩膀,“快去安排吧。记住,只有一天。”

    李顺溪强压下心头震动,狠狠点头,转身一个纵跃,转眼便化为一道白色流光消失在大街小巷中。

    好在现在所有人都在被天空旱雷吓得不轻,注意到他的人不多。而且大宋如今本就有这类修士,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李顺溪离开后,路胜再度仰头望着天空,天空正中间,一道巨大血红裂缝,正横跨整个视野,将头顶的整个天穹一分为二,闪耀着刺目的血光。

    “让我看看,你拿什么来抵挡吧...”他低笑一声,往前一步踏入酒楼。

    ********

    ********

    痛苦世界,中央云城。

    雪白无暇的庞大道宫中,无数云烟时而化为大树,时而化为宫廷,有时又凝聚成一个个的活物,跃动行走。

    整个道宫除了烟云便还是烟云。

    无数烟云的正中间,此时正端坐着一位十多米高的黑裙女子。

    女子面上只有一只硕大血色独眼,此时正神色阴鸷的坐在白玉一般的宝座上。

    “第三星的格律黑网有人捣乱,派人去看看。”她忽然抬手,掌心中缓缓浮现出一个由无数黑线编织而成的镂空黑球。

    只是黑球表面的几处,此时正燃起点点红光,似乎正在被攻击。

    烟雾中,几道身材高大的强壮人影缓缓出现,单膝跪地。

    “需要让安朵去看看么?”一人低沉问道。

    “不急,先让巡查队过去看看,如果确实处理不了,再让安朵过去。”痛苦之母平淡道。

    两道人影应了声,迅速又消失在烟云中。

    “井秽那老家伙又在干什么?”痛苦之母不耐的低声问。

    烟云中一道尖锐女声赶紧回答。

    “井秽大人正在云州赏花。”

    “他没有进一步的预示?”

    “并无。”女声回答。

    痛苦之母顿时微微沉凝起来,自从数万年前将这老家伙囚禁到黄泉星系后,她期间得到的预示不计其数,可以说她现在的偌大势力,除开自己的强大实力外,有很大一部分是依靠井秽的预示之力逢凶化吉。

    可最近千年来,井秽的预示越来越少,就算有,也不再如以前那般精确细致,这让痛苦之母十分不满。

    “看来这老家伙或许是有其他什么心思了...”痛苦之母心头闪过一丝念头,正要起身先去用膳。

    嘭嘭嘭嘭!!

    陡然间她掌心的黑球直接炸开一连串的红色火光,大量火光几乎将她手里的整个黑球炸得稀烂。

    “居然敢!!?”痛苦之母顿时眼睛睁大,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从她心头涌出。

    已经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人胆敢如此挑衅她在黄泉星系的权威了!

    她瞬间便判断出,这种攻击是来自于黄泉星内部。

    “该死的凡人!你们找死!!”她猛地站起身,浑身炸开一圈深灰色光晕。

    “福克纳!”

    “在的,主上。”一条人头蛇身,长着蜈蚣一般密集腿脚的巨人,缓缓从远处烟云里爬近。

    “带上你的邪术师,查出元凶,给我生吃了他们!”痛苦之母声音里带着一丝细微的咆哮。

    “如您所愿。”

    巨人微笑着缓缓退下,很快又重新没入浓郁的烟云里。

    整个道宫再度恢复寂静。

    痛苦之母复又坐下,脸上的怒火仿佛演戏一般迅速消失淡化。

    “看起来他们准备动手了。”

    “成败在此一举,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回答道。

    “有几位相助,这次应该能一举将这几个心腹大患全歼!这次之后,我倒要看看,青汊宗拿什么来和我打。”痛苦之母忽地冷笑起来。

    烟云中,三道身形怪异狰狞的高大人影,正双目泛着红芒,望着痛苦之母这边,浑身萦绕黑烟般黑气。

    ***********

    ***********

    路胜悠闲的端起一壶酒,仰头径直倒进嘴里。

    天空中雷声不断,他却丝毫不以为意。酒楼里已经几乎看不到人了,掌柜和小二伙计都跑到地下室躲避,生怕凭空一道旱雷砸下来。

    街面上也空无一人,几乎所有人都找到躲藏之处藏好了。

    天空不时的传来阵阵雷鸣,血红色的裂缝时而扩大,时而缩小,里面燃烧着炽热的暗红火焰。

    远远的还能听到细微的喊杀声飘来。

    唰!

    忽然一道模糊虚影在路胜身前闪烁浮现,化为朦朦胧胧的程欢的外形。

    “路外座,我等已经抵达位置了,是否可以动手了?”

    “不急。”路胜最后把一口酒水倒进嘴里,“还要等一点时间...”

    “外围的支援已经动手了,再晚恐怕会被对方各个击破。”另一道虚影模糊的浮现在路胜身侧右边,赫然是月如笼。

    路胜笑了笑,忽然手掌一翻,掌心中现出一道复杂字符般紫色印记,一点传讯悄然传入他耳中。

    嘶!!!

    刹那间头顶天空中骤然响起一阵尖锐刺耳杂音,仿佛金属相互剧烈摩擦。

    “不好!这是....虚冥转生域!!”忽然程欢面色一变,传过来的虚影如同肥皂泡般陡然破裂炸开。

    “是陷阱!!”一旁的月如笼影像,也迅速炸开消失。

    刚刚浮现,还未来得及说话的黑衣女子也转眼炸碎消散。

    路胜握着酒壶的手微微一顿,身后楼梯处,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缓缓传来。

    一个双眼血红,后背长出密密麻麻刀刃一般锋利骨刺的男人,赤着强壮上身,缓缓走上酒楼。

    .............

    几乎是同一时间。

    程欢盘坐在一道粉红色巨大折扇法器上,目光凝重的盯着远处,那里的水面上正缓缓升起一道浑身萦绕着黑水的高大人影。

    铛!!

    远在万里之外的徐浩百手持双剑,猛然转身架住从身后斩下来的一把灰色长刀。两股磅礴恐怖的力场陡然对撞湮灭,没有一丝一毫外泄。

    在他身后,一名生着两个头颅的妖媚女子正双手持刀,身上穿戴着燃烧紫色火焰的全身铠甲。

    月如笼和黑衣女子并肩浮空,在茫茫海洋之上,和两名肤白貌美的娇俏双胞胎女修对峙。只是这双胞胎女修的两双眼睛里,都没有眼球转动,有的只是四只漆黑空洞。

    “三圣灵门月如笼,化风宗赵西京?痛苦之母等你们很久了.....”双胞胎女修悚然发出一阵尖锐诡笑。

    “你们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行动的!?难道说...!!?”月如笼心头猛然一跳,难道路胜是痛苦之母的内奸!?

    噗!!

    忽然月如笼感觉腰间一痛,刹那间一道黑光从他腰侧一穿而过。

    一旁的黑衣女子赵西京手持黑刺,面带诡异微笑,狠狠一下将他当场刺成对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