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六十五章 认亲 一
    玉辰宫附近山脚下,一座有些稀疏的偏僻小镇里。

    路胜牵着黑马大摇大摆的越过小镇门口的牌坊,几个卫兵瞄了他一眼,看到其衣着打扮颇为不凡,也没上前审查,懒洋洋的继续如之前一样聊天打屁。

    路胜在镇子里转了转,手里不知不觉便多了七八十根肉串,十几个猪肉饼,在一家铺子里吃过两桶饭后,他带着手里的零嘴一边吃,一边打听关于老娘唐青青的下落。

    “太一道和泉宗?”

    站在糯米团店铺前,路胜一边吃着手里的糯米团,一边听着老板说他知道的情况。

    老板是个年纪轻轻的英俊小哥,手法熟练的飞快将铁锅上的糯米团一个个的翻转,一边笑着解释道。

    “这些还是我从我爷爷那里听到的,这玉辰宫,其实现在已经置于了太一道的门下,你要找的人姓唐,那必定是太一道附近和泉宗的唐家人。”

    “你怎么这么笃定?”路胜反问,往嘴里塞了个团子。

    “因为唐家人在附近很出名啊,那可是名符其实的大族。又是太一道门下嫡传,我就是这么一猜,你要是不相信也别往心里去。”老板笑呵呵道。

    “那能告诉我唐家在哪么?”路胜又问。

    “唐家距离蛮远的,和泉宗的道观倒是不远,你可以先上山看看,他们人都很和气,有什么大事,若是你运气好,也会遇到和泉宗弟子出手相助。”老板笑着道。

    “好吧,那多谢老板了。”路胜点点头,侦查到了情况后,他带着一大包糯米团,边吃边朝着镇子尽头处走去。

    小镇的尽头,便是通往玉辰宫的上山山道。

    山道右侧有小河,河边坐了几个正谈天说地的秀才打扮书生,几个农家女在不远处的几块小田里打理白菜青菜。

    路胜收回视线,上下打量了下整个玉辰宫所在的玉辰山。

    山不高,上上下下的山道上游人不少。

    他紧了紧背上的吃食,大步朝着山道石阶爬上去。

    前面不远处有两个绑了灰白绑腿的老道,正健步如飞的往上攀爬。

    “老道长!”路胜连忙大声喊道。

    前面一个白胡子老道顿了顿,停下来回过身看向他。

    “后生有事?”

    “敢问这个太一道和泉宗的道观,可在这玉辰山上?”路胜连忙问。

    在他看来与其到处乱窜,还不如直接找这里的地头蛇问问情况。

    “不错,这里的玉辰宫遗址边上,便是和泉宗宗门。”老道笑道。

    “多谢道长。”路胜连忙作揖。

    “客气了,看居士这体型,爬山怕是有些困难啊....”老道打量打量路胜,眼神有些怪异、

    见过胖的,没见过这么胖的。

    虽然路胜最近锻炼减了很多肉了,但比起常人,还是要大出两个号,一个当两个用。

    “困难也确实困难,不过有志者事竟成嘛。”路胜笑了笑道。

    说着两人也相互攀谈起来,这老道姓王,也是打算在这山上的小道馆挂单的游方道士。

    路胜大致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下,没说父母身份,就说自己老娘来道观修行不回家,自己千里迢迢跑来找人回去。

    “居士孝心可见天地,让人感动,老道那几个不孝子女比起居士来,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王老道摇头念念叨叨。

    “唉,没办法,这或许就是身为子女的责任吧。”路胜努力掂了掂下巴上的肥肉,“可怜我这些天,吃不好,穿不暖,都瘦了十斤了。”他说着从背包里取出一块牛肉啃了口。

    老道在一旁看得眼皮发颤。

    “说起来,居士娘亲可有道号,说不定一会儿老道还能碰到一二。”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娘很漂亮。”路胜摇头道,“道长若是看到长得特别漂亮的那个,上去问问,说不定就是我娘了。”

    他几口把牛肉塞嘴里,感觉身体好像又长了一牛之力,顿时心情舒畅的吐了口气。

    实力,总是在不经意间得到,他从来都是坚信,只要坚持不懈,就能最终得到回报。

    老道眼皮跳了跳,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一老一少一路爬山,很快便到了山腰处。

    山道左侧右侧各有一座道观,左边是太清观,右边是和泉宗。

    路胜和老道便在此分别。一左一右分开去了。

    和泉宗开门得不晚,上门求神的香客也有不少,路胜夹在其中毫不起眼。

    跟着三两香客,路胜一样买了两柱上等香,点燃插上,然后对着三清道君的神像拜了拜。这才起身,朝着一旁眯眼的小道士问道。

    “敢问这位道长,这道观中可有一位名叫唐青青的道人?”路胜眼底红光一闪即逝。

    那小道士本来还不怎么耐烦回话,但看到路胜一张胖脸带着恳求神色,他心头不知道怎么的,便莫名的升起一丝怜爱之心。

    心道:这么胖的胖子都能辛苦爬山求神,果真对我道君满是虔诚之心。

    这么想着,他心头好感顿时大增,听到路胜问话,他也神情温和下来。

    “唐青青?贫道不知道你说的这人。”

    “那清塘道人呢?”路胜直接问出老娘的道号。

    “哦,你找清塘师叔啊,我这就给你通报一声。”小道士顿时回过神来,转身朝着后堂走去。

    路胜静静在大殿里等着。

    .........

    道观后方另有一处偏僻安静的小道观。

    这道观内供奉的不是道君三清,而是一本翻开的厚重黑色书籍雕像。

    雕像前盘膝坐着一名老道,这是名看上去就像随时可能老死掉的老妪。

    她手持拂尘,双目微合,皮肤如老树皮一般全是皱纹沟壑。一身素白道服也没法掩盖住她行将就木的枯瘦身躯。

    若是有见识广博的武林中人在此,或许一眼便能认出,这位便是武林中威名赫赫的十六门门主之一,悬照观观主,绝易道人穆蓉。

    就在路胜对着小道士说出自己找的人的同时,穆蓉微微睁开老眼,嘴唇微动。

    “玄青。”

    “观主,徒儿在。”很快一个清丽无双的女道童飞快跑进来。

    “去请你清塘师叔过来,凡尘未了,愿与不愿皆在一念之间。”穆蓉平淡道。

    “是。”女道童很快退出门去。

    不一会儿,一道清冷艳丽的窈窕身影飘绕落进观中。

    “大师姐唤我,所为何事?”进来这女子面容艳美,身材丰满,但气质有种冰冷无暇,高高在上的感觉。身上的一身白衣,更是增添了这份清冷和孤寂感。

    “当年你苦修圣意剑法无果,为了明心见性,见性而忘意,入世求得圆满。但如今十年过去了,你当初在世俗留下的尘缘又找上门来。”穆蓉平淡道。

    “师姐难道还不明白我之道心?”女子面色依旧平淡。

    “你心为你心,岂有他人能擅自明悟之理。”穆蓉微微摇头。

    女子面色冷漠。

    “当年我以有情入世,后以无情问道,别人不明白我之心意,难道连师姐也不明白?

    我之向道之心,无可动摇!”

    穆蓉注视着这个自己曾经最疼爱的师妹,心中微震。

    “看来你的太上忘情,已经到了圣心圣意之境了....”

    “还请师姐替我回绝了吧。”唐青青面色淡然,转身离开观内。

    ...........

    “抱歉,师叔让我回复你:往事已矣,去留随意。”小道童面色无奈的对着路胜回道。

    “往事已矣?”路胜重复了一遍,从蒲团上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放下手里的猪蹄,吐出嘴里的盐焗鸡腿。

    “这么说,她是不愿意见我了?”他又问。

    “是的,居士还是请回吧。”道童点头道。

    路胜算了算距离,从青露坛分坛到这里可是足足有五十多公里。

    “可我这千里迢迢赶过来,就只得了一句话,就要被赶回去?连面都不让我见?”他抬头面色不善道。

    “居士还是请回吧,师叔她...她修的功法本就如此....人生之事,十有八九都是不如意。”小道童因为心理引导术,对路胜大有好感,但此时也是无奈劝慰道。

    路胜可不管这些。

    “算了,我给你说,她那是没见到我,若是见到我,她一定会回心转意跟着我走。”

    “居士....”小道童无奈道。

    “走吧,我进去亲自见她一面。”路胜不管不顾,大步走向内堂。

    小道童想要伸手阻拦,却被一股劲力凭空推开到一边。

    如今的路胜已经有了三十牛之力,可以说已经有大武师之力。

    这种层次,在十六门里也算得上是精英了。哪里是这小道童能比得上的。

    当下他轻轻一挣,便把小道童甩开,大步走进后堂。

    后堂里什么也没有,几个强壮道人正要扑上来拦住他。

    忽然一道声音凭空在周围响起。

    “让他过来吧。”

    周围道人顿时松懈下来,无声的让出一条路。

    路胜心头一动,循着声音方向,走出后堂,直奔道观后方的另一个小道观。

    穆蓉端坐在观中,缓缓注视着走进门的路胜。

    “十年不见,居士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道长是?”路胜有礼问。

    “贫道穆蓉,是你娘亲的师姐。”穆蓉微笑回道。

    “那么敢问我娘情现在何处?我是来请她回家的。”路胜恭敬问。

    眼前这一位可是名符其实的武皇强者,他如今才是大武师,后面还有武尊武王两大阶段,差距有如天地。

    “你娘亲...”穆蓉沉吟一二后,缓缓对路胜道出了当年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