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六十八章 团圆 二
    “....然后是武师能开发个位数星辰,大武师可以上两位数,而武尊则是三位数星辰。武王却又不同了。”

    路胜拿出一张纸,在上边用炭笔随手画了个人体简易穴位图,在上边粗略的标明出一些星辰位置。

    “武王是深入开发之前开发的三位数星辰,并且在每一个星辰中,都留下一点精神印记,从而能更自如更快捷的爆发更强力量。”

    他随手在小人上画了几天线,代表经脉血管。

    “之后便是武皇。武皇能开发的星辰可以突破四位数,并且同样在每个星辰中都留下精神印记。一旦运功,浑身气血联通上千星辰,力量爆发无与伦比,超凡入圣。”

    “有点意思....武皇能够达到百象之力,仔细感觉,差不多和掌兵使层次接近。只是战力比掌兵使单调。”

    路胜尝试着研究感知所谓的星辰是个什么东西。

    最初他以为是穴道,但仔细以神魂观察,发现不是。

    不是穴道,不是经络节点,也不是血脉节点等等,甚至根本就不是存在于血肉之上的东西。

    一个人在房间里鼓捣了一晚上,路胜居然一点东西也没研究出来。

    这个星辰概念,可想而知一定是这个世界最根本的隐秘,一时半会研究不出,他也不着急。

    如今唐青青被请回家的消息,想必已经传到了老爹庞元军耳中,他在等待庞元军的反应。

    想必他好奇之下,也会主动回一趟分坛,查看情况。到时候路胜便打算出手拿下他。

    不过在此之前,他现在的实力还不一定能正面拿下庞元军。

    这也是他这几天努力修行的关键缘故、

    这个世界虽然只是专程收集寄神力的世界,但心愿因果无论如何也是要处理完备才是,好不容易遇到这种不怎么难搞的心愿因果,若是这样都完不成,那就真的太过浪费了。

    这几日,路胜也同时开始着手对分坛的彻底掌控计划。

    掌握分坛后,他打算尝试着强行推演偏星路蟾功,看看以自身的武道底蕴,能推演出个什么玩意。

    ............

    ............

    千里之外,风家庄。

    阵阵浓烟如同一道道黑线,缓缓从远处高大雄伟的黑色堡垒中飘出,不断弥漫在空中,将上空原本清澈的云层染成淡淡灰黑色。

    堡垒四面城墙上高高插着四杆大旗,旗面上随风飘扬的旗帜写着一个硕大的风字。

    距离堡垒数百米外,原本平坦的白灰泥地上,到处是焦黑的深坑和暗红的血迹。

    断裂的兵器盾牌还有随处可见的箭支,成了这片战场上最常见的风景。

    “还有两个时辰天黑,今天恐怕又要无功而返了。”

    庞元军远远望着黑色堡垒风家庄,眉头紧锁,心情颇有些烦躁。

    他外表看起来,是个很匀称矫健的中年男子。

    面容英俊,气质冰冷,双手带着皮质黑色手套,腰间别着两把锯齿大刀,一身青色带黑边的斗篷披在墨绿劲装外,厚重带着毛边的斗篷随风微微翻动末端,让人一眼便看出,他便是这片战场上地位最高者。

    庞元军身后站着两名形态各异的高大男女。

    男的个一头金发,体态容貌威猛,年纪至少六十多了,但背上背着一把巨大长弓,腰间斜跨一壶箭筒,双臂下垂,仿佛随时都能第一时间弯弓射出箭矢。这位便是庞元军麾下的得力助手,武皇元狮箭

    女的个一只眼睛泛白,显然是瞎掉了,身材壮硕有力,且异常丰满,明明体格骨架宽达,但前凸后翘的身材,却给人一种异常匀称矫健的异样美感,仿佛丛林中缓步前行的美洲豹。

    这一位乃是庞元军最信任之人,同样是他的左右手混元断流手柳环妆。

    此时柳环妆正手捏着一只黑色信鸽,轻轻从鸽子腿上取下绑着的信纸,展开查看。

    “是分坛的印记,思成在的清露城分坛。”她补充了句。

    “思成?看看怎么样吧。”元狮箭出声道。

    反倒是庞思成的亲爹庞元军,却是丝毫不在意,看也不往这边看一眼,视线始终落在的远处黑色堡垒上。

    柳环妆上下迅速看完信纸内容,神色顿时有些怪异起来。

    “这上边说,分坛那边,思成那小子居然意外找回了总坛主夫人唐青青,现在人正在清露城等着,说是要元军你回去一趟。”

    “唐青青?太一道和泉宗跑来也是想插一脚?”庞元军顿时皱眉。

    “我觉得,恐怕不是和泉宗的主意....”柳环妆扬了扬信纸,面色更加怪异道。“这是思成亲自写的,他说,唐青青因为对你一往情深,所以主动找到他,恳求他带她过来....

    你儿子还说,唐青青为此甚至不惜以死相逼,无奈之下,他只好下药将人绑起来,限制住人身自由,以免酿成惨剧.....”

    “额....唐青青有这么重情??”元狮箭顿时愕然。

    “别管这些,风家庄如今溃败在即,我就不信凭我上万青露坛大军,还攻不下一个小小的风家庄!?”庞元军冷峻的面孔上闪过一丝狠厉。

    他大手一挥。

    “传令下去,明日一早,全城不间断总攻!把那个也带上启用!”

    “要用那个了么??”柳环妆神情凝重起来。

    “如果是那个,这趟绝对没问题,只是这么早就用.....”元狮箭迟疑道。

    “没关系,全力总攻,我倒要看看,这风家庄能支撑多久。”庞元军眼中闪过一丝暴虐。

    庞元军天资横溢,雄才大略,其人又是处于壮年,野心勃勃,想要逆转所谓木佛的预言,再加上其修为突破在即,随时有可能达到那最顶尖中的巅峰武皇境界。

    所以其东征西战,随意找个借口,就能灭人满门,如此跋扈,就连三大帮也不好说话。

    三大帮内也没有武帝,仅仅只是武皇顶峰,不过数量比十六门多。表面上三大帮实力一直凌驾于十六门,但十六门中的前几位,其实单体实力并不比他们差。

    武帝虚无缥缈,在武林中留下传说的,一共有两位,但这两位都没有加入任何势力,仅仅如同闲云野鹤,时隐时现。

    庞元军四处征讨,一方面是为了破除预言,另一方面,他也是在收集其他功法,试图增加自身的军元十杀星辰数。

    第二天一大早。

    围困风家庄的重重黑色大军,纷纷有队伍推出一门门黑乎乎的又粗又大圆筒状东西。

    这些东西下方安装了如同车轮一样的结构,看起来很沉重。

    然后便是上炮弹,点火药,轰!!

    一道道火光冲天闪过,狠狠落在城墙边缘。风家庄堡垒顿时巨震了下。

    炮火一直维持到了下午,城墙终于被轰破,推上来的火炮也全数报废,高热连续使用,不炸膛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在炮火优势下,风家庄的外城墙终于陷落,庞元军等人集结军队,开始内城城墙争夺战。

    杀!!

    庞元军远远望着城墙上接近白热化的接刃战,双方的尸体像是饺子一样不断从城墙上方滚落下来。

    硝烟弥漫,虽然十几门大炮是彻底废了,但外城墙攻下,只要再拿下内城区,就是彻底胜利之时。

    此时城墙上一道道白色人影手持短柄斧头冲上来,个个如同虎入羊群,力道奇大,所向披靡。

    但庞元军等人却是不惊反喜。

    “刀王亲卫终于出动了!这是风家庄最后的反抗之力,击溃他就是我等胜利之时!!”

    庞元军顿时开怀大笑。

    “一起吧,比比看?”柳环妆看向元狮箭。

    “还不服气?”元狮箭心情也是大好,抚须长笑。

    两人相视一笑,嗖的一下同时出手。

    庞元军退后一步,扬起右手往下一砍。

    嗖嗖嗖嗖!!

    大群的黑色劲装蒙面人从他身后飞射而出,冲向内城墙。

    战局急速变化,在青露坛这边生力军加入后,风家庄白衣人如同雪崩一般,短短片刻便有了大量伤亡。

    “庞元军!!”

    轰!!

    刹那间一道硕大石球翻滚着从内城墙中腾空而起,狠狠砸中刚杀两人的柳环妆,将其砸得面色一红,整个人倒飞出去,狠狠撞入城墙。

    “哈哈哈哈!!北生刀王风山合!!你可终于肯露头了!”庞元军远远看到,却是仰头大笑,反手拔出腰间长刀。

    唰!

    却在这时,一道高大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挡在他身前。

    “成儿?”庞元军一愣,马上认出了这是自己亲生儿子庞思成。

    “你来这里做什么!?马上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路胜面色平静。

    “爹,我是来接你回家的。娘亲已经回心转意了,现在就剩你了。”

    “回家?”庞元军眯起双眼,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儿子这话有哪里不对。

    “好了别碍事,等我解决这场战役后再说你娘的事。”他提刀一个纵跃,身形如电骤然朝着内城墙方向飞去。

    但转瞬间,路胜腾空而起,居然神奇的再度挡住了他的去向。

    “你让开!”庞元军顿时怒了。

    “别闹了老爹,乖乖跟着我回家团聚才是。”路胜面色有些无奈。

    “滚回去!!”庞元军右掌电射而出,五百象之力带着巨大冲击狠狠打向路胜肩膀。

    就算是他儿子,他也要对方明白,战场无儿戏!

    “别逼我打人!”路胜一个闪身,躲开这一掌。

    庞元军一掌落空,顿时感觉不对了,庞思成什么修为他最清楚不过,此时这个长得和自己儿子相似的男人,难不成不是庞思成?

    “军元第一杀!!”

    轰!一道虚无刀影刹那间从路胜身侧划过,差一点便砍中他脑门。

    “你还来!?”路胜话没说完,马上又是一个左闪。

    “军元第二杀!!”

    数十道刀光骤然将他包围,从四面八方狠狠斩落。

    “不要逼我!!”路胜身形电射,瞬间从缝隙中钻出。

    “军元第四杀!!第五杀!!”一条银色长龙一般的刀光轰然撞向他。

    “第六杀第八杀!!”庞元军面色冷酷,不等结果出现,便再度挥刀。如同镜面般的刀光接连不断飞向路胜。

    “第九杀!!”“第十....”“杀你妹!!儿子逼急了也会打人!!”

    路胜终于怒了,瞬移一般抓住庞元军一条腿,往下一砸。

    轰!!

    庞元军脑袋狠狠砸在下面三米多厚的城墙上。

    城墙直接炸开一个十多米直径的巨大豁口。

    庞元军当场昏迷。

    “别以为你是我爹我就不敢打你!”

    路胜啐了口唾沫,拖着庞元军纵身朝着远处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