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七十章 团圆 四
    “按照组织内部规定,你的功勋倒也足够我等一起为你出手一次。”另一边的老头神色平淡,缓缓点头。“不过到底是何缘故,还请仔细道来。”

    庞元军闻言露出一丝无奈。

    “说起来也是奇怪,我本来正在围攻风家庄,眼看正要胜利在望,忽然半路中冲出一年轻人,拦住我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因为这年轻人酷似我儿庞思成,我便只想着赶走他了事,没想到交手之后才发觉对方实力之强,简直骇人听闻,不在三大帮主之下!”

    “怎么可能?三大帮主实力雄厚,乃如今武林最顶尖宗师,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跑出来个人能相提并论的?”老头子顿时闻言神情不悦。

    “庞某不敢妄言,但那人实力确实比在下强,这是真的!”他斩钉截铁道。

    “那么你的意思是?”老者淡淡问。

    “请诸位一同出手,围杀此人,当然如果能生擒最好!我们必定要问清此人到底是何身份,其目的又是什么!?”庞元军正色道。

    这半魔组织的背景才是他最大的底牌。但到了如今他也不得不启动这最后的底牌了。

    否则就真的被那人吃得死死的。

    “出手当然可以,只是还得排除此人是否和我等有什么关联瓜葛,说不准此人还和我等武林世家人脉有关系,到时候有什么误会,大家说开了也就过去了。”老妪神色平静道。

    “苏老说得是。”

    苏涵,许孙静,这两位合称静涵二老,乃是当今天下一等一的武皇高手,和庞元军类似,仅次于三大帮主。可以说是当今武林最强的几人之一了。

    真要和庞元军打起来,单独一人,顶多就是因为气血不足,弱庞元军一筹,但二人合力,也绝对是能和武皇顶峰的强者抗衡。这也是庞元军努力拉拢两人的关键。

    得了这两位和自己同阶大高手的承诺,庞元军也终于能狠狠松口气。

    正当他准备进小厅坐下休息。

    轰!!

    外面石林轰然传来一声巨响。

    三人微微一震,纷纷起身从高处往外望去。

    石林外却是一阵尘土飞扬,什么也看不到。

    就在此时,半空中却是陡然传来一阵阴测测的声音。

    “爹爹,孩儿找你找得好苦啊....一个不留神,您居然就跑了这么远。难道说跟着孩儿回去真的这么难过么?”

    庞元军浑身一个激灵,如临大敌的四处迅速张望,却怎么也无法发觉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出。

    静涵二老也是神情凛然,就连他们也居然没法察觉声音传来的方向。

    “何方鼠辈!居然胆敢在老朽面前放肆!!”苏涵手中抓起拐杖,狠狠一顿,整个三楼楼层狠狠一颤。

    拐杖所在的地面居然没有半点痕迹,但整个三楼却是被震得摇摇晃晃,仿佛随时可能彻底垮塌一般,现出其身后的劲力掌控造诣。

    轰!!

    陡然间小楼下方的一扇石门直接炸开,四分五裂。

    一群巡逻护卫急忙冲上去阻拦,却被一股巨力轰然砸飞,撞到四面石柱石墙,顿时哀嚎惨叫一片。

    “谁!!”

    十多位武王级别的高手手持各种武器,远远将进出口的石门围住,一个个如临大敌。

    要知道刚才上前阻拦的护卫中,也有几位武王,可就是这样,居然也不是来人一合之敌。

    “敢擅闯石林地,阁下可要想想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个领头的中年人沉声呵斥道。

    路胜赤着上身,披着一件黑色斗篷,遮住脖子以下的位置。一只手单手提着一把刚刚捡来的弯刀。神情冷漠的缓步走进石林地。

    “回家吧,老爹,别逃了,回去一家团圆,尽享天伦之乐,不是很好么?

    我可是你儿子啊,你养育多年的亲生儿子,现在我也长大了,也该轮到我报答你们的时候了。”路胜说得情深意动,但面皮却是一动不动,给人一种极其诡异之意。

    “何况这可是我们的家事,您又何必牵扯外人进来掺和?”他扫了眼周围,又补充道。

    小楼里的庞元军看着静涵二老诡异的眼神,顿时心生不妙。

    “别听他胡说,我儿子庞思成今年才十岁,哪来的这么高深的武道!?就算是我信,你们知道我的情况,自己也有情报网,你们自己信么?”他急声辩解道。

    “你在哪?老爹快出来吧,放心,我不打你了。

    上次只是意外,我不是故意打昏你的。真的,你放心吧,我保证。”

    路胜不能动用神魂搜索,五感也没到极限感知的程度,这里石林遍布,人数众多,他也一时半会找不到人位置。

    庞元军看着面前两人越发诡异的眼神,心头憋闷无比。

    想他堂堂青露坛总坛主,麾下弟子部众上万,个个都是精锐,没想到居然会被这么一个神经病赖上。

    “我保证,他真的不是我儿子!我儿子思成现在还在清露城呆着,他太胖了,根本哪都去不了!

    所以这人绝对是神经病,打着我儿子的名号跑来找我麻烦!”庞元军急声辩解。

    “........”两位老资格武皇你看我我看你,一时半会也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轰!!!

    迟疑了这么一小会,外面石林中又有一群人被路胜直接砸散,瘫倒在地,不是重伤就是昏迷。

    好歹路胜还有点分寸,没胡乱杀人。

    “儿子找老爹,天经地义,这是天地自然伦常,你们居然敢阻拦自然伦理!阻拦我对爹娘尽孝!就让我来替天行道,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孝道!”

    路胜一声低吼,一掌抓住从身侧砸来的钢锤,手肘猛然一砸。

    恐怖的速度和力量带起巨大的爆炸声,狠狠砸在身侧一位武王胸膛。

    咔嚓一片乱响下,这汉子当场重伤昏迷,飞滚到远处,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眼看是不活了。

    这也是路胜第一个出重手打死的人。这人身上血腥味很重,显然杀过极多人,而且还在他说话时打算偷袭。所以他出手也稍微重了点。

    “乖乖出来吧,老爹,不要逼儿子把你这里的人都杀光。到那时候,你我脸上都不好看....”路胜舔了舔嘴唇,擦掉脸上溅到的一点血。

    庞元军听着远处的声音,感觉到语气里的越发不耐烦,心头警钟大作,浑身体能紧绷到极点,随时准备全力出手抵挡可能抵达的致命危机。

    “杀光?好大的口气!”石林外,原本打算只是看戏的沙王,此时却是真的怒了。

    他身为武皇中期,可以对普通的成员死活不顾,但这种当众打脸的话都出来了,若是再没有反应,那就真成缩头乌龟了。

    不只是他,静涵二老此时也是表情冷了下来。

    “走吧,好好会会这位朋友,看看他有什么底气敢说这种话。”

    苏涵冷笑一声,拐杖一顿,整个人化为黑影冲出小厅,身后老伴紧随其后。

    庞元军心头一松,三位和自己同阶的强者联手,就算三大帮主之一,武皇顶点出手也不惧,他就不信那人还能嚣张!

    心头定下后,他也紧跟着纵跃而去,下楼朝着路胜所在位置冲去。

    转眼间四大武皇同时抵达了石林地入口处,在一片已经被打成平地了的废墟上,看到了正缓步前进的路胜。

    特别是在看到路胜那张明显长得很像庞元军的脸,几人都是有点发怔。

    四人从四个角度方向,围住路胜,将其包围在正中。

    “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儿子思成!?”庞元军面色阴沉至极,眼底满是杀意的盯着路胜。

    路胜神情淡漠。

    “我就是你儿子思成啊。只不过前十年时间,我一直醉心苦修,隐藏实力,直到最近,在享尽了人生各种快意之后,我忽然幡然醒悟,明白亲情才是人世间最伟大最快乐之爱。

    所以我决心让我们一家破镜重圆,娘亲我已经从和泉宗接出来了,现在就差你了。”

    “......”庞元军三人面面相觑。

    沙王是个浑身包裹在黄色长袍中,戴着面纱的强壮男子。此时闻言,也是忍不住看向路胜的眼神柔和了许多。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确实算是好孩子,一家人就是要完完整整才开心。这人活一辈子,如果和自己家人都相处不好,那就算干其他任何事,都没有任何意义!

    富贵无人分享,贫贱也无人扶持。”

    “这位前辈说得有理。”路胜顿时点头,“只可惜我爹娘现在也不明白这个道理。原本有人劝我,说等等吧,时间还早,还很长,命里到了,自然就有了。

    但我却有不同看法,人生在世,只争朝夕。”他顿了顿,看向庞元军的眼神也柔和下来。

    “其实我爹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他嘴上说得越狠,心头就越是柔软。他就是放不下面子,表面不愿意,可心里头其实早就是千肯万肯了。”

    “放屁!”庞元军心头难过得想吐血。“你到底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怪胎!!坏我大事,嘴上胡说八道,无非是想要趁我不备害我性命!”

    “看吧,你是这样,娘亲也是这样,那个什么太上忘情,不就是表面冷漠内心火热么?我已经彻底看穿了。”路胜缓步朝着庞元军走去。

    “来吧,不要口是心非了,跟我回家。”他缓缓朝着庞元军伸出手,眼神柔和。

    “就让我,来打破你们看似坚硬的外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