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相聚 一
    虽然已经有两大武皇巅峰坐镇,但几人依旧有些心神不安,特别是沙王,他之前利用各种手段秘术引动灰界里的怪物灾害,想要干掉身后路胜,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引动的那些东西有多厉害。

    就算此时听到武帝坐镇,他心头也还是在惴惴不安。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停留在一处太久。”他低声提醒道。

    “沙王阁下,不知追杀你等的到底是何等高手?可有什么江湖名号?”陈桥偶在一旁出声问道。

    四人惶惶不安的样子,让他隐隐感觉好笑。以前还听过庞元军四人的名声,以为是有点威胁的后起之秀,可现在看来,也就这样....

    有他们两大武皇顶峰坐镇,再加上武帝刘斐前辈,这当今世上若说还有人能胜过他们这股力量,那就真的是天方夜谭了。

    如此实力在身旁做底气,居然还是这么畏畏缩缩,看来也就是几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放心吧,不管他是谁,只要他还敢来,那就让他有来无回便是。”文怀风轻云淡的轻摇铁扇,面上带着淡淡微笑。

    嘭!!

    陡然间右侧骨堆轰然炸开,大片灰色骨粉中,一道高大健壮人影缓步走向众人。

    整个队伍陡然一僵,迅速进入戒备状态。

    文欢陈桥偶同时凝神盯住骨粉内里,远远的两人隐约看到那人影停顿了下,其视线先是落在庞元军四人身上,随即似乎注意到这边,缓缓挪移过来,看向自己。

    文怀轻笑一声,正要开口。

    呼....

    恍然间一股热风从那人身旁荡开,仿佛风之精灵环绕眷恋般,不断有着一股凝实气流围绕那人转动。

    嘶...

    又是一股炽热微烫的暖风从那人方向吹过来。瞬间吹散周围骨粉。远远望去,那人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在扭曲,仿佛火焰上方被同样扭曲的透明空气。

    文怀脸上的从容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越发凝重惊骇。

    “这....这是....武帝..烘炉...!!??”

    “还没有绝望么?”路胜的声音远远传来。“放弃吧....无论你逃到哪,都逃不掉你儿子的一片孝心!”

    “难道非要我把你同伴全部杀光,把你全身骨头都打断,你才肯乖乖跟我回家?”路胜一番冰冷残忍的话语,让文怀等人更是心头怪异发慌。

    骨粉随风四处飘散,气流灼热得几乎有些发烫,但庞元军心头的冰冷和阴影如同墨汁滴入清水般迅速蔓延。

    他忽然明白了路胜的想法。

    对方其实早就可以追上他,只不过一直这么吊着,只是为了让他彻底绝望。

    让他不断想尽办法,直到别无他法,只能乖乖跟他回去。彻底放弃一切回家。

    一想到这里,他便浑身发颤。

    如果不是这家伙,他现在应该正在成功围杀风家庄后的庆功宴上,而不是在这里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四处逃窜!

    “啊!!!”越想越气之下,庞元军猛地大吼一声,“有本事你杀了我!!”

    路胜微微摇头,这庞元军和唐青青两人,一个天资横溢野心勃勃想要一统武林,另一个修太上忘情,视红尘如水火。

    不动用点非常手段,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因果。

    他一路追杀,不紧不慢,一方面是需要更多的时间让身体提升实力,另一方面则是如庞元军所想的那般,让他彻底绝望,死心塌地的跟他回去。

    “这位朋友,不知你和庞兄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我是文怀,江湖朋友抬举,给了一个白山铁手称号。

    若是朋友不弃,何不给在下一个面子,大家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解除误会,把手言欢岂不是皆大欢喜?”文怀脑筋急速转动,面上却是微微有些僵硬,缓缓斟酌着说出一番话来。

    路胜扫视了一眼整个这支队伍,他已经好几日没吃什么东西了,正好遇到这队人马,或许可以从他们这里搞到点吃喝,同时弄清楚这地方是个什么环境。

    只是唯一的缺陷就是,如果庞元军还要跑的话,或许还真不一定能有空闲弄清楚这些。

    路胜视线挪移,缓缓落到了庞元军身上。

    “我只有一个要求,让庞元军跟我回去。”他沉声道。

    文怀面皮抽了抽,张嘴再想说话,却是突然被一旁的沙王打断。

    “你说你是庞兄之子,可有佐证!庞兄据我所知,只有一个独子,一直留在清露城分坛,名叫庞思成。”

    “我就是庞思成!”路胜点头。

    “可庞思成今年才不过十岁!”沙王厉声道。

    “我没说我十一岁!”路胜冷笑道。

    一片人愣了愣,有点呆滞,庞元军实在是忍不住。

    “你若真是思成,可还记得你七岁那年发生在你身上的一件大事!正是那事让你之后越来越胖!”

    路胜微微一怔,随即记忆里迅速翻找出七岁那年发生的一切大小事情。

    片刻后,他眉头微蹙。

    “七岁那年,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庞元军本就是在诈他,此时闻言,顿时心头更是发慌。

    这不会真的就是思成那小子吧???

    他总感觉自己似乎发觉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那你可否还记得,去年你外出洗澡,发生的那件事?”心头迟疑之下,庞元军再度试探性的问道。

    路胜这个倒是记得。

    “当然,当时我已经很胖了,一个不小心,在洗澡的时候从水桶里滚出来,就一直动不了身了,从那时候起,后面我连翻身都必须要人搀扶。”

    庞元军一听完这个回答,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

    这人,居然真的是他那个不学无术的胖儿子庞思成??

    这次其余围观者也都看明白了,这人怕真的是庞元军的儿子,只是不知道什么缘故,导致其形象大变。

    原本庞元军一直以为是什么神经病,突然冒出来找自己麻烦,可现在一旦证实了真是自己儿子。他心思就有点开始活络了。

    “若是你真是思成,我从小对你不薄,你若真想回报我,眼下如若能助我在这灰界获取收获,那么这段时间你一路追赶我坏我大事之事,我可以不和你计较。”

    庞元军一确定是自己儿子,便清楚对方不会真的等打死自己,心头也迅速放松下来。反而开始思索如何利用这个‘儿子’强大武力,来在灰界里获取足够多的利益。

    路胜微微有些感觉怪异,之前这庞元军还怕自己怕的要死,现在居然一下放松下来。

    “我确实可以帮你,但那只是害你。”路胜长叹一声,“功名利禄皆为空,老爹你还是随我走吧。”

    “我不走!有种你就打死我!”庞元军冷笑。

    “那你就去死吧!!”话音刚落,路胜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一道狂暴热流伴随着他高速席卷而来。

    几乎是一瞬间,庞元军便感觉自己从冰冷刺骨的灰界,仿佛一下子跌入炽热滚烫的夏天沙漠。

    浑身皮肤如同贴上了一层滚烫的砂砾,挣脱不得。

    他大声想要呼吸,但吸入的空气都是滚烫的,肺部隐隐传来阵阵灼烧感。

    “救...!!”呼救声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字,庞元军便感觉自己衣领一揪,胸腹部被一股大力狠狠锤在上边,全身鼓起的劲力一下松懈掉。

    文怀等武皇同时出手,数道雷霆般招数从几个方向同时打向路胜。

    路胜此时已经提住了庞元军的衣领,一掌卸掉他身上鼓荡的劲力。

    周围数道杀招袭来,他临危不乱,冷笑一声,空出来的左臂横扫一圈,小臂上自动凸起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肌肉疙瘩,分别对准打来的数道招数。

    嘭嘭嘭嘭!!

    一连串急促的撞击声中,文怀第一个面色发红,口吐鲜血,倒退数步。之后是陈桥偶和沙王等三人,纷纷鲜血飞溅,全部都在一瞬间照面便重创。

    五人都是面色骇然,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便看到路胜提着人轻松一纵,便跃出七八米高,朝着远处飞跃而去。

    就在这时,一道灰色虚影从远处冲天而起,笔直对着路胜身侧一掌打去。

    “两仪空悬掌!!”

    这一掌初始很快,但越到靠近路胜身旁,便越是缓慢。

    缓慢只是看起来慢,但实际上一股无形巨力拉扯着周围空气,让路胜根本避无可避,被一道漩涡般的牵引力拉扯着,根本无法躲闪。

    仓促之间,他左掌竖起,一道瞬灭拳术正面打出。

    嘭!!

    两人同时倒飞出去,路胜提着人冷哼一声,转头朝远处继续掠去。

    另一道灰影迅速落地,赫然是个矮个老者,只是这老者此时正怔怔的看着自己胸前的一道掌印发呆。

    “我明明挡住了....”他喃喃着,突然嘴里溢出一丝鲜血,仰天就倒。

    “前辈!!”

    “刘斐前辈!!”

    文怀一群人顿时大惊,赶紧冲过去搀扶起老者。

    路胜提着庞元军,一路朝着原路返回。庞元军在他手里一言不发,只是面色极其难看。

    “你若真是思成,为何会做出这等行径,你可知道你这般行为,完全可以称得上大逆不道?!”过了好一阵,庞元军才厉声道。

    路胜懒得理他,既然人已经抓到手了,那就先第一时间回清露城,让他和唐青青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