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八十三章 意外 一
    路胜缓缓从模糊的意识里清醒过来。

    “唔....这是...什么地方?”他左右看了看周围。

    之前在时空涡流里,他笔直朝着阵法锁定的方向飞行,很快便遇到了这个方向漂浮着的第一个世界裂缝。

    在时空涡流里,世界大多位置固定,不会有太多变化。

    变化的是涡流,涡流内有联通不同世界的通道,只是这通道每时每刻都会有不同的出入口,用于链接不同世界。

    上一次的进出口和下一次绝不会一样。

    这就是时空涡流的繁杂之处。

    “只是我明明是进了那处裂缝,怎么突然晕过去了?”路胜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过晕厥感。自从他武道达到一定强度后,便再没有遇到失去意识这等危险情形。

    清醒过来,他缓缓直起身,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看起来颇有历史感的古代民居卧室里。

    身上盖着厚实的灰白棉被,周围墙壁上有着墙皮掉落下来,露出下面斑驳的灰黑色。

    床对面就是窗户,窗外隐隐有细微的呼喝声传进来。

    右侧的墙壁上挂着一套青灰色的制服,看起来像是古代某些组织统一穿戴的紧身服。服装边上还挂了一把纤细修长的银灰长剑。

    路胜视力清晰的看到,剑鞘上刻印着一行小字:叶山剑派。用的文字他这具身体的记忆本能的认识。

    “对了,其他记忆呢??!”他眉头紧蹙,这是第一次,他第一次降临这里,居然没有这具身体的大部分融合记忆。

    路胜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站直。低头看了眼自己此时的躯干。

    表面上看起来有点肌肉,但还是偏瘦弱,皮下脂肪倒是不多,显得人很精干。

    路胜仔细回忆,自己之前到底是怎么昏迷的,他居然一点也记不清了。

    似乎是刚刚冲进这个世界的裂缝,然后好像一头撞上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便彻底失去意识。

    对于他这一级别的存在,突然莫名其妙的失去意识,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之事。

    再加上降临下来居然连记忆都找不到,这就有些麻烦了。

    路胜神魂在体内转了一圈,很快便查探清楚这个世界的规则强度。

    “大约是天魔界的三分之一....这么高!?”之前的纯武道世界,也不过是天魔界的十分之一规则强度。

    但这个世界居然能达到三分之一!这已经很强悍了。

    没有记忆融合,路胜开始在房间里四处翻找,很快,他便在一处抽屉里,找到了这个年轻身体的大概信息。

    一块身份铭牌,一本写满了各种笔记心得的剑法册子。

    看到这两样东西,顿时路胜感觉到体内一阵微颤,马上便有不少断断续续的画面在自己脑海里闪现。

    这是身体肉身本身的记忆刻印,记忆并不只是神魂才能记录,肉身同样也有类似功能,只是没有大脑那么强大。

    约莫十多分钟后,路胜大概把残留的记忆碎片整理吸收,才大概弄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

    他这具身体名叫陈子罗,是一个名叫叶山剑派中的一名普通弟子。

    这叶山剑派弟子不多,剑法轻灵多变。

    在如今武林里,叶山剑派是排序第二档次的名门正派。除开少林,武当,峨眉之外,便是叶山剑派所在其中的七山武盟最为著名。

    “少林?武当?峨眉?这世界有些眼熟啊....”路胜从墙上取下那把制式长剑,轻轻拔出看了眼,很普通的剑刃。

    这具身体陈子罗,在剑派里算是第二批次弟子,平日里是跟着掌门师弟,杜峰子一道习武。

    陈子罗五年前便入了这剑派,从开始到现在,一共习得了三门剑法。

    轻罗剑法,梦如纱剑法,以及第三门才习得的云雀花翎剑。

    这三门剑术中,最后的一门云雀花翎剑,在叶山剑派,是属于真正的核心剑术,是正式弟子才有资格得授的上品剑法。

    只是不知道这个陈子罗到底是什么缘故,居然才得到这上品剑法传授,便突然消失,被路胜降临。

    整理了一阵情况后,路胜穿上派中弟子服,背上长剑,缓步走出卧房。

    外面是一片类似四合院一样的小院子,院子中间有着水井,井边已经有两年轻人在一板一眼的快速练剑。

    朝阳将院落的一半区域照亮成淡金色。

    “见过陈师兄!”两个年轻人看到路胜出门,顿时放下长剑躬身行礼。

    “恩。”路胜不认识这两个是谁,但这不妨碍他轻松利用心理引导术,从这两个家伙口中获悉自己需要的情报。

    站在门口和两人交谈了一阵后,路胜大概明白了这世界的情况。

    这地方极其诡异!

    不光有少林武当峨眉,还有不少门派是他熟悉的名字,比如什么五虎断门刀,铁砂掌,丐帮等等。

    整个环境有点像笑傲江湖里的情况,朝廷腐朽,对武林江湖的控制力极低。

    武林中全靠四大正派维持秩序,这四大门派便是少林,武当,峨眉,以及七山武盟。

    “七山武盟不就是五岳剑派么?”路胜心头闪过一丝念头。

    还有一点就是,这里居然没有任何的天地元气,天地能量。

    和当初在黄泉星时一样。

    空气里除了气体,便再没有什么特异能量。所以什么吸取天地自然精华之类的内功,在这里除了一点凝神静气的作用外,再没有其他用途。

    这里的武学,实际上大部分都是完全依靠速度力量等物理参数,支撑起来的外门武技。

    想明白这点后,路胜告别两个新人师弟,匆匆洗漱后,缓步离开院落。

    从那两人的口中得知,他陈子罗今天是要去参加门派中各脉小会。

    陈子罗师从门中高手杜峰子赵涵。在门中属于杜峰子一脉,而整个叶山剑派,一共有四个支脉,他们的老师杜峰子只是其中一支。

    四个支脉每年都要举行碰头小比,来以此测试各弟子的实力。同时也有增加竞争意识,增强弟子们的练武动力的意思。

    杜峰子一脉,一共有四人,其中两人还在南方追杀一个邪道高手,来不及回来,所以这次小比便由杜峰子的门下首徒,宁眉带队。

    而陈子罗,也就是现在的路胜,在四个弟子中排行第三,并不起眼。

    他在普通弟子里虽然也算个角色,但在各脉眼中,仅仅属于知道名字,但毫不起眼的平庸弟子。

    如陈子罗这样的水准,放在江湖里,也就是那些风云新秀,天才剑客身后的背景板、跟班师弟师妹。

    除了用来在群殴里彰显新秀天才们的强悍外,再没有其他作用。

    除了院落,路胜很快在民居外的右侧,一处包子铺里,找到了正在吃肉包喝豆浆的师姐宁眉。

    “来一碗?”宁眉年纪二十三四的样子,模样不算漂亮,但整体给人一种冷静理智感。

    坐在座位上,她右手随时按在桌面的剑柄上,只用左手缓缓吃着包子。

    “不了,谢宁师姐。”路胜摇头坐在一旁座位上,等着她吃完。

    宁眉出身富商家庭,自幼因为击中无子,就只有她一个女儿,所以很小便被当做儿子养,因此也变得极喜欢舞刀弄枪,之后很小时候便送到了叶山剑派学艺。

    “你看起来好像有了些变化,是剑法上有了突破?”宁眉的眼光颇有些毒辣,一眼便看出了路胜和以前的不同之处。

    别的不说,光是气质,路胜和之前的陈子罗就差距极大。

    陈子罗原本老实内向,不喜欢说话,遇到她也有些畏缩。

    但现在的路胜,坐在她身边却是自然无比,没有一点差异畏惧。

    “还好,略有所悟。”路胜回道。

    宁眉点点头,不再开口,只是不断的吃着肉包,路胜却是在考虑陈子罗的真正因果意愿。

    一到这里来,他便面临无法找到陈子罗残魂的窘况。找不到残魂,就不知道完成什么因果才能融合神魂。

    两人吃过早餐,宁眉作为领头人,带着路胜一起,离开住的院落街区,很快便有穿灰白色的弟子前来引路。

    路胜一路也都在思索陈子罗的因果,还有这趟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居然降临下来会意识昏迷。

    直到三人走到一处黑瓦白墙的高大庄园前,路胜才终于找出了隐藏极深的陈子罗最后的身体记忆。那些散落在身体躯干内脏的神经记忆,被他汇聚到一起,形成了一部分能阅读的记忆碎片。

    “先天性心脏病?”路胜得到记忆后,也是微微有些疑惑。不只是心脏病,而且陈子罗还有一种无欲无求,生无所恋的诡异心境。

    “没有因果?没有意愿?”他从这具身体的细胞深处,查阅到了原本陈子罗的因果。

    那就是什么意愿也没有,原先的陈子罗,活在这个世界上仅仅只是按部就班的练剑,吃饭,睡觉。

    他回应着家人的期待,回应者着老师的期待,却始终没有回应自己的需求。生活枯燥乏味,毫无意义。

    跟着宁眉缓缓跨入庄园的一瞬,路胜仰起头望了眼头顶刺目的阳光。

    “活得不再平凡....么?”

    这就是陈子罗的心愿。一个很微弱的执念,一个很清淡的因果。

    路胜甚至感觉,就算自己不完成,也能吸收大约五成的灵魂之力。

    “参见师尊!”此时前面的宁眉已经抱拳对着一个白胡子和蔼老头行礼。

    路胜回过神,连忙跟着对老者行礼。

    “参见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