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八十五章 斗殴 一
    路胜宗师级的武道境界,基本剑术功底是远远超出的了。他直接找到自己刚学到的上品剑法,云雀花翎剑。

    这门剑法在整个叶山剑派,属于中上层次的上品剑法,主要以快,准,幻,三点著称。

    一旦练至大成,出手便能让对手错估剑影方位,从而错失先机,玉盘失误,交手败阵。

    整个这套剑法,主要要点,便在一个晃字。

    晃得人头晕目眩,恶心想吐,就是这套剑法的核心原则。

    “什么乱七八糟剑法!”路胜看到这剑法也是无语,居然是以晃为主,晃得再多能把人晃死?

    “你在发呆么?”何处软在一旁饶有兴趣的问。

    路胜没理她,自顾自的开始尝试,如果把云雀花翎剑修改一部分,会不会有更好的效果。

    不过他转念一想,如果修改,以他现在的程度阅历还远没到能修正武学的层次。这个世界能级很高,暂时得先隐蔽自身,等到查明情况后,再做其他打算。

    “还是就按照云雀花翎剑一直修行下去算了。”路胜心头一定,反正他还有一百万出头的寄神力,足够用了。

    “深蓝。”

    淡蓝色界面浮现而出。

    “将云雀花翎剑,推演提升一层。”

    路胜意识中传递出这个意念,顿时深蓝整个云雀花翎剑的方框迅速模糊起来。

    方框模糊的时间很短,不过数秒便又清晰起来。新的剑术内容也确实提升了。

    ‘云雀花翎剑:第二层游云随月。(特质:力量加强二级,速度加强二级,精准加强一级。使用特效:轻身。)’

    路胜稍微抬起手臂感知了下,很明显,就在刚才方框清晰的一瞬间,他整个身体迅速轻松了一截。

    这种变化对于路胜这种自身掌控极强的人,简直就如黑夜里的探照灯般清晰无比。

    “提升很明显,不过身体适应需要时间,暂时不能太快提高素质。今天就先提升一层吧。免得太快了根基不牢。”

    路胜在一边假装打瞌睡睡觉时,小比很快结束了,宁眉输了一招,拍在第二位,第三是个红衣服的俊俏男人。第四是个憨厚老实的黑皮肤师兄。

    路胜闲得无聊,散会后第一时间便打算回住处测试自己具体提升了多少实战威力。

    不料何处软却是一直跟在他身后,颇有兴趣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你跟着我干嘛?”路胜无奈问道。

    “你每天就是这么走着回去的?”何处软显得十分好奇。

    “是啊。难道还要爬着回去?”路胜反问。他已经开始打算用心理引导术,让这女孩自己乖乖回去休息。

    “我如果没有马车接送,我就不回去。走路多累啊,为什么不坐马车呢?”何处软反问。

    对于这种问题,路胜完全懒得搭理。他敏锐的感觉到,何处软虽然看似只是一个人乱跑,但身边暗处,隐约能察觉到有至少两位高手紧盯着这边。

    单单从这点上,他就知道眼前这个何处软,明显不是普通身份角色。

    不过那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来这里的目的,一是完成因果,二是找到罪恶之眼下落。

    另外在此之前,还得先把武功练好。

    接下来连续几天,何处软跟着他一路上鸡飞狗跳胡乱问问题。

    路胜在有人监控下,只好按照陈子罗原本的一些习惯,去固定的地方喝茶听曲儿,去固定的荒地练剑比划。

    那何处软一开始几天还兴致勃勃,但后面看得多了,每天不断重复那几样,就开始感觉枯燥乏味,完全没意思,便自己回去了。

    路胜按部就班的每日练剑,吃饭,喝茶听曲,仿佛和以前的陈子罗一样过着平淡生活。

    只是没人知道,他的身体素质正在深蓝推演下,急速得到新的强化。

    在地气还没办法滋养肉身的情况下,寄神力通过提升剑法等级,变成了路胜最快提升自己的方式。

    小比后不到五天时间,他再度提升云雀花翎剑,使其达到了第三层。

    同时,他也正式开始动手调查关于罪恶之眼的时。

    罪恶之眼的样子很独特,一个银色的眼形饰物首饰。

    路胜先是去了所在城池中,藏书最多的官家拜访后,借助自己师姐宁眉的身份,得到了查询藏书的许可。

    然后迅速翻阅大量历史类书籍,传说神话类书籍。寻找可能相似的东西。

    但遗憾的是,完全没有,完全找不到任何线索。

    然后路胜又悄然去了本地官府,找到其中的册案处,也就是记录地方志的档案局。

    一番辛苦查证后,还是一无所获。

    “怎么样?你到底在找什么?要不要我找我爹帮忙?”何处软过了几日后又来了,看起来兴致勃勃,似乎又恢复原本的元气了。

    自己住的院子里,路胜手持长剑,动作缓慢的演练着门派中基本剑法轻罗剑术。

    这门剑术如果光看外面招式,也就那样,和其他基本剑术区别不是太大。

    必须要有其中核心心法,才能勉强看懂其中奥妙。也算是叶山剑派的立派启蒙剑术。

    路胜练剑,何处软就在一旁观看,也不避嫌,不过以她本身的家庭背景,算起和叶山剑派的关系,还真不用避什么嫌。

    这几日天气晴朗,何处软换了一身明黄色连身裙,腰间系了一条淡白色宽腰带,长发用白色丝带系上。

    此时闲着无聊,正站在一旁手里提着一串紫晶葡萄,白皙小手不时摘下一颗塞进嘴里,连葡萄籽也不吐,就这么嚼碎了咽掉。

    院子里剑刃破空声不时升起又落下。

    “还在练这个什么劳什子剑法啊?我跟你说,你天赋也不怎么样,这么傻乎乎的苦练下去,以后成就也有限,难不成你以后就像一辈子当个普通的门派师兄?”

    路胜一套剑路迅速使完,看了眼她。

    “有什么不好的?等我年纪大了,可以去门派的名下产业管理些杂事,虽然没什么天赋闯江湖成名立万,但生活宽裕,名气亮堂,日子肯定也能过得不错。”

    “啊?我说你,你就这么没追求?男子汉大丈夫,有点梦想行不行?”何处软顿时无语叫道。

    “我的梦想就是过日子。”路胜认真回答,再度开始轻罗剑法的起手式。

    每天轻罗剑法练三十遍,是他最基本的保底练习。

    这样的练习可以最快速的让他的身体适应不断提升强化的剑法层次,还有随着剑法修为提升,而不断变强的身体素质。

    实话说,这段时间路胜仔细分析了这个叶山剑派里的武功,其中几门号称绝学的剑术,也就是走的奇险路线,一旦被人看过几次就不灵了。

    而所有剑法里,最有点价值的,就是陈子罗才学会的那套云雀花翎剑。

    所有剑法里,也就这套剑法意境最高。所以他一直都是以云雀花翎剑为核心在提升整个武功体系。

    距离小比已经十天了,路胜的云雀花翎剑,也提升到了第四层。力量和速度都额外强化了四级。

    这速度和力量爆发出来,路胜自信硬碰硬,已经能和宁眉正面扛了。

    要知道宁眉可是派里第一批次的首席弟子代表,在江湖上走出去,各派那里都有名声,是名符其实的小高手一名。

    这已经算是初步脱离了自己所在的年轻人辈分,且能和老一辈的江湖高手放在一起比较的厉害角色了。

    寻常的魔道杀手,邪道高手,在宁眉手底下还真不一定能讨得了好。

    “天天这么练剑,多没意思啊?出去散散心,喝喝花酒如何?”何处软懒洋洋的斜靠在柱子上提议道。

    “没空。”路胜言简意赅。

    “那去参加昨天才开始的诗会园林如何?听说有不少才子佳人汇聚过去,说不定能找到几个姿色不错的....”何处软有些饥渴的舔了舔嘴唇。

    “不去。”路胜继续开始练习剑路,目不转睛。

    “别啊,你这样会没有女人喜欢的....”何处软无奈道。

    “不是还有你么?”路胜难得开一次玩笑。

    “我倒是不介意,不过就怕你活不到那个时候。”何处软挑了挑眉无语道。

    “好了,听说西街那边新来了一批杂耍的,去看看怎么样?别整天除了练剑就是练剑,你无聊不?这样的人生还有乐趣么?”

    “你不明白的。”路胜淡淡回了句。

    “什么不明白?”

    “我的乐趣现在你还没看到。”

    路胜正要随口解释几句鸡汤,忽然院子外急匆匆的冲进来一个叶山剑派弟子。

    “陈师兄!不好了!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这弟子年纪还小,嘴唇上的青色都还没长出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胸口快速起伏着。

    “说清楚点,什么打起来了?”路胜收剑沉声问。

    如今宁师姐回了老家,小比结束,剑派长辈都各自返回山门,只留下看顾生意的人手在这即可。

    他因为要查询藏书资料,所以才一直留到现在。

    这也导致,现在出了问题麻烦,叶山剑派在这里能找到的最高身份弟子,就只剩下路胜了。

    作为正式弟子,而且还是四脉之一的核心弟子。陈子罗,也就是现在的路胜,在师门长辈和师兄师姐眼里,算是普普通通,中庸平常的一个人。

    但在外界江湖上拿出去,名门正派叶山剑派的正式弟子,这个正派大派名头还是颇为响亮的,也有足够大的份量。

    这样的名字拿出去,也足以震慑一些日常琐碎的麻烦和宵小。一些牛鬼蛇神土匪恶霸之类,如果一个不小心搞到了正式弟子头上,那就只能等着回头被这些名门正派高手们行侠仗义了。

    所以此时听到这师弟说出事了,居然还有人敢在这叶山剑派的地盘里,和叶山剑派的门人起冲突。

    这就十分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