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八十九章 突变 一
    ‘云雀花翎剑:第十四层。(特质:力量加强十四级,速度加强十四级,爆发力加强十四级。额外附加能力:轻身,分影。倍速。’

    “极限好像突破了,不过因为剑法本身威力不强,就算练到这个地步,也就是和门主差不多层次杀伤力。”

    “身体滋养也足够了,负担不大,完全可以多提升几层。”路胜沉下心来,寄神力足够的情况,索性一口气提升到身体能承受的极限再说。

    “来吧,推演云雀花翎剑下一层!”

    路胜心头默念,同时再度点下推演按钮。

    方框模糊了又清晰,清晰了又模糊,连续十数次后。

    终于,推演按钮彻底消失,这代表已经到了这门剑法的推演极限。剑法的整体理论已经没办法再继续往下推演。

    路胜吐了口气,明显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所有肌肉都如同浸泡在滚水中,浑身发烫发痒,数十个单位的寄神力疯狂的滋养着全身血肉骨骼,地气也趁机配合,大幅度的减轻提升身体素质带来的负担。

    嗞嗞...

    一种血肉生长摩擦的肉糜声不断从路胜身上弥漫开。

    他的双臂开始变长变粗,背部肌肉越发健壮,隔着衣服都仿佛能看到有肌肉轮廓如同翅膀一般微微鼓起。

    双腿和腰部像是充血一样,迅速膨胀变大。

    “不错....”路胜仔细感知了下现在自己的状态,气血起码增强了十几倍。就连地气滋养过这么久的身体,都达到了极限。可想而知这次的推演强化幅度之大。

    他再仔细回想刚刚推演完毕的全新云雀花翎剑,顿时面色却有些古怪起来。

    “这还真是...想不到的推演路线...”他也没料到深蓝居然是这么强化这门轻灵剑法的。

    “不过没关系,只要威力变强了就行。”

    “陈子罗!在吗?”院子外隐隐传来何处软的叫喊声。

    路胜回过神,看向院门口。

    “进来吧。”

    很快,一身黑红马装的何处软,手持着马鞭大步走进来。

    紧身的马装将她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凸显出来,饱满坚挺的前胸,修长浑圆的双腿,挺翘的小屁股。

    以及披散的长发和殷红的小嘴,任何一处身体部位都能让任何一个异性难以转移视线。

    “去骑马吗?”何处软冲路胜抖了抖手里的鞭子。

    “没空。”

    “你要不要这样?成天就知道练剑,这样的人生你难道不觉得枯燥乏味么??”

    “我觉得很好,不劳你操心了。”路胜将剑身插回剑鞘。

    这时何处软也注意到了路胜身上明显大一圈的轮廓。

    “我说,你这几天锻炼,好像长壮了啊?”

    “是吗??”

    “是啊。壮了一圈,不过看起来比以前更有安全感了。”何处软笑道。“我给你说,我可是额外找了好几个漂亮妹子,你要是一起去,说不定还能勾搭上几个。”

    路胜早就知道她是标准的双向插头,色中饿鬼,男女通吃。

    “没兴趣。而且我要找的话,根本不用舍近求远。”路胜缓步走到树荫下,喝了一口放在木桌上的盐水。

    “你是说我?”何处软顿时来了兴趣,“你不怕我爹娘?”

    “你觉得我会怕?”路胜笑了笑。

    “你胆子还真不小。”何处软挑了挑眉。

    “说起来,我爹想见见你。”她忽然来了句。

    “哈?”路胜一愣。他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你爹不是外出了么?等他老人家回来再说吧。”

    “你说的。”

    ***********

    一处密林中。

    轰!!

    数名东归派弟子被一轰而散,如同纸片人一般四散跌落在地,半响起不来。

    “你...你!!?”

    一个满脸是血的高大男子指着两人惊恐得话也说不出。

    一名满头短发,身材不高不矮的白发老者,缓缓收起手里提着直刀。

    “七山武盟会盟,反正都出来了,你们也别回去了。永远留在这里不是更好?”他俯瞰着一地的东归派弟子。

    “大胆狂徒!!”突然远处一道人影箭矢般射来,当头便是一剑斩向老者。

    其剑光之快,力量之强,当属整个东归派之首。

    来人赫然是东归派派主徐帆。

    “听说东归派排海怒涛掌乃当世绝学,你用剑是瞧不起我?”老者面色平静,直刀刹那间化为黑线迎头上挑。

    铛!!!

    ............

    夕阳下。

    九宁剑派车队正缓缓顺着河道边前行。

    忽然地面泥地一张大网陡然掀起,正面罩在几匹驮马脸上。

    嘶!!

    马匹受惊,车队顿时人仰马翻。车上的剑派高手纷纷跃出。

    “什么人!?”

    “死吧哈哈哈哈!!”一道灰色人影炮弹般冲入人群,手里双刀蝴蝶般划出一道道血腥痕迹。

    同一时间,血枪门,浣纱刀门等等七山武盟所有的门派,全部在半路上便遭到袭击。

    而因为时间差的关系,作为盟主的东山派得到消息时,已经是尘埃落定了。

    东山派正要出手救援,但很快一名头发花白的持剑老者上山一趟后,东山派门主易川当场重伤,派中数名长老各有伤势,全派之力遭受重创。

    据传若不是峨眉派断音师太及时赶到,怕是整个东山派都有可能被当场灭门。

    消息传出,顿时江湖一片哗然。

    而有知情人也站出来证实,七山武盟外出的其余六位掌门和精锐队伍,在路上就被纷纷截杀。现在下落不明,恐怕是都被绑架了。

    还没等各派消化掉这个重磅消息,马上紧接着第二个消息又再度传开。

    七山武盟中的血枪门,惨遭灭门。整个门派上下三十七人,全部惨死,鸡犬不留。

    武林一片哗然。血枪门可是在七山武盟中都算得上是排名前三的大派,居然被一朝灭门!这简直是数十年来最轰动的惊天新闻。

    但紧接着,东川府的三鼎门,也是惨遭血洗,只留下几个外出高手,因为偶然不在派中,从而逃得一命。

    几日后,然后是浣纱刀门,也是鸡犬不留,全部被杀。

    但这一次,因为浣纱刀门地处闹市,有人这次是真的看到了凶手是谁。

    当身形画像传出去后,终于有人弄清楚了来人的身份。动手灭门之人,乃是邪道大宗师,曾经以为失踪了多年的赤影修罗刀王侯忠。

    消息传出后,江湖各派人人自危。

    有传言称,赤影修罗刀是因为看不惯邪道众人被镇压得喘不过气来,才反过来镇压正道,悍然出手。

    少林武当峨眉纷纷联手官府,发出通缉令。但紧接着便传出通缉的追杀小队在半路上便被截杀,无一幸存。

    一时间,邪道大宗师威压天下,正道人人自危。

    而就在这时,大宗师赤影修罗刀却是已经正大光明的来到了叶山脚下。

    此时的他已经连破五大门派山门,威势之强,简直无可匹敌。

    站在山脚下,王侯忠面色平静的望着远处警戒了好几倍的森严上山入口。

    七山武盟大部分掌门和菁英都在半路上截住了。只要再攻破各处山门,所谓的七山武盟也就不攻自灭。

    “第六个门派。”他是个头发花白不苟言笑的古板老人。“很快,解决掉七山武盟,就该轮到峨眉武当.....这天下,合该为我邪异盟独霸。”

    他缓步朝着山门慢慢向前,步伐平平无奇,但每一步都给人一种沉重震动的感觉。

    几个守门的山门弟子只是看了几眼,便感觉头晕目眩,低头不敢再看。

    “什么人!!?”守山弟子明显看出来人不善,看气势排场,极有可能是邪道高手。

    带队的守山弟子一边安排师弟上山报讯,一边手握住剑柄浑身紧绷大喝。

    王侯忠看了眼这几个守山弟子单薄的身板,微微摇头。

    “老夫王侯忠,特来拜山试剑。劳烦通报一声吧。”他态度颇为客气。和前往其他七山武盟门派时截然不同。

    “拜山试剑??王侯忠??”这两个词一说出口,顿时守山的牌坊下,一群叶山弟子一个个身子如同筛糠一般狂抖起来。

    嘟!!

    刹那间一个弟子拼了命的使劲吹响刺耳的警戒哨声。

    整个叶山一下子活动起来,仿佛一头正在沉睡的野兽,忽然被刺耳哨声惊醒,浑身毛发都急速竖起。身上血液也急速流动起来。

    王侯忠静静看着眼前一幕,身为邪道大宗师,他自然有他的气度。

    少林武当数位宗师联手围攻,他都轻而易举的闯出阵来。这区区一个叶山剑派,不过是七山武盟中的一员,自然丝毫无惧。

    他负手而立,等待着整个叶山剑派准备好一切。

    不一会儿,山门牌坊下,数名长老飘然而至,背负长剑颜色肃穆。

    其中带头的,正是留守山门的长老严沁容和王越两人。

    作为剑派中仅次于掌门的长老高手,在江湖上两人也都有各自赫赫有名的外号。

    但面对眼前这个号称不断血洗七山武盟大派的绝世高手,两人连带着身后弟子都感觉心惊胆战。

    一些胆子小的更是浑身乏力,握着剑柄的手已经满是汗水。

    “拜山,试剑,可以开始了吧?”王侯忠略微有些不耐烦。

    他虽然碍于某人的面子,耐着性子给予了叶山剑派这么大的尊重,但这已经是他能够给出的极限了。他的时间很宝贵,可不是拿来站在这里浪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