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九十章 突变 二
    “当然。既然王大宗师亲至,那么,请上山!”长老王越凝神屏气,眼里闪过一丝哀色。伸手摊开,指向上山的斜坡阶梯。

    严沁容没有阻止,既然到了这个份上,无论做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

    他们能够做的,就是为还未归来的掌门等人,保留门派最大的元气。

    王侯忠微微点头,无视了叶山剑派一副凄凉莫名的情景,大踏步在众人围观下,走上上山阶梯。

    两大长老紧随其后。

    一行人迅速来到山顶大殿前的宽敞校场。

    白石砖铺设的校场上,已经聚集了全部的叶山剑派弟子。一眼望去,不下上百人。

    其中核心的也不过只有那么二十几人。这二十几人中,还有一半多出门在外。

    真正能迎敌的,也就是两名长老和三名执事。

    “按照江湖规矩,不管你们是单对单,还是一起上,都无所谓。”王侯忠淡淡道。“我若胜,从今日起,叶山剑派不准再公开招徒,牌匾当场除名。”

    他没有说自己输了会如何。

    场上也没人说他输,其余五个大派都被他单枪匹马一人杀翻,作为盖压天下的邪道大宗师,他根本不会出现输的可能。

    王越和严沁容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死志。

    今日之战,看来是不可避免了,为了门派传承千年的清誉,他们就算战死,也决不后退。

    锵锵。

    两声脆响下,两名长老缓缓走出,站到王侯忠对面。

    “请宗师指教!”两人均为江湖一流高手,掌门级之下便是一流,但遇到远超掌门级之上的大宗师,他们都知道这一战,胜算几乎为零。

    而王侯忠凶名在外,一旦失败,那就一定是无一幸免。

    王侯忠看了眼两人。

    “听闻叶山剑派有一阵法,名为九叶方星阵,本座正想领教一二。

    放心,你们可以从容布阵,我不会出手。”

    王越两人交换了下眼神,几乎是同时大喝一声。

    “布阵!”

    “是!”

    顿时周围的数十名弟子齐齐冲出,在两人身旁唰唰的飞速转动,剑光霍霍,如同无数银蛇跳跃。

    两名长老配合着所有弟子将王侯忠团团围住,所有人手中的剑身反射出天上光线,很快汇聚成九道闪光,精准的照射在王侯忠全身上下。

    “来得好!”王侯忠不惊反喜,整个人居然合身冲向侧面如刺猬般的剑阵。

    哗啦一片脆响,十多把剑刃居然同时折断。

    王侯忠大手一抓,五指带起道道红影腥风,闪电般接连扫过十多名弟子。

    嘭嘭嘭嘭!!

    所有被他碰到的叶山弟子纷纷惨叫着飞跌出去,整个剑阵顷刻间毁于一旦。

    两位长老同时一左一右全力出剑。

    叶山剑派叶山定阳针最强的杀招,几乎同时对准他的耳孔狠辣刺下。

    “化生手。”王侯忠随手一弹,顿时两道剑光轻而易举便被反弹开。

    两名长老剑式一变,闪电般又是唰唰唰数剑落在王侯忠肩膀上。

    但无济于事,剑刃和皮肤相撞,就如同切在铁甲上一般。

    “剑式这么快有何用?虚弱无力,太弱了!!”王侯忠随手两掌弹出。

    哗啦一声乱响下,他双掌硬生生撞开两名长老长剑,轻轻拍在两人胸膛上。

    “住手!!”忽然一道虚影从大殿后方一跃而起,朝着这边飞扑下来。

    但已经太晚了。

    砰砰两下。

    严沁容和王越两名长老,只比普通弟子多支撑了数招,便彻底落败重伤。

    “唉.....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得饶人处且饶人。”那虚影刚一落地,便嗒嗒两下轻点地面,整个人如激流般无声无息穿到王侯忠身侧。

    唰!!

    三点剑光成品字形陡然印在王侯忠胸前。

    好快!!

    在场众人谁也没看到这三剑是怎么出手的。只见眼前一花,王侯忠便已经中剑了。

    “好久不见,信娘。”王侯忠却是咧嘴一笑,仿佛见到熟人一般,看着那道虚影。他身上的伤居然只是看看渗出一点点血水,很快便自动愈合。

    “王侯忠??”那虚影闪电般折回,落地站稳。居然赫然是一名满头银丝,皱纹满面的驼背老妪。

    “这是....太...太上长老!!”严沁容第一时间便认出了老妪身份。

    “太上长老!?”王越也是一脸懵逼。“宋师伯!您居然还活着!?”

    老妪微微叹口气,看向不远处的王侯忠。

    “我已经隐居多年,若不是你非要下狠手,想害我师侄性命,我也不会想着再出世掺和。”

    王侯忠笑了笑。

    “看在当年的份上,我让你三招。”他反手从背上拔出刚刚收起的来直刀。

    老妪面色微沉,尽管她功力剑法都已经达到了门派中大圆满境界,当得上宗师之名,但面对王侯忠这等真正纵横武林的邪道大宗师。胜负还未可知。

    不过事到如今,山门受辱,她也不得不战了。

    “叶山剑派,宋信如,请指教!”她轻提剑尖,斜指向下。

    ...........

    ...........

    哐嘡。

    断剑被随手丢弃在地,发出清脆悦耳的撞击声。

    叶山剑派大殿前,宽阔的校场上,太上长老宋信如半跪在地,嘴角溢血,手里紧握着一把断掉的剑柄,浑身发着颤。

    王侯忠神色平静的看着周围倒了一地的叶山弟子。绕了一圈,最后他视线又落在了宋信如身上。

    “这就是你当初的选择?”他哂笑一声,“若是当年你随我一起,拜入南方邪异门,时隔今日,又岂会出现这等结果?

    我当年便给你说过,叶山剑派剑法轻灵多变,看似华丽,但威力有限,就算练到再强,也成就有限。可你不听。”

    宋信如咳嗽两声,吐出一口血沫,没有回话。

    王侯忠微微摇头。

    “这就是所谓的叶山剑法?这就是你所谓的信念和坚持?”

    他缓缓走到校场大门前,望着上方悬挂的牌匾。

    ‘轻灵如叶’四个大字纤细精巧的刻印在白色的木板上。

    “从今日起,叶山剑派,就此除名。”他猛地扬手,一点白光骤然打向牌匾。

    铛!

    白光还在半空中,便陡然传出金属脆响,凭空被一点灰影撞开,飞射到远处地面。

    “看来我不在的时候,山上发生了什么大事啊??”

    一个上身呈倒三角型的高大男子缓缓从山下走上阶梯。

    路胜剪短的头发被风吹得不断翻动,他手握剑柄,双肩宽阔,手臂修长,双眼如同火焰上炙烤的刀锋,危险中带着某种即将爆发的炙热。

    “有两下子,小辈。”

    王侯忠有些诧异,虽然只是他随手丢出的一把飞刀,但这个看起来年纪还不过三十的青年居然能挡下来,光凭那一手暗器手法,就已经足以名列江湖前一百了。

    “看起来你很强啊....”路胜打量了下周围躺了一地的叶山剑派弟子。

    “老夫王侯忠。小辈,你有不错的眼神,要不要跟我一起?落在这种小派只会蹉跎寿数,毫无前途。”王侯忠面带一丝微笑,出言邀请道。

    这个时代,能在他面前坦然自若,毫无畏惧,已经能称得上胆识过人了。

    “你手下多么?”路胜眯起眼来。

    “当然。是这小派的十倍。”王侯忠笑道。

    “想要我加入你,也可以。只要你能接得下我十招。”路胜倒是轻松的笑了。

    “十招?”王侯忠也笑了,“就算是一百招,你若是能破开我一丝皮,就算我输。”

    反正以轻灵为主的叶山剑派,再怎么刺也破不开他的八相金身大成硬功。

    路胜刚刚突破,正要找人试试自己才突破的剑法,现在刚好来了个最好的。

    “正好,我才刚刚领悟本派剑法真谛。”路胜笑了笑,手握紧剑柄。“知道为什么本派牌匾上刻着轻灵如叶四个大字么?”

    “为何?”王侯忠微微一愣,不是剑法轻灵多变的意思么?

    “那是因为....本派的剑法太重,只有练到轻如树叶才算出师啊....”

    路胜缓缓拔剑,众人这才看到他背后的长剑到底是什么。

    那居然是一把光柄就有人头粗的巨型铜锤!

    “别说他不是剑,剑法练到至境,世间万物无一不可是剑。”

    路胜目光温柔的耍了个锤花,手持铜锤斜指地面。

    “.........”

    王侯忠嘴角抽搐了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一众躺在地上养伤的长老弟子更是差点一口气没提得上。

    王越这个传功长老面色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他娘的手里提的是锤吧!那是锤啊!!

    “看我双剑合璧!”路胜说着又从背后提出一把重锤。

    这把更夸张,锤头漆黑布满尖刺,体积差不多是一个脸盆大小。尖刺上还残留着丝丝猩红。

    众人已经无力吐槽。

    王侯忠更是心头无语。这怕不是遇到了个天生神力的傻子?

    他微微摇头。

    “算了,出招吧。”身为大宗师,他说出的话,自然信誉十足,绝不反悔。

    “你确定?”路胜再度问了一句。

    “确定。”王侯忠肯定道,“使出你最强的一招吧,让我来告诉你,你所苦练的剑法毫无意义。”

    路胜再度眯起眼。

    因为不能神魂离体探测,他也不清楚眼前这人具体实力如何,只知道似乎很强。但强到什么地步,他也不知道。

    哗啦,他一把从腰上扯出一根粗壮锁链,将两把锤子连接在一起。

    “既然如此,我便只能用我自创的飞剑之术了.....”

    哗啦一声脆响,他手臂高举,在一群人见鬼似的表情里,狠狠一甩,将两把重达上千斤的巨锤呼呼的拉扯着锁链狠狠旋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