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九十一章 脱身 一
    呼!

    呼!

    两团沉重铁锤在路胜头顶上盘旋成一轮黑灰色虚影,不断传出惨烈的破空呼啸声。

    “!!!??”王侯忠面色狂变,虽然他很强,但不代表他能正面对抗上千斤的重锤以这种高速冲砸过来。

    “接我一招,云雀冲灵!”

    路胜话音未落,一道黑色锤影轰然砸向王侯忠。

    轰!!

    一面石墙凭空炸开倒塌。

    王侯忠千钧一发之际闪身避开,手臂外侧被擦中的地方一阵火辣辣。

    他额头微微见汗,在身为大宗师的面子和自己安危两者之间,他最终还是选择的安全。

    回头看了眼。他眼中瞳孔微微一缩。

    刚才才砸中围墙的黑锤居然不见了。

    “不好!”他急忙回头,但已经来不及了。一阵刺耳的呼啸声迎面扑来。

    他急忙双臂护住身前,整个人缩头驼背。

    轰!

    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狠狠砸中他双臂,王侯忠八相金身全力发动,挡住铁锤表面的尖刺,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他连退十多步,后背狠狠撞在一根石柱上。

    咔嚓。

    石柱表面出现裂纹,显然差点便被撞断。铁锤砸进边缘的一堵围墙,嵌在中间,被路胜用力一拔,狠狠飞出再度朝着王侯忠扫去。

    “凝体!”王侯忠怒吼一声,双臂一张,狠狠抓向飞来的铜锤。

    嘭!

    他双掌居然一下稳稳将巨锤抱在身前。

    “愚蠢!!”路胜挥动另一只黑锤,满是尖刺的黑锤居然在半空中带起阵阵尖锐呼啸。

    轰!!

    黑锤狠狠砸在铜锤表面,巨大冲击力让已经勉强支撑的王侯忠再也支持不住,当场一口逆血吐出,倒飞出去。

    但他这一飞居然不是踉跄后退,而是在半路中脚尖连点,接连卸力。然后右手一扬。

    唰唰唰三声脆响,三道银光飞射打向路胜面部。

    “死吧!!”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打算再收服路胜了,对方压根就是和他一个级数的宗师强者,肉身和力量技巧都已经练到了巅峰,圆润无暇,毫无破绽。

    他几次想要抽身靠近都没办法做到。

    双锤的环绕几乎没有任何漏洞。

    路胜怡然不惧,手上锁链猛地上扬,叮叮叮三声脆响,轻而易举便将飞刀卡住在锁链孔眼中。

    王侯忠避开双锤,再度从怀中抽出飞刀,不断朝着路胜飞射。

    路胜每次想要冲上前去都被飞刀逼得不断躲避,两人一时间打得不可开交,难解难分。

    此时叶山剑派大殿前的围墙山门,不断被数千斤的双锤砸得千疮百孔,一片狼藉。

    原本躺在校场上的弟子和长老执事,都趁机努力将身体挪到相对安全一些的大殿内。

    听着外面不断刺耳的破空呼啸,长老王越和严沁容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殿内没几人死掉,王侯忠从开始就一直手下留情。

    直到后面太上长老宋信如现身,他才激动起来,下手没注意分寸。但一开始,他都忍着没有下杀手。

    宋信如靠在大殿门口,远远望着已经越打越远的王侯忠和路胜两人。

    “那人.....是谁?”她面色带着丝丝震撼,看着和王侯忠都能打得不相上下的路胜。

    大殿内一阵沉默。

    好一会儿,王越才缓缓苦笑。

    “他是陈子罗,是杜峰子一脉的第三位弟子....只是,以前他一直都为人低调,从不争抢什么,没想到.....”

    作为长老,弟子中出现了这等恐怖神力般的怪物,他们居然一无所知,甚至临到绝境,还被这等弟子反向拯救。

    这简直就是丢脸至极。

    宋信如咳嗽几声。

    “那个孩子.....一定要小心引导,否则,一旦走向邪路,怕是后果难料.....”

    “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不负嘱托!”严沁容低声坚定道。

    宋信如微微叹气,只是一想到刚才路胜现身时的那种眼神,那种古怪而又危险的眼神。她便心头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还有掌门....掌门等人到现在都没消息。”王越低声道。

    “难道.....”有人已经朝着不好的方向想过去。

    轰隆!!

    猛然间一声巨响,之后再没有其他杂音。

    众人心下难耐,还能动的纷纷起身来到大殿口,朝远处望去。

    只见一个高大人影一身是血,拖着两个重锤,一步步的走进山门。

    “赢了!!”王越一阵动容,连忙站起身走出大殿。

    其余人也紧跟着出来,众人站在校场上,迎面望着正一步步靠近的路胜。

    “子罗....”王越复杂的看着路胜,“这次,多亏了你,否则我叶山剑派千年基业,或许就毁于一旦了。”

    路胜环顾众人一圈,他身上虽然血多,不过都不是他的,咳嗽了几声,他刚要开口。

    “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何不早点出手!?”忽然一个声音从弟子中愤怒的传出。

    “非要等到我们都死伤惨重,你才舍得暴露你所谓的实力?!”那声音继续道。

    “谁!滚出来!?”宋信如一声厉喝,挥袖一震。

    顿时弟子里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男子一个翻滚,被宋信如挥袖打出针型暗器直接赶了出来。

    “太上我没错!!要是他早点出手,我们何至于重伤这么多人!我弟弟....我弟弟他...本来应该有很好的未来!!”这男子说着说着,竟然当场落泪哭起来。

    宋信如和严沁容王越三人正要呵斥,但忽然一阵凌乱的粗重呼吸声不断从一群弟子中传出。

    三人仔细一看,居然发现几乎大部分弟子都眼圈发红,情绪激动,隐隐带着一丝敌意的看向路胜。

    “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王越咳嗽几声,猛地厉吼道。

    众人沉默下来,但没人回答。

    之前没人提,但此时有了人带头,大家很容易便想到了,为什么路胜直到最后才出手,而不是一开始就出现拦住王侯忠。

    虽然他最后看似是好像才赶到,但之前路胜一直都在派中,只有今天才忽然下山,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还有他那一身实力实在太可疑,区区一个普通弟子,怎么可能会突然有了这么恐怖的一身实力。这完全不合理。

    一时间众人情绪渐渐激昂起来,这次王侯忠伤到的人不少,虽然他没下死手,但不少弟子的伤势都会影响到未来的习武高度。

    路胜看着眼前这群看似激动的年轻人,心头毫无波动。

    他们猜得没错,他确实是原本没打算理会这桩破事,若不是后面王侯忠做得太过分,他根本就没想管。

    就算之前听到山上警哨,他也故意没有第一时间赶到。本来还以为长老们足以应付,却没想到会凄惨到这个程度。

    沉默了下,路胜视线很快便找出了一开始引导众人的那名男子。

    那人正是关绣年。既是掌门爱徒,传言中未来的下一任掌门,同时也是当代弟子中号称实力最强最优秀的精英。

    看着关绣年眼中泛着丝丝血丝,路胜大概是明白了他的想法念头。

    无非是看自己表现太过,生怕抢走了他身上下任掌门的头衔和资格。

    确实,看宋信如和王越三人的态度来看,如果不出意外,他还真有可能因为今日之事,影响到关绣年的地位资格。

    “说啊!!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非要冷血的躲在一边,看到我们死伤惨重,最后才冒出来力挽狂澜,当大救星!?”关绣年没有自己出声,而是示意不远处的自己心腹大声怒吼。

    “或许你还真以为我们会对你感恩戴德吧?我呸!”那年轻男子狠狠对着路胜吐了一口唾沫。

    路胜眯起双眼,看向王越和严沁容三人。

    宋信如是早已隐居了的太上长老,此时也看向有着实权的两大长老,现在掌门不在,就是他们做主。他们两的态度,就是决定现在剑派对路胜的态度。

    王越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可一想到关绣年刚才所说的,他看了眼一旁沉默的严沁容,再看看一脸淡漠的路胜。

    “子罗,你....之前是不是真的...故意晚一些出手的??说实话吧.....”

    他其实也对路胜莫名爆发的这股实力极为怀疑。

    一个原本平庸的普通弟子,突然有一天爆发出让人惊异的恐怖实力,而且还是远超自己的实力。

    这事放在任何一个门派里,都会第一时间怀疑他有问题。

    尽管路胜才出手救了他们。

    但他既然有这个实力,为什么还甘愿隐藏在这么一个叶山剑派中。

    更或者,那个王侯忠,是不是根本就是他引来的?否则他一个邪道大宗师,为什么一开始就处处手下留情?

    就算是和宋信如太上有旧,也不至于会忍耐到这个地步。最大的可能,恐怕不是忍耐,而压根就是忌惮吧?

    路胜失望的微微摇头,看到不只是王越,甚至宋信如和严沁容,都开始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着自己。

    鼠目寸光。

    他原本还想壮大叶山剑派的念头,此时也淡了许多。

    反正陈子罗的因果里只是活得更精彩,对所谓的剑派毫无归属感。

    也就是对师傅杜峰子和师姐宁眉,有点亲近感。至于其余人,压根就是路人甲乙丙。

    毕竟他一个孤儿,当初也是在流浪中被杜峰子收留,从而真正开始习武学剑。而真正有大量时间教导他的,其实还是宁眉这个同脉的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