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百九十二章 脱身 二
    所以整个剑派,对陈子罗真正很重要的,也就是杜峰子和宁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子罗虽然本性是个很冷血之人,但基本的礼义恩德,报复之心,还是有的。

    “算了。”路胜忽然出声,随手把铁锤重新背回背上,将锁链接下来,缠在身上,借助固定好双锤。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我去找师傅和师姐,你们好自为之。”他随意道,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你....!你站住!!你身为剑派弟子,居然就想这么一走了之!?现在正是门派危难之际,你身负门派栽培培养,到了危难关头就是这么回报剑派的!?!”

    看到路胜居然转身就要走,关绣年却是忽然后悔害怕了,要是路胜走了,那邪道大宗师又突然出现,那不是整个山上都危险了??

    “还不赶紧过来保护我们!!”他大声呵斥道。同时不断给王越和严沁容使眼色。

    “哈?”就算是路胜活了这么久,见识过了这么多人情世故,此时也被关绣年的无耻惊住了。

    他当自己还是那个弟子中最强的首席大弟子?还以为他路胜是和以前一样,被他呼来喝去的那些普通弟子??

    路胜转过身,颇为无语的看着关绣年。

    “你是不是....这里有点问题??”他指了指自己脑袋,“还是说,需要我帮你修理一下,让你清醒清醒脑袋?”

    “你!!?”关绣年气血上涌,正要破口大骂。

    呼!!

    猛然间空气中炸开一声尖啸。

    一道灰影凭空爆射,迅雷不及掩耳般狠狠砸在他胸膛上。

    嘭!!

    他整个人惨叫一声,在地面上翻滚十多圈,撞在一块倒下的断柱上,这才停下。

    “住手!”

    “陈子罗住手!!”

    王越和严沁容几乎是同时出声喝止。

    关绣年的一番话虽然难听,但也确实在理,更何况,两人心底还有一个共同的秘密。

    那就是,关绣年,其实就是现任掌门的亲生独子。这也是他们一直纵容关绣年的真正缘故。

    宋信如摇着头,看着眼前这一幕,之前王侯忠的话,没有让她灰心。但现在王越关绣年等人的态度,却是让她她彻彻底底的,对现在的叶山剑派,完全失望了。

    几十年不出,原来的剑派,居然已经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一时间宋信如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望着这个自己奋斗了一辈子,付出了一辈子的地方,她胸口仿佛有股难以言喻的憋闷堵在心头。

    众人一阵惊呼中,分出几人连忙上前扶起关绣年,见他胸前全是血,面如白纸,居然当场昏迷过去。

    而将他打晕的,居然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灰色石块。

    “你疯了!陈子罗!对同门出手,你难道忘了你师傅杜峰子对你是怎么教导的!?”王越心头急切之下厉声呵斥。

    “今天之事,我会向你师傅如实汇报,我倒要看看他这个四脉...”“再说一句砍死你。”

    声音戛然而止,路胜直接打断王越。

    这下就连严沁容也微张开嘴,愕然的盯着路胜。

    王越颤抖着嘴唇,心头的怒火积蓄上升,随时可能喷涌而出。

    他成为长老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有弟子敢这么对他说话。

    可那股不似虚假的杀意确实也让他浑身发颤,根本没办法继续出声反驳。

    “好了,就这样吧,从今天起,我陈子罗宣布脱离叶山剑派。随你们怎么好了。”路胜随意道,转身带着锁链和铁锤大步走出山门。

    身后一众叶山剑派弟子看到他人影迅速远离,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之前没反应过来。一时激愤,等现在回过神,他们才想到,万一刚才路胜一时想不开发飙发狂,那他们就真的麻烦了。

    路胜一路下山,才走到一半,迎面冲来两个窈窕身影。赫然是才赶到的何处软和何处香。

    “陈大哥,你不是上山查看情况了么?现在怎么样?”何处香疑惑的大声问。

    何处软也同样视线落在路胜身上,带着浓浓异色。她注意到了路胜身上绑着的锁链和背上背着的重物。

    “子罗哥,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她迅速问。

    “没什么,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是被逐出叶山剑派了。”路胜面无波澜道。

    “什么!!?”X2。

    两女几乎同时间惊呼出声。

    这刚刚还是在回返支援门派,现在就突然说是要被逐出,这转折太大,以至于两人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现在我要走了,你们让开吧。”路胜平静道。

    “你要去哪?”何处软惊讶之后,随即也反应过来,路胜绝不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看来极有可能是真的。

    “先去找到师尊和师姐,至于其他,再说吧。”路胜虽然心头一惊初步有了一些打算,但自然不会随便给何处软说。

    “可惜....那好吧,这个给你,祝你一路顺风。”何处软和路胜相处这段时间,感觉这人其实不错,两人这段时间也有了些许交情。

    她索性扬手丢出一个药包。

    “里面装了疗伤的内服外敷药粉。还有急用的包扎带之类。”

    路胜接住点点头,不再说话,从两人身旁擦身而过,快步往山下走去。

    何处软目视着他的背影,心情略微有些低落。毕竟还算是合得来的朋友。

    “怎么?姐你还真看上他了?”何处香诧异道,

    “只是有点心情无奈罢了。”何处软微微摇头。

    “那我们还去叶山剑派么?”

    “不去了,回去吧,爹爹又要等急了。”何处软不知道怎么的没了心情,索性转身朝着来时方向走去。

    何处香吐了吐舌头,知道姐姐心情不好,不敢多说,赶紧跟上去。

    叶山剑派惨遭袭击,但在隐居多年的太上长老出关下,勉力成功击退邪道大宗师王侯忠。

    很快这则消息便在江湖上流传出去。

    而王侯忠受伤离开叶山的行踪,也被一些江湖人远远看到,一时间这个消息也得到了不少证实。

    只有其中少数人才知道,真相其实是一个叫陈子罗的支脉弟子,力挽狂澜,正面击退大宗师王侯忠。

    但这个真的消息传出去,反而因为太过乐虎国际国际官网而没人相信。

    不久之后,反倒是叶山剑派公开声明,弟子陈子罗因叛门行为,被除去剑派弟子资格,不再是叶山剑派正式弟子。

    ****************

    ****************

    距离叶山千里之遥的广运州,明珠府内。

    夜晚时分,才收割的麦田里,大群的民众正点燃堆积的麦秆。

    大火冲起三米多,一大群人围着火焰手拉着手载歌载舞。

    一旁有人自主的拿着手鼓和树叶之类的东西配乐,有人大声高歌,小孩子们追来打去,兴奋的从一个帐篷跑到另一个帐篷讨要零食。

    黄真斜靠在麦秆堆上,看着师弟师妹兴奋的加入庆祝丰收的歌舞人群里,心情也颇为不错。

    他身边摊开一块灰布,上边放了一些糖饼核桃瓜子和水果。这些都是热情好客的当地土人奉送的。

    自从从武当离开后,他便彻底的放开身心,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两个师弟师妹,也是受不了武当里那人的压迫,索性跟他一起出来成了叛门黑户。也同时被归入了所谓的邪魔道。

    这次他们来这里,也是为了调查附近传闻的一个遗迹。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一些当初那个案子的线索。

    而且,还有一个消息,据说邪道大宗师王侯忠,已经在这里重建了邪异门,同时召集九门十六道汇聚,共商邪道盛事!

    不远处的篝火越烧越旺,人群越发喧闹,黄真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环顾四周,按照他收买的情报消息,具体的会面时间就应该是今晚才对。

    怎么周围压根就看不到什么江湖人?

    忽然他耳朵微动,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声。

    黄真精神一振,猛地起身,悄无声息的朝着远处黑暗冲去。

    人群飞快在他身侧掠过,不过短短片刻,他便已经远离人群篝火,来到一片空旷的收割后的麦田。

    这片麦田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这些人的每一个都距离其他人起码有数米远。

    黄真晃眼一看,看清这些人的瞬间,他心头也是狠狠一颤。

    在场的这些人,一个个几乎没有庸手。全是武林中有名有姓的邪道高手。

    他们中有的是从各大门派叛门而出的天才,有的是师从邪道魔道的天生武者。

    还有自学成才的民间凶徒。

    “虽然大家都同意,按照大宗师之意,以东南西北划分,可若是某一面找不出什么有份量之人,那就别怪我们人面鹰兄弟不讲道义了,出手争夺了。”黑狐的众人里,一个身材瘦小的黑影忽然出声嘲讽道。

    “我们大家都各有分工,既然现在南面没什么合适人选,不如由我们北面的诸位豪杰分出几位,统管南边的。”有声音补充道。

    “北面有双河虎甄青虎坐镇。加上十三道的诸位豪杰,应付正道不在话下。”

    “东面有九尾蝎前辈率领四大门镇守,对付少林那帮秃驴,只要宗师不在,同样不成问题。”

    “唯独南面和西面....嘿嘿。”一个尖细的声音在黑暗中冷笑。“我看,如今也只有请红魔刀前辈移驾,统帅三道五大门,才有可能挡住峨眉那帮娘们。”

    “放屁!我等临湖门第一个不服!!”

    “红魔刀虽强,但那是北面的名声,在南边可不一定好使。”

    “没事,让他老人家来试试,看镇不镇得住,若是镇不住,别怪我等不给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