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章 遗迹 二
    从青汊宗回来,路胜便一门心思的钻入了研究传送阵法上去。

    他曾经在奥法世界,拥有过类似活化术的神奇法术,也活化过一扇传送门,并让其到处抓捕自己需要的强者。

    所以对于传送阵这一块,路胜对其的了解几乎是透彻性质的。

    在数天时间的辛苦钻研后,路胜终于和班赛一起,布置出了一个能最大程度稳固世界通道的特殊传送阵。

    然后以这个传送阵为核心模板,大规模复刻,之后再将复刻的传送阵,大量分发到瞬影星各处重大城市。

    做完这一切后,路胜才重新开启降临法阵,一头钻了进去。

    当然这一次,他不是为了降临小世界,而是去另一个地方。

    ........

    ........

    一片漆黑的模糊空间中。

    路胜凭空飞行着,朝着空间深处射去。

    朦朦胧胧的红雾缓缓飘过,不知道飞了多久,忽然前面雾气深处,缓缓浮现出一座悬浮着的巨大战堡。

    这战堡通体残破,整个陀螺型的身躯到处是破口和脱皮,一些地方甚至缺失了很大一块。

    路胜看到战堡后,加快速度飞去,很快便轻轻落到其中侧面的入口处,缓步走进其中。

    顺着入口往里走了一段距离,借着宝石明珠朦胧的微光,路胜很快到了战堡中央的存灵厅,这里是专门保存从奥法世界追随他而来的所有仆从们。

    要知道这个魔影战堡可是容纳了大量追随路胜的神孽,七彩龙一族,以及三族联军高层,和宣誓效忠路胜的邪神们等。

    其中任何一个生物走出来,都是绝对的强者。

    这样一股势力,若是真的能降临各界,绝对是对路胜的极大帮助。

    检查了西诸多仆从生命状态,路胜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在这片空间,时间已经停止了流动,这里的时间轴完全是独立的,或者说根本没有时间这个概念。

    所以战堡内所有生物完全处于一种停滞状态。

    只有完全自成一界的虚冥天魔路胜,才能自如的进出行进。

    “如果实在不行,这里也可以作为临时的停留空间,可以暂时性的将瞬影星上的众人拉进来。”

    路胜动作奇快的开始在这里布置传送法阵,不过这里的传送法阵完全只能依靠他本体的力量驱动。

    任何能量晶石,在这里都处于停滞状态,完全没办法用于阵法。

    唯一能流动的,只有路胜本体的能量。

    布置好阵法,路胜开始简单修缮整个战堡。

    时间静止状态下,不管他花费多久,出去后,都是他进来时的那一瞬间的时间。

    所以他完全可以在这里从容布置更多。

    战堡的修缮,花费了路胜大概十多天的时间,他利用冥炎直接将整个战堡重新彻底的熔炼了一遍,把表面的漏洞缺口全部堵上,然后利用战堡内本身携带的一些兼容性强的材料,融化后覆盖上一层。

    这样整个战堡很快便焕然一新。

    处理好这一切后,路胜才定下心来,开始仔细查探这片空间。

    当初草草的冲进来,还没来得及细看这里,便急着返回天魔界。

    现在既然要将这里作为真正的大本营,就必须彻底弄清楚这个空间的寿命和威胁程度。

    路胜离开战堡,选定一个方向猛地飞射出去。

    嘶!!

    低沉的黄色地气破空声,不断在这片静寂的空间中激荡。

    路胜整个人包裹在暗黄色的光晕中,全速朝着空间的一个方向疾飞。

    战堡在他身后从大变小,越来越小,直到彻底看不见轮廓。

    路胜双眼凝神扫视着周围状态,神魂力最大程度的发散开,扫描着周围所有状况。

    他如今的神魂力,如果全力发散,可以分散覆盖方圆上千万立方米的范围。

    如果仅仅只是覆盖平面铺开,他可以覆盖一个星球那么大,但要探测立体方向,上下左右四方全部一点地方不能漏,这个难度就太大了。

    上千万立方米,听起来很大,但实际上算起来,也就是横竖上下左右两百多米的圆球直径范围。

    在这个直径两百多米的圆球内,路胜甚至可以精确到夸克层面,监控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

    但更大就不行了。更大虽然可以粗略的检测表层,但达不到这种层度的精确。

    路胜并不需要那么宽泛的检测,他现在需要的是彻底弄明白这个空间的状态是怎么回事。粗略探测,当初他就探测过,只发现一些尘埃和水。其他什么也没有。

    一路疾飞,前面依旧完全看不到尽头。

    路胜回忆起最初刚刚进来时,这里的情况。心头隐隐有些猜测。

    但此时飞行探测,他才实实在在的证实了这一点。

    “这个空间,在扩大...”终于,他缓缓停了下来。在一片朦胧的红雾面前,伸出手轻轻摸了摸。

    红雾后面是一层如同玻璃一样的冰冷光滑薄膜。

    路胜稍微用了用力,薄膜纹丝不动,极其坚硬。

    他左右打量了下,在右侧斜上方,有着一团深红色的雾气,雾气内部隐约有着什么东西在盘旋转动。

    路胜心头一动,往上加速飞近,靠近那团红雾。

    噗,他直接冲入红雾,周身地气护住全身。

    翻滚的红雾在路胜身旁不断涌动,一开始很浓,之后迅速变淡,越来越淡。

    噗嗤!!

    猛然间,周围的雾气突然消散,路胜前面豁然开朗,仿佛一下冲入了另外一片空间。

    头顶是灰白的天空,没有云,没有太阳,只有一片暗淡的死灰色。

    脚下是一片广袤无边无际的黑灰色城市。

    这城市十分怪异,从上空往下看,就像是无数乱七八糟金属垃圾在一起形成的垃圾堆。

    很多地方斜刺里突出来一根根尖刺和尖锐的角,所有的建筑都是金属和黑色巨石修建而成。

    少数细微的边角可以看到漫长岁月留下的古老痕迹。

    路胜深吸一口气,这里居然还有空气,不过里面的成分是一种对普通人有剧毒的冰冷物质。

    “一个死气沉沉的世界?或许是这个空间遗留下来的曾经的遗物。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空间,应该是才宇宙毁灭后,重生的一处全新时空。

    这一片,或许是上个纪元残留下来的文明产物。”

    路胜伸手弹出一点地气,看着黄色的地气在半空中迅速凝结成一枚黄色水晶球,悬浮在半空中,开始释放橙黄的光晕。

    他这才往下俯冲,飞向地面那座庞大无比的黑色城市。

    呼...

    一阵气流随着他的俯冲,缓缓降落冲刷开地面的黑色灰尘。

    路胜慢慢站到一处庭院中间,左面是一扇圆拱形的高大精致石门,右面是一条通往黑暗深邃建筑物内部的露天通道。

    他走到大门前,伸手轻轻推了推。

    轰....

    石质大门缓缓被推开。

    一股阴冷的气流缓缓随着门的敞开,四处散去。

    门后是一座宽敞精致,墙上有着大量雕花和怪物雕像的空旷礼堂。

    礼堂正对着大门的方向,是一片往上延伸的宽敞阶梯。

    周围没有照明,只有天上破漏的天花板投射下几道灰白的光柱。

    路胜注意到,阶梯右侧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跳动。似乎是什么灰白色的光晕。

    他眯了眯眼,缓步朝前靠近一些。

    哧!!

    陡然一道黑色镰刀从头顶狠狠斩下。

    路胜猛地抬手。

    铛!!

    手臂和镰刀撞在一起,之间炸开起黑色灰尘一样的粉末,到处飘散。

    黑色镰刀再度消失。

    路胜一个后撤,急速避开另一把从左侧斩下的巨型镰刀。

    镰刀落空后,狠狠斩入地面,却仿佛幻觉一样,丝毫没有触碰到实体,凭空消失。

    “找死!”路胜伸手一抓。手臂涌出大量地气,在其皮肤外形成巨型利爪,对着周围狠狠一抓。

    嘭嘭嘭嘭!!!

    接连不断四声脆响,空气中凭空炸开四团黑烟。那不远处的白光也自动溃散消失。

    一切又再度恢复平静。

    “居然连我的神魂也感应不到踪迹.....”路胜左右扫视一圈,加快脚步朝着阶梯走去。

    一路顺着阶梯走上二楼。

    一个巨大的银白十字架,静静的矗立在楼梯口正对面。

    十字架上满是血污,边缘有磨损的古旧痕迹,面前地上还摆放了一些类似是祭品的东西。

    路胜打量了下十字架,朝左右两边看去。

    两侧都是漆黑的正方形回廊,回廊两侧有着密密麻麻的紧闭房门,似乎有很多房间。

    其中一个房间门上贴着一张类似纸一样的薄片。

    路胜缓缓走过去,走得近了,他才看到那挂着纸片的房间,门是虚掩着的,露出一截缝隙,可以看到里面。

    缝隙里的房间,窗帘处正站着一个身穿白裙,暗金色长发的窈窕女子,正背对着他,望着窗外一动不动。

    路胜看了眼女子的背影,伸手捏住纸片扯下来。

    上边用纤细的字迹写了一行字,不过用的语种文字路胜并不能看懂。

    收起纸片,路胜再抬头,却看到窗帘处的女人不见了。

    他皱了皱眉,再度将纸片拿出来,仔细看了看上边的材质。

    “似乎是某种皮质。”

    忽然路胜心头一动,将皮纸拿起来,轻轻在中央戳了个洞,然后从正中的这个小洞,朝着房间方向看去。

    果然,从小洞往外看,房间里那个女人依旧站在窗口,风从窗外吹进来,不断扬起她的裙摆。

    透过纸看到的景象是不同的?

    路胜若有所悟,顿了顿,开始拿着纸张缓缓朝其他方向查看。

    看向走廊深处时,他赫然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小裙子的小女孩,正静静的站在回廊尽头处看着自己。

    小女孩留着披肩长发,眼窝发黑,皮肤惨白,远远的望去,两侧房间内透射出来的一点点光亮照射在她身上,反而增添了几分若有若无的死寂。

    路胜放下皮纸,眼前回廊顿时什么也没有。

    再拿起皮纸,回廊里的那个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距离他只有三扇门的位置。剧烈他很近很近。

    再放下皮纸,眼前依旧什么也看不到,神魂也感应不到任何东西。

    沉默了下,路胜再度拿起皮纸,从破洞往外看去。

    小女孩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缓缓仰头看着自己。近在咫尺的带着裂纹的皮肤,足以让任何人都心头发怵。

    路胜忽然微微一动,拿着皮纸看向房间,房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那个白裙女人同样正竟在咫尺的站在门口,灰黑色的眼窝静静的看着自己。

    忽然,女人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啊!!!

    一声尖锐至极的恐怖尖叫声中,路胜透过破洞,看到女人和小女孩几乎是同一时间朝他猛扑过来。

    .........

    .........

    十分钟后。

    路胜一手拖着一根绳子,绳子后面捆着一大一小两个昏迷过去的白肤女孩。

    两人满身是血,双目紧闭,脸上还残留着极度恐惧的神色,仿佛昏迷前看到了某种极其恐怖的景象。腰部和四肢到处都残留着被殴打的骨折痕迹。

    “应该是这里啊....”路胜看了看皮纸上的符号,根据他刚刚得到的线索,这上边的字迹其实是某种符号,只要找到对应符号标记的房间,就能得到关于这里的一定程度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