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零二章 神通 二
    盘坐在岩浆河边上,路胜还是第一次把视线注意力投注在其他地方。

    他将武德法袍拿起来,上上下下仔细查看。

    很快他便在这法袍上发现了一些奥妙。

    法袍的每一块鳞片上,都布满了无以计数的细密符纹,这些符文之间,每每相隔不远,就会有一颗颗类似砂砾的红色晶体镶嵌在其中。

    可以看出,这是一种极其完善的嵌套卸力阵法。

    能够将外来的力量通过层层叠叠的鳞片阵纹,分散开来,然后涌入晶体中,彻底释放,从而达到削弱攻势的作用。

    “只是,这上边的阵纹和晶体数量也太多了吧...”路胜这是第一次见识虚冥级别的强悍装备。

    但让他心惊的是,这一件法袍上,光阵纹鳞片就有数千万之多,而每一块鳞片上,全是如同病毒一样细小的无数阵纹和晶体。

    本来鳞片就已经小得几乎看不见了。而鳞片上的阵纹和晶体,更是连路胜穷尽目力和感知,也才勉强看清上边的奥妙。

    “难怪无法复制,只能用天然材料粗加工....这种工艺,就算能制作出来,需要的耗时和精力也太多太多了...”路胜放下法袍感慨。

    “我如今的实力,已经到了极其庞大的程度,这种级别要想短时间内得到大幅度提升,难度很大。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实战,分为武艺肉搏和神通术法两部分。我的肉搏能力已经到了极限,神通术法却还有不小的挖掘潜力。”

    路胜很清楚,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在靠天赋吃饭,对打起来向来都是上去硬杠,招数翻来覆去都是屠灵灭星,神威或者是瞬灭拳术。

    而这些其实都是武艺肉搏类别。

    神通术法他一直都是用来辅助。

    但他很清楚,自己体内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神通异力。这样的力量,很多时候甚至连他自己都感觉恐怖和震惊。

    特别是一直闲置着的心相世界。

    堂堂虚冥天魔最强的依仗,居然被他拿来当清扫炮灰的普通术法用。

    这次,他就是要将自己强大的神通术法天赋挖掘出来。而如何利用,他心里也已经有了腹稿。

    心头一动,路胜身下缓缓弥漫开一股黝黑的波纹,原本通红泛黄的地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染成了黑色。

    大量黑色缓缓荡漾着,如同粘稠的湖水。

    咕噜咕噜....

    忽然一阵细微的水流气泡声中,一只硕大的足有十多米长的黑鹤头颅,缓缓在路胜身前浮出。

    黑鹤没有彻底浮现,仅仅只是露出一个头顶和两只猩红色的眼睛。

    这是千神,路胜感悟透彻轮回之灵时,神魂具现化的强大形态。

    实际上巨鹤千神就是他的神魂,神魂就是千神,只不过是不同的形态罢了。

    “巨鹤千神有着最完美的强大肉身,对各方面能量也有极强抗性,比起我用本体实战神通法术,威力绝对要强出许多。

    如果我能够以千神的形态释放神通法术,那么威力绝对会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至于神通,路胜也挑选了一样非常适合千神的。

    他从自己这么多次降临里,筛选出一个术法并不难,难的是,他需要选出最适合千神的。

    路胜心头一动,整个人缓缓下沉,沉入黑色湖水中。

    很快黑鹤千神缓缓也跟着沉入黑湖。

    路胜在周围一片漆黑的黑暗里闭上双眼,他决定自己推演一个术法出来,成长到这个程度,他不能一直依赖深蓝,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感悟和部分。

    “千神的抗性和我本体的抗性一样,所以真正需要做的,是扬长避短,发挥长处,也就是发挥水,火,毒,方面的优势,增强其他方面异种能量的抗性。”

    路胜脑海里飞快转动着,大量的武道神通术法知识在他心底不断激荡筛选。

    一个模糊的神通轮廓逐渐成型。

    这片黑湖,其实就是千神的体内。

    千神是神魂感悟轮回之灵所化,但一旦化为千神后,它便不再是神魂质地,而是通过特殊的轮回之力,转化为一种半实体的形态。

    路胜此时等于是和千神合而为一。

    “以我全部的感悟。”

    “以我一生之武道!”

    “以我通天的智慧!”

    “以我无敌的资质!!”路胜张开双臂,情绪激荡,一时间有感而发,浑身骤然浮现出大量暗金色丝线。

    这些丝线密密麻麻飞射出去,开始在黑湖中不断蔓延飞射。

    短短片刻功夫,暗金色丝线便彻底占据了整个千神巨大身体。

    “开始吧!!愤怒之海潮!!”

    陡然间,以路胜为中心,整个黑暗空间内,猛然激荡起一层层暗金色波纹。

    一圈圈的波纹越来越亮,越来越密,很快便连成一片,彻底形成一轮暗金色圆盘。

    圆盘上疯狂闪现出无数路胜掌握的所有符文神纹。

    大量神纹符文闪烁了一阵后,开始急速收缩,凝聚出一把漆黑色修长纤细的精致长剑。

    “剑?”

    路胜睁眼看向自己面前的长剑。

    剑刃是漆黑闪烁的黑色能量,剑柄是黑鹤尖锐的喙,一左一右刚好两只尖喙。

    无数细密的蚂蚁一样的符文符号在剑柄周围环绕悬浮转动,闪烁着淡紫色的荧光。

    “这是....”路胜伸手试图去抓长剑。

    轰!!

    刹那间长剑爆炸,大量黑色电流混杂着紫色光点四处飞溅,巨大的冲击力炸得他面色一变,赶紧往后撤出数百米。

    好在黑暗空间体积极大,千神作为能毁灭一颗星球的庞大存在,体积也是对应的极为庞大。

    当初就已经有上千米之巨,现在更是膨胀到了数千米。内部有足够大的空间消化这股爆炸。

    “失败了么.....”路胜重新回到刚才位置,感知了下之前残留的能量爆炸痕迹。

    “果然,单纯的粗暴堆砌,得来的神通结构极不稳定。而且大量能量都浪费在相互冲突抵消上,没办法发挥出最大威力。

    必须要一个合适的能量架构体系,才能彻底发挥最强力量。”

    “那么,我需要的能量架构....是什么?”

    路胜再度闭上眼....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渐渐的,一丝丝一缕缕的黑雾开始在他身上凝聚而出。

    黑雾越来越浓,越来越密,渐渐凝聚成实体。

    那是一副黑色泛着紫意的狰狞铠甲,头盔和双肩都有着牛角一样向上弯曲的尖刺,面甲像是笔直长条状的坚硬金属。

    脖子两侧突出两块如同衣领的尖锐金属,这两块金属远远高于头部,边缘有着古老而神秘的复杂神纹。

    最让人感觉诡异的,是他的左臂化为了三只巨大狼头,狼头的脖子连接在一起,刚好和路胜的手臂衔接。

    右臂化为一头扭曲漆黑龙兽,龙兽的尾部连接着路胜的小臂。

    咔嚓。

    一声脆响下,路胜的身后缓缓张开一对漆黑满是金属羽片的巨大翅膀,那是黑鹤千神的巨大羽翼。

    “快了.....快了....我感觉到了....”

    路胜闭上双眼,神魂深处隐隐涤荡着某种最初的冲动。

    那是比生存**更原始的,来自于无数次轮回深处,隐藏的原初之欲....

    咕噜...

    一阵黑色的气泡从他脚下升腾起来。

    路胜整个身体缓缓上升,腾空而起,他的双腿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粗大健壮的狰狞巨尾!

    巨尾轻轻一摆,他整个人张开双翅,大量黑色能量流急速汇聚到他身前。

    而同一时间,一团灰色的混沌光球,缓缓在路胜身前凝聚而出。

    三颗狼头张嘴吐出一道道冰蓝色寒流,冲入光球。右臂的龙兽也不断喷出一口口紫黑色火焰涌入其中。仿佛在修正其中平衡稳定。

    光球缓缓颤动着,越来越大,越来越不稳定。

    同一时间,路胜粗糙坚硬的狰狞鳞片,也开始感受到某种巨大的庞然的能量颤动。

    火焰,寒流,以及大量其他种类的强大能量,按照一种诡异的比例混杂在一起,形成一团灰色的西瓜大小球体。

    “就是这个!”路胜知道自己想要的终于达成了,他的神通术法极多,但真正能发挥自己全部威力的,只有这个灰色混沌球。

    而要想凝聚出这团灰球,他必须将自己的本体变形成最能发挥神通术法的形态,也就是现在这种怪异狰狞的恐怖形态。

    如果说之前的那种三面多臂形态,是最适合肉搏的状态,那么他现在这种状态,就是最适合术法神通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所有术法神通都能发挥百分之两百以上的威力,而且最终的灰色球体,也是只有这种形态才能凝聚。

    至于那团灰球,虽然只是刚刚凝聚出的一小团,但其中的属性,却是极其恐怖的回归原初,破坏一切结构。

    要知道任何生物事物的形态,都是经过无数年的进化最终得出的大自然成果,而回归原初,也就是将生命退化成器官,器官退化成组织,组织退化成血肉细胞,细胞退化成各种更细小的源生物,直到彻底退化成最基本的组成元素。

    这就是路胜通过虚冥天魔最强的天赋,心相世界,所推演出来的终极术法。

    通过幻觉、催眠、能量诱导、能量冲击等等无数方式手段,瓦解对方体内所有细胞的凝聚力。

    可以说,在看到这团混沌灰色球体的同时,攻击就已经开始了。

    因为视觉本身也是一种攻击手段。

    “进化的反面,是退化.....”路胜注视着眼前的灰色球体,“进化和退化,两者是维护一切生命最终的圆环。”

    “进化是得到,退化是舍弃。”

    “进化是凝聚,退化是分离。”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叫原初之光吧。回归一切原点之光!”

    路胜右臂的龙兽猛然咆哮一声,朝着灰球一口咬去。

    灰球在龙兽口中骤然大亮。

    轰!!!

    一道灰黑色的光柱轰然从龙兽口里喷射而出,射向黑暗中的极远处。

    光柱破开黑湖,穿透地下洞窟岩壁,射向星空深处。

    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彻底粉碎,化为最原始肉眼不可见的无数颗粒。

    原初之时,世上本没有能量与物质之别。

    有的仅仅只有混沌一片。

    圆形空洞的最深处,路胜仰头望向外面灿烂的星空,忽然心中若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