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零六章 临头 二
    呼!

    路胜手里一空,罗琳再度消失。

    嘭!!

    又是一声闷响,路胜转身一道鞭腿,正中刚刚现身的罗琳腰部。抽得她狠狠飞出去撞在门板上滚落下来。

    “没用的....”路胜缓步走近。

    忽然一把菜刀高速呼啸着从他身后飞来。

    路胜微微一歪头,菜刀擦着他的头发狠狠斩入面前的墙面。

    他再一看面前,果然,罗琳又不见了。

    回过身,罗琳正站在厨房门口,手里抓着一把金属叉子朝着他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忽然路胜心头一跳,他猛地低头,一丝黑气从他身后呼啸刺来,刚好从他脑袋正上方掠过。

    如果他刚才不低头,那么这一丝黑气就会正好射入他后脑。

    再抬头,路胜看着那一丝黑气正好飞到罗琳受伤的伤口,附着上去,很快化为血肉,愈合伤势。

    “这他么怎么打!?”对方有着超自然力量,打不死,他只能用普通人身体。

    而且经过刚才的大动作对抗,现在的他已经有些气喘了。显然杰克的体力根本不足以支持这么多的对抗消耗。他算是体会到以前那些和他对杠的对手感觉了。

    不过出乎他预料的是,对方并没有再扑上来。而是静静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缓缓的,罗琳的嘴角再度带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呼!

    这一次眼前再度一花,路胜彻底失去了罗琳身影。

    而同一时间,他的耳朵也渐渐浮现出其他各式各样的重重声音。外面汽车的喇叭声,楼上楼下隐约的小孩哭闹声和老人咳嗽声,偶尔间或夹杂着的一些猫狗叫。

    大量声音如同被按了启动键,突然一下全数爆发出来。

    路胜随手握了一把菜刀,仔细查看了下周围,这一次罗琳确确实实没有再出现了。

    走到厨房门口,他左右看了看走廊,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客厅里也一片安静。

    路胜缓缓舒了口气,走进客厅开始查找可能留下的线索。特别是之前那种圆蛇眼一样的符号。

    不过符号没找到,他在客厅的一个小壁橱内,翻找到了一本红壳的小册子。

    上边写着厨房用料心得。

    翻开看了看,全是每天做菜的一些经验心得,还有各种菜式的用法用量。

    ‘牛油果四分之三,螺丝面一百一十克,荷兰豆一百克,芦笋一百克,橄榄油三勺,胡椒粉少量...’

    各式各样的菜式用料都记录在上边,看得出上面的字迹颇为潦草,但还是能感觉出一丝细致感,应该就是罗琳的笔迹。

    路胜缓缓泛着小册子。忽然他动作一顿。

    册子中间一页上夹着一张照片。

    他将照片抽出来看了看,上边是罗琳和丈夫杰恩的合影。

    两人站在温暖的海滩上,罗琳的手环绕在杰恩的脖子上,脸上洋溢着灿烂幸福的笑容。

    定定的看着照片,路胜忽然不可抑制的想起了自己,想起了陈芸熙...

    “或许...如果不是跟了我,芸熙依旧作为一个普通人,还能过得更好点吧....”他收起照片。想到了陈芸熙在事故里丧生,心头便有种说不出的感触。

    继续翻看小册子,下面依旧是一些各式各样的菜式记录。

    翻着翻着,忽然他微微一顿。

    ‘你感受过孤独吗?’

    小册子上,在一堆菜式之间,突兀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路胜盯着这句话看了半响。

    继续往后翻,他再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

    不过从这句话来看,罗琳有问题,应该是很早就有迹象的了。

    揣好小册子,路胜又仔细翻了翻,再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他又进了凶杀案现场的卧室,卧室里早就被警察侦探搜刮得干干净净,什么东西都没留下来。

    路胜警惕的翻查了一遍,最后确定没有任何东西,这才缓缓退出卧室。

    小心翼翼的回到出口处的走廊,路胜扭开门把手,走了出去,反手关上门,他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缓缓下楼。

    走到楼梯拐角处时。

    咔嚓。

    忽然罗琳家的房门一下传来声响。

    被反锁了!?

    路胜心头一凛,抬眼看了看房门方向。依旧没有丝毫动静,仿佛刚才他听到的声音只是错觉。

    深吸一口气,他加快脚步走下楼,来到杰克家门前,掏出钥匙试图开门。

    但钥匙插进去扭了扭,里面居然也反锁了,而且是从内往外反锁。这种锁法根本没法从外面开。

    路胜心头已经有些感觉不对了,他想到刚才自己上楼时看到那个和杰克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开门走进杰克家,他心里便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正要抽出钥匙,他忽然最后扭了扭。

    咔嗒。

    锁开了。

    路胜微微一愣,随即往外拉了拉门,门明明开了锁,但门板却不怎么拉得开,就好像.....就好像里面有人在用手死死拉住把手,不让门打开一般。

    路胜用力拉了几下,门缝都已经被拉开了手指那么宽,却似乎有人在和他角力一样,再拉就拉不开了,反而还在缓缓被拉回去。

    他忽然停顿下来,隐约听到了门内侧细微的呼吸声。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路胜沉声问。

    没有回答。

    门那边只是沉默。

    路胜隐约感觉到有着一丝莫名的熟悉。这种熟悉感,似乎是他曾经在什么地方感受过,或者说看到过类似。

    想了想,他果断松手,任由房门咔嚓一声关拢。

    转过身,他噔噔噔噔的迅速下了楼。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走去。

    这地方已经不能呆了。

    他仔细感知这个世界的规则,这里的规则之严密,强度压制之大,简直根本就不像时间流速大的低能级世界。

    甚至可以说很多规则几乎和天魔界差不多,无论是强度还是严密性,这个世界的规则都远远不是以前降临的那些世界能比。

    走在大街上,路胜目光低垂,不时的扫过身旁走过的路人。

    说笑的情侣,恩爱的夫妻,停在路边的马车,墙壁上乱七八糟的彩色涂鸦。

    还有一些地方用细绳挂在街道上方的英国国旗。

    “这里是伦敦....但不知道是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个伦敦。”路胜仰起头看了眼那些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小国旗。

    他加快脚步,很快街边驶来一辆微微有些旧的马车,他上前拦住,一步跨上去。

    “先生?去哪?”车夫扭头问。

    路胜想了想。

    “都琼斯七十三号。”

    “好的,坐稳了。”

    马车缓缓驶动。

    路胜背靠在车座椅上,这时才彻底放松下来。一真正松懈下来,他才感觉全身肌肉一阵酸痛,手臂,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重得不行。

    而且肺部也是火辣辣的,手肘和小腿应该都肿了,没有经过长期的格斗训练,抗击打训练,杰克身上的肌肉和皮肤都远远没有专业人士那么坚韧。

    这种普通人的皮肤,稍微大点的力量就会撞出淤青。

    “太弱小了....必须尽快开始变锻炼起来!”路胜吐了口气,真是太久太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全身酸痛的感觉了。

    他尽量的背靠座椅上,让自己腰背能尽可能的多依靠东西。

    都琼斯路七十三号,正对面就是伦敦警察局。也是他平时上班的地方。

    一般他们坐马车,都是说这个地址,而不是直接说警察局。

    一方面是有些些许的避讳,另一方面则是警察局对面有着专门的附属员工宿舍。

    家里没法住,他现在也只能先住自己对应的员工宿舍,暂时将就一下。

    “家回不了,身上钱可就不够了...”路胜摸出杰克的钱包,在里面翻找了下,还剩十三英镑加一些零钱。其余的钱都放在家里的衣柜内抽屉,现在回不去,可就没办法取出来用。

    “现在一丝地气都调动不了,也没法打开覆海珠,里面准备的金条珠宝什么的一个都拿不出来....看来只能靠自己了。”路胜颇有些无奈。

    马车缓缓前行,约莫十多分钟后,缓缓停在了一栋棕红色砖瓦的方形建筑前。

    建筑物门口还有穿黑色制服,带着高帽子的警察在巡逻,他们腰上锃亮的皮带上别着警棍和手枪。一个个留着或多或少的小胡子,神情趾高气昂,带着权力机构特有的肃然和俯瞰。

    路胜扫了眼,付了钱跳下马车,朝警局大门走去。

    这个年代的伦敦警察,可不是之后法制健全许多的时期,这时候的权利机构,警察权利之大,远非日后的警察能比。

    路胜从杰克的记忆里得知,最近警察厅上边正在改制,似乎是要配合全国性质的司法改革。不时会有检查者下来查看情况,所以这些巡警才这么卖力。

    嘭。

    刚走出没几步,一个报童慌慌张张的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窜出来,撞了一个巡警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警察老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报童面色一下就白了,马上忙不迭的道歉鞠躬。

    “你是不是想要袭警?”大肚子巡警两眼一瞪,一把揪住报童的衣领,几乎将他整个人提起来。

    “好了好了,巴迪,和个小孩子置什么气。”路胜大步走过去。

    “杰克啊,你不是回去了么?今天不该你值夜班了啊?”胖子巡警看到路胜,也是熟络的招呼起来,顺手把手里的小报童放下。

    “没法,我家里那边不想住了。”路胜做出一副倒霉的臭脸耸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