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零九章 暗棋 一
    路胜在桌上放下一杯水,然后是一堆吃食,是从楼下便利店买来的干面包和奶酪,还有一些巧克力,牌子都是没听过的,外面统一包了一层那家便利店特有的灰色纸壳,全部加起来热量很高。

    既然要真正突破质变,自然需要准备齐全。

    路胜脱掉上衣,在镜子里照了照,体型比之前的杰克强壮了许多,但还远远没达到极限。

    嘟嘟,嘟嘟。

    外面传来汽车喇叭疯狂的尖鸣声。

    路胜走过去掀开窗帘看了眼,整个伦敦都笼罩在一层灰黑色的雾气里,透过雾气,可以看到楼下两辆车似乎擦碰了,司机正相互对着车狠狠按喇叭。

    边上的路上偶尔有驻足观看的,但大多都神情匆匆,面色麻木的快步离开。

    啊!

    远处黑暗的城市里忽然传来一声尖叫,是女子的。

    这样的声音很常见,在入夜后的伦敦,经常能听到。

    “又是哪个流浪汉吓到某个路人了,或者是路人路上出了什么意外,更或者,压根就是被强暴...”

    路胜心中平静,这样的事在次日的报纸上很快就能看到。这个世界的伦敦,太乱了.....

    “好了...得开始了...”

    咚咚咚。

    正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杰克,你家里的信。”

    是这里警局附近的邮差。

    “谢了。”路上走过去开门,从邮差手里接过两封信。

    关好门后,他随意撕开一张信封。

    上边是杰克的老爹老杰克写来的询问,关于他租住的楼上出现命案,对于此事的担心。

    还有家里的姐姐快要订婚,要他在下个月中旬尽量赶回家,参加订婚仪式。

    最后还有杰克以前种的槐黑花开了,可以回去看看。以及老狗亨利昨天伤了腿...后面就是芝麻绿豆的小事了。

    放下信,路胜又撕开另一封从柏林寄来的信。

    寄信人是凯丽·金。

    这是杰克的生母,也是和现在老杰克离婚了之后的前妻。

    信里也提到了对他楼上发生命案的担心,同时如果有可能,希望他能放弃警察这个职业,从事一些相对安全的位置。

    这类的劝说在杰克记忆里并不少见,但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恳切和详细。

    母亲凯丽仔细提起了最近柏林那边因公殉职的几个警员案例,一再劝说杰克过她那边去。还提到了德国那边最近和法国很不对付,极有可能出现政治争端,希望杰克尽早过去。

    相对老杰克的信而言,母亲凯丽金的信显得更冷一些,虽然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感情都很真实,但充分体现出了两人的性格特色。

    老杰克很念旧,温暖,对周围的人事物充满关注。

    而凯丽金只对自己关心的东西关注和重视,对身边的毫无提及。显得更冷。

    放下信,路胜迅速走到书桌前,给两人一人回了一份回信。

    老杰克那边还好,但母亲凯丽金那边则不同。需要小心斟酌一些词汇,凯丽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

    而且原本的杰克不想过去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不想突兀的插入母亲的圈子。

    她已经离婚了,已经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了,已经距离他很远很远了。

    她有着自己全新的家庭,有着自己全新的人际关系,有着自己完全不同的生活习惯,氛围,和欢声笑语。

    那个圈子是他没法融入进去的,也是不想融入进去的。

    他已经年纪不小了,只想自己好好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子,度过余生就好。

    这就是原本的杰克深层的想法。

    ************

    ************

    柏林。

    一栋奶白色带着典型圆顶宫廷式风格的庄园内。

    凯丽金撑着伞,缓缓漫步在草地上,她扯了扯金色长发,露出微眯的狭长眼睛望着远处。

    在外人眼里她是个标准的女强人,事业有成,优雅知性,除了性格冷一点,能力强一点,其他没有任何缺点。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始终还对那个家怀有眷念。

    不是对那个人,而是对自己十月怀胎的亲生儿子。

    自从很早以前她因为一次车祸,被检查失去了生育能力后,她便越发的重视自己唯一的儿子杰克。

    现在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种重视也越发变强。

    “老板,还是杰克的事么?”一个褐色马尾女子从不远处走近,给她端了一杯鸡尾酒。

    “恩,杰克还是在做他的小警员....之前我以为他玩玩就够了,没想到现在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凯丽金平淡回答,她看起来压根就不像接近五十的人,皮肤保养得很好。加上精致的妆容,看起来和三十左右没什么区别。

    “杰克也是为您着想,毕竟您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您了。他不想拖累您。”女子微微摇头劝说道。

    早在十几年前,凯丽金便再嫁给了现在的柏林大商人卡波,也真正成为了卡波家族产业掌舵人之一。比起以前那个苦哈哈的日子,现在的凯丽已经完全是上流社会的一员。

    而且最关键的是,她是在自己拥有不比卡波家族差多少的产业时,嫁给卡波的,是作为平等的联姻结合。

    所以在卡波家她拥有的话语权也很大。

    “我也明白,只是感觉这样对杰克不公平,赛琳娜和博朗能够享受到的,他也应该有一份。”凯丽金平淡道。

    赛琳娜和博朗,都是商人卡波的亲生子女,她对待她们如同己出,

    “算了,不说这些了,赛琳娜说是要去维尔纳玩,现在出发了么?”凯丽金问道,喝了口酒水。

    “已经出发了。另外关于博朗少爷前往阿朗斯科大学自费留学的支出,也已经到位,随时准备出发。”女子迅速回答。

    “看看他还缺什么,另外从我的账上给他再每月加五千英镑。在学校里不能亏待自己。基本的社交还是要有的。”凯丽对两个不是亲生的子女,也同样很好。

    “好的。”

    “另外,这次年末过节,让他们准备下,和他们兄长联络下感情。”凯丽也知道两边差距有点大,这边的圈子和杰克完全是两条平行线。

    但她不想让自己儿子受到孤立。

    “过节记得去接他过来。”

    虽然每次杰克过来都显得十分局促,但凯丽依旧决定要让三个孩子多亲近亲近。

    她这么定下。

    “好的。”女子也不意外,反正几乎每年都叫了杰克一起参加这边的家宴。只是不怎么开心就是。

    ***********

    ***********

    “有点不对劲.....”路胜操纵恢复了点的地气,飞速的滋养自己身体。

    他正准备开始强化这具身体的气血决,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尝试以本体神魂,勾连一下天魔界的信标。

    每次降临,其实他的本体都是有资格动用力量联系源自天魔界的信标的。

    但刚刚他忽然心血来潮,联系了下天魔信标,却诡异的发现,信标不见了?

    “怎么回事!?班赛不应该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路胜心头一沉,终于感觉到,一直以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心头的不安到底源自什么地方。

    接连更换了十多种联系方法,神纹,符文,阵法叠加,地气摸索空间规则,寻找空间残留痕迹,各种手段都用出了,可惜还是没任何回应。

    之前约定好的信标响应标记,此时完全没有任何回答。

    一番折腾下来,路胜的面色阴沉得可怕。

    回不去。

    不光没有回去的信标,甚至连离开这个空间,都做不到。

    整个空间仿佛一瞬间便变得极其坚固,和刚刚进来时,完全无法相比。

    这种可进不可出的感觉,让路胜第一时间想起了当初的无定教主。

    “这绝不是偶然!”路胜深吸一口气,“但不管怎么说,先在这个世界稳住再说。”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和普通的地球世界没什么两样。

    所有正常情况的能量,都难以调动,空气里压根就没有其他世界那么多那么丰富的无数能量元气。

    “深蓝。”

    路胜面色肃然起来。

    哧。

    淡蓝色界面瞬间弹出。

    路胜神魂扫描了下自己全身内部状态,调息放松,让血液更趋于稳定。

    “开始吧.....”他视线凝聚在下方修改按钮上,轻轻按下去。

    然后视线迅速回到最下方的一个方框上。

    ‘气血决:第一层(全属性提升一级。每级提升每项属性0.1)’

    “这个一级提升,针对每个属性,其实是一级提升百分之十左右。那么我现在有地气作为滋养修复,倒要看看能不能提升到极限。”

    路胜平复下有些烦躁的思绪。

    “提升气血决,到第二层。”

    哧的一下,气血决方框骤然模糊。

    两秒后,方框迅速清晰。一丝寄神力从胸膛涌出,飞速化为无数细丝,飞向身体全身各处。

    路胜明显能够感觉到全身机体都在膨胀,变强。全身包括内脏,都弥漫出一丝细微的痒痒的感觉。地气飞快的滋养辅助修复强化后的伤损。

    十分钟后....

    “我又变强了...”路胜握了握手掌,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提升了一大截。

    “看起来还远远没到极限。继续吧....气血决,提升到第三层....”

    很快,又是一丝寄神力飞快从胸膛涌出,然后化为无数细丝分布到身体各处。

    这一次身体似乎适应了些,提升更快。路胜甚至能听到肉身在不断得到滋养强化,发出的细微滋滋声。

    “继续,提升到第三层...”

    “提升到第四层.....”

    “第五层.....”

    “第六层....”

    “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