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一十章 暗棋 二
    “杀了他....”

    “杀了他....”

    “杀....”

    昏黄的路灯下,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静静站在灯光的阴影里,双眼睁大,一眨也不眨的望着远处。

    女人面色憔悴发白,在阴影里更是显得毫无生气。

    “我在倾听....”女子缓缓回答道。回答那个黑暗中不断钻入她耳中的声音。

    “我在倾听...来自黑暗的声音....”

    淡淡的雾气,渐渐开始在女子周围弥漫萦绕起来。路灯的昏黄灯光也在雾气的阻挡下,越发的显得朦胧暗淡。

    “无上的水之主啊.....水之主的力量无处不在,我们的仪式必须如实举行,任何阻碍之人,都必须清除....必须!”黑暗里那个声音继续道。

    “我知道....”女人低沉回答。

    “只要能顺利举行仪式,水之主的力量将彻底净化整个伦敦,他们将在无穷的水之渊里哀嚎痛哭,忏悔自己犯下的累累罪行....”

    “现在已经完成了两次印记,只要再有三次,就能开始初段仪式.....使者将会跨界而来...强化并开始第二阶段仪式。”那声音继续道。

    “所以,去吧.....去杀掉所有阻碍者,无论是谁...无论...”

    女子站在阴影里,一言不发。

    猛然间,她的黑发长长,越来越长,越来越多,转眼便如同流水一般坠落地面,开始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她脚下很快形成一团黑发堆成的黑地。而女子自己,则缓缓融化,分裂成无数发丝,垮塌下来,融入下面黑发中,转眼便消失不见。

    **************

    **************

    “我的神魂...也在提升....”路胜从未有过这种体会,在小世界里提升实力,居然就和真正的凡人一样,会连带着提升神魂!

    要知道他的神魂,已经是到了庞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样的层次,居然还能继续提升,简直不可思议。

    忽然间他不可抑制的回想起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个神秘符号,一条蛇盘成圆环,中心有着一只眼睛...

    “罪恶之眼也是眼形,这个也是眼形....”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类符号似乎有着某种熟悉感,就好似他曾经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看到过这个东西一般。

    “继续提升....第二十四层....气血决...”气血是可以无限暴增上去的,只要身体还能容纳得了。

    路胜从未有过纯粹的提升气血提升全属性的做法。

    这种路线是一种尝试,尝试这个世界的生命,能够最大容纳的极限气血。

    呼....

    哈....

    呼....

    路胜盘坐在室内,肺部不断吞吐出一股股庞大的气流,现在的他已经比普通人气血多出了2.4倍,这种全方位的提升,不仅仅只是防御,或者恢复力,或者速度,还有神魂....

    他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曾经的某种凡人状态,那时候只要一点点对肉身的增长,都能牵连着神魂一起提升。

    “不对劲...!”

    气血越来越膨胀,越来越多。

    路胜已经逐渐开始感觉到全身出现胀痛感,这是短时间内肉身渐渐无法容纳暴增的气血,导致的问题。

    倒也不是身体基因的极限,而是无法这么快适应。

    “地气!”路胜迅速运起本体力量,一丝丝黄色气流飞速在他体内旋转循环,哪里肉身有伤损,就马上扑过去加速愈合。

    时间一点点流逝。

    第二十六层....

    第三十层......

    第四十层.....

    第四十六层....

    第四十七层.....

    第四十八层.....

    轰!!!

    刹那间路胜整个人口鼻眼睛纷纷渗出血水。

    他张大眼张大嘴,仿佛在发出无声的呐喊,眼球里的毛细血管飞快炸裂。

    “快不行了,到极限了,看来只能下一次再进行强化了....”路胜感受着全身上下几乎要炸开的撕裂疼痛,正准备让地气全面滋养治愈身体。

    忽然,他福临心至,低下头无意识的看了眼自己。

    咦??

    猛然间他动作一顿。

    这具身体的胸膛正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浮现出大量的血色细丝,这些细丝看起来就像是炸裂的表皮毛细血管,以前路胜没注意,但仔细查看,他此时却发现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这个.....是什么??!”

    路胜伸出手轻轻抚摸自己胸膛,那里的血丝看起来是模糊一大片,什么也没有,但从他手指轻轻抚摸上去后,皮肤表面居然缓缓凸显出一个符号。

    那就像一只鹰,符号两侧有着翅膀,身后有着尾羽,上方有着鹰头,但身体正中,却是只有一只眼睛。

    就和那个蛇形成的圆环,中间包裹着眼睛一个样。

    路胜敏锐的感觉到,两者之间似乎有某种特殊的关联。

    “这个符号....气息和之前看到的那个邪神符号相似,但不同。它什么时候到的我身上....到底又到了多久了??”路胜不得而知。

    他心头已经许久没有了的危机感,此时本能的涌上心头。

    闭上双眼,路胜神魂下潜,意识迅速进入巨鹤千神的黑暗空间。

    空间内,他的本体千神,此时正蜷缩在黑暗里一动不动。

    路胜意识回到千神体内,立马便发现了某种不对劲。

    巨鹤千神的脑部核心内,此时居然也浮现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鹰身内裹着眼睛的神秘符号。

    “这个符号到底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不....不对...这种气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东西能无声无息的钻入我的神魂!”

    对于这点路胜很有自信,他是天魔,还是虚冥天魔,本就是玩弄神魂的老祖宗,绝不可能被人在神魂里做手脚还不被发现。

    但现在他忽然发现自己神魂力居然有个东西,是自己以前从未发觉过的,这就让他震动了。

    “虚冥天魔有着完美回溯自己一切记忆的能力,以前我还以为这项能力没什么用,但现在,倒是可以用来看看这东西是什么!”

    黑暗里的巨鹤千神缓缓挪动了一下身体,张开嘴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吐息。

    嗡!!

    陡然间一圈黑色泛黄的光晕将它整个身体彻底包裹,千神缓缓闭上双眼,记忆迅速开始回溯。

    无数画面在路胜眼里飞快回流,一幕幕一串串,曾经经历过的事,事无巨细,所有的都能随时随地回想起来。

    就像是在看回放电影,随时可以按下暂停键,仔细观察画面中的任何细节。

    记忆从降临开始,飞快回到瞬影星,然后回到他刚刚加入青汊宗,回到天秤城,回到和八首鹰狮兽的对话....

    路胜庞大的神魂力量,每一秒就能彻底扫描完大量的记忆片段。

    很快,记忆便回到了黄泉星上,从元魔宗,到大宋,到北地。

    “怎么可能!?”路胜看着记忆里的自己,无论任何时候暂停下来,只要他仔细找,都能在记忆里的自己身上找到那个鹰身之眼的符号。

    那个诡异符号,隐藏得极其深邃,都是一直隐蔽在神魂最深处。

    路胜一连暂停了数十次,甚至还看到了那个符号好几次暗中放出微光,帮助自己加快伤势恢复。

    很快,记忆回溯得越来越早,直到九连城!!

    嘭!!

    巨大的巨鹤千神眼神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愤怒,震撼,扭曲之色。

    “这个符号!...”他竟然不知道自己一开始就身怀这个符号。

    它就像个幽灵一般,隐藏在自己体内,默默的发挥着潜在的作用。

    记忆依旧还在回溯,九连城里的记忆放慢了许多,这里已经是他刚刚降临黄泉星,穿越成普通人的时候。

    但越是到这里,路胜越是感觉毛骨悚然。

    虽然这个符号没有多少存在感,但他无法忍受自己居然一直没有发觉它的存在。

    这是变数!

    记忆飞速回溯,一直到他刚刚穿越时,仰躺在床上的情景。

    很快,他看到自己的神魂在体内不断翻滚,自己的意识里也回想起那日撕裂般的痛苦,灵魂和陌生的肉身相融合,那时候的痛苦并不比后面遇到的磨难来得轻松。

    随着神魂和肉身的磨合,路胜终于发现,那个神秘符号是源自何处。

    正在他神魂和肉身疯狂挣扎时,原本肉身内的血肉之中,一个鹰身之眼的神秘符号,缓缓浮现出来。开始帮助肉身对抗路胜的神魂。

    但似乎因为肉身基础实在太弱,符号在和路胜神魂抵抗了一会儿后,消耗过度,便不得不退缩回到身体深处。它似乎只能增幅肉身的力量,1自身并没有任何能力。

    最终,神魂终于和肉身融为一体。

    记忆继续回溯。

    下一个画面,是路胜的神魂在七彩色的时空涡流中随风飘摇,飘摇的时间很久很久....

    一开始还有很多很多一样类似的灵魂在和他一起飘荡,但随着时空涡流的不断变化,大量的灵魂开始被粉碎。粉碎的灵魂化为无数的粒子,纷纷被幸存的灵魂吸收融入。

    路胜看到自己的灵魂便是吸收最多的那个,随着时间推移,死掉的灵魂越来越多,而他们似乎也开始觉醒了各式各样的不同能力。

    只是那时候意识浑浑噩噩,什么也不知道,没有肉体支撑,神魂也没经过修炼,只知道遵循本能。

    时间再度缓缓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路胜看到自己的神魂凝实到了一定程度,终于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时空涡流中,一道灰色裂缝陡然间一闪即逝。

    “就是它!”

    路胜看到自己的灵魂像是饿狗扑食一般,蛮横的挤开周围残存的灵魂,一个冲刺,狠狠钻入裂缝。

    似乎是因为在穿梭时空时,在适应了时空后,被夹裹的时空乱流滋养。

    路胜从回忆中途看出,自己的灵魂一开始就极其强大,似乎还具备了某种不知名的能力天赋。

    他看到自己如同闪电一般,飞速降落到黄泉星,飞到大宋九连城,一下刺入正在床上躺放着的那个青年人体内。

    而那个青年人正刚刚处于神魂和体内某股力量对抗后,彻底崩溃的状态。

    路胜看着自己的神魂趁虚而入,然后便是开始和肉身争夺自身的控制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