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柏林 二
    水池里的水波微微荡漾,赛琳娜一头金发缓缓舒展,在水中如同盛开的金色花卉。

    哗啦一声水响。

    她一下从水里起身,抖掉身上的水珠,丰满的前胸随着抖动不断跳起诱人的幅度,

    她一手扶住边上的金属栏杆走上岸边。

    “赛琳娜!看到我的阿斯伯格没?”博朗远远的大声问。

    “没,你不是之前放卧室了么?你自己的卧室。”赛琳娜抹了把脸上的水回道。

    “我没找到。”博朗拍了拍身边朋友的肩膀,朝着这边走过来。

    他蹲到泳池边,和赛琳娜小声说着话。

    不远处他们父亲家族那边的亲戚和子女聚在一块开始打牌。

    另一边,几个不认识的俊朗青年在一起开着玩笑。

    路胜甚至在杰克的记忆里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任何印象,很显然,杰克也不认识这些人是谁。

    每次都是这样。

    每年都是这样。

    路胜端起边上桌上的一杯调酒,缓缓抿了口,其实这些调酒度数都很低,加了果汁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喝起来就和带酒味的果汁差不多,没什么两样。

    路胜不喜欢喝酒,所以他喝的酒一般都是这种清淡类型。

    这就是每年过来母亲凯丽金聚会的情景,年年如此。杰克和他们不同,他根本没法融入其中的圈子,博朗和赛琳娜等人也没有主动让他融入的打算。

    他们就像两条泾渭分明的河流,互不相干。

    路胜静静的坐在池子边的太阳伞下,仰躺着一边喝着酒,一边懒洋洋的晒着双腿。

    “吃饭了!”一直到正午时分,女仆来人叫着大家吃饭,他才慢慢吞吞的从躺椅上起身,披上搭在边上的外套,拖着拖鞋朝别墅里面走去。

    度假别墅的大厅很宽敞,中间是两张正方形大桌子,被拼在了一起,形成可以坐下十多人的大长桌。

    佣人们迅速铺上白布,摆上餐具,然后是一道道冷菜上来。

    凯丽金坐在主位上,慈爱的看着下面自己的儿子女儿和侄女侄子等人。

    “我们都是一个大家族,每年我让你们过来聚一次,就是希望,未来,你们能够在外面,遇到困难时相互扶持,不会相互诋毁。

    我希望,你们能珍惜彼此的这份联系,这份羁绊。”

    “妈妈,快吃饭吧,等会我们还得去附近酒庄转转,那边的葡萄架都成熟了,正好过去玩玩。”博朗挑了挑眉微笑道。在座的人中他还算年轻的,才二十几岁的年纪,正是贪玩的时候。

    “我同学说是下午要去圣弗朗大街买书....我和他约好了。估计下午陪不了你们了。”一个金发俊美的年轻男子遗憾道。

    “那就是我们剩下的这些人?”赛琳娜出声问道。

    “是,就这些。”

    一群人自顾自的闲聊起来,凯丽金无奈的摇摇头,她对这些孩子一向很是宠溺。

    她看了眼路胜,这个前夫的儿子依旧不声不响安静的坐在那里吃着饭菜。好像完全没听到其他孩子说的话一般。

    还是不能融入其中么?

    凯丽金心头叹了口气。

    “赛琳娜,下午你没事吧?”她直接道。

    “额...我约了闺蜜一起去....”“带杰克一起去。”凯丽金直接打断她。

    赛琳娜脸上露出不情愿之色,但她很了解自己母亲,一旦她突然打断别人说话,这个时候她做出的决定,那是绝对不会更改的,要么只能彻底反抗,最后被收拾,要么就此答应,没有商量余地。

    她有些无奈的看了眼杰克,心头有些烦,没人会在这种时候开心,明明自己安排好了一切,突然冒出一个陌生人插进来,还要自己随时随地的主动负责带他一起玩。

    “好吧....”她点点头,还是答应了。因为反抗无效。

    路胜看了眼赛琳娜,其实他也不想和这些弟弟妹妹混在一起,不过凯丽金的态度不容置疑,他也无所谓。反正线索就在柏林,先随便逛逛也不错,就当是熟悉环境。

    一边吃饭,凯丽金一边询问边上子侄们的近况。

    赛琳娜才进了一家石油资源开采公司,算是担任主管一级的职位,但实际上这是看在她身后的家族背景面上,才弄到的职务。每天她只需要到处去逛逛,假装看看文件就完事,其余时间几乎都是在玩。

    今年赛琳娜也有二十七了,家里也在不断的给她介绍各种青年才俊,如果她再不定下来,估计就得硬性的强行给她订婚。

    现在能够有一定的自由选择权,都是母亲凯丽金在顶着压力,若是她还不确定,之后的日子就难过了,难免沦为家族里那些老家伙联姻的牺牲品。

    餐桌上一群人就围绕着赛琳娜展开讨论。

    路胜在一旁听着也是无聊,便埋头苦吃,吃到一半,凯丽金却是突然把话题拉扯到了他身上。

    “杰克,你还打算一直干下去那个警察工作?那样的职务,对于你来说有意义吗?”凯丽金带着一丝无奈的看着路胜。

    “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路胜随意回道。

    “前不久那个案子,还没让你醒悟么?难道你真的想要某天让我和你父亲,为你白发人送黑发人?”凯琳这话有些沉重,原本有些活泼的餐桌气氛,顿时一下沉寂下来。

    十多双眼睛纷纷看向路胜,看他会如何回答。

    沉默了下,路胜缓缓道:“我只能保证,尽量保全自己。”

    凯丽金微微失望的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

    杰克是她一众孩子中,极少数几个完全不听她安排的人,杰克从不接受她的馈赠,也不要她的钱,他每日的生活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朴素淡然,所以她也没办法拿这些来要挟他。

    不像其他孩子,花天酒地的奢侈生活一旦没了经济支持,转瞬间就会被打回原形。

    “既然你坚持,那么....不说这个了,继续用餐。”凯丽金错开话题。

    一群人安安静静的吃着饭菜,佣人们不断上着一份份的主菜。

    午餐过后,路胜跟着赛琳娜一起,从后院沿着泳池朝停车场走去。

    “坐我的车出去,正好可以给闺蜜带点东西。”赛琳娜甩了甩灿烂的金发,就这么穿了黑色低胸束腰裙,胸口的衣服甚至能看到深深的沟壑,雪白一片能晃花人眼。

    她纤细盈盈一握的腰肢在黑裙的束缚下,显得更加柔弱,仿佛轻轻一捏就断。

    加上娇美的容颜和挺拔的身姿,赛琳娜的美貌就算在柏林的同等圈子里,也算是小美女一个。

    两人走在一起,根本没什么话可聊,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杰克你已经三十了,还不打算结婚么?”赛琳娜没话找话说。

    “还好,我不是很想这方面。”路胜随意回答。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说起来我认识的女孩里,也有不少是适合你的。”赛琳娜提议道。

    “顺便问一句,你一个月收入多少?要是太少可是养不起我那么些娇娇小姐的哦。”

    “一个月,固定收入有一千多英镑,差不多够生活了。”路胜老实回答。

    “一千多英镑??”赛琳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点钱....她圈子里,就算是没结婚的家境最一般的闺蜜,一个月零用也有三千英镑...

    然后两人一前一后也没话说了。

    快要走到停车场时,赛琳娜又忍不住问了句。

    “你难道就没打算换个工作?”

    “没有。”路胜摇头。

    然后又没话说了。

    赛琳娜的车是辆纯白色的老爷车,前面两个车灯就像癞蛤蟆的眼珠子,大得夸张。

    两人分别上了车。

    “你想去哪玩?我打算和闺蜜一起去逛逛书店,之后去买点内衣。”赛琳娜摆明了不打算带路胜一起。

    路胜也乐得和她分开。

    “送我去范德赛街区就行。”

    “那边有什么东西?算了你开心就好。”赛琳娜本想细问,可转念一想,他想干什么关她什么事。

    车子缓缓启动,出了停车场,朝着市区方向驶去。

    太阳天的暖风迎面吹来,路胜背靠在真皮座椅上,手搭在车子车门上,敞篷车顺着田野中间的车道一路奔驰。

    三十码的速度居然也给他们坐出了跑车的味道。

    车子驶过一片片绿色麦田,两侧不时能看到骑着马缓步前行的骑士在结伴而行。田里也有农夫们在辛勤耕耘。

    车子快要到城区时,路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几个脸上绑着绷带的短发男人。

    这几人看到车子靠近,仿佛约好了一般,纷纷站起身。

    路胜眼瞳微微缩了缩。

    “等下,正好遇到熟人了,我就在这里下车吧。”他露出一丝微笑,轻松道。

    “这里?你确定?”赛琳娜顿时诧异了。

    “是,就这里。”路胜肯定点头。

    “好吧,这里往前走个几百米就有个马行,你要是实在不想走路,可以骑马进城。”赛琳娜缓缓停下车。

    路胜挥挥手,开门下车站定。

    “好了,一会儿晚上见。”

    他迎面朝着那几个脸上绑着绷带的人走去。

    这几人随意的分散站着,下半张脸连同嘴巴全部都包在白色绷带里,看起来很怪。

    看到路胜过来,他们还主动抬手晃了晃。

    赛琳娜也不疑有他,摇摇头,开着车缓缓驶远。

    路胜收回望着车的视线,看向面前的几人。

    “隔了老远就看到你们身上恶心的符号了。”他低沉道。

    “等你很久了。不过看起来你不打算安稳的跟我们走一趟...”带头的绷带男眯着眼盯着路胜,双手开始互相摩挲起来。

    他们的口音带着浓重的乡下腔。

    “你杀了黑熊,破坏了祭祀,还主动跑到这边来。如果这样我们都还没反应,那就真的太迟钝了....”带头男子冷笑。

    “走吧,没有枪,你不会认为能对付得了我们这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