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一十五章 线索 一
    “枪?”路胜左右扫视了眼这群人,他们居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杀死黑熊的,或许他们压根就以为自己只是碰运气才杀掉黑熊,又或者他们认为真正杀死那头怪物的,不是自己。

    就这么点人,居然就敢组团来拦他。

    “我有个问题。”路胜忽然开口道。

    “你想说什么?”带头男子笑了笑。

    “我想问,你们知道黑熊是怎么死的么?”路胜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

    一群绷带男微微一愣,随即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没人反应过来。

    “上!”

    猛然间一个绷带男急冲而上,一个肘击打向路胜右颈。

    嘭!

    手肘精准的正中目标。

    路胜低头看了眼身上的手臂,陡然伸手抓住对方,往左一砸。

    两个绷带男顿时撞在一起。

    他再往后退一步,一个膝撞上提。

    嘭!

    一个绷带男刚好手握匕首狠狠扑过来,被膝盖撞在胸口上,胸骨发出咔嚓碎裂声。

    路胜随手拔出这人手上的匕首,轻轻一划。

    嗤嗤两声脆响,两个绷带男手捂住肩膀连连后退。

    “破灵!”带头的绷带男猛地低喝一声,浑身隐隐弥漫出丝丝灰意冲向路胜。

    他似乎擅长一种惯用双臂和双肘的格杀技,靠近后瞬间一秒内就是三次攻击。

    唰唰唰!

    三声轻响中,路胜微微仰头,轻松闪开三次格杀。尽管男子近在咫尺,但其双手双肘依旧对他毫无用处。

    “风斩!”绷带男子右腿一个上挑,脚尖弹出一抹银光,居然在脚掌底部安了锋利刀刃。

    刀刃闪电般瞄准路胜小腹狠狠刺去。

    这一下出其不意,速度也比前面出手快出数倍,等待路胜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刀尖顶端带着细微的紫黑色,显然带有剧毒,刃口轻轻划过地面一块散落的小石头,顿时无声无息的将小石头一分为二。

    锋利程度远超想象。

    “死吧!!”绷带男嘴角泛起阴狠,加快速度,一脚朝着路胜刺去。

    这一招风斩他已经用来偷袭杀死过不知道多少强大的对手,一开始让其他手下先出手,让他们的速度,麻痹对方。

    然后自己也跟着用一样的出手速度,造成惯性思维,让对方以为自己也只有这么点速度。

    在对手真正的出手应对后,他再猛地全力爆发,用超快速绝杀偷袭。

    风斩这一脚的速度,几乎是其他绷带男的四到五倍,这种巨大的反差,就算是那些变态的强化怪物,也反应不过来,被他阴死了不少。

    那刀尖上的毒药可是能毒死十几头大象的恐怖神经毒素。一克就价值数十万英镑。

    只要破开一点点口子!

    绷带男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

    嘭!!

    刀尖终于狠狠刺在路胜腹部。尖端刃口深深砸进皮肤肌肉里,毒素大量渗入。

    无数紫黑色液体毒素,飞快如同无数尖刺般,刺入路胜的肌肉细胞,刺入血液,混入红细胞。然后疯狂的稀释,蔓延,扩散。

    大量红细胞飞速被侵蚀衰弱,释放大量新的毒素,进而扩散侵蚀新的红细胞。毒素如同墨汁一般,冲向更远处的血红细胞。

    一秒后。

    周围的红细胞们如同发现食物的鲨群,体积迅速变大膨胀,周身缓缓长出一张张大小不一的锯齿小嘴,贪婪的围向毒素这边。

    毒素刚刚扩散开来,正要冲向神经系统,就发现周围的红细胞有些不对劲,大量长满锯齿小嘴的血红细胞,如同饿狼一般疯狂扑向刚刚扩散的毒素。

    毒素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被数以百万记的红细胞啃噬殆尽。

    外围还没尝到甜头的红细胞们刚刚进化出小嘴游过来,发现什么都没有,顿时大怒,和刚刚吃到东西的红细胞们纠缠厮杀起来。

    进化后的细胞们相互厮杀了一阵,最后残留的变异红细胞终于意识到什么吃的也没了,只能无奈的收回身上的小嘴,缓缓伪装成正常血红细胞的样子,继续在血管里流转输送氧气。

    视角急速放大。

    剑刃哧的一下从路胜腹部拔出。

    “哈哈哈!中了我的怨风毒素,你已经必死无疑了!”绷带男飞速后撤,站在数米外冷笑的看着路胜。

    路胜伸手摸了下腹部的小伤口,那里已经只剩下一条细小疤痕,刚刚的刀口已经长好了。

    “感受到了燥热么?”

    “是不是全身渐渐无力?”

    “有没有呼吸困难?!”

    “怨风能让你身体的每一寸神经,都陷入麻痹,最后连呼吸也做不到,就会....”嘭!!

    路胜右手毒蛇般笔直刺入绷带男胸膛,骨头血肉混在一起被劲力炸开,瞬间化为一团烂泥。

    嘶....

    路胜抽出手掌,有着地气滋养的他,最不怕的就是毒素一类东西,先不说他现在全身全方位强化了许多,就是他本身融入拳法的进化和退化本质,就是专门提升适应力抗性的长项。

    原初之光的融入,能退化任何他想要退化的东西。而自身地气的滋养进化性质,能大幅度的提升他的身体适应能力。

    “你....你!!?”绷带男胸口留着一个血红洞口,踉跄往后退出数步,满脸的不敢置信。

    “我的...毒....”他睁大眼睛,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所以说,能不能死得再慢点,等我问点线索出来再死?”路胜脸色无奈的看向其余人。

    “杀!!”

    其余人居然没有一个退缩的,他们脖子侧面纷纷亮起一个暗红色符号,赫然正是蛇身之眼。

    七八人纷纷疯了一般红着眼冲上来。

    路胜站在原地不动,双手如同尖刀,每一下出手,都能精准的插入一个人的胸膛。

    连续几下,不到五秒,在场的所有人便全部胸前破开血洞,倒在地上。

    “可怜....”路胜微微摇头,面露怜悯之色。

    他蹲下身迅速搜了下这些人的尸体。

    啊!!

    远处隐隐有路人看到这边的尸体,发出尖叫声跑远。

    路胜微微皱眉,正要起身,却忽然看到地面的尸体纷纷变黑,分解,散成大量黑烟飘散。

    “能够让我破皮,不得不说,你们已经很成功了。”路胜摇摇头,起身拍拍手,抬手看了下时间,下午两点多。

    他按照赛琳娜的说法,往前走了几百米,果然拐弯处就看到一家马行。

    花了点小钱,他租借了一匹黄马,骑着快步朝着柏林城区赶去。

    他身上的马克不多,还是之前杰克来这边时兑换的一点。不过刚才从那几人身上搜到了几千马克,还能将就用用。

    十九世纪的柏林,到处是浓黑的烟雾,大片连绵不绝的白色建筑在黑云的天空下,显得庄严而肃穆。

    随处一眼都能看到圆拱结构和圆柱风格的建筑物。再结合白石建筑材料,柏林比起伦敦,多了一份庄严,少了一些纸醉金迷。

    街上到处是带着高帽衣冠楚楚的绅士和穿着长裙手拿折扇的夫人,马车和小汽车混杂着牛车,有种现代和中世纪混杂的味道。

    路胜小心的避开地面上才下雨留下的水洼,视线扫视着右侧店铺亲摆放的各式各样广告牌。

    顺着街道走了一阵后,他顺手拦了一辆牛车。

    “去这里。”路胜从怀里取出一份自己临摹好的简易地图。

    “这里?”车夫明显听不懂英语,说着一口怪异口音的德语。

    “这里,这个,街道。”路胜一个词一个词的用德语解释,他的德语源自于杰克原本的底子,不算流畅,但基本交流还行。

    “好的。”

    两人商量好价钱,牛车缓缓前行,朝着地址上的位置驶去。

    不远处有几个人在发生口角,似乎随时可能要打起来,周边的一群看热闹的人群里,几个戴瓜皮帽子的男人不约而同的看了眼路胜这个方向,眼底闪过一丝红色,随即低头匆匆离开。

    ............

    ............

    柏林地下。

    大片大片的下水管道深处,一面墙壁被破开几个大洞,洞内一片黑暗深邃。

    这是才被发现的,一直可以延伸到地底深处的巨大溶洞。

    洞口有着红色的警戒线拦着,不让闲人进入。

    下水通道里一片安静,仿佛能永永远远一直维持这样的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远处飞快窜来。几只红着眼睛的老鼠飞快沿着墙角,朝着这里爬来。

    老鼠很快靠近洞口,从边缘嗖的一下钻进溶洞。

    顺着洞往里一直往下,黑暗弯曲的洞内,墙壁上到处都是被铲平的平整墙面,上边刻满了密密麻麻怪异扭曲的文字符号。

    这些文字符号的侧面,往往都有着一个蛇身之眼的符号作为标记。

    老鼠飞快的往下钻,一直到距离地面足足上百米的地方。

    这里漆黑无光,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安静。

    老鼠泛着红光的眼睛不断的在黑暗中晃动,他们开始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

    “唔.....是吗??那个杀死黑熊,破坏祭祀的家伙,过来了?”黑暗里,忽然唰的一下睁开一对灯笼一样的眼睛。

    那眼睛是如此的巨大,就如同人们装水的水桶。

    随着眼睛的睁开,周围忽然哧的一下点燃了烛火。墙壁上镶嵌着的几个烛台忽然自燃起来,放出昏黄的微光。

    那眼睛的主人,是一条澡盆粗细的巨大长条形怪物。

    它就像一条长着眼睛嘴巴的大肠,身上满是灰色抹布一样的褶皱,长长的身躯一直延伸到黑暗中不知道多远。

    “这里是我的地盘,祭祀即将完成....就让我来招待招待贵客吧...”怪物舔了舔嘴唇,伸出漆黑色细长的舌头。

    。

    。

    。

    ps:许久没有宣传,大家记得关注老滚的公众号:搜索作者滚开,即可点击关注,上边老滚会不定时的发送一些有趣的东西,或者书籍相关的资料图片,另,此段不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