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一十六章 线索 二
    夕阳西下。

    路胜看了看眼前的破旧阁楼,楼外的铁栏铭牌上,写着:奇闻大厅。

    原本他是打算去找这里的图书馆的,结果在半路上却是看到这个地方,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里极有可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线索。

    所以他停下脚步,打算进去看看。

    推开铁栏,他缓步走进去,里面有两个正在打扫卫生的年轻人,他们拿着扫帚有条不紊的清理着院子里的枯黄落叶。

    路胜顺着主道往阁楼入口走去。

    门口立着价目表。

    ‘十马克参观一次。入门请买票。’

    路胜往门内侧放着的一个玻璃柜子里投了十马克,缓步走进去。

    阁楼里是一个类似回字形的结构,墙壁上挂着黑白油画和对应的解说文字,有的地方还立着一些似乎是相关事件的关键物品。

    路胜走了一圈,大多都是柏林附近发生的各种诡异奇怪之事,而且所有事件的前面,都加了一句,绝对真实。

    ‘1855年,柏林郊外农场,发生一起母牛失踪案件,前去调查的三名警员,汤姆,约翰逊,文森特,当天失踪,迄今为止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1843年,柏林西城区发生一起凶杀案,死者面部发黑,其他身体部位和生前无异,法医鉴定,发现其头部已经死亡数月之久,但身体却才刚刚去世一样。’

    ‘1871年,从法国前来开办画展的画家保罗,神秘失踪在自己的画展走廊里,十分钟前,他还在和自己的助手讨论要将其中几幅画转移一下位置,十分钟后,当他横穿其中一条走廊时,便彻底失去了踪迹。

    从那以后,再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现场只留下一个怪异符号。’

    路胜眼瞳微微一缩,这个案子里留下的照片中,那个符号,隐隐约约就有些类似蛇身之眼。

    他喉头动了动,继续看下去。

    其余案子不是什么神秘失踪,就是各种血腥诡异凶杀。

    但再没有发现留下神秘符号的类型。

    路胜很快又回到之前那个画家保罗的案子前面。

    这个案子前面留下了几样当时的残留物品。

    一个生锈的水壶,一个画了一半的画布,还有一样断成两截的画笔。

    “圣殿街一百八十三号。”路胜记下了地址。

    “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这里记录的地方,有地址的现在基本上都是颇为出名的灵异地点。”路胜旁边一个留着小胡子的西服青年,笑着出声道。

    “还不错。”路胜笑着点头。

    “确实不错啊,可惜....现在喜欢这些的人越来越少了,我这里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青年有些遗憾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主办者威廉克拉克。”

    “我叫杰克,很高兴认识你。”路胜伸手和他握了握。

    “我在这里办了这个主题展馆已经一年多了,可惜....收入远远不能维持消耗,租金,日常费用,人员的工资等等,每一天都是一次煎熬。”威廉无奈道。

    他看了眼路胜正在关注的画家失踪的案子。

    “说起来,这个案子当时还是我亲自跟进的,保罗失踪后的第二天,我就赶过去了。他和我是好友,失踪前,他还和我说,他拼尽全力,画出了一副前所未有的最好的作品。让我过去欣赏....”

    “结果就失踪了?”路胜接道。

    “是啊....”威廉有些感慨,明明只是才三十不到的人,却像个老人一样,唏嘘不已。

    “其实我是个警察。”路胜轻声道,“我以前也经历过这类类似的诡异案子。可惜,我的力量有限,不能真正将凶手绳之于法。”

    “警察?那还真是巧。”威廉讶然道,“当时这个案子,柏林的警方不知道为什么,不闻不问,甚至连提起都不愿意。直到现在几年后,才没那么严格封锁。”

    “有什么额外的线索么?”路胜随意问道。他也没抱着希望能从这里获取线索。

    这个案子的线索肯定早就被这里的警方挖掘干净了。

    “那副画算不算?”威廉苦笑道。

    “带我看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威廉很爽快的答应了。

    他带着路胜直接到了展览馆深处,打开一扇上了锁的房间,推门进去。

    里面密密麻麻的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

    背上有着发条的等身人偶、暗红色有着诡异花纹的各种花瓶、带着锈迹斑斑的长剑和全身铠甲、一些不知名鸟类的羽毛、还有未知生物种类的巨大骨头。

    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在一起,就像各种废弃物品的杂货间。

    威廉在里面翻来覆去,很快找出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画框。

    “就是这个,你看看。”他把画框递给路胜。

    路胜接过来,缓缓将上边的厚布一层层的取下。露出最里面的画布。

    黑暗中,一条蛇一样的巨大虚影,横跨在夜幕中的巨大城市上方。

    城市的夜幕里亮着星星点点的灯火。

    “这个城市的形状,就是现在的柏林。”威廉提醒道。“我翻看过地图,保罗画的城市,就是柏林的俯瞰图。

    这幅图我猜测,他一定是在暗示着什么。”

    “暗示什么?”路胜皱了皱眉。

    “是啊...在他失踪一年前,我和他偶尔书信往来时,就时常听他提到一些怪怪的名词和地点。从那时起,我就有些担心他的精神状态。”威廉有些怅然道,似乎是为曾经的友人失踪而感伤。

    “什么名词和地点?”路胜问道。

    “大部分我记不清楚了,不过其中几个重复最多的,我还有点印象。就比如密斯卡大学,导师什么的。”威廉耸耸肩道。“我猜他可能是之前想要回大学进修,有点精神恍惚了,再加上那段时间很累....”

    “密斯卡大学?导师?”路胜摸了摸下巴。

    “我查过了,整个德国,甚至整个欧洲,都没有这个大学。或许其他州有这么一个大学,但一定是个不出名的地方。我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对着个地方耿耿于怀,情有独钟....”威廉露出不解之色。

    “你还有这个大学相关的资料么?”路胜又问了句。直觉告诉他,这地方绝对有什么问题。

    “唔....让我想想...”威廉抓了抓头发,“哦,有了,保罗还提到过,他似乎是通过对外特招成人考试,申请考核的,那时候他还很兴奋,说自己好不容易通过最初笔试,马上就要接受第二次的面试。”

    “考试?知道在什么地方申请么?”路胜迅速问。

    “这个你可以去教育部门询问那情况。我这边知道的就这些了...”威廉耸耸肩无奈道。

    “好的....”路胜重新将画还给威廉,道谢之后,他离开展馆。

    在周围转悠了下,很快他便直奔附近最近的学校。

    几次询问后,路胜很快找到了一所名为柏林海勒中学的学校。

    学校里正在举行运动会,人头涌涌,路胜找了个门卫没注意的空档,轻松穿过校门。

    大喇叭正放着震耳欲聋的运动会音乐,路胜询问了几个学生后,轻松找到教职工教研楼所在。

    利用心理引导术,他仅仅只花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找到了负责推荐学生前往各大学的专门统管室。

    咚咚咚。

    路胜站到门口轻轻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一个有些年纪了的老人声音。

    路胜扭动门锁,缓缓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有三四个人正在整理东西,一个老人正坐在靠近门口的办公桌前,戴着老花镜正仔细看着面前的名录表。

    听到进门声,老人抬起头仔细打量路胜。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想来咨询一下,我的孩子正在对报考哪一所大学苦恼,我从他和同学的交谈中,得知了一所名为密斯卡大学的学校,他很想进入这所学校学习,但我没有听说过这所学校...所以....”路胜缓缓运起心理引导术,面带诚恳的问道。

    “密斯卡大学.....唔...这个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老人倒是很乐意的笑了笑,让路胜的心理引导术落了空。看起来他本身就是这种乐于帮人解释的性格。

    “你没听说过也很正常,这所大学最近几年才开始对柏林招收生源,名气不如其他著名大学大,但他们的师资和底蕴,还是不错的,需要的招考分数也不低。

    只是....他们笔试之外的面试,有些奇怪....”

    “奇怪?”

    “是的,他们的面试,筛掉了很多自以为很优秀的学生,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接受过面试了。而且他们也是少数的几所,只看成绩,不管年纪的大学。”

    老人微笑道,“说起来这点,我还是很欣赏他们的办学理念,不管是留级多少次的学生,他们都一视同仁。甚至他们还有成人考试入学。”

    “他们还有成人招收考试?这么说,我也可以陪着儿子一起进去学习...?”路胜露出一丝意动之色。

    “理论上是可以....”老人也是诧异起来,“这样吧,我给你一份他们的入学申请表,你填写好后,可以直接寄到上边写的地址。他们会安排考试笔试面试之类,陪不陪就看你自己了。”

    现在这个年代,愿意为自己孩子付出这么多的大人已经很少了,老人颇有些动容,又拉着路胜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一个多小时后,路胜才得以带着申请表离开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