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一十七章 邪神 一
    回到郊外的别墅里,路胜和众人一起安安静静的用过晚餐,然后陪着凯丽金在夕阳铺满草地的花园里散步。

    两人单独走在一起,其余人都隔得远远的,没有人靠近或者打扰。

    远处有着侍女随时准备靠近送上饮料和酒水。

    “感觉怎么样?”凯丽金微笑着问。

    对于这个自己和前夫所生的儿子,同时也是自己真正的血脉。她一直很关心。

    虽然对其余后一任丈夫的儿女她也很关心,但终究隔了一层。

    “还好。”路胜点头道,“我最近打算好好进修一下,申请成人考试入学。如果顺利的话,我想进大学重新进修。”

    他这话是在为一会儿提出的密斯卡大学做铺垫。

    凯丽金微微愣了下,杰克已经三十岁了,这个年纪还要回学校进修。

    “你确定?你的工作怎么办?”

    “我想我能够处理好,半兼职半读,反正现在的大学,只要学分足够,就算不去上课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不是吗?”路胜低声道。

    “说是这么说....”凯丽金微微摇头,“算了,你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就好。需要我支持么?”

    “不用。”

    两人简短的谈话很快结束了,又陷入难言的沉默和尴尬中。

    凯丽金走在前面,步伐很慢,看得出她的生活节奏现在已经很慢了,生意上的东西和家族上的东西已经趋于稳定,所以她不再想以前那样急切和市侩。

    而路胜的步伐则如同尺子一般,每一步都几乎好似一样的距离。

    良久,凯丽金才又缓缓开口。

    “我不想和你疏远了,我的儿子。你是我唯一的血脉,和赛琳娜他们不同,你知道的,不同。”

    路胜感受到了这份言语中的深意。但这是属于杰克的,而不是他的。

    杰克属于他,但他不是杰克。

    “我明白的。您需要休息了。”他沉默了下,回答。

    “是的,我也确实有些乏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我会在后面一直支持你。要记住,你的身后,始终有我。”凯丽金简短有力的话语,秉持了她一贯的风格,坚定而毫不犹豫。

    路胜看着她被侍女搀扶着,缓缓走近不远处的独栋小阁楼。那是女眷们专用的休息区。

    晚风有些凉飕飕,他咳嗽了几声,感觉喉咙有些干。

    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儿子。

    路宁....他现在又在什么地方,又在经历着什么?他无从得知。

    除了知道他还活着,路胜一无所知。

    转过身,路胜缓步朝着自己居住的阁楼方向走去。

    明晚,他就该再一次提升这具身体的实力了。或者说,再度解放更多的属于他原本的力量。

    嘶..

    忽然远处草地里传来一阵细微的索索声。

    路胜脚步一顿,视线扫过那个方向。

    “谁!?”他身体迅速进入禁戒状态。一种来自本能的威胁感让他全身立马绷紧。

    草地里没有谁回答,很快那股威胁气息迅速散开。

    路胜仔细感应了下,没有再发现新的麻烦问题。

    站在原地等待了一小会,没有再听到任何新动静,路胜这才吐了口气,加快脚步朝着自己住处走去。

    次日。

    一大早,才五点多,他便迅速起床,匆匆洗漱一遍后,在下面餐厅吃了顿自助西餐。之后便直接来到别墅侧面的停车场。

    迎面正好遇到刚刚从停车场走出来的博朗。

    这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正搂着一个金发碧眼,身材火爆的漂亮美女,脸上残留着欢好后的潮红,两人一脸亲密甜蜜的凑在一起,边走边说着悄悄话,不时发出阵阵轻笑。

    “嗨杰克。看起来你昨晚休息得不错,要不要今天和我们一起玩玩?我想安娜不会介意多几个人和她一起。”博朗笑嘻嘻的冲着路胜叫道。

    “不了,你们好好享受吧。我有别的事要做,谢谢你的邀请。”路胜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女人的人,一向都不怎么靠得住。

    这让他对博朗的感官更差了。

    “好吧,看起来你还是个正人君子?”博朗撇撇嘴,满不在乎的搂着美女从路胜身旁穿过。

    两人走后没多久,路胜刚刚深入停车场,正要找守场的车夫帮忙开车前往城区。

    忽然他听到一阵均匀的呼吸声,从一辆白色老爷车里传出。

    他走过去,顺着老爷车的车窗往里一看,赫然是个一头黑发,两眼红肿的俏丽女孩,女孩正趴在方向盘上,看起来似乎哭了有不短时间了。

    他认得这女孩,好像是叫依文洁琳,是赛琳娜的闺蜜好友,但现在她看起来很伤心。

    路胜从她的手掌边上看到一个首饰盒,上边还夹着一个画着丘比特的纸条,上边写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甜蜜话语,最后落款是博朗。

    看起来似乎是个被遗弃的小猫,不过这不关他的事。

    路胜摇摇头,转身走向看守这里场子的小房子,在停车场边缘,是有着专门看守车辆的车夫居住的小房子,他们不光是负责看守车辆,同时还可以花费小钱,请他们代为开车前往其他地方。

    他现在打算找人帮忙开车,前往城区。

    刚刚转身,路胜忽然变听到身后一阵轰鸣。

    嘟嘟。

    老爷车的喇叭声忽然响起来。

    他回过头,看到车里的依文洁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抬起头,红肿的双眼看着他。

    那张小脸却是很清纯很漂亮,腰肢很细,腿也很长,完全符合他的审美,除了胸部小了点,不过看起来这个女孩不大,应该才十九岁的样子。未来还有空间。

    “孩子,你有什么事么?”路胜温和的问出声。

    “谁他么是孩子!杰克!我认识你!你是博朗那个贱人的大哥!那个傻子!一个不回来继承家业非要去当警察的傻子!知道他们是怎么评论你的吗?傻比!你他么就是个傻比!?”

    “你以为你很高尚,但你把一直苦苦坚持的凯丽阿姨放在什么地方?!她一直在硬撑着,等着你回心转意,博朗对那笔家产虎视眈眈,他盯着他太久了!就等着你开口说放弃!你他么就是个废物!!蠢货!有钱不拿的傻子!!”

    依文洁琳仿佛发泄一样,疯狂的破口大骂,将自己能够想象到的最肮脏的词汇全部丢在路上身上。

    “你就是个白眼狼,凯丽阿姨暗地里为你做了那么多!你以为你每次都能在伦敦那个小警察局安安稳稳?你知道当初为了你能入职,凯丽阿姨付出了多少钱?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他么纯洁得就像个白痴!白痴你懂吗?自以为是,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

    嘭!

    路胜一把把依文洁琳从车里拖出来,然后面色平淡的一拳打在她肚子上。

    这个十九岁才被甩掉的小女孩,顿时眼泪鼻涕全部喷出来。

    “是的,我什么都不懂,但是现在什么都懂的你正在被我打。”路胜一把将小女孩拎起来。他强大的身体素质,足以将其悬空的如同衣架般挂在自己眼前。

    “孩子,你说的这些,对我而言有什么意义呢?她是我母亲,所以这些都是她应该做的。

    就像我是她儿子,如果她遇到麻烦,我也会做我应该做的事一样。这就是我们大人之间的羁绊,和责任。”

    路胜甩了甩手里的女孩。

    “去他么的羁绊,博朗你这个混蛋,我都打算把一切都给你了,你居然....居然嫌弃我胸小!.....呜呜呜...”小女孩情绪崩溃了,她索性一把抱住路胜的手臂大哭起来。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啊啊!!”女孩突如其来的尖叫起来。

    路胜顿时有些无语,刺耳的噪声不光是严重影响了他的心情,还会吸引其他刚刚睡醒的别墅里的人,不知情的人看到这里,还以为他对这个小女孩做了什么一样。

    “说起来,你这性格确实让人生厌。难怪博朗不要你。”路胜一把把人丢到车里驾驶位。

    “正好我需要一个司机,把我送到城区里,开车吧孩子。”

    “去你妈的孩子,我已经十九岁了可以怀孕了生孩子了!你再叫我孩子我他么...嘭!”

    “呕!!我的天!!我的肚子....!!”依文洁琳再度被路胜一拳打在小腹上,整个人缩在驾驶位上,很快蜷缩成虾米。

    “我曾经在一个古老的国度听说过一句话,打是亲骂是爱,你看看,我现在亲了你两下了,如果你还不帮我开车,我可能会亲你更多下。让你感受到遗失的亲情有多美好。”路胜懒洋洋的靠坐在后座上。

    “好了走吧,我的孩子。”

    依文洁琳不敢再出声,她有些怕了,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男人,比起那些始终让自己文质彬彬,斯文体面的绅士而言,这样的男人让她感觉危险,恐惧,以及一丝细微不可察觉的刺激。

    嗡。

    老爷车顿时启动,身后冒出浓烟,缓缓带着两人朝着停车场外驶去。

    路胜看着女孩娴熟的车技,满意的点点头,作为辱骂他的代价,他会让这小家伙好好见识到社会的残酷。

    车辆驶过黑漆漆的看守小房子,房子里空无一人,显然里面看守停车场的侍从还没过来,擅离职守了,这让路胜有些庆幸自己找到另一个好司机。

    他可不愿意驾驶这个看起来就年代久远的老爷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