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神 二
    依文洁琳穿着一身漆黑的小礼裙,裙摆只够到膝盖,露出下面近乎完美的白玉般的小腿。

    她黑色长发被风吹得不断往后飘动,俏脸上还残留着刚刚被打哭后的泪痕。

    这个才十九岁的千金大小姐,在刚刚短短两分钟内,就见识到了真正社会人士的残酷和现实。

    两拳一巴掌加一记膝撞,让她明白了自己以前遇到的那些男人是多么的柔弱,他们软弱得就像小花,在面前这个男人面前毫无反抗之力。

    虽然这是她的错觉,但毫无疑问,路胜确实有这样的实力。

    “我们要去哪?”依文洁琳低声问。

    “先去之前发现地下溶洞的地方,你知道那个地方么?”路胜反问。

    “地下溶洞..我知道。我伯父就是负责那里的调查和研究,他是柏林大学的历史学教授....”依文洁琳低声解释。

    “那好,我们就去那。”路胜打算先去试探一下,看看威胁度,如果没什么问题,就直接解决麻烦,如果有威胁,那就先退回来,晚上努力修炼一下,明天再去。

    解决这个地下溶洞后,他就打算去那所密斯卡大学看看,说不定能从中找到一些他一直想要寻找的东西。

    这个世界暗地里隐藏的一些东西让他着迷。

    还有突如其来被揭开的隐秘,原本的路胜,到底隐藏什么样的秘密,他的身份是什么?为什么会藏有类似邪神的符号。这些都是需要一一解答的麻烦。

    两人一时间都没说话,只是闷头开车。

    约莫半个多小时后,老爷车缓缓在一处拉了很多黄色封锁线的街区停下来。

    封锁线内,原本铺满柏油的路面有着一个直径五六米的大洞。洞口边缘极不规则,里面深邃黑暗,什么也看不清,就像择人欲噬的恐怖巨兽的大嘴。

    “就是这里了。现在时间还早,没什么人靠近,你来这里做什么?”依文洁琳还是压抑不住心头的好奇心,低声问。

    路胜没理会她。

    径自拉开车门下了车。

    他先围绕洞口转了转,周围看得出来原本有不少店铺和居民楼,但此时似乎因为这个巨大的地洞,变得没什么人烟。

    就连路过的行人什么的都很少。

    洞口里不断逸散出来的阴冷,让原本喜欢看热闹的人类的天性,也不由自主的远远避开这里。

    “你想要做什么?这里不能呆久,否则会生重病,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在这里待久了,回去就发烧卧病在床,我可不想看到凯丽阿姨伤心。”依文洁琳虽然被打了几下,但心性还是善良,此时回过神来,迅速跟着路胜下了车,在身后劝说他。

    “你先回去吧,我来这里有事要做。”路胜随口安排道。

    “你....!?”依文洁琳感觉自己在和一个傻子说话,这里的危险性非同寻常,那股从地洞升腾出来的寒气,就算是体格健壮无比的军人都承受不住,何况他一个普通小警察。

    路胜没空理她,他已经发现问题关键了。

    这个地洞,果然有问题。

    “你先回去,我要在周围看看情况。”路胜说完不再管她,左右打量了下,很快找到一个下水道井盖。

    他飞快跑过去,掀开井盖,轻轻一跳,顿时跳了下去。

    依文洁琳看得目瞪口呆。

    黑暗下水道内。

    路胜稳稳落在一侧坚硬的石头地面上,中间是滚滚流动的下水道污水。

    恶臭的空气随着微风的拂动,不断在通道里流动。

    他左右看了下,判断前进方向,然后很快朝着地洞方向跑去。

    没有跑出多远,很快,他便找到了那个镶嵌在墙面上,硕大而漆黑的阴暗洞口。

    “就是这里....”路胜缓缓走进黑暗。

    双眼稍微适应了几秒,强大无比的极限身体素质,很快便让他看清了洞内的景象。

    一些大小不一的红眼老鼠,在洞内的各个角落里凑在一块,啃噬着什么。

    墙壁上不时能看到一块块被铲平了的墙面,上边用血一样的染料写着一排排文字符号。

    这些文字符号他都能认识,都是文字版的厄语。或许在这个世界没人认识,但本体的他可是见识了不止一次。

    这种可以无视种族的奇异语言,本就是无数世界宇宙中最为流行的通用语之一。

    路胜借着洞口地面飘进来的一点点微光,看向最近的一块墙面,识别上边刻录的文字。

    塞拉西恩之子,传说中光辉和流水的眷顾者。

    它们是光和水的象征,他们穿越无数世界,无数宇宙,他们是最伟大的集合体之子.....

    伟岸,庞大,难以形容,那是代表无序和混沌的彼岸,宇宙次元本就是无序,人类和智慧生命创造的秩序,只能照耀极小的一块。更多的,是混沌,是迷茫,是空虚....是从混乱中走向毁灭的必然之路.....

    后面的东西模糊不清,路胜看不清楚。但就是这些,已经让他隐隐有些更多的猜测了。

    他又走到另一处血红的符号文字面前。

    生命的十三重认知.....看,听,闻,嗅,触,只是最基础的五种,以此构建的世界本就是不完整的.....只有改变自身,吸收移植来自更高认知的存在,吸收他们的一部分器官,才能打开通往更多完整的道路。

    “器官?”路胜微微一愣。

    “看到了吧?这就是升华原典....”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身侧缓缓响起。

    “升华原典?”路胜语调微扬。

    一对灯笼般的暗红眼睛,缓缓在他身后亮起。

    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阵低沉怪异的嘶哑腔调。

    “是啊,升华原典.....我原以为,杀死黑熊的,是个普通的土著变异....原本还打算直接吃掉你,可是我在仔细观察了数天后,居然意外的发现了你身上遗留的远古符文....”

    那嘶哑声音继续缓缓道。

    “哦?你发现了什么?关于我?”路胜面无表情反问。

    “你身上,有着原循鹰之眼的标记....让我猜猜....原循鹰传承到这一代,已经有数个星代了....如此强大神秘的组织力量,我这样的外围普通虚空生物,可不敢随意招惹....所以....能够来到这个星域宇宙的你,应该也只是原循鹰中的底层....”

    那灯笼般的双眼紧盯着路胜,观测着他的身体所有微量活动。

    “看来我猜对了....”他发现了路胜体内迅速加速的各种内分泌。

    “再让我猜猜....不久前....几百年前,听说原循鹰突然更换了首领....和虚无劫掠者牙列多族群大战,双方损失惨重....牙列多族群惨胜,而整个原循鹰从此销声匿迹,隐藏起来休养生息....

    那么...亲爱的朋友,能告诉我你来这里,来这颗星球,有什么目的么?”

    路胜脑海急速转动着,吸收消化着对方所说的一切,并通过这些简短的语句词汇,推测延伸出更多他可以知晓的常识信息。

    “你就这么确定我一定是原循鹰的人?就凭一个远古符文?”他反问。“你就不怕我是伪装的?”

    “得了吧,你们和牙列多可是死敌,那些虚空劫掠者残忍好杀,现在正处于势大,冒充谁也不至于冒充一个随时可能被追杀的家伙。”那怪物冷笑道。

    “实话告诉你,这里是水之主的地盘,远古的水之主还在沉睡,但他的力量已经无意识的辐射出来,覆盖到了附近数个宇宙,无数的星系。

    你来这里,除非原循鹰的首领安吉斯夏接你离开,否则...”

    它后续的话没说下去。不是它不想说,而是它突然看到了一个东西,一个从路胜身上,自动浮现而出的东西。

    安吉斯夏。

    路胜浑身颤抖,在听到那个特殊的名字时,一瞬间,安吉斯夏的回音不断在他脑海里回响,这个名字仿佛开启门锁的钥匙,瞬间将他身体最深处一直隐藏着的隐秘记忆挖掘出来。

    一刹那间,无以计数的记忆从他脑海里盘旋闪过。

    原循鹰....虚空宇宙中一个极其庞大强悍的邪神组织,他们在一次和仇敌的厮杀中,因为重要成员的背叛,而受到重创,原本他们以为隐姓埋名,休养生息,能够重新崛起。

    但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成员一个个离开陨灭,组织势力急速缩小,消失,毁灭。

    直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一个名为安吉斯夏的强大首脑。

    这个首脑有着无与伦比的智慧和力量,他将自己的一切,凝聚到一点,全力穿透了时空涡流,飞向了一切宇宙的终结之地,天魔世界。

    在那里,他带着绝望和恐怖的复仇意志,转世生出了路胜这个肉身。

    他是原循鹰的领袖,尽管没有人知道,那个曾经响彻虚空的庞大组织此时已经仅存一人,随时可能烟消云散。但原循鹰的威名依旧还不断在虚空中回响。

    原本按照他的规划,路胜会安安稳稳的一路成长到三十岁,然后体内符号爆发,从而走上以邪神之符吞噬一切的道路。

    但源自仇敌和背叛者的算计,让这具肉身再度滋生了一个新的强大意识。

    于是厮杀开始了。本就强大的肉身,滋生出的意识极其强大原始。

    而之后的结局,路胜已经知道了,他就是拿了渔翁之利的那个第三者。

    “这就是你伪装隐藏的邪神之符么?”怪物在他身后怪笑起来。

    “这么明显的气味,就算你不隐藏也一样.....”

    忽然它的话音戛然而止,怪物猛然低头看向地面。

    两人脚下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蔓延出来一道道紫红色诡异纹路。

    刚刚还站在他面前的路胜,此时浑身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紫色结晶,仿佛冰层一般。那结晶不断增殖加厚,散发出冰冷的寒意。

    路胜怔怔的感受着全身突如其来的异变,他低头看向自己胸口。

    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数字,一个用厄语书写的紫红数字:三十二。

    “居然....居然是仇怨印记....邪神复苏....留下的仇怨印记....还有三十二年么...”怪物惊恐的语气让路胜迅速反应过来。

    “什么三十二年??”他迅速回头,一把揪住怪物巨大的褶皱皮肤。

    “你完了!三十二年后,你体内的东西会爆发复苏,有东西会在你身上重生!!”

    “不...不对,是原循鹰...!原循鹰的邪神将会在你身上复苏!”怪物忽然反应过来。

    “你居然...居然是个寄生种!!邪神重生专用的肉身!!我的天呐!”怪物哀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