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入学 一
    “寄生种....”

    路胜默然不语,他还在沉浸在刚才觉醒的回忆中。

    那是来自于安吉斯夏的记忆。

    曾经的原循鹰,已经不为人知的彻底灭绝了,安吉斯夏,也就是在他体内留下邪神符文的那个存在,本体也已经消散得差不多。只留下最后的复苏之符,随时可能复活。

    最让路胜诧异的是,他能够感觉到,安吉斯夏,存在的神魂碎片,居然和他降临其他世界,遭遇的降临体天魔没什么两样。

    这代表着什么,他很清楚。

    这代表着,安吉斯夏,和天魔界的路胜,实际上,都是类似天魔界虚冥天魔一样的强大存在。

    他们都具备有穿梭时空,无损降临的强悍特质。

    黑暗中那个怪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远去了。

    路胜脑袋里一片浑浑噩噩,乱七八糟的记忆大量的如同电影回放一般,不断在他脑子里闪烁。他几乎是勉强保持外表上的镇定,慢慢的走出地下洞窟,爬上地表。

    那个漂亮女孩依文洁琳还在外面等着他。

    看到他上来,立马冲过来将他带上车里。

    车上的路胜被车子启动后带起的风吹散身上的怪味。

    但他脑子里依旧还在不断的思考。

    “如果说路胜是邪神为了重生而准备的肉身,那么我就是占据了这具肉身的外来者。

    那么当真正的邪神复苏之时,我又将处于何种境地?”

    “所谓的邪神,到底有多强的实力?”

    他回想起刚才那个怪物言语中的描述。

    邪神中的水之主,光沉睡时,无意识的辐射,就能影响数个宇宙,无数的星系。

    而他现在,也就是堪堪能毁灭星球层次的星球毁灭者。

    “真他么见鬼了!”他一拳砸在面前的座椅后背上。

    路胜这个身份,他都已经用得很习惯了,可没心思随便乱改。

    “所以,不管你是谁,这具身体都是我的!原循鹰也好,安吉斯夏也好,我的,所有的,都是我的!!

    不管你是谁,都别想从我手里抢到半点便宜!!”

    他深吸一口气,眼中血丝弥漫。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先要尽快弄明白,邪神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而这些东西,这些属于神秘侧的知识,他甚至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弄到手。

    那个还有三十二年就将在自己身体内重生苏醒的邪神,还有这个世界杰克原本的因果和心愿。

    还有他要追查出真凶,抓住凶手,抓住元凶!这些东西,都需要一个渠道,一个能够接触到这类知识的珍贵渠道。

    虽然现在看来,杰克追踪的元凶,极有可能就是所谓的邪神影响。

    坐在车辆上,路胜不知不觉的想起了那个神秘的密斯卡大学。

    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从这所神秘大学身上,找到一点线索。

    还有那个神秘的怪物,它似乎知道很多。有时间或许可以去找它聊聊。

    一路无事,路胜回到别墅,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凯丽金便派人将成人考试入学的申请单送到了他房间,同时带给他的,还有一份最新的模拟考题试卷和一整套中学教材。

    路胜对学校教材并不熟悉,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上百年前他曾经学过的内容,其中还涉及了许多历史政治方面的东西。

    不过得益于他经过全面强化的身体,超强的记忆力,让他轻而易举的就将教材里的未知部分吃透。

    仅仅花了几个小时,将教材统一的翻阅了一遍,路胜做出的试卷便已经接近了满分。

    做完试卷,原本他打算当晚便开始强化自身,但本体的强大直觉,让他莫名的停下了这次强化的机会。

    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滋养也极其到位,随时可以开始第三次苦修。

    不过这次苦修,他突然决定,将其放在前往密斯卡大学参观后,再做决定。

    通过凯丽金的金钱和人脉,路胜短短三天时间,便拿到了前往密斯卡大学笔试和面试的资格。

    而代价是足足花费了数十万马克之巨。

    在这个年代,数十万马克几乎可以让一个三口之家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这是笔夸张的天文数字,就算对于凯丽金,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但为了她儿子,她很轻松的便将钱拿了出来。和教育部门的官员进行了友谊交换。

    三天后。

    路胜接到了来自密斯卡大学的应试回函。

    这代表他可以前往密斯卡大学,参加正式考试了。

    凯丽金原本打算亲自送他,但依文洁琳正好在一旁,主动接过了送路胜的任务。

    ..........

    ..........

    汽车的发动机不断发出野兽咆哮一般的嗡嗡声。

    依文洁琳载着路胜一路行驶在柏林的中央银行大街,他们来这里是专程给路胜取点生活费。

    大学回函上特地标明了,那地方压根没有任何让人取钱的银行,要想过去衣食无忧,就最好先在外面取足足够多的钞票。

    灼热的阳光晒在路胜上半身的胳膊和肩膀上,他穿着灰色的紧身背心,结实的肌肉随意搭在车门上,视线望着两侧缓缓划过的街边银行门面。

    依文洁琳一边开车,一边偷偷从后视镜偷瞄路胜。

    这个她才接触没多久,浑身充满了暴力和未解之谜的中年大叔,让他总有种莫名的想要靠近解密的冲动。

    她最初知道杰克,还是从闺蜜赛琳娜口中得知。她知道杰克不接受生母的帮助和馈赠,坚持独自在伦敦担任一个普通的小警员。

    接连数次遭遇极其危险的凶杀案,甚至有一起就在他住处的楼上。

    听起来这是个倔强坚定的男人。

    “你看我做什么?”路胜疑惑道。

    “杰克,你看我送了你这么远的路程,你不觉得有什么需要感谢我的地方么?”依文洁琳挤出一个看似甜美的笑容。

    “唔....你想我感谢你什么?”路胜有些诧异道。

    依文洁琳正要开口说话。

    嘭!!

    忽然前面银行的玻璃门一下被重物砸碎,碎玻璃哗啦啦撒了一地。

    几个用黑布蒙着头脸的男女手持着枪械朝天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子弹冲上天空,发出鞭炮般的巨响。

    周围的人纷纷尖叫着四散而逃,银行内部正在取钱的人第一个糟了秧。

    “该死的!都给我跪下,跪下!!你们这群肮脏的贱人!!跪下!!”

    “现在把钱都给我塞进这个袋子里,别给老子耍花样!”

    “别动!再动一枪崩了你!!”

    前面不到五十米处,一家中等面积的银行正在遭受抢劫,至少有六个手持ak的歹徒,把整个银行内外完全包围。

    光是坐在车上,依文洁琳都能听到银行里面不断传出的拳打脚踢和哀嚎声。

    “我中弹了!谁来救救我!!”有伤员在大叫。

    “钱钱钱!!快快!”歹徒怒吼着,不时的开枪,子弹打在银行内部的墙壁上,反弹回来都能吓得地上趴着的众人浑身发抖。

    银行柜台后面的职员们尽可能的在用最快的速度,把钱塞进歹徒第进去的口袋里。

    但他们的速度尽管已经很快了,还是达不到歹徒的预想。短短时间里依旧被干掉了两个银行职员。

    抢劫时间很短,不过五分钟,这群亡命徒便上了路边提早停着的一辆黑色老爷车。

    “这地方治安一向不怎么好....这样的事,一般一年发生一两起也是常见。所以每个银行都会有自己的安保力量,这家银行似乎是新搬来的,所以....你懂的。”

    依文洁琳身体有些发颤,但她还是尽可能的装出一副若无其事司空见惯的样子,给路胜解释。

    路胜面无表情,什么也没说。

    依文洁琳见状,正要继续说些什么,忽然前面黑色老爷车一下冒出浓烟,那几个歹徒顿时发出恶毒咒骂,纷纷跳下车,四处寻找可以替换的车辆。

    咔嚓。

    一把手枪稳稳的抵在了路胜太阳穴边上。

    一个歹徒冲到了这边车辆边,冲着路胜大吼。

    “滚下来你这个该死的白皮猴子!!”

    “这边这边!这辆车!快快快伙计们!这里!!”那个用枪指着路胜的歹徒朝着其余人大叫。

    依文洁琳猛地僵住了,她看着那把指着路胜的手枪,深吸一口气。然后...啊!!!!

    她陡然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叫声吓得歹徒浑身一抖,手枪也因此微微歪了些。

    砰!

    “见鬼!该死的停下!!”歹徒仰天就是一枪。吓得依文洁琳婚摄你发抖,猛地停下尖叫。

    其余几个歹徒也飞快冲了过来。

    “柏林的治安一直都这么差么?”路胜看着自己身边浑身激动得无以复加的歹徒,面色怪异的问。

    依文洁琳感觉心脏都在剧烈跳动,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的第一次遭遇凶险,抢劫犯和杀人犯其实没多少区别。

    他们手里的凶器可以让他们在随时随地开枪杀人,完成两个身份之间的自然转换。

    “滚下车,这辆车现在是我们的了!快滚!!”新来的歹徒大叫着,提着一大袋子的钱狠狠甩进车里。

    其余几人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一个歹徒用枪指着路胜,打算把他逼下车。

    “孩子,看着我的眼睛....”路胜抬起头凝视着这个歹徒。

    “你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么?拿着枪支,威胁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他语气中带着一丝无法形容的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