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二十章 入学 二
    “你们真的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么?”路胜沉重道。“你们的枪,就是用来指在我这样的良好市民头上的?”

    他伸出手,轻轻握住面前的枪管。

    “不要让**控制了自己的良知...”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滚下车!”歹徒不耐烦大吼,就要扣动扳机。

    嘭!!

    忽然一只大手稳稳捏住他扣动扳机的手掌。

    “都说了我手无寸铁了!!”路胜缓缓从座位上站起身,面色阴沉,他原本只是想试一试不用心理引导术的催眠手段,看看自己的说服能力是否有些用处。

    可惜....不用特殊手段,他的说服能力似乎毫无作用。

    “我的....我的手!!!”歹徒痛苦的发出杀猪般的尖叫。他满头大汉,疯狂的试图挣脱路胜的大手。

    但那就像婴儿试图挣脱大人一般,毫无用处。

    咔嚓。

    一声脆弱的断裂声,歹徒整个人微微一僵,呆立了一瞬,随即猛然发出更恐怖的叫声。

    啊啊啊啊!!!

    其余几个歹徒都被这边发生的一幕惊住了。

    “杀了他!!”一个头目样子的男人大吼,端起枪对准路胜。

    “按照德国法律,我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了。”路胜猛地下车,在对方扣动扳机的一瞬间往左一个冲刺,转眼几步便贴近对方,一个摆拳。

    轰!!!

    歹徒头目整个人如同被重锤砸中一般,身体翻滚着倒飞狠狠砸进路边的一家五金店铺。

    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后,里面再也没了动静。

    路胜毫不停歇,一个箭步跨到另一人身后。手肘往后一砸。

    咔嚓。

    脊柱断裂的声音。

    “你们居然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良好市民动枪,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路胜一巴掌反手抽在身后一个举枪的女人脸上。

    嘭的一下,这女人手里的枪口砰砰砰的对着天空一顿乱扫。她右半边脸颊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肿胀起来,人转悠了十几圈,往右栽倒。手里的枪也摔到一旁停下。

    路胜几步冲到其余几个歹徒身边,双掌一带一冲,一秒之内便将所有人打成重伤。

    一时间嘭嘭嘭的重击声连环响起。

    路胜缓缓直起身,从衣兜里抽出一张白丝绢擦掉手上的血。

    “送医院吧,晚了可能会出人命。”他对着一边一个看热闹的路人提醒道。

    额....额哦!

    这人顿时回神,脸色苍白的跌跌撞撞朝着远处小跑过去。

    丢掉丝绢,路胜转身坐回车里。

    司机位置上的依文洁琳一脸呆滞的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外星人。

    “你想说什么?”路胜瞟了她一眼,“不过不管你想说什么,我希望你先把我送到我们取钱的银行,否则留在这里很可能会被请去配合警署调查。”

    依文洁琳如梦初醒,赶紧启动车辆载着路胜扬长而去。留下一地痛苦不堪的歹徒在哀嚎。

    冷风吹得路胜短发往后翻动,他信手把玩着刚刚从一个歹徒身上顺手取下来的银色手枪。

    他不认识这把枪是什么名字牌子,不过枪身做工不错,他顺手就留下来了。

    “杰克.....你....你到底...”依文洁琳一肚子的话想问,但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她想问你为什么这么厉害,你的那些身手是从还是哪么地方学到的,你的力气为什么这么大,你真的是一个普通的小警员么?

    一大堆的问题不断积压在她心底,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依文洁琳从未见过有谁有这么....这么震撼性的力量,当场不到一分钟,就解决了七八个手持枪械的抢劫银行歹徒。

    而且还是在自己手无寸铁的基础上,将歹徒一个个全部击倒。这种近乎奇迹般的战绩,让她感到刺激得浑身发烫,心跳加速到原先的数倍之多。

    原本还在因为博朗甩掉她而痛苦沮丧,而现在,对于那点情情爱爱什么的小东西,她已经不在乎了!

    她看到了更刺激的东西!

    车辆顺风行驶,又开了数分钟后,终于停在了一家门口竖着三根黑色大理石石柱的小银行面前。

    路胜抬头看了眼铭牌:佳通银行。

    银行门口的人进出不多,稀稀疏疏,依文洁琳还沉浸在刚才的爽快击倒中。

    “就是这里取钱?”路胜确认了下位置。

    “就是这里,别看他占地不大,但实际上有不少人都愿意把钱存进这里。因为绝对保密,还有不少黑灰色的钞票,都喜欢往这里放。”依文洁琳解释。

    路胜点头,下了车缓步走进银行,取了大约上万马克后,他重新回到车上。

    “走吧现在,送我去车行,我得找一辆前往米恩小镇的马车了。”

    “你到时候还回来么?在回伦敦之前?”依文洁琳赶紧追问。

    “我想是不回来了。”路胜想了想,回答道。“我的假期只有短短两个月,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所以...我打算直接从学校回伦敦。”

    “是吗?真可惜...”依文洁琳还想着能从路胜这里好好学几招。“那么,能留个联系方式么?”

    “当然可以。”路胜迅速从衣兜里摸出笔,在一张名片纸上写下地址,递给依文洁琳。

    “如果这边我母亲发生了什么麻烦事,你可以写信给我,或者发电报。”

    “好的,我明白!”依文洁琳重重点头。

    “那么,很高兴认识你,可爱的小家伙。”路胜笑了笑。

    “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大叔。”依文洁琳同样眯着眼笑了起来。

    .........

    .........

    地下洞窟内。

    大肠一样的巨大怪物,正面色惊恐的在黑暗空间里来回转动。

    “麻烦了,这下麻烦了,我差点袭击了一位寄生种!差点影响到了另一位邪神复苏的大计!”

    它信仰水之主很多年了,很清楚那些真正的狂热信徒,会做出什么样的恐怖事情。

    他们疯狂,邪恶,毫无秩序,但他不同。

    他不过是因为利益,才选择成为邪神信徒。而不是全身心的想要付出一切给伟大邪神。

    差点袭击一位真正的邪神寄生种,这让怪物极其惶恐,它很明白,一位邪神真正拥有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神与神之间爆发的神战,又会有多恐怖。

    混沌与混沌,未知与未知,两股力量的爆发,能够让任何生命都臣服于那种恐怖和不可知中。

    他就是个投机者,一旦引发神战,像他这样的第一个就会被排斥杀掉。

    “不要害怕....”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缓缓传来。

    怪物猛地浑身一僵,缓缓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继续完成祭祀吧....降临更多的邪力,让更多的生灵受到污染,水之主的力量,会灭绝一切抵抗。无论它是谁.....”那个声音带着浓浓的蛊惑。

    怪物吞了吞唾沫,双眼在这股声音的蛊惑下越发的红了起来。一股混乱的心智凭空涌进它脑海。

    “献祭....降临....献祭....降临.....”喃喃中,怪物浑身一震,慢慢游弋进入了黑暗,渐渐消失不见。

    ***********

    ***********

    咕咕,咕咕...

    大群的鸽子不断飞到钟楼一样的建筑物表面落下。

    被树叶切割成无数细碎的阳光,均匀的落在建筑物面上,反射出一些烫金的微光。

    整个建筑物表面,到处都有向前一些华丽的金银色金属条作为装饰。

    嘭。

    路胜反手关上车门,仰头望着面前的大学校门入口。

    入口处立着一座漆黑的,如同扭曲痛苦的人形一样的石头雕塑。

    这雕塑双臂紧紧抱住自己的脑袋,脊背弯曲跪伏在地上,赤身背对着大门,像是在朝着校门跪拜。

    路胜看了眼雕塑下面的铭牌。

    ‘拉蒂斯·庞贝,雕刻于1775年秋。雕像名:挣扎的希望。’

    绕过雕像,校门下方有着一个巨大的圆拱洞口,洞内摆了一张椅子,上边靠坐着一个浑身披着红色斗篷的老妪。

    “嘿,你也是来报考密斯卡大学的?”路胜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停下了两辆马车。

    车上下来两个女孩一个男孩,衣着打扮看起来都颇为考究,显然家境不差。

    和路胜打招呼的是其中一个男孩子气的女孩。

    她留着短发,穿着黑色连身裙,面孔有着亚洲人的肤色,但又有着欧洲人的轮廓。似乎是混血。

    “是,我也是来报考学校的。”路胜回过头打量起着三人来。

    “你年纪都这么大了...哦我知道了,你是来报考成人入学的?你好,我叫麦可,他们两分别是杰瑞和希思黎。”这男孩子气女孩很热情的自我介绍。

    “你们好。”路胜对着两人点点头。

    “大叔你一个人来的吗?”希思黎是另外一个留着长发的白裙女孩,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气质。

    “是,我已经工作了,但还是感觉自己欠缺很多东西,所以才希望二次回到学校再学习。”路胜认真回答。

    “好了好了,我们别站在这里闲聊了,赶紧进去,还得参加申请测试。能不能进都还不清楚闲聊个什么。”那个男生杰瑞有些不耐烦道。

    路胜没说啥,麦可倒是皱了皱眉,带头走进校门门洞。

    其余人跟在身后。

    走进门洞的瞬间,路胜忽然回头,看向那座黑色雕像。

    雕像双眼缓缓流出丝丝血线。但再一眨眼,血线瞬间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