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器官 一
    回过头来,安迪看向一旁的路胜。

    “你呢?有什么想说的么?”

    路胜看了他一眼,想了想。

    “你觉得这个问题有意义?”

    安迪愣了下。

    “额....没意义....”

    “那就是了,回去睡吧。别胡思乱想了。想想你为什么来到这里。”路胜说完懒得理会他,转身朝着自己房间所在的楼层走去。

    安迪愣在原地。

    他回想起自己被邪神信徒祭祀掉的母亲和妹妹,还有如今一直在四处游猎,追杀邪神信徒们的父亲和其他家族成员。

    他是欧洲最著名的猎魔人家族成员,所以知晓的暗幕消息远比一般人多很多。

    “为什么会来这里....?”安迪吸了口气,低下头。“这该死的世道,混沌越来越近了,不来这里,难道活该等在外面等死?任人宰割?”

    摇摇头,他看了眼路胜离开的背影,转身也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只是原本握紧的拳头里,指甲不知不觉陷入肉里。

    .....

    .....

    路胜咔嚓一下扭开自己房间房门,正要进去。

    “给你个忠告。”忽然之前的那个黑发女孩嗓音从他身旁传来。

    他抬头看了眼,那女孩正站在他右侧不远处一个房间门口。两人的房间相隔只有两个空房,算是很近了。

    “什么?”路胜低声应了句,注视着对方,等她说话。

    女孩面色冰冷,眼瞳里流露出自然而然的高高在上的俯瞰气质,显然,这是个常年处于社会较高阶层的大小姐,她那种自然而然的命令指使人的语气,是一般人根本模仿不来的。

    “努力吧,平民。”女孩顿了下,“你面试和初试的表现很不错,如果通过移植,可以来找我,西法路斯家族会是你最好的选择和依靠。”

    她仔细看了看路胜双眼。

    “很快你就会知道,你将要面临的世界有多残酷,不想死,就抓住一切力量成长吧。”

    嘭。

    她拉开房门走进去,干净利落的反锁离开。

    路胜眨了眨眼,听懂这女孩什么意思了。

    她似乎是和学校里的什么人有点关系,知道了他测试时的表现。所以出言招揽他。

    “看起来我在学校里的评价似乎不错。”他笑了笑,也跟着进门休息。

    明天,明天应该就可以真正开始接触这个世界主要的力量体系。

    进房后,稍微调息了下状态,路胜也洗漱睡下。

    一夜无梦。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便从床上睁眼,缓缓起身掀开被子。

    旁边房间隐隐传来一阵阵痛苦的捶地声,似乎有男人在痛苦的低吼,靠捶地产生的痛苦来压抑着某种东西。

    路胜穿好发放的校服,把领口的扣子扯开两个,露出强壮鼓胀的部分胸肌。衣服实在有点小,他怕万一激动起来直接撕烂了可就没得换了。

    总共学校也就发了两套。

    站到镜子前,路胜用洗发露洗了下头发,上一次洗头,他记得已经是一百多年前了,现在想想还真有些怀念,那是陈芸熙还在的时候。

    整理完仪表,路胜背上书包,开门走出房间。

    下了宿舍楼,他将昨晚发放的银饰取出来,挂在胸口。然后大踏步的走向楼前站着的宿舍长门德尔松。

    这个古板的德国中年男人面前已经站了大半的宿舍学员。

    路胜和着其余人又稍微等了一会儿,人终于到齐,一共三十二人,这就是整个宿舍楼全部的学员。

    “走吧。都跟着我。从现在开始,我将负责应付你们接下来的各类突发情况,如果你们成功了,那么我会祝贺你们。

    如果你们失败了,我会处理你们。就这么简单。”门德尔松平静道。

    三十多个学员中,大部分人都是普通出身,被他这番话说得有些心头发毛。

    但也有少数有备而来的学生,面色不变,只是平静而认真的看着他。

    路胜在人群里也看到了安迪,这个金发帅哥正一脸慵懒的咬着一根没点燃的香烟。

    还有那个黑发女孩大小姐,她正面色平静甚至有些冷漠的听着宿舍长说话。

    简短的说话结束后,门德尔松带着众人一路沿着校园内的主道,朝着最深处的校区走去。

    路胜记得整个学校的地图,此时心头也开始回忆对应路线。

    只是走了一小会儿后,他就忽然发现不对,周围不知不觉间出现了不少重复的建筑,很多他以为已经走到头的分支岔道,居然尽头处还能走出不少距离。

    很快他便彻底抛掉了记忆的路线地图。

    约莫二十分钟后,一些学生甚至已经开始额头冒汗,门德尔松才带着他们拐进一栋看起来极其古老的三层矮堡内。

    这座矮堡门口还立着密密麻麻数十座铜像,他们看上去栩栩如生,而且没有什么历史名人,更像是随处可见的普通平民,被突然记录下来的自然形态。

    学员们跟着门德尔松鱼贯走进矮堡门前的院子。

    大门敞开着。

    里面有着阴冷的寒意不断涌出。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里面晃动了,显然他们不是第一批到达的。

    没有谁说话,这里仿佛有着一种莫名的沉默的力量,让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不言。

    门德尔松先进去领了一把铜质的钥匙牌胶圈,这些胶圈上穿着一个个椭圆形的小牌子,上边记录着一个个的数字编号。

    他将这些牌子胶圈一一的分发给所有人。

    “看到上边的数字了吧,去吧,去里面对应的房间,走进去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一会儿就会开始正式测验。这是申请专业课必须要通过的流程。”门德尔松涩声叮嘱道。

    “记住,坚持,努力,不要放弃。一旦放弃,你们失去的,可能不只是现在,还有你们的未来,你们的一切。”他最后这段话显然没有起到任何安慰作用,反而让大部分人心头更担惊受怕起来。

    路胜把牌子挂在自己手腕上,跟着其他人一起进了矮堡。

    这座看起来像是简化版的小城堡内,此时已经挤满了学员。

    不时会有人急急忙忙的冲上楼,也有人会急切的跑下来四处寻找号码。

    但怪异的是,只看到人进,没看到人出来。

    路胜眯眼看了下自己的号牌:三十五号。

    他先是在一楼转了下,一楼最大的房间号,只到三十,所以他的房间在二楼。

    顺着左侧的一个小螺旋楼梯上去,到了二楼,路胜踩着厚实的地毯,在狭窄的暗黄色走廊里快步走动。

    很快他便找到了第三十五号房间。

    房间里安安静静,包括周围的房间,甚至整个走廊里其余的所有十多个房间,全部都没有一点声息。

    路胜眯了眯眼,伸手握住房门把手,轻轻扭动。

    开门后,里面是两张相对放置的黑色金属座椅。

    除此之外整个房间一片昏黄,什么也没有。

    没有窗户,没有摆设,没有挂饰,没有任何花纹。除了一片平整的坚硬墙壁和地面,其他什么也没有。

    路胜缓步走进门,看了眼两张座椅的扶手,右侧椅子上写着他的编号,三十五。

    他缓缓对准椅子坐下,双手靠在扶手上,背靠住身后椅背。

    椅子后背上,一点冰凉尖锐的东西抵在他后颈处。

    噗。

    一点点细微痛感在后颈处一闪即逝。这点痛觉甚至让路胜感觉自己是不是感应出了错。

    要不是他的身体素质和五感已经被强化到了一个极其夸张的地步,他绝对不可能察觉到这点痛楚。

    “恩?”他伸手摸了摸后颈。

    与此同时,其余房间内。

    一个个坐上座椅的学员,后颈纷纷被刺痛植入新细胞组织。

    一个个学员仅仅迟疑了数秒,双眼便开始迅速变蓝。

    无数蓝色血丝开始在他们眼瞳里蔓延往外延伸,将整个眼睛彻底染成蓝色。

    他们坐在座椅上的身体开始无声的剧烈挣扎,抖动。

    呼....

    路胜缓缓吐出一口热气。

    他双眼直视隐隐有些泛蓝,但距离彻底变蓝还有很大距离。

    作为能够彻底掌控自身的虚冥天魔,他几乎是在那种组织发生作用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那玩意。

    他抬起手,看着自己右臂,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了一个肉包,核桃大小的肉包。像是即将盛开的花苞,肉包表面还分布着一道道细长花纹。

    一丝丝极其不稳定的冰冷液体,开始从肉包里流出,混入他的内分泌系统,循环流遍全身。

    “真是了不起的力量....居然能够瞒过我的监控....”路胜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能悄然入侵虚冥天魔附体肉身的力量。

    他已经猜测到了,这个宇宙是个是和天魔宇宙相似的高能宇宙。

    说到底,天魔界虽然号称万界至终,但这只是相对于已知的被探索到的周围低能级宇宙而言。

    真正的高能级宇宙,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蓝色力量的流动越来越频繁了,这种冰冷的液体,像是输液时涌入血管的感觉,让路原本有些躁动的血液迅速冷却下来。

    约莫十分钟后。

    “结束了,你可以出来了。”门外传来细微说话声。似乎有女人一直守在门口。

    路胜闭上眼,平稳了下全身状态,他再度看了下手臂上的肉包,体内流动的那股力量液体,似乎隐隐在影响冲刷手臂上的这个东西。

    而从这个肉包里,他隐约能感受到一股扭曲怪异的能量在缓缓凝聚,生成。

    ps:关注微信公众号( limaoxs666 )获取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