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三十五章 突破 一
    咔咔..

    路胜活动了下关节。

    “所以说....我他么还没开始动手啊....”他有些尴尬,他本来是打算用手解决对方,但是一抬脚居然就漏气了...

    巨大恐怖的气流推动他一脚就朝对方踹过去。

    然后...

    然后就没了。

    一切完事了。

    “这都是些什么事....”路胜很清楚刚才黑衣人说的那段话,那意味着他又惹上麻烦了,杀了这货,后面还会来一大堆同性质的货色。

    他只想好好一个人认真学习,努力提升自我,为什么连这样的小事都得不到满足?

    路胜无语的看了眼地上昏迷过去的阿尔妮,这个原本高傲的大小姐此时正侧躺在地上,黛眉轻蹙,看起来似乎很痛苦。

    “刚才差点杀了你。还好你没死,对不住了。”他看了下怀里怀表时间,“反正我也算救了你,就这么两两相抵好了。”

    他摇摇头,从阿尔妮身边缓步走过,回到自己房间。

    刚刚进门,他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显然他刚才那一脚引发的动静太大,惹来了学校的其他人。

    “你怎么躺在这儿!天呐,阿尔妮!你没事吧!?”一个年轻男孩的声音大声传来。

    路胜随时脱掉外套,看了眼裤子,刚刚才穿几天的新校服,裤子已经彻底断掉,烂糟糟的还剩一点点布条挂在裤裆上。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新校服不要钱买?”他无语的迅速换掉裤子。

    刚刚穿上就有人来敲门。

    咚咚咚咚。

    敲门声急促有力。

    “谁?”

    “我是门德尔松。开门吧杰克,有件事需要你配合调查。”宿舍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路胜就知道躲不掉。

    他走过去开了门。

    “你刚才有听到什么生意动静么?”门德尔松身后有着两个身材一高一矮的年轻男子站着,三人站在一起表情肃然,给人一种无形压力。

    “听到了,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爆炸了?”路胜点点头。“我躲在房间没敢出来,刚才整个楼都动了,我还以为是地震。”

    “能不能把刚才的动静详细的描述一遍?”门德尔松身后的一人沉声问。

    “好的。”路胜点头,开始绘声绘色的描述刚才的过程,他正在休息睡觉,忽然一阵巨响传来,整个大楼都开始震动,门外似乎有什么东西爆炸了,有雷鸣一样的隆隆声传来。

    一番解释加上手脚比划后,门德尔松三人详细记录了一遍,这才转身离开。

    很快边上也传来敲门声,显然他们是准备一个个房间的问过去。

    路胜并不担心他们发现什么破绽,他如今第二形的认知器官,配合气血决,和自己原本的敛息术技巧,他已经能很精致细致的将体内的一切能量波动收敛起来。

    刚才加上门德尔松的三人,起码有两人至少是第二形的层次,但都没能发现他的情况。

    应付完三人后,路胜看了下时间,还可以看会书,便又坐回书桌前,开始研究新纪录出来的高级法典。

    **********

    **********

    医务室。

    阿尔妮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她看到雪白的被子,带着螺旋花纹的黑色天花板。自己正躺在久违了的医务室内病床上。

    床边坐着一个英俊高大的年轻男生。

    她认得他,他叫卡菲司,是前阵子她接触的新生之一,也算有潜力的一个。

    “你....醒了?”卡菲司注意到了睁眼的阿尔妮,顿时露出一丝惊喜。“你终于醒了阿尔妮。”

    “我.....我怎么了??”阿尔妮双眼无神,感觉全身像是被巨大冲击波狠狠砸中撞在墙壁上一般,身上没有一块肌肉和骨头不疼。

    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碎掉了。

    “你一个人躺在走廊里,周围全是破烂的破坏现场,看到你昏迷的那时候,我简直要疯掉了,那种地方,那种破坏力,我真难相信你居然还活着!”卡菲司语气带着浓浓的担心和惊讶。

    “谢谢你救了我。卡菲司。”阿尔妮看着这个前阵子才认识的男生,俏丽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纯净的笑容。

    她原本就因为受伤而显得脸色苍白,肌肤带着半透明和淡淡的荧光,给人一种纤细柔弱的难得气质。

    作为一贯大小姐风范的阿尔妮,会有这种脆弱时候,也是极其难得的一件事。

    卡菲司满口的话还没说出,就被阿尔妮这一丝微笑堵在胸口,再也吐不出。

    “没....没什么,我也只是碰巧...”

    “如果不是你,或许我现在已经死了。谢谢你,真的。”阿尔妮很认真的再度重复。

    “那个人不会善罢甘休的,要不是你,我恐怕....”她眼中闪过一丝后怕。

    卡菲司顿时胸口一堵,他到的时候压根就没发现有人,他想反驳纠正,但看到阿尔妮那张魂牵梦绕的面容,那一丝发自内心的纯净感谢,他刚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

    ‘反正救人的人明显也不在乎,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碰面,所以....干脆...’他面色不变,但心头却是默认了阿尔妮的误会。

    “其实我也没出什么力....”

    “我知道的....这一次算我欠你的。”阿尔妮疲惫的闭上眼睛,“家族不会让任何一个有恩于我们的人失望。”

    “大小姐!”这时病房门口急匆匆的冲进来一个齐耳短发的年轻女孩。

    “大小姐你没事吧!?我才去交完治疗费,你身上足足断了十多处骨头!天呐,简直就像被大象狠狠踩过一脚!校医先生说,要不是家族的宝物延迟了您的伤势发作时间...您恐怕...”

    “行了安沙,我知道了。”阿尔妮扬起手止住对方话语,“卡菲司先生救了我,作为回报,把家族存放在学校的那一批物资资源,分出一半送给卡菲司先生。”

    “一半!!?”安沙顿时张大小嘴。“可是大小姐,我们本来就物资不足了...再分出一半,连您的日常消耗也...”

    “照我说的做。”阿尔妮坚定道。

    安沙迟疑了下,心有不甘的看了眼卡菲司。

    “好...好吧....”

    卡菲司坐在一旁,他本身出身并不算富裕,家里的经济收入,供他来上大学也已经算是捉襟见肘了。

    现在突然听到这么个好消息,他整个人都被天降馅饼一下子砸晕了一样,坐在原地表情一脸懵逼。

    他是了解查询过阿尔妮身后家族的底细的,虽然不如紫玫瑰那般雄厚,但对于普通家庭而言,也已经是极其难得的一笔巨款。

    “我...我这...何德何能...!?”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抬起手,却又不知道作何表示,只能手足无措的连连摆手。

    “不用客气,这是你救了我的回报,西法路斯家族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帮助过我们的人。”阿尔妮认真而肃然回答。

    她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让卡菲司接下来的话完全没法说出口。

    他有些痴迷的看着阿尔妮,随即感觉自己可能太过突兀和露骨,赶紧又低头下去。

    “好....好吧....我明白了...”

    阿尔妮并不是无缘无故的送这么多资源和财富给对方,一方面固然有对方救了她的原因。

    另一方面,卡菲司能够从那个必杀她的黑衣人手里,将自己救下来,其内在的隐藏力量潜力,绝对不是像表面这么简单。

    她可不信那家伙会这么好心,平白无故的将自己丢在地上让卡菲司来救。

    那个人....已经死了....

    她能够感觉到家族秘宝里,一丝丝属于那个人的古拉之力已经消失。

    那个她叫做叔叔的男人,确确实实已经死了。

    至于怎么死的,她不知道,但作为那个时候第一个出现,并救下她的人,卡菲司必定有着极其强大的底牌。

    毕竟那个男人可是学校里一些普通的导师也不一定是其对手。

    “来,阿尔妮,吃点梨子吧。”一旁的卡菲司打断她的思绪,送上一个削好的梨子。

    “谢谢。”从小就和人打交道的阿尔妮,又怎么会看不出卡菲司对她的心思。那双不断在自己胸部和双腿上扫过的视线,简直不要太清晰。

    不过如果真的确定对方的价值和潜力,她也不介意将自己的身体作为代价,送给对方。

    只要能重建家族的辉煌,这样的付出她也觉得值得。

    ***********

    ***********

    图书馆。

    路胜缓缓将第十一套高级法典放回原位,看得越多,他对法典的理解也就越充分。

    这些法典大部分都是大同小异,其中锻炼方法相差不大,还有很多需要不少的外部条件。

    他没办法找到太多的外部设施配合,学校里或许有,但他不想这么早就暴露自己的进度。

    距离上次提升,现在身体又恢复了,又可以再度动用深蓝。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一次就能彻底完成大半高级法典,那么之后接下来,就是之前找到的那一套更高级法典,夏萨利司法典。

    这套虽然按照等级,是和混沌法典一个等级的。但....锻炼效果和提升幅度,肯定要低于混沌。”

    路胜视线在周围的书架上一一扫过,能接触到的高级法典都看完了,其余的大同小异,差别很小,看不看也没区别。

    “图书馆的所有高级法典室都找遍了,只有这些存货,看来是没法找到更多了。可惜....”

    他缓步走出空无一人的阅览室,这是他找书的第七间高级阅览室,里面的法典都查阅过了,这类别的高级法典一整套至少有十多本,多的三十几本,四十几本,加上不同的修订版,一套就能占据大半个书架。

    所以看起来书虽然多,实际上就那么十几套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