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五十二章 心核和神 二
    “所以你就在这儿哭了这么久?”路胜无语道。

    “....”依安沉默不语,只是一个劲的抹眼泪。

    “好了,站起来,别赖在地上。你不是想要跟我学画画么?”路胜随意道,“如果你仅仅只有这么点觉悟,那么我的画技是不可能传给你的。”

    “???”依安顿时一怔,仰头看着他。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路胜望着远处湖面,回想起自己曾经在那个世界学习绘画的日子。心中满是感触。

    “你觉得,我的画技,厉害么?”

    “很厉害!!我模拟过很多大师的作品,但都不如您的画作震撼。”依安点头,暂时被转移注意力,似乎也没那么伤心了。

    “你的天赋很好....可以说,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第二好之人。”路胜平静道,“曾经我也曾有过一个天赋无比强大的弟子。可惜....他最后背叛了我。

    他居然想用我教给他的技艺反抗我。所以....他死了。”

    “啥??”依安没反应过来,不是刚刚还在说画画么?怎么突然跳到他死了?

    “曾经有无数的人,试图用他们的技艺对抗我,但他们都失败了。我隐居在幕后,掌握无数画技,无人能敌,无人能企及我所达到的高度。

    但是,没有人,没有人再能达到我这样的程度,他们甚至连接近我也做不到。”路胜叹息一声。

    “.....”依安感觉自己听的不是一个话题,她只是想学画画而已....不是想学打架。

    路胜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看到有天赋的孩子,就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些不开心的往事。”

    “没关系。在这所大学,我见过的稀奇古怪之事太多了,早就习以为常。”依安擦掉脸上的泪痕,低声道。

    “好吧,刚才说到,你想跟我学画画,对吧?”路胜回顾道。

    “是的。我之前跟您提过一次。您的技艺让我钦佩万分,所以我希望正式的拜您为师,教导我画艺上的造诣。”依安正式的爬起身,微微鞠躬。

    “你是个好孩子....真的好孩子....”路胜温和的揉揉依安的头发,她让他想起了曾经的养女,那个不愿离开家乡的金龙公主。

    “我已经十九了,请不要这样....”依安脸颊一红,退后两步低头道。

    “恩,抱歉,是我失礼了。”路胜点头。“那么,我可以答应你,教导你学习画技,但是,你首先要清楚,这种拜师只是单纯的画艺上的关系。我和你,仅仅只是绘画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仅此而已。”

    离开那个世界,路胜不想把自己一生的强大画技就此埋没,或许找个适合的弟子传授,让其一步步传承下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曾是白银之手,黑光之手幕后最强的画圣,同时也是被世人尊称为白银之主的恐怖组织领袖,黑暗画师的领导者。

    但那一身足以屠杀众生的画技,在离开那个特殊规则世界后,便再没有发挥之地。

    这一直是他极大的遗憾,毕竟画画也是他曾经热爱过的喜好,而现在,正巧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虔诚学生想要学习画画,并且态度极其坚定。

    这或许是个机会。

    “我明白了....”依安认真点头,“那么,我每周付给您三千马克的薪酬,可以么?”正常价格是一千,但她一口气提高了三倍。

    “不需要,我不用薪酬,我只要求一点。”路胜竖起食指。“拿出你全部的精神,跟上我的进度,不许放弃。”

    “....我明白了!”依安看出了路胜的态度,她也迅速肃然起来,“我会努力!”

    “那么,别去想昨天那个小女孩的事,我们开始今天正式的课程。”路胜立马开始安排画技传授。

    他掌握的画技太多太多,高度也太高,所以就算依安很有天赋,也必须全身心的投入,才有可能跟得上进度。

    两人都是极其专注之人,虽然依安还在伤心,但一旦进入状态,立马回去拿了画板,就开始第一堂授课。

    路胜一口气给依安点出了一堆基础性质的错误,并给她布置了功课,要其每天必须练习一定次数的基本功。

    两人从这天起,也算是真正结成师徒关系,虽然只是绘画上的师徒。

    依安的天赋果真强悍,遇到问题,她稍加点拨,就能举一反十。而路胜的画技之渊博,也远超她想象,就好像无论她问什么,只要是画艺上的,都能得到答案。

    她曾经拿路胜的画作给自己以前的导师观阅,对方直接询问她,这是哪一位传世大师的画作。

    这种极高的评价,让依安更加彻底的死心塌地跟着路胜画画。

    时间一天天流逝。

    路胜的伤势很快也恢复了,她又开始继续修行光暗法典,达尔教授那边,实验室的进度忽然要求加快,同时申请的物资材料也下来得越来越快。

    终于,在吃掉第五头实验材料后,路胜再一次进化了。

    光暗法典才修习到了第四层,便激发了第五次进化。

    第五次进化,只是量上的提升,只是第六认知器官对于气流的操控力度加强,其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

    光暗法典的最终设计目的,就是激发第五次进化,而既然五次进化完毕,剩余的锻炼方法,做不做其实都没意义了。因为那些都是基于第四次甚至以下进化的器官设计的。

    所以,路胜现在需要的是能够激活第六次进化的第五级法典。

    而第五级法典,他已经从混沌法典那里得到了线索。

    ************

    ************

    上完课,路胜和安迪一起出了教室,朝着食堂方向走去。

    “最近的课程越来越难了,你感觉到了么?”安迪无精打采道。

    “.....课程上到哪了?”路胜疑惑问。

    “.......”安迪无力的摆摆手,“我不想和你说话了....这次测验满分的变态。你居然连课程进度都不知道,还能考满分...”

    “只是没注意而已。”路胜笑了笑。

    “好吧,听说班里要选人参加国际学术交流会,那可是个好机会,这种高大上的国际活动,对于学生而言是个极其难得的锻炼机会,说不定以后毕业出去,也能靠着这时搭建的人脉出人头地。”安迪振作的提议道。

    “你要去么?参加名单是我在定,我给你加个名额。”路胜再度道。

    “........”安迪长大的嘴巴维持原状,动作僵硬的缓缓放下手。

    两人沉默了一阵。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已经不再是普通学生了,我知道,我知道的....”安迪无奈的叹气。“但是不管怎么样,明天海瑟薇教授要来我们班上实践解剖课,一定不能旷课了,最近都是你在替我打卡,但这次估计是混不过去了。

    海瑟薇教授是出了名的严格,一旦旷课就真的麻烦了。她曾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同时还是柏林大学的名誉副校长,甚至还做过皇家院士,德高望重....”

    “放心吧,明天的解剖课改成了我来代上,海瑟薇教授临时有事,她安排我来给你们做解剖演示,你不来也没关系。”路胜安慰道。

    喔.....!

    安迪苦着脸看着这个越来越陌生的好友,感觉胃部前所未有的巨疼。

    “和你说学习,我一定是疯了!”他加快脚步一脸便秘的走到路胜前面。

    “没事,我们说说和学习无关的事。”路胜拍拍他肩膀。“你有没有发觉,最近学校里动静越来越多了,一会这边封锁,一会那边封锁。”

    “是倒是是,怎么了?”安迪摸了摸自己脸颊上的纱布,上次的伤他还没好完,他可不想再到处招惹是非。

    “我觉得最近可能要发生什么大事,你自己小心点,别什么都傻乎乎的冲到最前面。”路胜提醒道。

    “放心吧。我也不是那么傻楞白的人。”安迪拍拍胸口。

    两人混着人流走进学生食堂,找了个地方坐下。

    路胜照例的翻找出一本自己记录的笔记翻看,这些笔记都是他从图书馆快速背诵出来的,抄录后,现在慢慢学习。

    “对了,安迪,你不是一直说自己对传说神话很了解么?我有个笔记没弄清楚,你帮我看看这些都是什么怪物。”

    路胜丢给安迪一个小册子。

    安迪接过来翻开看了看。

    上边全是各式各样的稀奇古怪怪物图鉴,图案画得极其精致,惟妙惟肖,细节很多,就像真的存在这种怪物一般。

    “挺厉害的啊,这一手画技。”安迪赞叹几声,翻看着上边的画。

    “认识倒是都认识,不过这些都是蛮冷门的。也难为你能找到这么多齐全的。你到底翻看了多少书啊?”安迪接过一支笔,在每一页的图画下面,都写上名字和特征,出自什么地方。

    “没多少,我都是课余时间随便看看。你也知道的,图书馆只能看一小时。”路胜无奈道。

    “那你这些书怎么来的?不要告诉我你在图书馆有奸情?”安迪嘿嘿笑道。

    “没办法啊,因为时间太短不够看,所以我只好把书背下来,回宿舍默写出来慢慢看。你是不知道,一次默写十本书是很累的活...真的,太累了。”路胜摇头道。

    “.........”安迪的内心遭受一万点重击。

    他今天还在为背诵十个符文单词认真复习了好多遍.....

    好半天后....

    “算了算了....看看这册子,都是些生僻的,其中很多我给你说,要不是我,你自己要找到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有几种上边的怪物,压根就是一些部落里口口相传的神,根本就没有任何记录。”安迪吐口气道,“我也是跟着我老爹混过一段时间,才清楚里面的道道。”

    他动作很快,几下便标记完毕。

    “喏,给你。”他把小册子还给路胜,开始拿起菜单点菜。

    路胜拿起小册子,翻看了下,很快他的动作微微一顿。

    其中一页,正是他混入其中,故意夹杂在里面的画像。上边画的是那个过去图书馆内遇到的混沌心核中隐藏的肉球怪物。

    一个巨大的紫色肉球,中心有着一只硕大眼睛。

    只见画像上标记的名字是:‘云神’。

    掌管云雾和潮湿的新神,传闻是神王灰丝南的第十三个儿子,在和旧神的斗争中,失去肉体,成为了彻底的只存在于无形世界的神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