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八六十章 线索 二
    有了充沛的虚空因子补充,这么按部就班的修养了几天,路胜再度开始提升虚夜法典。

    在进化到第六形后,他便直接开始针对第六形的法典内容开始修习。很快第六级的法典便一口气提升了三层。稳固住了刚刚进化不久的第六形器官。

    他这边在紧锣旗鼓的不断攀升,安迪那边却是越发的荒唐起来。路胜好几次早上去图书馆时,都看到安迪搂着女孩醉醺醺的在小树林隐蔽处乱搞。

    没过几天,班里便传出了安迪被一群女孩一起堵在医务室的惨烈消息。

    其中有个女孩甚至叫嚷着自己怀孕了,这事如果在一般学校,可能会引发很大的负面影响,但在这里,密斯卡大学,班里老师压根就当没看见,学校也完全不管安迪的负面新闻。

    一群女生撕逼了一阵后,联合起来把安迪狠狠揍了一顿,那个怀孕的女生这才说出实情,她压根没怀孕,只是想用这个逼安迪表态。

    她以为安迪除了她,就只有一两个情人。没想到这么一逼,居然逼出二十多个各式各样的不同女生。其中好几个甚至直接堵在医务室不让安迪走。

    这下顿时引发了轰动。

    听到新闻,路胜也是有些瞠目结舌,他降临这么多时间,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遇到这种奇葩。

    除开安迪的破事外,另一件大事,就是德云社解散了。

    阿尔妮作为社长,在和紫火帮的对抗里开始节节败退,最后无奈宣布德云社解散,只留下少数的几个精英,组成新的小团体。

    紫火帮自此后一家独大,在整个大一年级成为真正的庞大组织。

    转眼便是两个多月过去,路胜按部就班的不断提升,这次从第六形到第七形,似乎是个艰难的大槛,他很快将虚夜法典修到最高层,但也还是没办法刺激器官再度进化。

    第六形,就是学校副院长院长层次,第七形,按照标准属于副校长级别。

    按照路胜了解到的校规,有资格担任副校长级别的人,最少也要达到第七形层次。

    虚夜法典修习完毕后,他也没办法再进入过去图书馆,找到混沌法典,在夜间图书馆,路胜也尝试过了其他的六形法典,但其中内容都不如虚夜法典,这一关卡住,也似乎不是法典的原因。

    很快便到了学期期末,第一学年终于正式快要结束了。

    禁忌系和特殊系的学员,路胜不清楚情况,但他和大量的协调之风感知强化学员一起,马上将要开始第二学年的学分争夺。

    大二的学生,就不是像大一那么轻松自在,一直在校园里学习。而是不时的需要出校门,去其他地方完成课题任务。

    但路胜自然不会这么按部就班的跟着学校节奏走。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够久了,整个学校的隐秘,白天图书馆和夜间图书馆,他都在这些时间里,将其中的隐秘了解清楚。

    除开一些特别的邪异祭祀之类书本没翻,其他的都多少翻看记忆过内容。

    可以说,几乎有四分之三个图书馆,都被他记在脑海里。

    唯一缺失的,是过去图书馆。

    还有那个他最想得到的混沌法典,和混沌心核。

    修为卡住,他无奈之下,索性开始把能够找到的第六级法典,一套套的全部翻出来,全部开始修习一遍。

    这是个水磨活,好在路胜寄神力足够多。借着空闲,他又在学校周围新设置了几个降临阵图,以作准备。

    只要一找到混沌心核的下落,他便可以第一时间发力拿到手。

    假期过年,圣诞节路胜回去了一趟母亲家里,和几个不熟悉的兄弟姐妹一起吃了顿饭,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对他在大学的生活也没什么兴趣。

    对于这些人而言,密斯卡大学位于乡下旮旯,周边也没什么好玩的,自然更没有什么话题。

    路胜给母亲一份礼物后。又马不停蹄的去了伦敦,先到局子里报道,提升了警衔,然后才回了趟家。

    老杰克在乡下农场和女儿过,日子过的不是一般的滋润。唯一的遗憾,就是之前杰克姐姐的未婚夫失踪了。

    本来订好的订婚也打了水漂。

    未婚夫的失踪很是蹊跷,但路胜现在没时间理会这个,只要杰克自家人没事就一切没问题。

    同样给了姐姐和老杰克一份自制的礼物后,他马不停蹄的回到学校。时间也再度到了开学时日。

    在没有普及飞机航空业的时代,光是花在路上的时间就白费了大半。

    ************

    ************

    病床上洁白的被子下面,安迪满是伤痕的身上插满了各式各样的软管,脸上头上还包着白色的纱布,血从纱布里缓缓渗透出来。

    他的一条腿打了石膏高高挂起,就和遇到车祸重病快要牺牲的伤号差不多。

    哗啦一下。

    路胜把窗帘直接拉开,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落在安迪半边脸上。

    “唉....我这次是真的栽了....”他声音嘶哑的无奈道。

    “怎么回事?之前你不是还好好的么?”路胜无语的找了张凳子坐下。

    “我走之前,你还在和那群妹子乱扯,怎么回来就进重症监护室了?”

    安迪木然的看了他一眼。

    “别说了....遇到一个特别狠的妹子,她能力是特殊系的器官切割....”

    “那你是真的惨.....”路胜同情道。“现在呢?你的那些妹纸呢?”

    “大部分看我快死了,怕弄出人命,就都散了。下手的那妹纸被学校抓了,暂时看管着。”安迪叹气回答道。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还能好么?”路胜拍拍他挂着的那条腿。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当然能好!那丫头没下死手,我修养一个把月就能好。”安迪无语道。

    “其实也没什么。”路胜笑了笑,“就算她真下手,你也死不了。不是么?”

    安迪一顿,也没反驳。确实,正常的说,在他体内那家伙同意之前,他想死也死不了。

    两人沉默了一阵后。

    “听说你和阿尔妮混在一起了?”安迪忽然问。

    “算是吧。”路胜点头。

    安迪摇摇头:“你不该这样....阿尔妮的家族已经日暮西山,在学校才有更大的前途。虽然西法路斯家族历史悠久,但实力比起学校,差距太大。

    一个小家族,对于学校而言,就和蚊子比大象差不多。”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路胜自从知道安迪和学生会的干部走在一起,就清楚这货是和学校站一边的人。

    但他有他的打算。

    “我有我的想法。”

    “.....”安迪看了路胜一会儿。

    “好吧,希望你不是被阿尔妮迷住了,不过仔细想想,你们好像也算班配。以你现在的潜力和未来发展,并不见得比阿尔妮差。”他忽然又笑了起来。

    “对了,问你个事。”路胜也笑了笑。

    “你说。”

    “前阵子,我去了梦境图书馆。见到了混沌法典。”路胜平静道。

    “靠!!你这是要逆天啊!!”安迪差点一下从床上跳起来。“人家大三大四才可能去第三层看到混沌罚单,你丫的大一就去了!牛!!”

    “别闹,我想问,还有什么办法能再接触到混沌法典么?”

    “当然有。位于学校地下的月都基地,就存放着混沌法典的本体,不过因为那里还同时存放了混沌心核这种极度危险的大家伙,所以看守非常严密。

    你要想再进去接触,恐怕只有等以后留校,担任到教授级别时,才有第二次机会。”安迪解释道。

    “没有其他办法了么?”路胜皱眉。

    “当然有。”安迪神秘的笑了笑。“你可以偷偷溜进去,我给你说,那里面我进去过两次,守门的反应符文,对我们这种没什么实力的,都没什么反应。”

    “既然东西那么重要,为什么你还能偷偷溜进去?”路胜疑惑道。

    “很简单,这个给你。”安迪手从被子里钻出来,在边上衣服堆里摸了摸,很快抓出一串项链丢给路胜。

    路胜接住项链,打量了下。这是一串漆黑的哑光石串联起来的不规则项链,就像是随便从河边捡了不少黑色鹅卵石穿起来做成。

    “这是什么?”

    “能避开符文的东西。我老爹给我的。”安迪背靠着床板闭上双眼。

    “那行,我用了还你。”路胜收起来笑道。

    “算了送你了。你这家伙总是牵扯些危险事情,带着这个也能安全些。”安迪摆摆手。

    “那多谢了。”路胜感觉这项链明显有些不同能力。并不像安迪说的那么简单。

    “对了,上次你给我的那个东西,还没用到呢。”

    “那个啊。”安迪抓了抓头,“你留着吧,记得别丢了就好。”

    “那行。我下午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路胜直起身,“需要我把窗帘重新拉上么?”

    “就这样吧。”安迪瞥了眼边上,“你这货来看我居然也不给我带水果!”

    “下次,下次。”路胜笑着摆摆手,推开房门走出去。

    “杰克。”

    身后忽然传来安迪叫声。

    路胜侧过身回头看向他。

    “怎么了?”

    “我们是朋友吧?”安迪难得的认真脸问。

    “当然。”路胜点头,安迪的性格和人相处很轻松,他也确实算认可对方是他盆友。

    “既然是盆友,就要互相帮助吧?”安迪又问。

    “你这家伙。”路胜无语,“想说什么就直说,就知道不可能平白拿你的好处。”

    安迪干笑两声。

    “我现在不方便,帮我照顾一个叫雪莉的女孩。不要你一直看着她,只要你力所能及的时候,顺手搭一把,没问题吧?”

    “没问题。”路胜点头。“还有事没?没事我走了。”

    “去吧去吧,看望重伤的老友就这态度,你这家伙....”安迪顿时无语。

    路胜摇摇头懒得理他,转身离开。

    安迪看着房门关上,咔嚓一声自动锁好。

    他重新挪动了下位置,靠在床头,望向窗外明媚的阳光。

    想到之前好友隐约露出的企图,他多少还是感觉有些担心。

    “那家伙...总是莫名其妙的牵扯进这种危险的事情,混沌法典可不是他一个普通学生能玩的....真以为我是笨蛋啊?这点都看不出来?”

    安迪无语笑了起来。

    “老爹,任务我可是给你完成了,以后有事别来找我。”

    笑着笑着,他声音渐渐嘶哑起来。

    渐渐的,他双手捧住脸,低下头,有咸咸的液体从指缝间开始滴落下来,掉在被子上浸透下去。

    “你在哭?”一个声音在他脑海回荡。

    “你不应该悲伤,你死了,会和我融为一体,所有相关你的记忆,都会自动被消除,所有记住你的人,都会自然遗忘你。没人记得你,就不会有伤害和缺憾。所以你不应该...”

    “我要死了.....”安迪忽然打断它。

    “我就要死了....”

    他整个人伏在被子上,声音都憋屈起来。

    “你说得我更想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