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八十二章 信号 四
    月光远远望了眼班赛所在的蘑菇房,一言不发,转身回到房间。“如此大的能量反应,仅仅只是用来发射信号,不知道他们在搞些什么。”

    她转身正要回去房屋内。忽然天空闪过一道蓝色电光。

    “什么人!?”远流一族族长,之前那个紫发女子猛地仰头望向天空。

    咔嚓一下,又是一道蓝色电光划过天空,将大地染成一片惨蓝。

    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此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浮现出一道道电流凝聚而成的人形。

    密密麻麻的数十道人影,悬浮在天空中高高在上,俯瞰下方。

    大量蓝色烟气形成云雾,逐渐遮掩住这一片区域。

    人影中有人手举着一杆巨大旗帜,上边随风展开着,上面写着一个硕大的盟字。

    咔嚓一下,电光往下直落地面,光晕散开,露出三个头发光秃秃,手持拂尘的苍老尼姑。

    三人身上穿着华丽精致的宽大僧袍,手腕上佩戴着荧光宝珠串联而成的佛珠。

    其中最前方的尼姑眉心有着一道金色裂缝,仿佛能够从中看到隐隐流光闪耀。

    紫发女子眼神凝重的盯着几人,视线笔直的落在带头老尼姑身上。

    “七道联盟,金盛观苍云观主?!”

    很快又是一道火云从天而降,化为一团火光散开,里面同样站了一群人。带头的是个一身红色铠甲,头戴王冠的高大男子。

    “师太来得倒是快。”男子轻笑道。

    “九王爷说笑了,你们比我金盛观远了数倍距离,居然只比贫尼慢了一点,看来这次对着矿脉,是志在必得啊。”苍云观主淡淡道。

    “我只是速度稍微快了点,但比起另一位来,还是差了不少。”被称为九王爷的男子扭头看向不远处天空。

    那里此时正密密麻麻的飞来一大群的黑压压蝙蝠。

    这些巨大蝙蝠每一头都浑身长满暗红色长毛,双翼末端燃烧着蓝色火焰,背上还驮着一个个身穿黑甲的冷酷骑士。

    其中一个体型最大,浑身暗金色重铠的高大男子,一个飞跃,从半空中狠狠坠落下来。

    嘭!!

    远流一族的族地空地上,顿时多出了一个数米宽大坑。

    “古兰王,别来无恙。”九王爷微笑看向对方。

    “杀我继子,远流一族今日也该付出代价了。”暗金重铠骑士缓缓喘着粗气,从坑里爬起身。

    月光面色难看的盯着三人,这三人身后代表的是各自庞大的雄厚势力七道联盟。

    “距离约战的时间应该还没到吧?”紫发族长上前一步冷声道。

    周围远流一族的族人也纷纷走出蘑菇房,一把把锋锐的兵刃纷纷对准在场的三人。

    但无论任何人,都不能忽视头顶上方乌压压的一大片联盟军团。

    “当然没到,到了,我们岂不是要空跑一趟?”金盛观观主冷笑。

    蘑菇房内。

    班赛几人全部站到窗口,往外望去。

    “还真是不走运,刚刚才进这里避祸,就遇到这档子事,还以为能多躲躲.....”李顺溪无语道。

    “现在怎么办?”班赛明显有些急了。

    “要么跑,要么和他们交涉,不过....”李顺溪忽然一怔,猛地闭上眼。

    “来了!他们也来了!!”他面色狂变。

    其余三人都是变色,他们很清楚李顺溪所说的他们到底是谁,如果说眼前的这个局面,他们还有信心可以自由悄悄离开,那么接下来追踪过来的那几股势力,就不是他们能逃脱得了的了。

    之前他们也是依靠李顺溪的瞬移,才能屡屡得手,脱离困境。

    而现在,他们躲在这里,对方居然都追了上来。

    “看来,是等不到老大回来了....”班赛颇为遗憾的笑了笑,没有什么害怕的。

    “走吧,出去。”李顺溪第一个推门而出。

    外面远流一族的人已经和七道联盟三大头领对峙了起来。

    四人出来并没有引起任何动静。

    只是李顺溪看到为首的那三人时,也是心头一颤,那三个至少也是迷境层次。虽然是不是虚冥感应不到,但绝对不是普通层次的大佬。

    想想也是,这片矿脉的重要性绝对极强,一般势力也不敢对这种强大族群下手。

    “最后问你们一次,是否归降?”九王爷寒声盯着紫发女子,“久业,你该清楚,现在这个情况你们除了死和归降外,再不会有第二种选择。”

    紫发女子神情淡漠,一言不发,只是缓缓举起手。

    月光站在她身后的人群里,同样面色冰冷,显然早有思想准备。

    “既然如此,那便.....”九王爷同样举起手,双方完全不成比例的战力数量,一看就知道谁胜谁负。

    但所有的远流一族女子,没有一个露出害怕之色,她们全部都面色漠然,手握武器,平静而坚定的注视着对方。

    “真是可惜.....原本我以为我们可以成为同伴....”九王爷微微摇头,手狠狠往下一斩。

    “杀!”

    李顺溪正要带着三人转身逃离,忽然班赛神情一变。

    “有回信了!!”他猛地大叫。

    托蓝巴赫都准备拔刀放自己血了,听到这话,顿时手里的刀一抖,差点没掉地上。

    “当真!!?”通昇赶紧扶住托蓝颤声道。

    “信号有反馈了,快!护住阵法!!”班赛急忙转身就往蘑菇房方向跑。

    其余三人也赶紧跟上。

    “阵法一定不能破!否则信号断掉,老大一样没可能再回来!”班赛一边跑一边大叫。

    远流一族此时已经和七道联盟交上手,大量电光火光从天而降,化为人形,和远流一族女子厮杀在一起。

    短短片刻功夫,鲜血横流,女子一具具尸体倒在地上逐渐化为飞灰。

    月光拼死砍倒两个黑铠骑士,正要撕开怀里的自爆卷轴,却被人一把抓住胳膊。

    “快跟我来!还有希望!!别放弃!”

    班赛一把抱住已经精疲力竭的月光,拔腿就跑,几下便钻进他们所在的蘑菇房内。

    蘑菇房里布置了一套他自创的迷幻阵法,可以短时间内保证不被发现。

    但时间拖延不了多久,他们只能希望等时间到之前,老大能回来。

    嘭的一下门关上。同时也将外面的砍杀声阻挡在外。

    班赛放下月光,抬头朝着阵法中心望去。

    通昇三人此时正围绕在阵法周围,一脸凝重严肃的盯着正中心的双色圆石。

    那块奇异的双色圆石此时正不断绽放出一丝丝的灰色微光。

    “你们....”月光咬牙从地上直起身。

    “如果你相信我,就让人全力保护这里。”班赛认真的盯着她道。

    “......”月光沉默的看着他,随即眼底隐隐泛起一丝希望,

    “好!”她认真的回答。

    .........

    .........

    大量远流一族女子纷纷在某种信号的号召下,隐隐的守护住前往班赛蘑菇房的敌人。

    好在敌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光他们。也不在乎她们此时的举动有什么意义。

    紫发女子一人独战两大强者,天空中还有大片的其余高手静静压阵观望。

    周围的蘑菇房一座座不断被波及,纷纷倒塌。

    九王爷抱胸悬浮在一旁,作为总指挥。他很快注意到远流一族人的异常聚集。

    “临死的反扑么?真是可笑?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希望能让你们反扑?或者是想要留下最后的一点火种?”他手一挥,顿时又有一小波属下朝着那座蘑菇房扑去。

    防线步步后退,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逼近整个蘑菇房的大门。

    兵主以上层次的高手都已经在天空厮杀,地面留下的也就是普通层次族人,根本抵挡不住大群敌军侵袭。

    速度有点慢,九王爷有些不耐烦,索性抬手,无数丝带一样的咒文链条不断环绕他手臂浮现转动,一点白金色从他掌心冒出,庞大的恐怖力量急速凝聚,使得空间都有些扭曲起来。

    “结束了....”他平放下手,对准那座蘑菇房。“区区一个兵主和一个圣主,就让我来斩掉你们最后的希望吧....”

    他嘴角微微一勾,掌心的白金色顿时旋转起来。

    轰!!!

    刹那间白光炸开,数道白金光束从他掌心射出,朝着蘑菇房飞去。

    光束还没到,蘑菇房围墙便无声无息碎裂,露出内里的信号阵法。

    “挡住!!”班赛在阵法内大吼。

    “挡不住!那是迷境巅峰的歼星炮!!你们快逃!”通昇怒吼着毅然朝白金光束扑去。

    “不!!老伯!!”李顺溪同样冲上去。

    哗啦。

    怀表的金属链发出细碎的摩擦声。

    “从很早以前我就明白,生命从来都不只是简单的加减法。”

    “就像从高而下的流瀑,顺流直下,中途总会遇到阻碍。或是岩石,或是圆木。”

    “如果中途失去冲力,或者失去底蕴,便会分流和融入泥土,与他物融而为一。”

    路胜拿着怀表走出阵法时,周围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

    脚下的星球正在发出绝望的哀嚎。

    大片猩红的肉毯正如同尸斑一样飞速侵蚀着它的本体。

    地面的泥土逐渐变成暗红色,有着腐烂和血腥的气息慢慢渗透出来。混入空气。

    “曾经,我以为我找到了那至纯的唯一水流。我以为我自己就是那唯一的主流。可惜.....”

    他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管他愿不愿意,本体出现的他,对于周围时空的侵蚀已经到了一个极端恐怖的地步。

    大地星球在化为肉毯,天空正被染成彻底的暗红色。

    唯一的恒星散发的热量正在被完全吞噬吸收。

    呜....

    空气中急速发生着庞大的磁场变化。

    那是恒星的轨道牵引力逐渐开始放弃这颗星球,这个太阳系唯一的太阳星灵,正在感到致命的威胁。想要通过放弃这颗星球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

    路胜抬头望向天空,远流一族的高手正在被围攻绞杀,下方大地上,一个小家伙正试图对他出来的信号阵法做某些不好的事。

    “真顽皮。”路胜笑了,伸手轻轻对着那小家伙遥遥一指。

    九王爷虽然动作被僵硬,但思维却依旧还能运转,此时他已经看到了那个从阵法中走出来的神秘男子。

    只是逛逛看着,他就能感觉到一种从内心深处不断泉涌而出的恐惧和战栗感。

    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膨胀起来。

    就像吹气球,只是短短几秒钟,他的肉身便膨胀到了原本的十多倍之巨。然后....

    嘭!!

    他炸了。

    。

    。

    。

    ps:又到了路胜回家搞一波的时候了。大家公众号赶紧关注起,点开微信搜索作者滚开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