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八十五章 报复 一
    天秤城。

    扩建后的天秤城,在虚空中犹如一座庞大的圆盘时钟,灰色的质地泛着淡淡的荧光,周围有着一颗颗对比起来细小的星球缓缓环绕其转动。

    一些细碎的犹如飞虫般的护卫舰,不断环绕这些小星球飞舞。

    呼....

    恍惚间,一阵无形的风,顺着护卫舰的防线悄然吹过,无声无息的吹入天秤城的主城上空,在这座淡黄色的巨大城市一角,缓缓降落,化为人形。

    铛...铛...铛!

    有节奏的打铁声不断从周围的建筑内传出。

    路胜带着一群人出现在一条狭窄的小巷尽头。总共不到二十人,虽然站在一起有些挤,但并没有引发天秤城的监控机制做出反应。

    “好了,这里就是天秤城主城。”他视线看向一边的班赛。

    “看我的。”班赛点头,站出来从怀里摸出一个圆盘阵图,开始入侵这里的监控网络,暂时屏蔽掉对他们的外来者标示。

    “一分钟,我们就能变成这里的合法居民。”班赛自信道,比起之前,现在的他已经成长了太多太多,特别是在瞬影星,身为顶级天才的他,在路胜全力的支持下,不知道将自身的天赋阵符学发展到了何等夸张的程度。

    现在反过来从内部攻破天秤城监控网络,不过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是永久的?”托蓝好奇问。

    “额....”班赛顿时语塞,“这个还暂时做不到...”

    “好了,你们先找个地方安定下,我需要在这里待几天时间,接一些人。”路胜平淡道。

    到他如今这个层次,区区一个天秤城,除了那个御主层次的天秤城主外,这样的势力不过是他一口气就能吹灭的小地方。

    实际上对于冥罗御主而言,这一类的势力其实大多都是为了自己后人或者亲族安身立命所建立。

    少部分有着心思完善的,也无非是为了怀念自己曾经早已习惯了的生活,所以才坚持维持原本的节奏。

    像痛苦之母那样有着特殊目的的御主,并不多。

    独自走出巷子,路胜不再理会身后的众人,这么一个小地方,尽管整个天秤城相当于一个星球那么大,但对于他而言依旧是一瞬间就能神魂扫描完全部的小平台。

    巷子外的街面上,到处都是前来购买兵器铠甲的各族顾客。

    街道两侧全是出手兵刃,武器,防御铠甲等的铁匠铺。这些保持着最原始风貌的铁匠铺,看似古朴,但实际上内部都用着各种高科技设备进行锻造兵器,效率和重量远超寻常。

    就算普通的一个小店铺,也能承接下一个大军团数千上万把兵器铠甲的大单子。

    “真是有些违和....”路胜微微摇头,转身朝着神魂中扫描到的目标点走去。

    他之所以落在这里,也是因为这里距离目标地最近。

    穿过一整条街区,很快他便走到一间为数不多的酒楼面前。

    四化酒楼。

    门口大大的牌匾闪烁着五颜六色的荧光,进出口来往的人数也不少。

    路胜大步走进里面,入口处有着一座电梯。

    电梯里已经占了两人,他几步走过去,最后一个进了电梯。然后按了下三。

    叮...

    很快电梯停在三楼。

    路胜正要出去,忽然身后一个带着小圆帽的年轻女孩几步冲出来,比他先一步冲过去。

    女孩穿了一身白色衬衣和奶白短裙,大长腿露在外面,白得泛着莹光。棕色长发随着小跑不断披散飘动,散开一阵阵高级香水气味。

    虽然没看正面,但光看腰臀腿,就能判断这位绝对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路胜打量了下这女孩,总感觉对方有种淡淡的熟悉感。

    他收敛心思,走出电梯。

    三楼是一片四方长桌的就餐大厅,白色的长桌分隔一段距离各自摆好,有些像是学校食堂的模式。

    一桌桌的客人坐在长桌边说说笑笑,吃着东西喝着酒水。

    路胜进门,一眼便看到了右侧偏后方正在端着酒杯给人敬酒的老头子图金。

    这老头看起来比以前老了许多,头发全白了,不过面色红润,笑容满面,似乎过得还算舒心。

    那一桌的人气氛热烈,说说笑笑似乎很是开心。

    路胜有些讶然的看着刚才电梯里那个女孩凑过去,很快便和图金站到一块。两人动作举止甚是亲密。

    路胜也不急,走到一旁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份单人餐慢条斯理的吃着,等着那边完结。

    过了半个小时差不多,图金那边总算完事了。两边人分别散开。

    图金似乎喝多了,被那女孩搀扶着坐在座椅上休息,另外那些人则主动结账告辞。

    此时餐厅里其他客人也吃的差不多了,人数渐渐稀疏起来。

    看到没什么人了,路胜才站起身缓缓走向图金两人。

    图金老头正喝得醉醺醺的,站起身也是摇摇晃晃,一身月白色长衫也被沾了点油污和酒水。

    一旁的女孩正仔细的给他擦拭着身上的脏东西。

    “图金老师,好久不见。”路胜的声音直接传入两人耳中,惊得两人一下抬起头看过来。

    “你是....??”图金一开始还没认出来,但紧接着,他双眼迅速睁大,刚才喝的酒水一下子醒了大半。

    “路胜!!你居然还敢回来!?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快走!之前城内还到处都是你的通缉令!!”

    “没关系。”路胜微笑道。他视线落在一旁过得棕发女孩身上。

    “你是....棽棽??”

    女孩面容娇媚,身姿挺拔,看起来就和十几岁最漂亮时候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和以前那个超级肥胖的胖妞比起来,完全是两个极端。

    “胜大哥!!”棽棽也一下认出了路胜,顿时满面惊喜的几步走近,狠狠给了他一个拥抱。

    至少她似乎故意用丰满的胸部狠狠挤压摩擦了下路胜的胸口。

    “怎么样?有料吧?我现在可是大美女了,心动不?”

    路胜伸手揉了揉她头发。

    “这么大,花了多少钱?”

    棽棽面色一僵。

    “你这人真是太没情趣了!我爹当年还想把我许配给你,看看你这情况,铁定没人喜欢。”

    图金哭笑不得,赶紧拉开女儿,左右看了看,他小声给路胜传音道。

    “你现在回来做什么?天秤城城主被你上次得罪狠了,当初还来人找过我问话。后来通缉了你大半年才撤销!”

    “我回来接你们一起走。”路胜淡淡道,“我要离开了,离开这片星系。”

    “离开?去哪?”图金一呆,在他的认知里,这片星系就是整个世界,再远的地方从未听说过,也完全不了解。光是从星系的一端去另一端,就可能要花费他一辈子都赚不来的海量财富,更别说去更远之处。

    路胜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叹息一声。

    “原本我是想带着你们一起走,不过现在看来,你们比我想象中的要过得好。”

    “是吗??”图金疑惑道,只是他眼底深处,隐隐闪过一丝无奈。

    “算了不说这些,这次回来你一定要多呆几天,在主城是没法呆了,但是其他地方倒是可以,我们去...”

    “好了老师。”路胜打断他,“我理解你们的苦衷,所以....”他端起桌上的空杯子,自顾自的给两人倒了两杯酒。

    “来一杯?这或许是我们两个最后一起喝酒了。”

    图金面色一僵,之前还絮絮叨叨的嘴巴终于停了下来,他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有些呆滞和木然的看了眼路胜。

    终究也是长叹一口气,默默端起酒水。

    此时棽棽才发现,周围餐厅里的客人早就走得差不多了,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压抑感。

    外面街区里甚至都听不到任何声响。

    她扭头朝着酒楼柜台望去,居然柜台里也看不到一个人。

    “怎么...怎么回事!?”棽棽有些慌了,她心头有种不妙的预感。

    路胜端起酒杯,轻轻和图金碰了下。

    叮。

    两人仰头各自一口喝掉。

    只是图金喝得很慢很慢。

    路胜喝完酒,轻轻将酒杯放在桌上。

    “那么,就此再见了,老师。”他转过身,朝着电梯方向走去。

    图金张了张嘴,想要叫住他,但终究还是什么也没做。

    “老爹!?”棽棽显然发现不对了。

    “走吧,这里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了。”图金拉着她快步朝着楼梯间跑去。

    路胜缓步走出电梯,周围街道已经空无一人,一艘艘三角形的黑色飞舰,正悬浮在四周天空中,释放出一层淡黄色的光幕,联合将这里彻底封锁了起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路胜面无表情看着周围这一幕。

    图金老师,终究还是背叛了他。

    不过他并不怪他,他们之间的羁绊太少,图金为了自己其他的羁绊,其他的感情,放弃他这边的关系,也是理所当然,可以理解。

    毕竟他对于图金的生活,才是实实在在的外来者。

    是他搅乱了他们的平静。

    所以图金配合天秤城主城围剿他一事,并不算什么意外。

    路胜仰头望着天空中的淡黄色光幕,这些光幕正在源源不断的加厚中,大量的重型飞行器,不断运输拉来一些细碎宝石一样的彩色石头。

    他们将这些石头对着护罩倾泻下来。五颜六色的宝石迅速融入护罩,消失不见。

    整个护罩的强度明显又提升了一大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