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白八十八章 实战 二
    “跳跃空间??!”路胜眼皮一跳,知道这是力量太过强大,导致的撕裂空间产生跳跃斩杀效果。

    他连忙收缩浑身冥炎,然后猛地往外喷发。

    轰!!!

    无数冥炎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爆开,周围空间顿时不稳定起来。

    刚刚消失的九道刀痕顿时也被干扰,出现在距离路胜上千米外的位置。

    千米对于冥罗强者也就是弹指。

    路胜甚至来不及躲闪,便被第一道刀光斩中胸口。

    噗嗤!!

    白金色刀刃仿佛穿过无形之体一样,直接没入路胜体内,却没留下任何伤口。

    但路胜此时却是全身连带着神魂都僵硬住了,动弹不得。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一直到第九道。

    所有九道刀光全部斩入路胜体内。

    他全身僵直不动。

    数秒后。

    轰隆!!

    路胜整个人瞬间从内部炸开,化为无数金色火焰朝四面八方飞射。

    他的一切,身体,连同神魂,所有的一切,全部被这一下毁灭殆尽。

    足足过了数分钟。

    太空中的无数金色火焰才迅速汇聚成一团,火海收敛,凝聚出钟云之前的人身。

    这是个看起来很是儒雅的中年书生,他身披白袍,面上有着金色花纹。只是此时他的面色很难看。

    咳咳咳....

    他捂住嘴,一丝金色血水悄然从指缝间渗出来。

    “呵呵....区区后辈...居然敢小瞧吾...小看吾之代价,就是陨落!”他看着消散一空的路胜身体,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猝不及防下,就算是虚冥天魔,中了这一招针对神魂的恐怖绝杀,也是有死无生。

    “红月御主,看到了么?这就是所谓的天才之下场。一个毫无底蕴的小家伙,居然以为区区几百年修行就敢和吾等相提并论?简直可笑!”

    红月御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言不发。只是眼中闪过一丝悲哀。

    “你....你在看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钟云倒退两步,左右扫视,路胜的尸体都被彻底焚烧殆尽,连灰尘也不剩。

    既然都没有对手了,那么她在看什么?那种眼神目光是什么意思??

    他忽然感觉脸上有些痒,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

    但手上摸到的,却是一片滑腻腻的一根根的蠕动着的东西。

    他心头一惊,狠狠用力扯了一把这种东西下来,定睛一看。

    手心中摊开的,居然是一片紫色触须一样的东西。就算是在他手心里,这些东西也像是活物一样不断蠕动着,触须上长着的嘴巴连带着锯子一样的牙齿,还在死命的撕咬着他手部的皮肤。

    钟云面色扭曲起来,他伸手去摸自己的眼睛和鼻孔。这两个位置正源源不断的钻出大量紫色触须。

    “我....我...!!”

    “现在你还觉得,自己真的赢了么?”红月御主厌恶的退后数步,手中浮现一把团扇遮住口鼻。

    “我....已经杀了他....明明已经.....”钟云一边说着话,一边身上源源不断的长出大量触须。

    无数的粘稠的滑腻腻的紫色触须掉落下来,在他身后慢慢蠕动,很快凝聚出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形。

    人形模糊不清的面孔渐渐浮现出路胜的轮廓。

    “和我....融为...一体吧.....”一阵模糊的呢喃从钟云身后传出。

    他浑身一僵,身上因为剧烈的情绪波动,疯狂的浮现出大量白金色火光。

    但这些火光轻而易举便被触须撕咬吞噬,转眼便纷纷熄灭。

    “我.....”钟云张嘴还想说什么,但已经太晚了。

    他口中一下涌出大口大口的紫色触须。无数的触须开始从他的眼睛,鼻孔,耳朵涌出,覆盖在他身体的每一处皮肤。

    转眼间他整个人便化为一个彻底的紫色触须人。

    红月御主远远望着,光是看着这一幕,就觉得极度恶心。虽然化风宗主仅仅只是一个边缘宗门的冥罗强者,没什么真正强大底牌。

    但终归也是老资格冥罗。

    却没想到会这样死在自己老巢。

    “因为消耗过大而被钻了空子么?这种力量,还真是....”正觉熏黛眉蹙起,有些忌惮道。

    “而且居然连神魂被斩灭也不死.....一般的虚冥天魔,好歹也会受创吧....”

    她凝视着远处哪个紫色触须人,目睹着对方渐渐肤色恢复正常,所有触须渐渐钻进皮肤下方隐藏不见。

    很快,一个熟悉的强壮男子出现在她眼前,赫然就是刚刚和她一起的路胜。

    “真是好险...差点就死了。”路胜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丝诡异笑容。

    正觉熏的忌惮也被他看在眼里,但这点并不妨碍路胜真正确定自己现在实战力的定位。

    “看起来我确实打不过钟云,不过我虽然打不过他,但和我交手,死的依旧是他。”

    这些老牌冥罗确实一个个的都有着极其强大的战力。但他们对于邪神界的邪神力却没有任何应对方法。

    他们的力量对邪神力形同虚设,就如同最初他抵达邪神界时一样,他的地气甚至连接触邪神力也做不到。

    从一开始,他就悄然利用千神巨鹤和风之魔神,将自己的触须种入了钟云周围空中。

    在他放完大招身体虚弱时,这些超微型的触须便趁虚而入,钻入其体内繁衍。

    至于他自己的安全。

    身为虚冥天魔,又有着邪神力和千神不死体在身。就算是神魂被灭,他也能轻松再度重生。

    不过以他现在的层次,也不再是完全的不死不灭。只要有人能做到在一个小时内连杀他七十二万次,就能彻底破掉千神不死体和邪神力的不死复苏体系架构。

    所以路胜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再谨慎一些,像今天这样,最后自己一时不察被钟云大杀招命中,瞬间死掉一次。就完全不应该。

    如果钟云抓住机会,趁机发难,一口气杀掉他数百次,那他就真的危险了。

    毕竟他总共也就能复活七十二万次。

    对于这些老怪物的实力,路胜从不会轻视。

    心头这么想着,他也真正重视起三宗这几个老牌的冥罗强者。

    “看来之后还有的两场,都是硬仗啊.....”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红月御主稍微靠近一些,传音问道。

    “我虽然死了一次,但吞噬了钟云的身体,勉强算是弥补回来了一些。”路胜看向剩下的两颗残破星球。

    其余几颗都在他和钟云大战时随手干掉了。

    剩下的这两颗还算相对完整,就是一颗表面还有着一个巨大坑洞。看起来像被咬了一口的土豆。

    “上边至少还有上百亿的智慧生灵,怎么样?不如卖给我红月教吧?”正觉熏微笑提议道。

    “作为交换,之前你说要和我睡觉的提议,现在还.....”路胜提议道。

    “......之前我是说着玩的,其实我真正的想法还是为你压阵,毕竟多一个冥罗强者在一边,也能增加你的安全系数,不是吗?这样他们也不至于围攻上来两个。”红月御主嘴角一抽,赶紧打断他道。

    路胜吐了口气,看了眼她。

    “好吧....”他经过刚刚的厮杀,感觉自己实力还是比起这些老牌冥罗差了些,本来还打算和正觉熏好好玩玩,看看那个什么水能不能增加自己修为。

    不过看起来现在是没办法实现了。

    “这两颗星球,我作价两座普通源力水晶矿,怎么样?”正觉熏赶紧道。

    “可以。”路胜也不清楚价值怎么样,不过如果被坑了抢回来就是,反正他只要打不过,就干掉对方。到时候再卖就绝对有人愿意出个好价钱。

    在实验过邪神力的效果后,他对于这些没见识过邪神力的虚冥,简直就是大杀器克星。

    在他们没有找到针对邪神力的办法前,他不惧任何虚冥。

    “走吧,该去下一个地方。”路胜转身走向远处隐蔽起来的飞舰。

    飞舰在红月御主的力量守护下,依旧安然无恙,连块皮都没掉。

    正觉熏叹了口气,跟在他身后同样飞向飞舰。

    原本她心底还有着的一丝权衡之意,此时也彻底按下了。

    本来她和紫月约定好的是,看这次谁胜谁负,如果路胜不支,他们便出手帮三宗镇压路胜。

    如果路胜赢,那就实现承诺,帮其压阵。

    只是没想到最后会是这等结果,原本料想钟云就算不敌,全身而退起码没问题。

    可惜.....

    数万年苦修一朝毁于一旦。

    只是....

    正觉熏看着路胜背影,回想起刚才那一抹邪恶诡异的恶心情景,她心头也微微发怵。

    她不是没见过类似的情景术法,只是那些术法都不可能对一位冥罗发生作用。

    但现在的情形是,钟云堂堂一位老牌冥罗,明明正面打赢了,却只是一个不小心,便中了暗算死于非命。

    “这一战我胜得堂堂正正,下一战,自然也要他们输得心服口服。”路胜负手而立,眺望远处,自有一派宗师气度,

    “所以正觉兄,麻烦帮我约战青汊宗宗主袁清唳。

    三日之后,我将亲上青汊宗主星,了结恩怨!如果她还不愿交出凶手,那就生死论道吧。”

    正觉熏面皮抽了抽,强忍住吐槽的欲望,还是点点头。

    “好,我帮你传信过去。”

    两人最后看了眼远处正在崩溃陷入一片黑暗的太阳系,转身进入飞舰,朝着远处飞射跳跃,转眼便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