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九十四章 迁徙 二
    其余青汊宗人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便看到宗主袁清唳抓着人转身就跑。

    一些反应快的顿时紧跟着冲天而起,朝着星球外飞去。

    但大多数修为不足飞往太空的,便只能徒劳的朝远处逃遁。

    路胜原本的位置,此时正有一团淡灰色圆球不断膨胀。圆球内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疯狂往外扩张,转眼便从篮球大小,变大到澡盆。

    嘶。

    蓦然间圆球正中裂开一道口子。

    轰!!!

    无数剑刃碎片从中轰然爆发冲出,尖锐的金属碎渣以远比子弹还要快的速度,朝着正前方呈扇形喷射而出。

    一道红光从中骤然飞出,朝着袁清唳逃遁方向追去。

    路胜自然早有预料袁清唳会跑,这个阶段的强者大多都有冥冥中奇妙感应,特别是某些修炼有特定功法的强者,更是会对这等感应清晰无比。

    像化风宗主那么自信的,终究是极少数。以为边上有老人压阵,就可以为所欲为,可惜结局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袁清唳当机立断当初决定迁徙主星,以及现在打不过转身就逃,完全没有一宗之主的气度,也是源自这点。

    她能够预感到,自己可能要糟,所以第一时间便做出最坏的打算。

    两人短短交手不过数回合,她便直接抛出自己最强底牌,见没能奈何路胜,当即转身就逃。

    远远的,袁清唳所化青光夹裹着虚琢和凝霜两人,速度明显被拖累了不少。

    路胜后来居上,两边距离渐渐开始缩短。

    “路胜,得饶人处且饶人,看在我面上,放过宗主吧....此时我青汊宗会尽全力让你满意。”副宗主徐浩百的身影出现在两人右侧一座高山上。

    “此事本就是虚琢所为,宗主也没打算对瞬影星动手,只是虚琢擅自先行,等到事后已成定局。我等也只能无奈接受结局。”徐浩百沉声传音道。

    “不管过程如何,结局是,我瞬影星被屠,我下属被追杀,差点身死。”路胜一个纵跃,闪电般截住袁清唳,挡住三人。

    两边终于停顿下来。

    “成王败寇,你确实厉害!”袁清唳声音低沉。随即她头一转,对着一旁的虚琢低声道。

    “我护不住你了,好自为之。”

    虚琢面色大变,他身为虚冥,自然不会是只埋头苦修的木讷之辈,听到这话,顿时明白袁清唳要放弃他。

    他身形一闪,瞬间炸开,化为红光朝远处射去。身上一套套拼命秘法不断激活,种种大消耗,甚至削弱寿数的秘术,纷纷大幅度的增幅他此时的速度。

    一个刹那他的爆发力,甚至还要略略超过袁清唳。

    噗嗤!

    路胜却是早有准备,这种速度看似极快,但因为掌控不住,根本只能是直来直去,无法变向。

    他只是挡在虚琢的必经之路方向上,伸出手爪,然后便看着他自己撞了上来,整个人上半截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一刀干净利落斩断,下半身跑出极远,虚琢才发现自己身体分裂。

    “啊!!!”他大叫着露出痛苦之色。

    “我不想死!!”伴随着惨叫声,虚琢整个人被路胜张口一吸,顿时身体内神魂被一股巨力拉扯出,化为一道红光,射入其口中,消失不见。

    “现在你满意了!?”袁清唳浑身都在发抖,虚琢其实并不是她的血亲,而是她最宠爱的男宠!!

    但现在,她最爱的男人,居然被当着她的面,活生生被吞掉了神魂!

    奇耻大辱!

    这简直是青汊宗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

    “满意?还不够。”路胜摇头。

    “怎么?你难道还想杀了我?”袁清唳冷哼一声,“你以为刚才那块剑气玉佩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三宗同气连枝,三圣灵门上代门主绝艺通天,实力远超同辈,斩杀过无数虚冥天魔,其中御主天魔也不少。

    我那玉佩便是从他老人家手中所得!实话告诉你,我神魂上有着那位前辈所赠与的剑意祝福,你不动手便罢了,若真杀了我,等到到时大祸临头,别怪我今日没提醒你!”

    路胜一开始还感觉挺正常,要死了嘛,谁不会说点什么威胁的话求得生机?

    只是没想到越听越不对劲。

    “等等,你说的那个老门主,是不是一个身穿白袍,眼睛老是眯着,用剑也是叫什么白桃、黑林,使出来就让人没法躲闪的老人家?”路胜扬手赶紧止住袁清唳。

    “怎么?你认得前辈?”袁清唳顿时一怔。

    路胜面色怪异。挥手一指,顿时一个浑身佝偻,穿着破烂,门牙缺了好几瓣的糟老头子出现在一旁地面。

    “杀...杀了我....”老头神情凄惨,身上皮包骨头一样,简直不成人形,没有人知道他在心相世界里经历了什么。

    在被束缚力量后,他被丢进去足足已经数天时日了,在外面的数天时间,里面差不多就有数年。

    “前....前辈!!?”袁清唳几乎是一眼便认出了老头的真实身份,全因他们都是一样的兵器化形,而非人类。

    这也是当初老头为什么愿意助她一臂之力的主要原因。

    “三圣灵门几天前,也被我灭了,现在,轮到你了。”路胜挥手收回老头神魂,微笑着看向袁清唳。

    袁清唳浑身都在发颤,显然刚才老头的出现,给她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冲击。

    她完全无法想象,当初那位纵横无敌的绝世强者,居然现在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良久,她缓缓抬起头。

    “杀了我,放过青汊宗?可否?”

    “所有参与者,必须死。”路胜补了一句。

    “好。”一旁的徐浩百代替应下。

    看着眼前这一幕,徐浩百知道,三宗终归成为历史了,另外虽然还有高手在新开辟的小世界,但最强的宗主战败,一切也都随着分崩离析。

    瞬影星之事,当初他也是抱赞成态度,虽然没参与,但现在,或许也会付出惨痛代价。

    “签订神魂契约吧。”路胜愉快的道。青汊宗既然服软,那是最好不过,剔除掉凶手,大部分人其实都是无辜者,他只要轻松接收过来,就能成为自己的最好庞大外围力量。

    这些本土力量能帮他节省极多时间,特别是情报方面会远远比以前更便捷。

    *************

    *************

    三宗战败,两宗陨灭,剩余的青汊宗,宗主袁清唳自杀陨落,宗门内三位虚冥强者相继被杀。

    新宗主路胜,刚上台,便宣布宗门改名为元魔宗青汊宗分支。

    同时下令进入新世界的门人继续维持迁徙,维持袁清唳之前定下的原计划。

    三宗的内部权力更迭,并没有引发太多的动荡,大家的注意力都聚集在了星盟和古兽之间的又一场新战役上。

    半月后,星盟副盟主艾玛哈根,带领盟内九十二位死星大将,于风和星系附近,与古兽九运盘王兽发生遭遇战,双方一开始便厮杀惨烈,死伤惨重。

    庞大战斗余波,当天便导致周边十三个恒星系彻底湮灭。并迅速形成数以亿计的无数陨石流,朝四面八方飞散。

    随着战斗境况僵持,星盟和古兽联盟也反应过来,双方不断投入更多战力。

    战场进一步扩大,很快几乎半个河系都被席卷进去,无数能量风暴,射线风暴人为形成,大量星球被古兽盟主临时炼制成一次性法器,用于摧毁星盟天生具备的强悍护体大气力场。

    这样的大环境下,路胜篡夺青汊宗,灭掉另外两宗一事,虽然劲爆,但还是没有太多人关注。

    更多人因为被战争波及,人心惶惶,都在寻找能够迁徙其他世界的名额。

    比起青汊宗宗主是谁,他们更关心青汊宗掌握的小世界,迁徙名额是否外放。

    路胜花费了数日时间整顿宗门势力,狠狠杀了一大批袁清唳的旧部,震慑住所有人,又提拔了一批曾经的反对派,掌握大权。

    他这才有时间亲身前往大战战场,体验古兽和星盟之间的战况。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只是靠近战场边缘,就差点被逸散的能量流撞伤。

    星盟和古兽一族,都是势力极端庞大的恐怖组织,双方战场绵延半个河系,其中涉及无数恒星系,几乎每时每刻,都能观察到有星灵被古兽毁灭,或者古兽被恒星星灵吞噬烧死。

    相比起来,位于黄泉星系附近的三宗和天秤城疆域,仅仅只是战场中极小极小的一点点区域。

    路胜连续穿梭跳跃了数百光年,都没有走出战场范围。

    他尝试通过天秤城的远距离星港,从星门远距离跳跃,一次性跨越上万光年距离,但依旧没有看到脱离战场的希望。

    无论是上万光年外的星域,还是本地星域,到处都是两大群体的厮杀战场。战火绵延之广,让路胜几乎是瞠目结舌。仿佛整个天魔界宇宙,都在大战。

    同时也坚定了他加速迁徙的决心。

    不过最后临走前,他还要了结一件事。

    当初痛苦之母出手,将他的亲族飞船击毁,让其坠入无尽时空涡流。

    这也导致妻子陈芸熙身死,儿子路宁至今下落不明,这笔账,可不是就这么算了。

    路胜打算趁乱,悄悄....不,正大光明回黄泉星系看看,痛苦之母这个仇,或许现在能抓到机会报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