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九十六章 下落 二
    “一把自己都自身难保的刀,一个拼死也要救自己女儿的奇怪种族男人...”路胜隐隐泛起一丝兴趣。“也好,带我去看看,你女儿在哪?”

    男子死死扣在地面的额头狠狠一颤,连忙抬头,满脸狂喜之色。

    “就在不远!那边!!前辈,请跟我来!!”

    他爬起身,踉踉跄跄的朝着南面陨石地表跑去。

    路胜紧随其后,没走出多远,便看到一个被挖出来的地面洞穴。

    洞**有着一个微弱的生命气息,正逐渐削弱,仿佛随时可能熄灭的微弱烛火。

    跟着男子走进洞穴,他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尽头处,浑身奄奄一息的熟悉身影。

    “你是....黑金!?!?”

    路胜双眼微微睁大。

    躺在洞内的,居然是他曾经在痛苦世界混迹时,除开十字星外,投靠过的第二个靠山——黑金女士。

    女子一头漆黑长发散落在地,那原本出神入化,仿佛无所不能的黑发,此时仅仅和普通人的头发一样,毫无神奇之处。

    而黑金本人正痛苦的紧闭着双眼,嘴唇干裂,脸色苍白,身上穿着残破的金色铠甲,手里还抓握着一把断裂的短枪,看起来昏迷前她似乎经历了一场极其艰难的苦战。

    从见到人,到认出对方身份,路胜的情绪波动只是一瞬即逝,并未有任何太多显露。

    他身后的男子没有丝毫发觉。

    毫不犹豫,路胜屈指一弹,指尖射出一道无形之风,飞落在黑金身前,风中蕴含的邪神力迅速凝聚浮现成无数细小触须,钻入黑金皮肤体表。

    强大的邪神力,结合路胜自身的对天魔界的认知,驱逐黑金体内的异种力量并不算难事。

    那些曾经他视如洪水猛兽的痛苦气息,在此时的他眼里,不过是随时可以驱逐吞噬的普通能量的一种。

    很快,一些淡淡的灰色气息,便被祛除出黑金皮肤体表。

    “她真是你女儿?”稳住黑金的状态,让其不再恶化后,路胜看向一旁男子。

    “是的....”男子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神色,其中有着悲哀,自豪,和隐隐的痛苦。

    “很早时候,我就将她送到我们那里最好的修行之地修行,她天资很好,很快便成长起来,被大人物收为弟子.....”男子见情况稳定了,也是松了口气。

    “那时候,她虽然实力越来越强,地位越来越高,但和其他出去的子女不同,她还会不时的回家看望我们这些普通人。

    或许您会有些奇怪,我为什么能在真空下生存,这也是我女儿曾经给我服用过很多神奇丹药所致。”

    “如果一切都能一直那样顺利,就好了,可惜....世上不会有那么多如果.....前不久,大战爆发了。我们的世界毁灭,无数人死伤惨重,世界之主打算带极少数精英离开。

    我女儿原本也有资格的....”男子捂住脸,“可她坚持要带我和他母亲一起走....”

    “所以你们就被留下了?”路胜知道黑金这个人,十足的面冷心热类型。

    只是没想到命运弄人,当初那个实力强大无比的黑金女士,现在却沦落到如此地步。

    “是....是的....女儿她受了重创,之前胸膛和腹部还有拳头那么大的空洞,是被两道光柱打穿的,我好不容易才给她填补上....现在....现在比之前看上去好多了....”男子露出一个难看的庆幸笑容。

    路胜愕然,再度仔细看向黑金,再看了看男子。

    他这才发现,男子居然压根就不是正常人!

    而是....

    男子传了几口气,快步走上前去,哧的拔出一把短刀,熟练至极的从自己胳膊上割下一小块肉,送到黑金嘴边轻轻塞进去。

    黑金本能的咬住慢慢咀嚼着.....

    “我女儿很可爱的...很漂亮的....她还年轻,还小,还有远大的未来...她不能死....”

    男子喃喃着。

    “像我这样的人,以前只会赌钱拖累她,一点用也没有,现在能帮到她...那是最好不过了....”

    他不断拿着刀,一片片的切下自己的肉,送进黑金嘴里,目光温柔而悲哀。

    洞口的路胜缓缓蹲下身,在地面摸了摸灰尘。

    从进出洞口留下的细微辐射判断,黑金至少在这里呆了三个多月....

    “这三个月里,他每天都这样喂食他女儿。”那把断刀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来。

    这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挪移过来,一股无形神念在洞口环绕,仿佛也注视着洞里的父女两人。

    路胜沉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怪异也有这种类型么?”他低沉问。

    “谁知道呢?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这种做法有没有用,但后面发现他女儿居然奇迹一样活了下来,而他自己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不...不是微弱,更像是一种减少....”断刀低声道,“像是一种纯粹的本质上的减少,存在感上的消失。”

    “他似乎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救下了他唯一的女儿。”断刀语气感慨道。

    路胜沉默了。

    或许连黑金自己也没想到,临死前,真正救下她的,居然是自己这个原本平凡普通的父亲。

    诡异的是,男子割完一块肉,身上又迅速长出一块新的,只是他本身身体的存在感,似乎更加微弱下来。

    黑金吃完肉,也似乎状态好了些。

    起码从路胜的角度来看,她体内的虚弱气息又强大了一点点。

    想了想,他走上前去。抬手轻轻一抓。

    无形的能量粒子形成风,将黑金缓缓托起,连同那个男子一起。

    “我不会在这里停留,你们是否愿意随我离开?”

    他原本不想带断刀一起的,不过刚才那断刀出面解释的一番话,让他稍稍对其印象改观。所以索性一并带走了事。

    “愿意愿意!!多谢前辈!”男子赶紧朝着路胜跪地叩头,被路胜手一抬,稳住不让其跪下。

    好歹当初黑金帮过他不少,现在她父亲给他下跪叩头,无论怎么说都太过了点。

    “走吧。”路胜催动风力,带着两人一刀,朝着远处离开。

    只是刚刚一走,他便忽然感觉不对劲,他明明托起的是两人一刀,但感应到的,却只有一人一刀。

    那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正浑身亮起无数白色光点。

    他紧紧抱着黑金,面露温柔之色,身体却不断化为光点朝着四面八方飞散消失。

    “爸爸爱你....真的....相信我....”他喃喃着,紧紧抱着女儿,整个人最终彻底化为光点,消散在原处。

    路胜和断刀都是沉默。

    无论他们怎么感应,都不再发现男子残留的气息神魂。他仿佛一开始便不存在任何痕迹一样。

    之前男子留下的脚印,散落的血迹,残留的汗水等等,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无声无息消失。

    除了状态正在慢慢恢复的黑金外,世上仿佛完全没存在过刚才那个男人。

    “那是怪异消失的景象么?”路胜低声问。

    “是的...”断刀回答,“我活了这么多年,这是第二次看到怪异消失.....”

    “我是第一次。”路胜凝神注视着男子消散的地方,浑身骤然分解,化为一股无形之风,包裹着一人一刀朝着远处飞快跳跃离去。

    ..........

    ..........

    天秤城。

    路胜手持双刀,身后隐隐凝聚出一头有着数十双手臂的三面黑影怪物。

    他站立在主城最顶层的演武厅内,对面是持着白金色长枪的城主紫月。

    整个演武厅周围白色内壁上,镶嵌着大量细碎的金色小点,看上去粗糙,但触感却是圆滑细腻。

    “你大可以放手全力施为,这里是我从古兽一族那里购入的元相吞云雕的蛋壳,其坚硬程度,足以承受御主全力修炼。”紫月笑道,“为了这个演武厅,我可是当初花费了两万年的全部积蓄,才好不容易从古兽一族那里买到这好东西。”

    “你确定这玩意能扛得住我们交手?”路胜对此表示怀疑。

    “绝对没问题,你不信可以先出力试试。”紫月点头。

    路胜一回来将黑金安顿好,送去治疗,之后便被紫月拉住过来帮她测试新兵器。

    身为几乎不会死的不死身虚冥天魔,路胜可谓是最佳的打架对象,不用担心用力过猛伤到对手,完全可以全力施为。

    不过虽然表面上是测试兵器,但路胜也清楚紫月的心思。

    她一路看过来,看着他屠灭三宗,强悍无比,或许这次交手,也有将自己和三宗相对比的意思在。

    她应该是想测试一下,自己如果真的和路胜翻脸,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路胜甩了甩手里的双刀,想清楚对方的心思,他也不再客气。

    “既然如此,你小心了....”他往前踏出一步,整个人顿时化为风,消散在原处。

    再出现时,已经在紫月身侧左面,路胜双刀闪电般朝她脖颈斩去。

    他没有留手,九成九的力量全部毫无保留的灌注在这一斩里。

    紫月手里长枪一颤,身边仿佛爆炸一样散开一团团金色枪花。

    一共九团枪花,每一团都栩栩如生,缓缓开放。

    刀枪闪电般接触到一起。

    铛!!

    路胜全身上下顿时如同传染一样,噼里啪啦密密麻麻的炸开无以计数的金色枪花。

    他闷哼一声电退,落到十多米外的空地站定不动。

    而紫月浑身狠狠一颤,护体的金色枪花骤然破碎三朵,剩下六朵也齐齐一顿,被刚才那股恐怖的巨力震得酥麻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