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百九十九章 降生 一
    无数彩色时空涡流在路胜身旁高速掠过,他宛如河流中的鲨鱼,不断逆流而上,朝着母河更高处游去。

    越是往上,他越是能感受到母河源源不断加强的冲击力,越来越多的世界碎片夹杂在河水中撞击在他身上。

    小一些的,路胜不去管他,大的碎片,他则是左右躲闪。

    好在河流里没有什么诡异怪物,只是偶尔经过一些河岸时,他依旧会看到有一个个大小不一,泛着荧光的洞穴一闪而过。

    这些洞**不知道通往何处。

    路胜每次经过都能感觉到其中隐藏的丝丝危险气息。

    顺着母河逆流而上,一口气游了足足三天多。

    这是路胜按照自己体征生物钟,计算出的大概时间,三天时间里,他每时每刻都保持着一秒十数万米的极高速。

    这在冲击力巨大的母河中,已经算是极其厉害了。

    他头顶上方,有着一条微黑色的细线,线上闪烁着极其细微的无数文字花纹。

    这条细线便是因噩识珈计算出的世界线,是指向路胜亲族所在方向的线条。

    路胜并不担心会前往一个危险世界,他在邪神界一口气吸收了足足十五亿左右的寄神力,这对于他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庞大数字。

    这笔寄神力就是他的底气。

    所以任何世界,他都不用担心自己可能会出现麻烦。他忧心的只是世界线能否迅速找到亲族。

    星灵和古兽之间的大战太过恐怖了,这些血统正宗的星灵和古兽,每一个都是最低冥罗层次强者。

    虽然比不了他们这种冥罗顶峰之人,但面对普通存在也是碾压级。

    所以他打算尽快的迁徙青汊宗道新世界,避开天魔界战火。

    路胜心头思忖着,忽然头上世界线微微一颤,迅速缩短,化为一点黑光,朝右侧方向飞射而去。

    路胜精神一振,紧随其后。

    跟着黑光游出数分钟,他在母河右侧的一条分叉河岸边,看到了一条形态诡异的裂缝。

    这是一条路胜以前从未见过的全新裂缝。

    漆黑,边缘还闪烁着淡淡红光,内里隐隐散发出一丝丝不祥气息,站在裂缝边缘,路胜还能隐约听到里面传出的细微尖叫。

    “确定是这里?”他看向世界线所化光点。

    光点有着简单的阵符逻辑机制,可以对他的简单询问加以反馈。

    听到询问,它一头狠狠扎进裂缝中,消失不见。

    路胜当下也毫不犹豫,一头狠狠冲进去他,他整个人骤然化为一团红光,急速缩小后,射入其中。

    *************

    *************

    咕咕...咕咕...

    路胜从浑噩中缓缓清醒过来,听到的便是一阵阵如同布谷鸟一般的细微叫声。

    他感觉自己蜷缩在一个狭窄的小空间里,整个空间成椭圆形,似乎是个蛋。

    外面有着温软的热量,源源不断的渗透进来,让他感觉浑身舒坦。

    神魂力一如既往的需要适应时间,暂时没法外放,但光是从发育好的听觉来判断,外面应该有着两只鸟类。

    路胜心情平静下来,他扫视了下自己现在的身体,这具身体明显还处于卵生结构,很多器官都没发育好,好在大脑是最先发育的,所以还算完善。

    通过神魂内部检查,他明显发觉自己似乎降临成了一只鸟类。

    血肉结构有不少差异,但还是基本的鸟类骨架。

    路胜迅速分析周围基础规则。

    “虽然规则大部分无法适用,但少量的滋养功能还在,应该可以利用地气的部分作用补充强壮身体。”

    想到就做,路胜熟练的运转从本体里涌出的地气,开始分离出其中适应这里规则的部分,缓缓滋补起这具鸟身。

    以他此时的力量层次,地气的滋养效果远超以前。

    同时他也开始利用感知器官,对比本体生物钟,测算这里的时间流速。

    测算结果让他微微有些讶然,这里的时间流速,居然和天魔界是一比一。

    也就是说,这里过去一天,天魔界也是一天。

    “这么看来,这里的能级绝对也是极高!”路胜心头凛然。之前还有过的一些危险念头迅速收敛。开始老老实实的蕴养身体。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便是十多天过去。

    大片高大幽深的巨木林中,一颗高达上千米的巨树树杈上,一个小巧的黄色鸟巢里,几颗奶白色鸟蛋中的一个,忽然微微一动,咔嚓一声脆响。

    一只浑身灰色绒毛的幼鸟轻松的钻出蛋壳,转过身小口小口的,便将自己蛋壳彻底吃掉。

    边上的两只巴掌大小的淡蓝小鸟兴奋的在鸟巢边缘蹦蹦跳跳,对着幼鸟不断鸣叫。

    “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出生了!”雄鸟用特有的鸟语大叫着。

    “快去找点吃的,我们需要更多的食物!还有四处看看,那些该死的石玉狐狸也在附近,绝对不能让它们发现这里的新家!”雌鸟迅速吩咐道。

    “我知道了!马上就去。”雄鸟人性化的点点头。

    “等等,东边新来了一群金眼雕,不要被他们盯上,它们一般的活动时间是下午和早上。上次绿茵他们一家就是这么被.....”雌鸟没说完,但意思很清楚。

    雄鸟凝重的再度点点头。

    “我一定会小心,这一带论飞行速度,还没一个能比得上我,放心吧!”

    “恩,蓝溪,去吧,我相信你!”雌鸟放轻声音。

    雄鸟叫蓝溪,意思是蓝色的溪流,那是他父母取的,他们曾经就生活在一条蓝色的溪流之上。

    雌鸟叫恩若,是曾经遇到过的一头七色鹿给他取的名字。

    据说这是一句完整的话的开头。

    他们两个在这片森林里,已经生活了一百七十多个年头,而如今,他们终于有了第一窝属于自己的蛋。

    而其中的一个蛋,也终于被孵化。

    雄鸟在巨木森林里穿梭,很快便消失不见。

    不一会儿他便带回来了自己之前藏在另一处的食物,一只看起来像是飞蛾一样的虫子。

    只是这些虫子身上都隐隐闪烁着淡淡蓝光,似乎并不是什么简单的小虫。

    蓝溪和恩若,属于一种叫青罗雀的鸟类,这种鸟天生有着极快的速度,在小型鸟类中名列前茅。

    在整个庞大的古荒世界中,青罗雀算是最为常见的一类灵雀,他们除开速度外,还有一种颇为著名的本事,那就是灵眼。

    他们的眼睛有着看破瘴气毒气和简单幻阵的作用。

    蓝溪叼着小虫扑到鸟巢边,看着那只颤颤巍巍浑身灰色绒毛的小家伙,眼里闪烁着难以形容的喜爱之色。

    “来,乖乖吃吧,这可是好东西....”他小心的将飞蛾用嘴送到幼鸟嘴边。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幼鸟一般出声都会张大嘴巴嗷嗷乱叫,等着父母投食。

    但这只幼鸟似乎不一样。

    路胜瞟了眼蓝溪送过来的飞蛾,还没长毛的小翅膀当场就一巴掌把虫拍到一边去。

    十天时间的地气滋养,让他不像一般的幼鸟那么虚弱不堪,脆弱无力。

    他站起身,在两口子呆呆的注视下走到鸟巢边缘。

    忽然间,他抓起一根鸟巢枯枝,对着空中就是一刺。

    哧!

    树枝收回,末端串着一只闪电般飞过的金色蜻蜓。

    路胜三下五除二,熟练的剥掉蜻蜓的头和尾巴,一口把胸肉丢进嘴里。

    “......”

    “......”

    蓝溪和恩若呆若木鸡,嘴里的飞蛾挣扎了几下从他嘴里飞走也不知道。

    很快又是一群金色蜻蜓气势汹汹的飞扑过来,似乎是要为之前的同伴报仇。

    路胜淡定的抓住鸟巢边缘的树枝,翅膀末端刚长出的一点点爪子轻轻捏紧。

    哧哧哧哧!!!

    刹那间连续十数声轻响,树杈上正好串上了十五只金色蜻蜓,他们身上还隐隐闪烁着一丝丝金色电光,看起来颇为不凡,似乎是他们本身的特殊能力。

    但这些能力对绝缘的树枝毫无意义。

    路胜蹲下身,单手抓着树枝,另一手捏了两根树枝当筷子,几下便将十几只蜻蜓头尾分离,只剩胸口一小团肉。

    然后一颗颗的咬进嘴里,吃得不亦乐乎。

    一旁的蓝溪和恩若已经彻底傻掉了。

    那可是雷霆蜻蜓!!

    就算是他们抓时也不敢一下招惹这么多,现在一只刚出生的幼鸟,居然.....

    “这怕不是在做梦??”蓝溪打了下自己脑袋。

    “不....你没做梦.....”恩若抓住他的翅膀喃喃道。“那就是我们儿子.....”尽管她也被震得晕头转向,但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惊喜,一只幼鸟表现强一些也不算什么。据说有的族群,幼年期的家伙一出生还有浑身燃火,引发火灾的。

    两口子很快接受了现实,路胜不需要他们喂食,还反而让他们省心了许多。

    只是接下来的日子,他们才骇然发现,这头才出生的小家伙,每天的食量简直大得惊人。

    而且他的生长速度,也远远超过他们想象。

    一开始路胜的体型只有他们的三分之一,还不起眼,但十天后,路胜已经有了他们二分之一那么大了。

    他的食量也已经和他们相当。而且都是自己外出捕食。

    很快,没过一个月,附近的这片巨木林边多出了一只极度活跃的青罗雀的踪影。

    周围能吃的各种虫子,花草,果实,都逃不了路胜的鸟嘴。

    随着食量的不断增长,路胜的体型也越来越大。而对周围的地盘食物的需求量,越越来越多。

    终于,一天,路胜捞过界了。